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70:遲歸

色之羊予沁 | 2022-05-25 00:01:18 | 巴幣 2516 | 人氣 714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江杞很開心。


  跟憐如雪練了整晚的劍,疲倦不堪後被她抱在懷裡運氣舒緩疼痛,大師姐還帶來一堆飯糰,她瞬間成為真正意義上的柳山小霸王。師尊抱著疼,師姐在旁餵,江杞想學魔尊翹起二郎腿仰天大笑——如果她真這樣做,十之八九被憐如雪巴頭。


  歇息片刻她仍去晨練,江杞忍住睏意在旁蹲馬步,雖然憐如雪說她今天可放假,可想到睡下去就見不到人,江杞寧願累死也要繼續看;孤晝蟾頭皮發麻,為什麼憐如雪能神態自若地教他跟小師妹?不覺得後方有道視線特別強烈嗎?彷彿要把人吃下肚……當他這樣想時,憐如雪回頭一盼,就見某顆枸杞憨笑,孤晝蟾頓時懂了。


  原來是有色無膽。


  江杞撐到憐如雪閉關,才回房裡歇息,期待兩個月後見。


  雖然儲存在寒霜裡的靈力有先調整過,但憐如雪太強,兩人境界相差十萬八千公里遠,那靈力彷彿自帶電擊,使用就會痛,江杞只能靠鍛鍊體能來彌補,每兩天麻煩寒巧凝幫忙調節經脈一次,不知不覺常留在她房裡過夜。


  這次過年,柳山五名內門弟子都沒回去,江杞覺得他們是為了自己。


  因為去年的事,掌門今年雖然沒特別表示什麼,可她知道其他人如果回家過年,自己也得暫時離開第五峰,即便事情已經沒人討論,仍帶來一定的影響。江杞越想越悶,點了安神凝才勉強入睡,初一隨其他四人上雲山,看到主殿堂時胃疼,已經癒合的傷在皮膚下隱隱作痛,同掌門拜完年就跑,其他幾人將她的不適看在眼中,慕夜陽便提議要不要下山走走?


  江杞選擇留山修練,但寒巧凝難得想走走,五人就決定下山踏青。


  突然來到人多的地方,江杞不自在地躲在寒巧凝身後,默默抓著師姐的袖袍——瞬間,腦海浮出一個片段。她跟在憐如雪身後,四周都是熱鬧的人流,唯獨她們的世界冰冷,自己卻完全不在意,還固執地跟著,兩眼緊盯憐如雪牽住安雨蓉的手。


  那時的安雨蓉跟現在差不多高,應該是上輩子的記憶?


  這次緊牽安雨蓉的人,倒成了耍心機的孤晝蟾。他假裝對一家店很感興趣,不自覺牽住安雨蓉的小手,帶她一起過去看,慕夜陽唉呀呀地笑著搖頭,保持一段距離守在他們旁邊;還在後方的江杞繼續黏著寒巧凝,被年貨大街搞到眼花撩亂,努力消化視線所及之物,不知大師姐在配合自己的步調慢慢走,對周圍東西不感興趣。


  對寒巧凝來說,這些東西不過俗物,真正有趣的是仙器法寶;可對江杞而言,許久沒仔細看凡人的東西,什麼都比仙器法寶有趣,讓她目不轉睛。


  走到盡頭時,江杞才想到另外三人不見了。隨著寒巧凝的手輕輕一拉,轉移視線見到蹲在樹上的慕夜陽,他拿著糖葫蘆揮手,孤晝蟾跟安雨蓉則在樹下吃切好的水果。


  五人會合,到附近的廟宇拜拜。


  駱繹不絕的香客擠滿這間小廟,江杞見到佛像與檀香,渾身疙瘩,頓悟人間美好,如果早點看開,上輩子就無須自逢諸多折磨。


  幸好自己還有機會重來。


  剩下日子,柳山十分平靜,憐如雪甚至提早兩天出關,用江杞、孤晝蟾、安雨蓉要參加秘境試煉需要密集修練為由,讓掌門破例允許他們不用參加峰內比武,憐如雪就天天自封金丹、手持木劍,親自下場訓練弟子。


  江杞來不及為自己的心頭小鹿亂撞困擾,就被憐如雪手上的木劍揍到淨空腦袋,即便有在思考,也只想著怎麼躲過憐如雪的招,將寒霜用得越來越順手,不像以前是思考後才行動,而是下意識反擊——她欲哭無淚,憐如雪不知自降多少境界,她的全力反擊都被輕鬆化解,想到那些曾用來誇她是劍術天才的話就面紅耳赤。


  某天訓練到一半,憐如雪的木劍剛敲上江杞的頭,有隻紅蝶突然閃現在她們面前。江杞吃痛地搓揉腦袋瓜,覺得那隻蝴蝶翅膀上的圖騰十分眼熟,聽到寒巧凝驚呼一聲「師伯?」,她轉頭四處看,沒有六苦長老或其他峰主的影子,視線移回來,憐如雪跟她原先放在旁邊的外袍已經不見,地上剩一把木劍。


  「師尊去哪啊?」孤晝蟾仰天問。


  江杞發現他們都望著同方向,就知道憐如雪是突然御劍離開。


  「你們先繼續練。」寒巧凝才剛說,又有一道黑影急速飛過。


  他們瞇起眼睛,隱約看出是二喬長老的背影,離開方向與憐如雪一致,很快消失在雲霧中。江杞眨眨眼,回頭看寒巧凝臉上滿是擔憂,小心翼翼問:「師姐剛剛為何喊師伯?」


  「剛才那隻紅蝶翅膀上……」她抿抿嘴唇:「有苦山的標記。」


  江杞忽然想起六苦長老數個月前下山,至今還沒回來,被寒巧凝的憂慮傳染,慌亂地揮舞手腳說:「那隻蝶應該是傳令之類的?師尊跟二喬長老已經過去了,師伯就算遇到什麼危險也不用太擔心啦!」


  「對啊,他們很厲害,若是連師尊都解決不了,我們再緊張也沒用。」孤晝蟾難得出聲附和,繼續道:「大師姐感覺在師伯的事情上特別敏感耶?上次師尊不過提起師伯而已,大師姐就分心了。」


  「認識師伯久了,她這麼突然下山,師姐難免多慮。」寒巧凝苦笑;孤晝蟾抓抓頭:「師姐真像師尊跟師伯生的孩——痛痛痛痛!江杞!師姐!別以為我不敢回擊!」


  「來啊!趁師尊不在就讓老衲用手上的劍劍教訓你每次說話都不經大腦!」


  「什麼老衲?妳明明就女的!我說話不經大腦總比妳每次看著師尊流口水好,有夠不尊重師長!」


  江杞跟孤晝蟾罵一罵就打起來,安雨蓉手忙腳亂地阻止他們,努力跟寒巧凝求救,可她的心思早已隨著憐如雪飛出去,回神時,那兩人已經打完,江杞還在歡呼自己獲勝,然後對上寒巧凝歪頭微笑……慕夜陽回來,見到校場上只有小師妹站著,另外兩人都趴在地上吐魂。


  「師尊今天這麼操啊?」慕夜陽知道憐如雪這個月都在加強訓練,但沒見過那兩人死成這副德性。


  「不是,是小師姐跟晝蟾打架,大師姐懲罰他們。」安雨蓉小聲說完,擔憂問:「他們以後會不會又、又不好了?」


  「啊?不會啦,看起來只是一次性打架而已,打完就正常了,小師妹別擔心,但是別學他們哈哈哈——」慕夜陽笑著拍拍她的背,安雨蓉疑惑什麼是一次性打架?繼續待在校場替他們搧風,直到寒巧凝回來才收手。


  江杞趴在地上,委屈地看著一向寵自己的大師姐;寒巧凝哭笑不得,戳她鼻子一下。


  「以後不可以再打架,知不知道?」


  「知道……」


  寒巧凝沒直接揍他們,只說「既然有體力打架,就代表還有體力鍛鍊」,面帶微笑問他們願不願意繞著校場跑到腿軟?江杞跟孤晝蟾哪敢拒絕,就帶著大師姐的「期望」拼命狂奔到力竭。


  看這兩個已經沒精力吵,寒巧凝才拿丹藥塞到他們嘴中,江杞跟孤晝蟾同時爬起來互看一眼、哼了聲轉開頭,五人一起去食堂用膳。飯桌上,慕夜陽看那兩個彷彿在比拼般狂吃猛吃,瞥一眼又心不在焉的寒巧凝,最後看細嚼慢嚥的安雨蓉,她在孤晝蟾吃太快嗆到時急忙拍背,覺得大家還是以往奇怪又溫馨。


  江杞日常吃完就跑,另外兩隻見她開溜就趕緊吃吃也回校場,慕夜陽悠哉哉地在飯糰裡面塞肉準備帶回去吃,離開食堂時被寒巧凝喚住。


  「師弟回來時有聽到什麼消息嗎?」


  「消息?」慕夜陽想想:「沒有耶,師姐想知道什麼?師弟去問問?」


  「不用,也許是師姐多慮了。」


  「喔——啊!回來都沒見到師尊,她又下山了?所以師姐才問?」


  「嗯,師尊急忙出去的。」


  「這樣喔,師姐也該習慣啦。」慕夜陽安慰道:「師尊可是戰仙尊,收到的緊急支援都是事態危急的大事,肯定先飛過去處理好才說明。老實講,師弟對師尊現在才收到支援請求很意外,外面魔族動作越來越多,但很古怪,要打不打不曉得在幹嘛,偶爾還會內鬥又一起對外,似是故意損耗我們……」他話匣子一開就關不上,將外面的情況告訴自家師姐。


  這種關於魔族的事,他很難同年紀尚小的弟妹說,只能詢問師尊跟師姐有什麼想法。


  與此同時,內在年紀逐漸往外表年紀拉攏的江杞打噴嚏,懷疑孤晝蟾說她壞話。


  由於前幾年憐如雪時常突然不在,寒巧凝已經不需要她叮嚀,就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管理柳山的事物同時緊盯弟妹們的修練,整天下來沒有閒暇時間能擔憂……距離若芷真說三個月回來,已經過去十日。


  她每日都會去苦山看一次,確定若芷真回來沒有,也知道掌門有些擔心,因為同去的二喬長老至今沒消息。


  第十三天,她趁師弟妹們歇腿時間跑苦山,遠遠聽到有小蜜蜂喊「快把東西送到師尊那」,險些控制不住飛奔的心情,加快腳步衝上去。小蜜蜂見到她立刻指路是哪間醫療室,寒巧凝道謝完就跑,急迫想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她推開第五峰專用的醫療室,手指緊握。


  憐如雪背靠著牆,身上外袍遍佈血跡與髒汙,閉著眼。


創作回應

伊諾羅斯
看來六苦長老孩子的事情背後牽涉的人不簡單啊,能讓去救人的師尊這麼狼狽。另外苦山弟子對師姐的應對自然到不知道的人會以為師姐本是苦山人,看來苦山柳山併山指日可待wwwww
2022-05-25 02:25:29
色之羊予沁
六苦長老:我怎麼也灘這混水(ꐦ°᷄д°᷅)
不會併山,但是感覺哪天小蜜蜂看到寒巧凝,很自然的口誤喊師丈也沒人覺得奇怪(゚∀゚)

鶉安:咦咦?
2022-05-25 14:38:21
mushroom
怎麼覺得是師伯受傷惹...?到底是發生什麼事...?兩位長老出面還能打的衣服全血...
是說江杞跟師弟鬥嘴打架的樣子真像小孩 師姊以訓代罰效果意外好XDD
羊大最近感冒 還是早點上床休息重要 讀者們可以忍耐等文文的
2022-05-25 08:46:06
色之羊予沁
耶┏(_д_┏)┓))
結果那兩隻皮的都怕大師姐wwwww
慕夜陽:其實我也怕(小聲

最近體力好就多寫寫了\\\\٩( 'ω' )و ////
2022-05-25 14:39:50
姜月影
感覺師尊身上的是別人的血
2022-05-25 14:59:08
色之羊予沁
例如:師尊藉機砍師伯的腿
師伯:喂(ꐦ°᷄д°᷅)
2022-05-25 15:00:11
豆漿味橄欖
我覺得是師伯的血(應該
2022-05-25 17:36:27
色之羊予沁
巧凝:師尊身上的血…您該不會砍了師伯吧(❛◡❛✿)
師尊:沒有(((((ㅍ_ㅍ)))))
巧凝:師尊(❛◡❛✿)
師尊:((((((((ㅍ_ㅍ))))))))
2022-05-25 17:53:15
Eden
江杞跟小師弟打架那邊,一開始還有點疑惑,想說她不是不知道大師姐跟師伯的事情嗎,後來才想通原來她不是為大師姐抱不平,而是吃六苦長老被迫跟憐如雪送作堆的醋XDDD
唉誰是誰跟誰的孩子還難講呢,師尊除了會打架、會打斷師伯的腿、會拿再戰追殺師伯,還會什麼嗎( ・᷄ὢ・᷅ )
江杞:還會寵我!!!(⁎⁍̴̛ᴗ⁍̴̛⁎)
2022-05-25 23:19:42
色之羊予沁
沒錯wwww
枸杞:師尊只能跟窩配對,只有窩可以生師尊的孩子。゚ヽ(゚´Д`)ノ゚。
晝蟾:兩女的怎麼生…算了(放棄溝通

巧凝:其實師尊會的東西很多,但現在看來,寵大師妹確實是最主要的,然後師尊不可以打斷師伯的腿唷(❛◡❛✿)
師尊:考慮(ㅍ_ㅍ)
2022-05-25 23:55:2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