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69:渲染

色之羊予沁 | 2022-05-21 19:59:16 | 巴幣 3504 | 人氣 863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寒巧凝忐忑不安、三步併作兩步回到校場時已無人。她往主屋走,手輕輕一推門開了,得知憐如雪的態度為何,緊繃的心情舒緩不少,先回自己房裡看了看才去書房,只見憐如雪坐在桌前,手上拿著冊子,視線卻沒有對焦,顯然沒外表上鎮定,正在等她出現。


  「師尊。」


  寒巧凝柔聲呼喊,如同以往在她面前跪坐。


  「多久了?」她直問重點;寒巧凝恭敬道:「從您初次閉關開始。」


  憐如雪的手指一掐:「情蠱……」


  她請若芷真幫忙,是知兩人的定力可保全身而退,卻沒想到惹出這種事端。


  寒巧凝挺直腰,在憐如雪沒發話前不敢多說一句。


  靜待一分鐘後,才又有聲音道。


  「可有……強迫?」


  這是憐如雪唯一擔心的事,若芷真為人正直,可中情蠱就說不準,那是不可抗拒因素,尤其蒼雪宗下的醉死花針對女性又非一般情蠱。那時她猶豫過是否找子爾綠幫忙,但多方顧慮後,人選維持若芷真不變……憐如雪緊皺眉,弟子熱心助人很好,但幫上床就過頭了。


  「回師尊,兩情相悅。」


  可是寒巧凝的回答似是五雷轟頂,憐如雪放下冊子,神情複雜地看去眼前的大弟子,見她眼神堅毅沒有一絲閃避……雖然看她們吻得難分難捨也猜出是兩情相悅,只是當事人坦誠更有衝擊。


  她沉思片刻,開口:「可知她的事?」


  「弟子知早日見到的男子,便是那位負心漢,您才大動肝火;以及那位傳聞中的姪子,實為師伯親兒子,若還在世會與子鶉安師兄同歲;而您過年前陪師伯去萬佛寺,主要目的是為了祭拜那名孩子。」寒巧凝鎮定說著;憐如雪眼神一沉,這些只有上一代知道的事,竟從大弟子嘴裡說出。


  「今後打算?」


  「隨師伯決定。」


  憐如雪點頭,沉默了。


  「師尊……不反對?」寒巧凝見她繼續翻冊子,便出聲試探。


  「嗯。」憐如雪淡道:「妳師伯情路太苦,若是無擔當之人,必然不讓;可妳,為師放心,能託付終身。」


  寒巧凝兩眼一亮,她那句話給了非常大的推力。


  「掌門與其他長老會同意嗎?弟子想娶師伯。」


  憐如雪還在消化,聽到這句揉揉太陽穴。娶?把那愛嘮叨、對淨身咒有偏見堅持每天沐浴才算乾淨的傢伙娶到柳山?見到弟子臉色擔憂,僅能無奈道:「兩情相悅,無人條件比得過妳,若能助她淡忘情傷,有何不可?」


  只要若芷真也承認是兩情相悅,掌門確定可託付就不會阻止。當年的事,讓他們都希望若芷真能遇上真正愛自己的如意郎君,雖然墨如蘭有不少長老條件不錯,但情感終歸雙方事,硬湊只會重蹈覆轍……憐如雪頓時又悶,這般重要之事,竟是自己意外撞見她們有一腿。


  寒巧凝看來是真心,可若芷真遮遮掩掩是猶豫什麼?


  「睡過了?」


  這一問,寒巧凝紅了耳根、捏緊褲管:「是……情蠱……那晚……」


  憐如雪腦袋空白、冊子重放,喚出再戰:「放心,她必嫁妳。」


  雖然前一刻還在不勉強,可聽到大弟子被吃了,繼續不勉強個頭,況且她要同那男人下山,憐如雪決定先將若芷真打斷腿再說,寒巧凝看出她想做什麼立刻阻攔。


  「師尊別這樣,師伯隨他下山,是為調查兒子死因。」


  憐如雪這一聽還真冷靜下來,手指一捏、將再戰化去,坐回椅子;寒巧凝見她陷入沉思,繼續道:「那孩子並非病逝嗎?」


  「是,但……」憐如雪勉為其難發出聲音,覺得自己到極限了:「歇息吧。」


  今晚衝擊太大,她雖然無意見,但需要時間好好消化大弟子跟師姐的關係。


  寒巧凝行了禮,終於放下整顆心,當她站穩時想起一件事,問道:「若當初,師尊說與師妹相戀,是否能避開極刑?」


  從情況來看,如果站在兩情相悅的立場,江杞說不定免於懲罰。


  「為師沒那意思,莫再提。」憐如雪一聽那件事就坐不住,揮手要寒巧凝離開,繼續翻手上的冊子,但實在看不下去,起身穿越屏風卻沒回自己屋中,反而從後方繞一大圈潛入苦山,想跟若芷真當面問清楚。


  即使深夜,第六峰依舊燈火通明,若芷真忙碌地穿梭在各間醫療室,旁後跟著許多弟子。憐如雪一下就找到人,她坐在屋簷上,放出神識掃蕩整座苦山,確定那男人不在第六峰;若芷真感覺到她而抬頭,師姐妹對上眼,小蜜蜂們發現五柳長老在屋簷上時嚇到,紛紛小喊一句師叔。


  若芷真扯扯嘴角,她這師妹真隨性,剛剛賭氣不理,現在就跑來了。


  但現在沒空與她交談,若芷真還要交代弟子辦事,因此寫了字,將紙條射向憐如雪;她兩指夾住,瞥一眼若芷真已經繼續忙,紙條上寫那男人在談完後已下山,她預計幾點離開跟他會合,以及大概什麼時候回來。


  若芷真再看過去,屋簷上已無人。


  憐如雪走得瀟灑,但心裡仍不是滋味,好不容易養大的弟子,就這麼被若芷真摘了,還遮遮掩掩不敢說,應該回頭打斷她的腿!一有這想法,她立即調頭,雖然知道不該跑來跑去,可心中就是有那麼根刺卡著。憐如雪掠過漆黑樹林時注意到一盞燈火,瞥眼,江杞竟然還沒睡,在自己房前揮舞寒霜,複習新教的那套劍法。


  一步、兩步,她停下來。


  『若當初,師尊說與師妹相戀,是否能避開極刑?』


  可她,真沒那意思。


  說對江杞有好感,這點不否認,但上升到愛情,倒是不用。江杞改過向善後可愛不少,很像……憐如蒼,那種天真爛漫的性格,她或許是將對弟弟的溺愛投射到弟子身上?可又不太一樣。憐如雪對江杞心思複雜,情感不是三言兩語就能撇清,所以她欣賞寒巧凝的直率,當眼裡說著愛時,沒有一絲猶豫。


  她肯定是被嚇壞,才想這麼多。


  「師、師尊?」


  「不歇息?」


  「弟子還不累,想、想早點練好。」


  憐如雪頷首,走到她屋前的石桌椅坐下。


  江杞穩住情緒,繼續揮舞寒霜練招,現在不是發花痴的時候,憐如雪預計下午閉關,為了不讓她掛心,江杞想趕緊練好;憐如雪見她招式使得行雲流水,意境甚至達到八成,在心裡連連點頭,雖然江杞金丹出問題,可整天高壓逼練下,這突破性成長連慕夜陽都難以辦到,江杞在劍術的造詣十分出色。


  就可惜那顆金丹,阻礙她仙途。


  等江杞拔劍,憐如雪打算帶她下山遊歷,增廣見聞同時找尋修丹方法,還能行俠仗義、斬妖除魔,偶爾與其他弟子團聚,過年可藉由墨如蘭拜年的名義到玄靈派翻藏書閣……憐如雪看著弟子勤奮練武的身影,不知不覺中,把她編入自己的未來中,而且這未來只有她們,不會有其他人打擾。


  雖然寒巧凝跟若芷真的事讓她受到衝擊,可見到江杞,憐如雪漸漸沉澱下來。


  若芷真眼見快到寅時,想想憐如雪難得跑苦山,應當是有什麼話想問,雖然會耽誤到時間,她還是前往柳山,習以為常地走向峰主屋,聽見遠方傳來細微的鐵器交響,若芷真趕過去瞧。當年對練幾招就讓弟子斷手斷腳的仙師,已經懂得控制也不會再誤傷人,只見她優雅地用手中的劍挑掉寒霜,弟子腳步搖晃、撞入她懷裡,仰頭嘻嘻笑。


  十分狼狽的江杞,眼裡滿是星光;憐如雪摸摸她的頭,隨手喚起寒霜。江杞沒有貪戀溫柔太久,接過劍就是練,直到又一次被挑掉寒霜,憐如雪總是在她快跌倒時把人撈回懷裡,來來回回幾次,最後真沒體力,江杞「啊」的一聲坐在地上,憐如雪遞劍也不接,就蹲下去替她運氣、舒緩酸痛。


  若芷真只想著——妳說不是寵就不是吧!


  帶在身上的玉佩指引她回頭往峰主屋看去,做了無聲的告別,行李早已收在乾坤袋,無須再回苦山。她慢悠悠地走到大山,反正那男人知道苦山忙,被耽誤時辰也是無可奈何,經過涼亭時注意到一個人身影,若芷真驚訝地睜大眼;寒巧凝原先趴在石桌上補眠,等到她的身影便起身,三步併成兩步上前。


  「師伯。」


  「巧凝怎不待在房裡歇息?」


  「想到數月後才能見到您,就睡不著。」寒巧凝感覺耳朵有些燙,將準備的飯盒遞給她:「雖然知道師伯辟穀,但弟子做了些飯糰,您路上嘴饞可以吃,每種都包不同料,差不多三口的大小,師伯回來後願意告訴弟子喜歡哪種口味嗎?」


  「為何不願意呢?」若芷真笑著,很想親吻寒巧凝,但這裡是大山,進出墨如蘭的必經之路,所以她只能給個擁抱;寒巧凝把頭輕輕靠在她頸側,嗅聞淡淡的苦藥味,放手後道:「師伯,雖然飯糰有弟子施術保鮮,但還是趁早食完比較好。建議您先從左上開始吃,因為料多不宜久放。」


  「好,巧凝真是貼心,竟然連這點都注意到了!」


  「其實是大師妹常吃弟子做的飯糰,知道哪些可以久放哪些不能。啊!對了,飯糰順序也是依照大師妹喜歡的口味排列,師伯回來忘記喜歡哪種,可以問她唷。」


  若芷真一聽,下意識問:「所以也做了江杞的份?」


  「是呀,畢竟還在發育,要多吃一些。」


  江杞今年貴庚?若芷真平常肯定吐槽,但那句話出自寒巧凝之口,她只會覺得對方是關心師弟妹們的好師姐,雖然可惜這不是專屬自己的愛心飯糰……憐如雪能不能好好管一下那顆枸杞?想到她此刻在某人身邊快樂打轉,看起來幸福又滋潤——若芷真立即道:「真是剛好,我看如雪陪她練一整晚,此時人應該很累,需要巧凝的飯糰呢。」


  「咦?師妹還在練?師尊真是,怎不讓她好好休息!」寒巧凝一聽想衝回去,可她抬腳又停下來,依依不捨地回頭;若芷真本要走,因為她的回盼無法繼續前進,嘴角無奈上揚,溫柔催促:「巧凝快去吧,妳待在這,師伯就捨不得走了。」


  她的溫柔嗓音,輕輕推了一把。


  寒巧凝苦笑,強迫自己別再回頭;若芷真也邁開腳步,加快速度離開。


  在山下客棧見到那男人的瞬間,心依然會痛,可是緊貼皮膚的玉佩,溫柔地撫平她的傷口。


創作回應

小酌一杯
師尊雖然想打斷師伯的腿,但是支持二人的戀情太讚了!
另外師尊自己都沒意識到已經習慣江杞在身邊的感覺,雖然現在沒有好感以上的感覺,但是有機會日久生情的吧!很期待哪天江杞能直接對師尊說出喜歡。
2022-05-22 00:14:09
色之羊予沁
師尊:但她還是得斷腿
師伯(抖

現在的枸杞就只敢問師尊想不想吃小糕點,唉(搖頭
2022-05-25 14:26:31
Eden
那個師尊啊⋯嚴格來說養大寒巧凝的好像也不是你吧XDDD當初要不是六苦長老各種支援,人家早就跑了!不過看到師尊有心疼六苦長老還是覺得欣慰,恭喜師伯獲得高額聘禮✧٩(ˊωˋ*)و✧

不過看師尊對大師姐已經被吃的反應⋯感覺上輩子師尊跟江杞成親真的只是為了負責而已QAQ
其實我覺得就算等不到師尊開竅也沒關係,師尊跟江杞這輩子就這樣也沒啥不好,反正江杞肯定不可能放下喜歡,而且江杞也知道師尊寵她的原因,那師尊不如就繼續寵唄,既能壓制心魔,我也不用一天到晚吃牛奶糖(不是
2022-05-22 00:24:40
色之羊予沁
沒錯wwww
師尊:為師說有養就是有養(ㅍ_ㅍ)
師伯:師妹開心就好,來,巧凝給師姐(⁎⁍̴̛ᴗ⁍̴̛⁎)
師尊:滾(ㅍ_ㅍ)

感覺你家附近的超商最近牛奶糖銷量很多wwwwww
這兩…不是,師尊到底什麼時候才會開竅_(┐ ◟;゚д゚)ノ
2022-05-25 14:28:47
灰里
天啊⋯真是幸福的一章(◡‿◡ฺ✿)
見師尊用她的方式(拿出再戰:放心,她必定嫁你ww)接受兩人的關係就超感動T_T
這兩對有撒糖我就好快樂,話說師伯這已經算承認自己對巧凝的感情了吧?
2022-05-22 00:25:39
色之羊予沁
甜甜der
師伯就不知道在扭扭捏捏什麼,還好師尊現在已經知道了
所以師伯吃了就要認,不能反悔了(゚∀゚)
2022-05-25 14:29:38
Goodnight
師伯真的是雙標仔,巧凝說的話做的事通通都可以,如果是其他人說枸杞還在發育師伯絕對開嘴

師尊聽到大弟子被吃了,再度瞳孔地震,師伯回來的時候就直接嫁入柳山吧,師尊提著再戰在背後盯著呢

枸杞依舊狀況外,專心練劍,不知道師尊在短時間內經歷了超大衝擊

話說怎麼區分要用師伯還是師叔稱呼長老們?
2022-05-22 00:50:10
色之羊予沁
最簡單的分類法是

巧凝是第一個弟子,當初若芷真直接跟她說憐如雪是所有峰主裡最小的,所以遇到的峰主都要喊師伯,其他則是長老,不確定的也能直接喊長老就好;然後夜陽入柳山後,是看巧凝怎麼喊就跟著喊~

第二種是
長老/峰主跟你明/暗示怎麼稱呼,峰主自稱會說師伯或師叔,弟子就知道該喊對方哪一個才正確

反正年紀比自己師尊大的都是師伯,年紀比自己師尊小的都是師叔,不知道的都喊長老d(d'∀')
2022-05-22 13:04:18
色之羊予沁
師伯真的雙標仔www
師伯這下真的要嫁惹,人都吃了,趕跑師尊就拿再戰督下去( ^ω^)
結果從始至終的姬佬到現在都還沒發現wwwww
枸杞:發現什麼(゚∀゚)
2022-05-25 14:31:59
Goodnight
懂了!原來是用年齡區分,謝謝羊羊的說明
2022-05-22 02:02:0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