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65:血肉

色之羊予沁 | 2022-05-11 08:16:27 | 巴幣 5334 | 人氣 813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只要手指出力,就能殺死眼前的弟子。


  六苦長老卻沒了動作。


  時間彷彿凍結,連呼吸都遲鈍。


  她回神時,已經將刀刃移開,恍惚地伸出手指輕揉江杞的眉心,釋出靈力平撫情緒。靜待數秒後,原先還一臉跟人有深仇大恨的江杞,露出幸福的睡容,嘴角高高翹起咕噥「師尊」兩字……六苦長老面有難色,她果然沒法下殺手,即便這樣才能使憐如雪解脫,可江杞不過二九年華。


  而且連鸑鷟是什麼都不知道。


  替江杞把棉被拉好,雖然她立刻嫌熱自己踢開,六苦長老無語幾秒後出去了,與另個人對上視線。


  「師伯,您到師妹房裡做什麼?」


  寒巧凝注意到露出袖口的匕首,雞皮疙瘩瞬間竄起,她與若芷真擦身而過,進到江杞房裡——在醫療室,她突然問江杞什麼時候歇息,寒巧凝感覺不對勁,特地留意整晚,雖然錯過若芷真進來,可證明自己沒有多慮。


  快步到床旁,見著睡臉香甜的江杞,寒巧凝放心一笑,拿棉被替她蓋住肚臍才出去,已經不見若芷真的身影。


  這一刻內心有些著急,如果若芷真願意跟她說發生什麼事,會在外面等。寒巧凝知道機會不大,仍是循山階找若芷真,但寧靜的柳山只有她一人在上下竄,寒巧凝擔憂繼續找會驚動到其他弟子,便回到屋內歇息,決定明日一早問清楚。


  結果還沒破曉,就有小蜜蜂跑來請江杞過去苦山一趟。


  江杞不悅,難得一覺好眠,夢到憐如雪抱自己離開天牢,兩人手牽手遊山玩水時,突然一隻大蜜蜂往她臉上撞——江杞發出虛弱的嘖嘖聲,穿上外袍出去,打哈欠時注意到寒巧凝出現,頓時一愣,開口:「師姐要不要再睡一會,天尚未亮。」


  她感覺寒巧凝整晚未眠。


  「師姐想陪妳去苦山。」寒巧凝淡淡說著,還作勢要揹,江杞連忙推拒:「不用啦!師姐快回去歇息!」


  「師妹都任性這麼多回了,偶爾讓師姐任性一次吧?」


  「好、好吧。」


  江杞聽到這句不敢再拒絕,怕以後遇事寒巧凝不讓步,讓她揹著自己一起去苦山。


  不是見憐如雪,江杞被帶往隔壁的醫療室,看到桌上那些瓶瓶罐罐跟器材,不禁抖了抖。尤其在若芷真瞥來一眼後,更是感到頭皮發麻,覺得自己會被支解,然後視線被寒巧凝擋住,她笑笑道:「師伯日安,這麼早喚師妹過來有何事?因為您的弟子尚未先來主屋告知,便直接請師妹過去,弟子擔憂出事才擅自跟來,請您見諒。」


  「師伯若想傷害她,這孩子早就身在黃泉。」


  她們是發生什麼事情?江杞總算知道哪裡不對勁了,寒巧凝明明一起進來,可六苦長老不像以往會親暱喊「巧凝」、招呼她來自己旁邊,反而繼續坐在椅子上品茶,將杯子放下後,才露出微笑:「巧凝先到客房歇會,這事師伯只能與江杞談,會花不少時間。她也不再是需要人顧的幼兒,妳這般緊盯,該如何長大呢?」


  「可師尊,您也是疼著。」她很難讓步,若芷真視江杞為威脅,始終站在保護憐如雪的立場,雖然江杞現在還活蹦亂跳……腳斷跳不了,反正還活著,也許是若芷真要做什麼卻突然反悔,但現在下定決心動手。


  她喜歡若芷真,不代表會捨棄親手照顧到大的江杞,也能為了立場與對方對持。


  「師姐先去歇會吧?」江杞覺得她們這樣很奇怪,就像她跟憐如雪忽然變得尷尬……不喜歡這種氣氛,主動勸寒巧凝:「剛剛師妹讓您任性了,這次換師妹!再不去歇息,就三天……不!一個月不同師姐說話了!」


  「師妹……」聽到這句,寒巧凝哭笑不得,覺得能看到她轉頭就忘記說過什麼的畫面,可是見到桌上的東西,不安再次滋生,這時小蜜蜂站到她旁邊細語:「巧凝師姐答應吧,我師尊已多日未休息,除了照顧五柳長老,也替不少緊急傷患動手術,忙完江杞師妹這事,才能去歇息。」


  寒巧凝抿抿嘴唇,想到一個方法,道:「那弟子不多打擾了,先到客房待著。師妹晚點見,師伯也儘早歇息。」


  「巧凝快去吧。」


  「嗯嗯,師姐快去休息。」


  江杞揮揮手,寒巧凝走時小蜜蜂也跟出去,這裡忽然剩下她們,六苦長老終於起身,指了張椅子要她坐下。


  「師伯,是師尊出什麼狀況,才找弟子過來嗎?」她乖乖入座;六苦長老頷首同時拿出一根長針,說道:「師伯需要妳貢獻心頭血與手掌大小的肉。」


  「心頭血跟肉?」江杞抖了抖,聽說取心頭血很痛,而且這種痛還是平等的,不論修為高低、仙人還是凡人,被取心頭血都會遭遇灼傷根源的痛,一有不慎會死,她吞吞口水,問:「好的,弟子需要額外做什麼嗎?還是不動即可?」


  「不動即可,先把腰帶解開,等等針要插左胸口,避免衣袍誤事。」六苦長老再次替針消毒,始終沒看江杞一眼,她有些力不從心,雖然準確來說,是這弟子百般信賴自己,不知昨晚發生何事而生的內疚,忍不住低喃:「只要師伯說是為了如雪,即使要妳將四肢拆下來,也不會有怨言對吧?」


  「嗯,不會有。」雖然四肢拆下來能幹麻她不知道,江杞倒是想起魔宮另個鬼王傀哭儡。


  「蠢。妳四肢殘疾怎麼留在山上?」


  「說不定師尊有法子!」


  六苦長老扯扯嘴角,終於將視線轉移到她臉上,拿著器具靠近。江杞這時開始感到緊張,見六苦長老替她拉開衣領、露出左胸與平安符,拿起紗布沾藥水、塗到皮膚上時一陣冰涼,隨後轉熱,伴隨她低語:「平安符先撥到妳的右手邊,怕等等根尾纏到。」


  「是。」江杞撥好,六苦長老用手掌根部壓在她胸口搓揉,原先只存在一點的熱逐漸擴大,開始深入皮膚底下,江杞感覺能噴出火時,聽見一聲「放鬆」,才剛做好準備,就被六苦長老插入心臟的針擊潰——果真是震撼到不適的痛炸開來,震得江杞全身刺痛,六苦長老一邊出聲安撫、一邊讓她慢慢彎下身,拿起小碟子接血。


  她壓抑痛苦呻吟,見心頭血逐漸染紅小碟子的瓷白底部。


  取血成功後,點穴止血、抽針。江杞一時拿不出力氣,頭暈目眩很嚴重,六苦長老讓她慢慢趴下來,才剛放鬆不到幾秒,江杞感覺衣袍下擺被掀起。


  「師、師伯?」江杞嚇得回頭,剛好見到六苦長老拿起匕首。


  「妳忘記要割肉?」


  「不、不是割大腿嗎?」


  「妳的腿哪裡有肉?割下去也只傷肌肉,整身就只有臀部能取!」六苦長老這是真話,弟子一天到晚都在修練,基本上都是精壯體型。雖然這顆枸杞的修練停停走走,身體肌肉不比其他人高,但也沒有多餘的贅肉能取,總結來說是顆字面上意思的瘦肉精枸杞。


  江杞抖了抖,被六苦長老取下一塊屁股肉。


  除了取心頭血造成上半身還是又麻又熱,臀部割肉倒是不痛,屁股貼上紗布她就能跑跑跳跳了,如果腳沒斷的話。


  江杞撐著柺杖去醫療室,見六苦長老已經坐好,其他人則是背對過去,因為她伸手撥開憐如雪的衣袍,露出雪白的肚子,刀劃下去溢出血腥味,江杞目瞪口呆,看著若芷真切開憐如雪的胃,一手拿血碟、一手拿肉碟,用自己的靈力包覆,將兩樣直接塞進去,靈力一秒捏織成線開始縫合……然後再打入一股靈力直接消毒,大功告成。


  「嗯?」雙手還沾有一些黏液的若芷真問:「別太吃驚,人體內不是只有骨頭跟筋肉,還有各種東西。」


  「這、這情況不是該嘴對嘴餵下去嗎?」江杞誠心說著;六苦長老擦手動作一頓、扯扯嘴角:「別亂學有得沒得,口水髒!而且那還是——不衛生。」


  「師伯說得是,弟子受教了。」


  而且那還是她的屁股肉,六苦長老才沒興趣放到嘴裡。江杞點頭表示能理解,她這次選擇坐下,看著髮如雪的師尊,六苦長老交代完小蜜蜂就去歇息了,醫療室頓時剩下她與還在維持陣法的玄靈派人跟幾名小蜜蜂,江杞開心到連子爾綠的存在都能忽略,滿腦想著有部分的自己在憐如雪體內……


  回到自己臥房,若芷真把外袍亂丟,躺上床。


  「師伯怎麼每次都不好好掛袍子?」


  「反正起來就要換件新的。」


  若芷真雖然累,還是讓寒巧凝跨坐到自己身上,不意外她脫剩一件內袍。


  「您沒對師妹做什麼吧?」寒巧凝在若芷真撥開她的內袍,伸手要揉胸時握住手腕,於指尖輕吻。


  「能做什麼?她估計在如雪旁邊發花痴吧,就希望別嚇壞玄靈派的人。」若芷真想到江杞那顆屁股,忍不住伸手捏寒巧凝,想著「果然還是我的巧凝比較好揉」,手掌逐漸往她的幽處探。


  「濕了呢。」若芷真忽然抱住她的腰翻身;寒巧凝對於自己突然被壓在身下一愣:「師伯不是累——」


  「是呀,所以師伯想先來。」她脫下僅剩的衣物:「巧凝先享受完,就能換師伯舒服入睡了。」


創作回應

滾啦
不知道師姐組會不會有被拆穿的一天….
好擔心
2022-05-11 12:39:54
色之羊予沁
這個呼呼呼呼呼
2022-05-11 16:39:25
Eden
大師姐好寵啊( ⑉¯ ꇴ ¯⑉ ) 目前看來師妹組負責賣慘(當然也是真的慘),師姐組負責寵師妹們,然後再互相安慰(上床)(⁎⁍̴̛ᴗ⁍̴̛⁎)

屁股肉笑噴XDDD不小心腦補出師尊胃裏全是枸杞的屁股肉的畫面哈哈哈哈哈,那之後不就每十年就要上演一次…
六苦長老:如雪來,又到了該吃屁股肉的時候了。

但是說江杞的血脈不是很稀薄了嗎,還會像純鸑鷟有那麼強的魅惑能力?還是說喜歡也會讓效果加乘呢?
2022-05-11 12:59:35
色之羊予沁
巧凝整個寵爆!寵枸杞!寵師尊!寵師伯!寵身邊所有人!!!
所以師伯也寵寵師姐好不好QQQQQ

師尊:不吃(ㅍ_ㅍ)
師伯:那師姐只能切藥材了(⁎⁍̴̛ᴗ⁍̴̛⁎)
師尊:吃(ㅍ_ㅍ)…
枸杞:今年師尊想吃左屁屁還右屁屁⁄(⁄ ⁄•⁄ω⁄•⁄ ⁄)⁄
師尊:(ㅍ_ㅍ)……

枸杞的血脈確實稀薄,但因為師尊是她傾心之人,所以中的效果特別強烈
2022-05-11 16:44:20
姜月影
感覺好方便 我想跟師伯學藝!
2022-05-11 13:19:51
色之羊予沁
別想不開啊!第六峰會忙死啊!
2022-05-11 16:44:48
無殤
再怎麼疼也不會疼到嘴對嘴吧?...
真嘴對嘴下去,是想看誰被消毒嗎
如果沒想到解決方法,十年後,自己咬自己親師尊,畫面好像有點悚..
2022-05-11 21:10:46
色之羊予沁
枸杞:被各種愛情小說洗腦太慘的枸杞腦(#
搞不好十年後師尊已經起來,枸杞可以讓師尊選要左屁屁還是右屁屁割給她吃

師尊:(ㅍ_ㅍ)…
2022-05-12 06:21:40
星夜
枸杞是不是見到師尊就忘了屁股被割了塊肉,就這麼直接坐下不痛嗎!
2022-05-12 08:29:08
色之羊予沁
枸杞:痛的時候想到師尊胃裡有那塊肉就好開心
師尊:……
2022-05-12 08:33:1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