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以愛為名34

色之羊予沁 | 2021-03-02 21:13:06 | 巴幣 1588 | 人氣 372

連載中20- 以愛為名
資料夾簡介
受到名字詛咒的備選聖騎士,以及深受神殿寵愛的祭司。

羊\我說:


  匹蘭德原以為能一覺到天亮,結果被惡夢纏身。


  她夢到自己在大開殺戒,四周瀰漫鮮血與殘肢,這視覺感明明很噁心,夢中的自己卻放肆地大笑,匹蘭德甚至被噁到驚醒——如果不是保有一絲理性,早就吐得稀里嘩啦,胃像是被攪過很不舒服、腦袋也昏昏沉沉,喪失所有睏意。


  她決定起來漱洗,到練習場去動一動,因為不確定教廷的聖殿有沒有規定使用時間,匹蘭德決定繞著練習場快走就好,雖然走起來一拐一拐,但是隨著太陽升起,身體也慢慢舒服許多,開始有其他聖騎士出沒,她不想被關注就默默回到房間,拿著斐恩之劍盤腿坐在地上,開始默念經文,從讚嘆神靈到祈禱歌全唱一遍,感覺手中的劍在隱隱躁動,她想試探卻無從下手,匹蘭德睜開眼時,聽見外頭傳來敲門聲。


  「請問是?」她邊問邊開門,看到安莉瑪站在門外啃麵包,唔唔幾聲應該是在說早安?舉起另隻手上的籃子,裡面都是小麵包;匹蘭德忍住笑出來的衝動,這樣的安莉瑪也太可愛了,側身讓對方進來房間。


  「早點吃喔!」


  她吞下麵包就是這一句,然後繼續吃,還從籃子裡挑出奶油跟餐刀,遞給匹蘭德:「我們今天的行程很滿,不會等早祈後才用餐,那時鐵匠差不多來了,我帶您過去後要回去跟父親上課,等到中午才能用餐,但是不確定您到時忙完沒有,所以先吃總是好事。」


  「好的。」匹蘭德能理解,有時候出任務太早,他們也是先吃,等早祈後直接出發。


  她們在房間啃著麵包,安莉瑪吃一吃忍不住抱怨她昨晚回房間路上被阿芙拉抓到問了一堆問題,明明只是受傷而已,阿芙拉還不相信……匹蘭德不禁懷疑安莉瑪有前科紀錄,不然阿芙拉這麼固執很難得,只能笑著搖頭安撫她,叮嚀下次走樓梯絕對要小心。


  鐵匠差不多是在早祈後才來到聖殿,整個人看起來兇巴巴,臉跟手臂上佈滿刀痕,匹蘭德懷疑對方是退役的戰士,被那身氣勢震得不自在,安莉瑪倒是自然地跟鐵匠打招呼,才剛介紹幾句就被老祭司拖去上課了,留下匹蘭德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獨自面對……鐵匠要求她把義肢拆掉給他研究,匹蘭德乖乖照做不敢多說一句,深怕惹怒對方就會看到自己的木腿飛出去。


  幸好在緊張之後,聖德芬出現了。


  鐵匠顯然認識他,原本沉默到能殺人的氣氛多了幾分活躍,面對鐵匠的詢問匹蘭德也比較能輕鬆自在的回答,這段時間阿芙拉跟同行的聖騎士都來看過一次,由於幫不上忙,所以只待一下就閃了,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只有聖德芬一直注意這個角落。


  或許是他的關係,匹蘭德能感覺出鐵匠現在才打算認真幫她測量義肢,拿著一卷皮革畫來畫去,上面寫了一堆她看不懂的數字跟代碼,鐵匠還拿走她的義肢削一削,安裝一塊鐵上去,匹蘭德裝回去試走喜歡這個感覺,雖然有點重但是很穩定,肯定能站在練習場更久。


  鐵匠離開前交代了一下,他沒有匹蘭德的尺寸,需要回去打造一個,所以匹蘭德得繼續用舊義肢生活,剛才的調整只是讓她的磨損不要那麼快,等新的義肢打造好他會再過來,聖德芬謝過之後塞了一些錢給鐵匠,恭喜匹蘭德得到新義肢。


  匹蘭德想把錢還回去,結果聖德芬就跑了,幸好每位聖十字軍都有副官,她順利把錢還回去就跑,副官一邊聽著聖德芬抱怨現在的孩子真不可愛,一邊看著手上一杯酒的金額,回頭跟隊伍喊今晚隊長決定請大家喝酒,得到一片歡呼跟聖德芬的慘叫。


  如安莉瑪所言,匹蘭德真的是忙到中午才能用餐。她發現主桌上沒有安莉瑪跟大祭司的身影,跑去問阿芙拉才知道對方中午不會出現,還被唸不要只會想著女朋友。


  下午她坐在聖殿練習場的長廊,看著一隊又一隊的聖騎士從外面跑回來聖殿,他們是早上訓練完直接繞著整座城跑三圈,體力消耗非常大,聖十字軍還會輪流在後面盯、負責不同的操練課程,從早上鍛鍊到下午,教廷的聖殿能夠強大完全有它的道理,這裡簡直是魔鬼訓練營,需要付出極大的體力跟耐力才不會被淘汰,匹蘭德光是想像自己接受訓練,掌心就冒冷汗。


  放眼望去的人們都比自己努力好幾倍,就連安莉瑪也是。匹蘭德有些心急,可是左腳的痛提醒她不能過度使用,只能呆呆望著練習場上的身影,思考自己存在於教廷的意義,好像只有淨化斐恩之劍?


  她一聲嘆息,斐恩之劍就出現在眼前,明明沒有召喚它的意思,匹蘭德伸手握住劍身,叮嚀自己絕對要小心,不可以在大祭司面前召喚出劍,要控制好自己的意念……看著它銀白的劍體,匹蘭德注意到自己的臉色不太好看。


  她站起來,決定回去得到它的地方。


  匹蘭德問了路又在幾位祭司的帶領下,順利找到那個房間,將斐恩之劍放回天使的掌心,後退。


  這樣子只是徒勞無功。


  唯一能把劍封印回去的方式,只有持有者死亡,斐恩之劍才會自動回到天使掌中並且石化,她盤腿坐在地上,靜靜注視著天使雕像。


  只有坐下來才可以發現,天使其實在哭泣著。


  匹蘭德靜下心思考夢裡的畫面,感應到正前方的共鳴……她不自覺流下眼淚,難以形容的悲傷在心底化開,是斐恩之劍本身在哭泣?還是前任持有者殘留的慈悲?匹蘭德慢慢安撫著,不讓悲傷過於侵蝕自己的理性,不讓憤怒間接影響自我。


  為了安莉瑪,為了她們的未來。


  腦中又閃過許多殺戮的畫面,在刺眼的陽光下,無語的沉默與悲痛放棄掙扎,前任持有者選擇自甘墮落,現任持有者的她得爬出萬丈深淵。


  匹蘭德意識到自己該喘口氣時才睜開眼,回頭看外面早已天黑,房間內的壁燭都已經點燃,安莉瑪正縮在角落睡著,身旁放著一個籃子,裡面有冷掉的濃湯跟麵包,匹蘭德顧不上腳麻急忙爬過去搖醒對方。


  「您回神囉?」安莉瑪含糊說著,揉揉眼睛後把籃子推到匹蘭德面前:「會不會餓餓?先吃吧!今天有水煮蛋跟培根喔,不過冷掉了。」


  「您下次不要睡在這裡,會著涼的。」匹蘭德無奈說著,乖乖張嘴讓對方塞蛋進來;安莉瑪點點頭,顯然沒有要聽話的打算。


  「可是人家想要您陪嘛,先吃飯吧!現在時間也好晚了……呼!」她打了哈欠:「回去擦身休息一下,明天是盛典要好好放鬆喔。」


  「好的。」匹蘭德點頭,飛快把安莉瑪準備的晚餐吃光光;安莉瑪揉揉眼睛想打起精神,可是今天課程的難度突然暴衝,一直施展神術會消耗大量的精神力,她頻頻打哈欠,實在無法提起精神。


  匹蘭德輕輕戳安莉瑪幾下,對方雖然又睜開眼睛,不過感覺隨時會閉上。


  她決定不吵對方,輕盈地蓋熄壁燭、嘴咬著籃子背起安莉瑪,沿著有點燃壁燭的路出去,遇到兩名站崗的聖騎士,在幫忙下順利送安莉瑪回去自己的房間睡覺,結果要走時被拉住手,就算老祭司幫忙也抽不開……匹蘭德看著安莉瑪幸福的睡臉,無法狠心破壞對方的美夢,乾脆趴在床邊陪伴著她。


  凝視她的臉龐,匹蘭德不禁想,過去有多少日子都是安莉瑪注視她入眠?


  匹蘭德第一次產生想親吻對方的衝動,她意識到時猛然一愣,心跳亂了起來。


創作回應

Pay2single
「匹蘭德想把錢還回去」寫錯了(?)
2021-03-02 23:08:40
色之羊予沁
有嗎@@
2021-03-02 23:39:38
Pay2single
不是塞了一些錢給鐵匠?
2021-03-02 23:43:29
色之羊予沁
是聖德芬塞的,所以匹蘭德想還他喔~
2021-03-02 23:45:11
無殤
反差萌
2021-03-03 00:21:36
色之羊予沁
匹蘭德終於!!
2021-03-03 18:40:36
青草
終於等到木頭蘭含苞待放了~
2021-03-03 00:26:04
色之羊予沁
大家可以煮紅豆湯慶祝惹(???
2021-03-03 18:40:47
小佑
匹蘭德不要用想的啊,趕快親就對了!搞不好安莉瑪會很高興喔(誤
2021-03-03 08:59:14
色之羊予沁
安莉瑪肯定開心到飛天(#
2021-03-03 18:41:1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