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71:詭陣

色之羊予沁 | 2022-05-26 18:40:25 | 巴幣 3316 | 人氣 655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師尊。」寒巧凝低語:「請您不要站著睡,會嚇壞人。」


  憐如雪聞言,眼睫毛微微一震……繼續站著閉目養神。寒巧凝意會她是累到懶得動,低聲一句「冒犯師尊了」,走過去扶住憐如雪的腰、將她的手臂繞到自己肩上,半拖半扛地把人帶到床上,脫下那件髒兮兮的外袍,讓憐如雪躺好,拿起收在床底的木盆出去裝水,回來繼續替憐如雪脫衣,只留下一件內袍。


  寒巧凝弄溼毛巾,溫柔地擦拭她的臉,將手腳指縫間的髒汙去掉,憐如雪沒有任何反應,睡得香甜。


  即使心急如焚,寒巧凝知道自己不能表現出來,乖巧地顧好自家師尊,趁她睡著時將那身污垢清除,順道檢查身上沒有一絲傷口,就安安分分地守在床邊,彷彿五柳長老心血來潮帶大弟子到苦山躲起來睡大頭覺。


  一時辰後,憐如雪才轉醒。


  「師尊不多歇息?」寒巧凝看她眼神,就知道還累;憐如雪聲音也帶著睡意,咕噥道:「進度如何……」


  「回稟師尊,您不在這段期間,弟子有繼續訓練師弟妹們,盡可能維持您的要求。」


  「嗯……」憐如雪眼睛再次閉上,含糊說道:「記得為師帶妳助玄靈派那趟任務?若芷真掉入相似詭陣,沒事,累而已,剩餘晚些說。」


  「是。」寒巧凝驚訝,又是那詭陣?


  那是種專門克制修仙者的古怪陣法,一但踏入裡頭,金丹不只難運作,也沒有固定路線能走,位置會隨機變換,還像秘境充滿各種猛獸、機關,但眼下這種是特別設置來擊殺修仙者的詭陣,活人易進且難出。玄靈派在損失幾名弟子跟長老後,遲遲沒再派人查看,選擇先封印入口,直到憐如雪同意幫忙,帶他們進去搗破,才對這詭陣有初步了解。


  這下她明白憐如雪累的原因了。


  那詭陣不曉得魔族用什麼邪物設置,憐如雪進去雖然不被完全壓制境界,但裡頭的猛獸見人就攻擊,不知打了幾天幾夜、拆了多少機關,指不定又發現新東西,反正見她累成這樣,十之八九是破除詭陣後直接回來,才有站著睡的那一幕。


  寒巧凝擔憂憐如雪是為了救若芷真才入詭陣,小蜜蜂喊的那句「快把東西送到師尊那」讓她心亂如麻,猶豫之後,寒巧凝開口:「師尊,弟子可以去看看師伯嗎?」


  床上的人沒反應。


  寒巧凝抿抿嘴唇,注意到憐如雪露出棉被的右手食指與中指併攏、做出趕人的手勢,她開心地行禮出去了。


  要找到若芷真很簡單,隨便問個小蜜蜂,得到她在有「靜心殿」別稱的高級醫療室。


  前往途中,寒巧凝想起若芷真第一次帶自己參觀苦山,那時她剛上柳山幾個月,斷腿了,若芷真牽著她走路復健,經過靜心殿時繞進去,指著裡頭層層白紗簾說:『這些是祖師爺努力尋回來的困靈布,鋪地的靛藍色大理石更是難尋的極地靈石,苦山有這些東西,是當年百家仙首在尋一件寶物,祖師爺剛好有,就要他用極地靈石換。這兩樣東西搭在一起絕配,極地靈石的靈力不適合修行,但適合用來推動陣法,可因為靈氣容易散,所以需要困靈布這類東西圍住,方能留住靈力推動陣法,我們就能輕鬆替傷患治療。』


  寒巧凝聽了覺得欽佩,不懂若芷真為何露出慚愧的神情。


  直她再大一些,到第一峰翻書閣的創立典故,才知祖師爺不只武功高強,更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驚世丹修,意外解惑小小墨如蘭為何地大?因為祖師爺有錢又有才,一口氣佔下二十二座峰擴建一堆東西,還有各界異士願與他結緣,贈予許多罕世珍品跟機緣,當年墨如蘭一舉成前三大仙門。


  可從祖師爺飛昇後,墨如蘭再無厲害的丹修出世,又因各種原因,名次跌落到不上不下之位。六苦長老除了初期幾代,後面都無修丹潛能,有天賦之人都選去其他知名丹宗或藥宗,直到現在才得子鶉安這樣百年難得一見的丹修,所以若芷真即使知道他性子軟,也堅持要把人撐起來,苦山其他長老都沒異議,甚至沒推更適合當峰主的薛谷海繼位,就是這原因。


  寒巧凝站在靜心殿外,穩住自己的情緒才進去。


  「師尊,巧凝師妹來了。」薛谷海見到她點頭問好;只見白紗後有個人影起身,道:「巧凝?怎不先去看妳師尊?」


  「弟子……」寒巧凝聞到薛谷海身上的濃濃血味,見到他身旁那盆水全紅,另手抓著髒掉的毛巾,聲音頓一下才道:「有先看過了,師尊無恙僅是睏,師伯有什麼需要弟子幫忙嗎?」


  「應該沒有。」


  「師尊,師妹們目前都抽不了身,您也該換藥了。」薛谷海道:「弟子換完這盆髒水要去檢查二喬長老的手,下次來看您要兩時辰後,巧凝師妹暫時有空就讓她幫忙吧。」


  「那……過來吧。」若芷真嘆氣,薛谷海對寒巧凝點頭表示謝意:「麻煩巧凝師妹了。」


  「不會,請問我有什麼該注意的嗎?」


  「若有人要進來,除了掌門跟峰主外,其他都禁止。」薛谷海低聲道:「師尊不喜受傷的模樣被人看到。」


  「好,我會注意。」她目送薛谷海離開,才穿過層層白紗見若芷真。


  「說實話,師伯不想讓妳看到這副模樣。」若芷真語帶無奈,因為她全身都包著紗布,只露出右眼跟耳鼻、嘴巴,連穿內袍都省去了;寒巧凝故作鎮定地在她身旁跪坐,問:「師伯,先幫您換藥好嗎?」


  「好,巧凝從腰這解開……別擔心弄痛師伯,繃帶黏住正常,用力撕開就好,傷口不會裂。」她一邊說一邊指導寒巧凝動作,然後嘆氣道:「雖然包的誇張,但其實傷口還好,都是表面上的皮肉傷,待我金丹恢復運一下力就能治好,但那些孩子不知怎麼回事,浪費這麼藥跟紗布。」


  「他們是擔心您。」寒巧凝仔細看,若芷真滿身密密麻麻的條狀傷口,排列的十分密集有規律,問:「這是風刃傷的?」


  「對,師伯遇到螳螂妖,說真的別看傷口這樣,只傷到表面不傷經脈啊,等師伯把毒排出去,就全好了。」若芷真見她神情又忍不住強調;寒巧凝苦笑:「您有說這只是小傷的任性,弟子也有擔憂的任性呀。弟子是第一次見到師伯傷成這樣子,而且二喬長老似乎也受傷了?師尊回來身上又弄成那樣,凡是尊重您、敬愛您的弟子,都會擔心的。」


  「師伯只是希望你們別太擔心,修道受傷本就易事……」若芷真越說越小聲,無法直視寒巧凝痛苦的眼神。


  「其實弟子剛剛就想問,師伯的眼睛……」


  「中毒而已,沒傷到要害,只是一時睜不開。」若芷真摸摸她的臉頰安撫:「多虧如雪及時趕到,若她再晚一些,師伯也不確定自己能否撐住。」


  「師伯願意告訴弟子發生什麼事情嗎?」寒巧凝輕握住她的手,於掌心一吻。


  「如果巧凝吻師伯的話……」若芷真話還沒說完,得到心中渴望之物,心情大好,主動輕咬寒巧凝的唇,伸舌撬開她的齒,手滑入對方衣袍中;寒巧凝紅了耳根,強忍被撩起的火向後傾,兩人唇舌分離還牽絲,她紅著臉正經道:「師伯不可以,這裡是靜心殿。」


  「好吧,聽巧凝的。」若芷真可惜地嘆氣,沒了慾望支撐就覺得渾身酸痛,果斷地重新躺好;寒巧凝故作正經地拿起一旁的藥膏轉開,任由這位師伯一邊摸大腿一邊講述她發生什麼事情——


創作回應

沃教授
靜心都不靜了ww
2022-05-26 22:30:04
色之羊予沁
師伯靜到色心(#
2022-05-26 23:45:22
小鞭
雪雪真是能睡呀,看到大弟子默默伺候師尊,覺得這畫面挺靜謐美好的。
2022-05-26 23:00:07
色之羊予沁
師尊:累( - _ -)zZZZ
溫馨的師徒畫面,如果是枸杞一定會畫風奇怪(?
2022-05-26 23:46:31
小酌一杯
師伯越來越敢玩,就不怕突然有人進靜心殿嗎?幸好師尊累到不想動,不然看到這畫面就要打下去了XD
2022-05-27 00:05:12
色之羊予沁
巧凝:師伯,不可以啦(*^////^*)
師伯:什麼不可以?巧凝乖乖就範,師伯會溫柔的(⁎⁍̴̛ᴗ⁍̴̛⁎)
師尊:找死(ㅍ_ㅍ)
師伯:巧凝快帶師伯跑_(┐ ◟;゚д゚)ノ
2022-05-27 00:12:12
jtwe_716
看留言真的笑死。師尊,我覺得只斷一隻手是不夠的,還請您多加思量。(叩首)
2022-05-27 01:26:32
色之羊予沁
師尊,師伯看起來根本不是欠斷一隻手,您應該要多砍點(゚∀゚)
2022-05-27 14:21:43
mushroom
師尊:累...(站著睡一下也好
巧凝:看不下去 直接幫師尊淨身(心如止水

師伯:可不可以...(手摸著大腿
巧凝:這裡不是房間 不可以瑟瑟 先幫師伯換藥(臉紅心跳

看來師伯是真的沒事 還能瑟瑟呢...
XDD
2022-05-27 09:01:59
色之羊予沁
強壯的師伯\\\\٩( 'ω' )و ////
現在的巧凝對師尊美貌越來越少臉紅,倒是對師伯越來越敏感(゚∀゚)
2022-05-27 14:24:0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