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安樂席》第七章-靈魂深處的果實-3

九方思想貓 | 2024-05-06 22:13:24 | 巴幣 56 | 人氣 593


本文亦連載於



  ※※※
  
  岑仁美留給利小萌一片在上個世紀才會使用的電子閱讀器。那是使用電子墨水技術的「電子紙」平板電腦,擁有在現代看來過於簡陋的通訊介面,以及並不十分靈敏的反應速度。
  
  在這個動輒可以呼叫懸浮螢幕出來,利用擴增實境做到許多事的年代,表面不會發光的平板基本上就只是一個古董,即便是健康與舒適管理AI「中控」也不容易察覺。從那一天起,利小萌利用這片俗稱「電子紙」的古董電腦,利用手寫方式與岑仁美展開筆談。
  
  她原本就經常利用紙筆與懸浮螢幕寫譜、寫文章,利用紙本書掩護,使用這份電子紙時,始終沒有引起其他安執委的注意。以原始科技避開尖端監視,過時的溝通機制,建立起兩人之間的秘密往來,就算是處事嚴謹的「安樂席執行委員會」,可能也始料未及。
  
  「我們談過非法生殖的事。」岑仁美的手寫字在電子紙上浮現,「也談過這是我為政府工作的理由,原則上在我選擇『歸順』政府之後,國家表面上並沒有虧待我,生活算得優渥,在『安樂席執行委員會』擔任委員至今,我工作勤奮,親手執行每一次上座儀式。」
  
  「我知道。」利小萌接著寫道:「安樂席上座儀式是全國最大盛事。每年光輝十月,在雙十國慶日的慶祝活動上,也都會同時進行奉獻英雄上座禮直播,在我有印象以來,岑姐妳總是在場。」
  
  「對,我總是在場。」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兩個字看起來寫得特別用力,筆畫既深且厚,「我表現很好,甚至比引薦我進入魂研院擔任公職的登樓都好,因此過了幾年,我就和他平起平坐。」
  
  「左先生叫妳學姐,但他其實比岑姐資深嗎?」利小萌驚訝地寫道:「他看起來是真心出於愛國和忠誠在做這份工作,贊同了妳的工作表現,稱呼妳為學姐,這不也挺會做人的嗎?」
  
  「是,我承認他是公僕典範,但我也明白他不是真心服我,所以我從不接受他叫的那聲學姐……」岑仁美的字跡開始顯得有些顫抖,「但談做人嗎?他不配!」
  
  竟然是驚嘆號。
  
  特粗的字體,以及與她外型相當不匹配的巨大驚嘆號,佔據了電子紙上大部分的空間,利小萌不禁在心底小小驚呼了一聲,「岑姐似乎並不喜歡左先生?」
  
  「我說過,我會把一切也告訴妳。」
  
  字跡裡的顫抖比之前更多了些,看得出來動搖劇烈。然而,等待了大概三分鐘的時間,電子紙上的文字卻沒有進一步增加。
  
  會是在忙嗎?正當利小萌這麼想的時候——
  
  「說是『引薦』並不正確,其實,我是被左登樓逼著進入魂研院工作的。沒錯,直屬魂研院的安執委在國慶日前後是『安樂席執行委員』,但在其他時候,我們擔任魂研院執法人員『狩魂員』。這個職位在表面上並不存在,做的正是取締非法生殖、逮捕私生人的事。妳記得我們聊過私生人及非法生殖犯,只有生死兩種選項嗎?」
  
  「我記得。」利小萌字字堅決地寫道。
  
  「名義上已被判死的人,其實全都被抽出靈魂,做成魂磚,成了備用能源及魂造義體材料。」
  
  看到這裡,利小萌只覺一股酸液從喉嚨滿上,差一點就要吐出來。而她幾乎不敢相信,接下來岑仁美以極慢速度,一個字一個字寫出來的沉痛真相——
  
  「我被迫在魂研院就職,親手抽出的第一個靈魂,就屬於我先生。而安排這一切的不是別人,就是左登樓!」
  
  
  
  ※※※
  
  好不容易回到深藏於都會地下的老污水處理廠,向嵐滿身疲憊,枯守在單人牢房外。約有十層樓高的大空洞當中,私生人們與無法回歸社會的地上人一如往常,在七彩繽紛的冷光照射之下勁歌熱舞、享用熱氣蒸騰的食物。
  
  鏽成暗紅色的大平台上,人聲喧嘩,充滿生氣,彷彿一年到頭都能這麼吵鬧。
  
  數十條水瀑仍舊從高遠處落下,「抽薪者」協助建造的水力發電機轉輪,在巨大衝擊力道下快速運轉。水力發電帶來的潔淨能源,讓私生人們在地底下擁有一個不受「能源危機」威脅的小世界。外頭因為石油枯竭、爭奪地熱而引發的種種問題,彷彿與他們全無干係。
  
  國與國之間因為能源而衍生的種種鬥爭、魂體科技引發的新一波超高齡化危機……問題之大,或許是每個人類都無法置身事外的課題。放眼所及,在人類主導的世界裡,處處是因文明發及,及人口過多而起的無奈。
  
  叫人難以接受的利害權謀殃及全世界,但對個人而言太過宏觀,黎民百姓人微言輕,或許根本關心不起。然而就算微觀一些,只關注在個人志業與興趣上,也有像是各種電子樂器被斥為浪費之類的文化認同問題。
  
  想到這裡,向嵐不禁悠悠嘆了口氣。望著在大平台上演奏電吉他、主控鍵盤等電子樂器的搖滾樂團,她真希望能讓利小萌也見識一下這個景象。
  
  「幹,要是利小萌的話,吉他應該彈得比下面那個人還屌。」
  
  「說得沒錯,我也這麼認為。」
  
  正當向嵐沉浸在自己的思緒當中時,單人牢房的鏽色鐵門「吱嘎」一聲推開,項紀風用他那沙啞的嗓子,提出無庸置疑的贊同。儘管是兩人頭一次有相同的結論,從認識以來就令人無法捉摸的「抽薪者」領袖竟然大方贊成這件事,卻讓向嵐心底有點不是滋味。
  
  她心底那位彷彿一碰就碎,實則堅強得令人驚嘆的室友利小萌,她演奏起電吉他有多厲害,應該是專屬於向嵐的小小回憶。出於這樣的獨佔欲,向嵐回身面向項紀風,「啥小,你又不認識小萌……」
  
  「但、但是,我我認識、認識她——」
  
  畏首畏尾、結結巴巴,輕細又膽怯的坦白,卻讓向嵐又一次震驚不已,正因為說這話的人,竟是他們千辛萬苦救回來的研究員古桎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