小說 達人專欄

【GL】以愛為名35

色之羊予沁 | 2021-03-03 18:23:51

連載中20- 以愛為名
資料夾簡介
受到名字詛咒的備選聖騎士,以及深受神殿寵愛的祭司。

羊\我說:


  在安莉瑪的身邊,匹蘭德睡得十分平靜,甚至夢到兩人手牽手在不存在的城鎮逛街,安莉瑪對周遭的事物感到好奇,而她則是小心翼翼觀察四周,直到人潮擁擠分散她們,匹蘭德東張西望尋不到安莉瑪的身影,她開始跑起來,呼喊安莉瑪的名字,在快要哭出來時手被一拉,回過頭是安莉瑪在笑著問害怕什麼?


  匹蘭德說,我害怕自己弄丟妳。


  夢中的安莉瑪笑出來,然後她醒了。


  匹蘭德醒來時發現自己睡在床上,身上的護甲不知何時脫下來,只剩下輕薄的衣物,而安莉瑪睡在她旁邊,原本緊緊抓著的手指早已鬆開,一臉香甜地沉浸在夢裡。


  房內沒有點燃燭光,可是有窗戶,月光照進來能簡略看出房裡的擺設……匹蘭德第一次待在這麼廣闊的私人空間,不只有張兩個人一起睡都嫌大的床,旁邊還擺放三個衣櫥跟書桌與櫃子,還有幾樣沒見過的家具,空間依然綽綽有餘,感覺一次住五個人都沒問題,這裡卻只有安莉瑪使用。


  而且地面還有鋪地毯,清理起來很麻煩的地毯。


  匹蘭德佩服安莉瑪的房間,動一動發現身下的棉被跟枕頭也是恰到好處的柔軟,幾乎想賴在床上不動,她放鬆自己的身體,盯著金碧輝煌的天花板,腦袋終於出現兩個字——好重。


  這些輝煌,簡直襯托出安莉瑪肩上的負擔。


  匹蘭德思考半晌,躡手躡腳地下床讓安莉瑪好好休息,她穿回貼身護甲跟鞋子,安安靜靜地開門出去,門似乎有什麼機關能自動上鎖,匹蘭德輕推幾下確定開不了後離開,外頭站崗的聖騎士看到她還面露驚訝。


  大概是以為她會跟安莉瑪同進同出吧?


  回到聖殿的客房,匹蘭德躺在床上,硬梆梆的枕頭、厚重的棉被——如果哪天跟安莉瑪的被子一樣柔軟,就是她得開始背負重責大任……例如斐恩之劍。


  感覺這世界在以她無法習慣的速度旋轉。


  離開安莉瑪的夢開始充滿血腥味,匹蘭德靜靜看著,雖然胃裡再次難受卻沒有那麼折磨人,她正在思考要不要唱祈禱歌時,就被敲門聲吵醒。


  猛然睜眼後,匹蘭德跌跌撞撞的下床開門。


  「您難得會賴床耶!」


  匹蘭德不好意思地傻笑,讓安莉瑪鑽進來房間,她這次沒有帶籃子,筆直地往椅子走過去坐下,說著:「聽說您昨晚有跟我睡,怎麼半夜偷偷溜回房間了?是睡得不舒服嗎?您比較喜歡硬床?」


  「不是,只是覺得待太久不好,畢竟您有聖女的身分……唔嗯。」匹蘭德伸懶腰,既然安莉瑪跑過來了,她也該起來動一動,拿起床下的盆子;安莉瑪看了點點頭:「好唷,您先去漱洗,等回來再聊!」


  「謝謝。」她習慣性道謝,安莉瑪吐舌頭抱怨。


  匹蘭德回來後精神舒爽許多,她開門就看到安莉瑪趴在床上抱著枕頭,藏在袍子下的雪白長腿晃呀晃,內褲若隱若現……匹蘭德的眼神往旁邊飄,提醒:「您的袍子要拉一下,都露出來了。」


  雖然以前一起洗過澡,可是那時候她要照顧安莉瑪的情緒,根本沒想太多。


  「啊!喔,還好啦,只是內褲而已,您又不是外人,不需要遮。」安莉瑪回頭看一下後繼續埋頭,匹蘭德靠近才發現她居然在幫自己補衣服,頓時緊張:「您怎麼在做這種事情?我、我原本打算等等縫的,剩下請交給我吧!」


  「打算等等縫?您確定嗎?」安莉瑪哼哼幾聲,她怎麼記得幾個月前匹蘭德也說過同樣的話,手上動作不停:「您的衣服都這麼薄了,再繼續穿會把皮膚透出來很危險,我乾脆幫您換件新的吧?都已經要過盛典了,就對自己好一些,買件新衣服穿也是對神靈的尊重喔。」


  「我知道,只是……」她平常外面會穿一件皮革縫成的貼身護甲,所以衣服穿到變薄無所謂,重要部位都有遮好,才會衣服穿破就一直修補(如果記得的話)而不是買新衣。


  安莉瑪看穿她的想法,只用一個挑眉:「那還不換?」


  「我換,今天就換!」匹蘭德認輸了,在心裡哀號她要找誰拿新衣服?聖德芬知道嗎?她該為了這種小事去煩聖十字軍嗎?安莉瑪突然彈她額頭,笑著:「我會幫您啦!」


  「您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匹蘭德揉揉額頭;安莉瑪掩嘴笑著:「因為您都表現在臉上了嘛,笨蛋。」


  匹蘭德覺得自己為她的笑顏而臉紅了。


  兩人一起到餐廳吃早餐,安莉瑪看到阿芙拉就立刻跑過去擠,讓匹蘭德坐在對面一邊吃一邊放閃,阿芙拉的白眼翻到天邊,承受學生莫名其妙的閃光攻擊,一邊忍耐一邊要她們克制點,別動不動就傷害人眼睛。


  「老師好過份喔,怎麼這樣說呀?」


  「那妳就為了我稍微克制行不行?」


  「不可以。」


  阿芙拉滿臉不意外,安莉瑪繼續咕噥著:「老師也聽到消息了吧?匹蘭德因為斐恩之劍的關係會暫時留在教廷,您可以一起留下來呀,這裡不是只有光祭司跟聖祭司,而且您是少數懂會計的祭司,如果留下來的話能替教廷省去十名人手,每個月結算都不用拖太久。」


  「妳是想說服我留下?還是想要我快逃?」阿芙拉揉揉太陽穴,匹蘭德想到她平常在結算日前會特別兇,忍不住一抖;安莉瑪鼓起臉頰:「人家是在稱讚老師很厲害呀!這裡的人算完都要確認三次避免差錯,可是您不用這樣,因為不可能出差錯。」


  「妳這孩子,我是因為對那裡的帳目熟悉才難出差錯,教廷可是不一樣啊,帳本不會只有兩、三本,種類肯定比分殿複雜許多,而且待在那裡……她才可以隨時見到我呀。」


  阿芙拉最後一句話,匹蘭德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溫柔。


  她是誰呢?


  安莉瑪點點頭:「也是呢。」


  雖然安莉瑪嘟嘴,倒是沒有再提來教廷這件事,阿芙拉也只是摸摸她的頭,然後看向匹蘭德——匹蘭德瞬間坐直,莫名感覺到壓力山大,阿芙拉盯了數秒後哼一聲,不甘願說著:「我不在時好好照顧安莉瑪,她要是又說什麼任性的話幫忙制止一下。」


  「好、好的。」匹蘭德懷疑阿芙拉是不是自暴自棄了,她都是被牽著鼻子走的,要怎麼阻止啦?


438 巴幣: 1570

創作回應

mushroom
那個她是指阿芙拉的大女兒嗎?
2021-03-03 21:46:45
色之羊予沁
沒錯唷
2021-03-03 22:42:34
無殤
聽說有一起睡?我以為是安莉瑪把她扒光(X)安置好在床上,看來好像不是
2021-03-04 00:24:51
色之羊予沁
其實是老祭司看匹蘭德睡得如此克難,就把她挪到床上去(#
2021-03-04 00:47:31
青草
匹蘭德看到安莉瑪的內褲竟然沒聯想到要撲倒她(婉惜

抓個小錯
(替)教廷省去十名人手
2021-03-04 09:38:35
色之羊予沁
修正惹~
2021-03-05 01:24:09
色之羊予沁
這可是正直的木頭蘭(?
2021-03-05 01:24:21
欹嵐
兩人一起到餐廳吃早餐,安莉瑪看到阿芙拉就立刻跑過去擠,讓匹蘭德坐在對面一邊吃一邊放閃,阿芙拉的白眼翻到天邊,承受學生莫名其妙的閃光攻擊,一邊忍耐一邊要她們克制點,別動不動就傷害人眼睛。

哈哈哈匹蘭德坐對面怎麼放閃好奇求詳細
2021-03-04 10:24:59
色之羊予沁
大概就是阿芙拉看到匹蘭德的臉像燈泡一樣又紅又閃,然後旁邊一直有啾啾聲就知道了(?
2021-03-05 01:25:36
色之羊予沁
還要看學生一直起來餵對方吃飯(?
2021-03-05 01:26:16
欹嵐
......替阿芙拉默哀兩分鐘
2021-03-05 02:14:5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