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口生惡苦64:取捨

色之羊予沁 | 2022-05-09 22:28:42 | 巴幣 6578 | 人氣 971

連載中22- 口生惡苦
資料夾簡介
「仙師仙師,還缺弟子嗎?」

羊\我說:


  江杞腳步虛晃險些站不穩,不知為何,覺得憐如雪這情況跟自己有關……


  六苦長老瞥一眼,幸好是子爾綠在這幫忙修復憐如雪的金丹,如果換做掌門,肯定從憐如雪偶爾開合的嘴唇讀出「江杞」兩字,或許寒巧凝看到,才連忙把人帶來這裡。雖然想唸這行為太魯莽,但現在與憐如雪共處最久的是她,寒巧凝也不會胡來,所以真想見才……六苦長老心情十分複雜。


  進去所見的畫面非常刺激,憐如雪十指掐入胸膛,想徒手挖出金丹。


  幸好戰仙尊再強,也敵不過自己。


  她在觸及金丹的瞬間被力量反彈砸暈,才沒有真釀成悲劇。另外一點則是,六苦長老看出憐如雪挖丹的方式非常小心,不是瘋到神智不清才摧毀自己,而是不想損害金丹裡頭蘊含的力量,才小心翼翼觸及,彷彿是為了給誰——除了江杞,六苦長老想不出第二人。


  江杞早已紅了眼眶,像根木頭傻傻站在那。


  六苦長老的視線下移,寒巧凝接收到暗示,讓江杞先坐下來別站著,避免腳踝的傷勢加重。但是江杞在寒巧凝要她坐下時搖搖頭,撐著柺杖走了,瀟灑到她們以為看錯,等人從醫療室消失,寒巧凝才急忙追過去,六苦長老在傻眼後回神,問子爾綠:「鹿仙尊冒昧一問,玄靈派有關於鸑鷟的書籍嗎?」


  她知道周圍有隔音結界,所以直接問了。


  「鸑鷟?鮮少聽人提及了呢。」子爾綠溫和一笑:「鎮楝君知道多少呢?」


  「滅族,善歌善舞,具有勾魂性。」


  「這樣啊。」子爾綠思索一會,說:「不多問妳為何詢問鸑鷟了,鎮楝君想知道哪方面的呢?因鸑鷟特殊性質,相關記載在前十任掌門已燒毀,僅靠口耳相傳的方式傳承,所以我無法借閱紀錄,但可憑記憶幫忙解惑。」


  六苦長老鬆口氣,他大概是看在憐如雪的面子,才沒有多問。


  「只是不解鸑鷟與魅魔的差異之處。」她裝出若有所思:「是一者為仙,一者為魔嗎?因從文字記載,鸑鷟與魅魔相似,看不出差異性。」


  「確實,但實際相提並論,反倒是小巫見大巫。魅魔為前,鸑鷟為後。」


  她眉頭一挑。


  「魅魔必須吸食精力果腹,力量也與吸收程度有關;鸑鷟則無,甚至能修道。普遍怕鸑鷟,是因其魅惑之術不好化解。打比方說,魅魔的魅惑具有時效,會隨時間淡化,或被取走精氣後自然化解;鸑鷟則無,雖然條件為必須與其有肉體接觸才可被成功魅惑,但他們能主動勾引,且十成十有效,被勾引之人若真發生關係,是會不由自主惦念那隻鸑鷟,分離太久沒接觸,更會加深思念。據記載所錄,為其思念而瘋為常態,尤其是鸑鷟傾心之人,症狀更嚴重,思念過度引發的著魔比他人更快且駭人——這正是鸑鷟遭到撻伐主因,不論為人多正直,一被看上便逃不出掌心。」


  六苦長老外表冷靜,內心則慌亂起來。


  這資訊量太大了。


  「有化解之方?」她故作鎮定問:「仙輩們能反殺鸑鷟,必定是找到解方吧?」


  「確實有,讓鸑鷟自願替其解開魅惑是一種。」


  「鹿仙尊知道怎做嗎?」


  「這就不得而知了,鸑鷟們基本上不會這麼做,他們如何解開至今仍是迷,所以仙輩們採取較激烈的手段——取鸑鷟心頭血與其肉,肉必須有掌心大小,同時食用可壓抑十年,分別食用則無效。」


  「沒有斬草除根的方法?」


  十年,太短了!


  按照憐如雪的修為,真要閉關突破境界可得百年甚至千年!


  「鎮楝君別著急。」子爾綠淡淡一笑:「人心不論何時都能計較利益而站邊,但當時鸑鷟的威脅已大於所有事物,他們才遭一面倒的屠殺呀。」


  六苦長老內心一緊。


  「師妹!」


  寒巧凝呼喊江杞,不敢拉她怕人跌倒,直接繞到面前問:「為何直接走了?」


  「看到師尊那樣……心裡很……不舒服……」


  江杞不敢說她覺得憐如雪變這樣是因為自己。現在的一切都很糟糕,她才是那顆掃把星吧?怎麼重生幾年就各種雞飛狗跳?憐如雪上輩子好端端,這輩子慘遭各種牽連,她如果繼續待在醫療室,會不會害人下秒就斷氣了?或是醫療室突然坍塌?陣法忽然運轉不順爆炸?還是子爾綠莫名走火入魔把大家殺光?


  「師尊只是頭髮白了一些……」寒巧凝有些心虛說著。


  雖然看起來可不是「一些」而已。


  「謝謝師姐帶師妹見師尊。」江杞努力克制自己:「只是師妹暫時,還無法跟師尊待在同地方太久,請您見諒,讓師妹先回去歇息吧。」


  「好……」


  寒巧凝看她著急地撐著拐杖離開,心裡又酸又苦。恐怕江杞寧願昨日憐如雪是真懶得理她,也不要是人昏迷才悄聲無息。


  抱持複雜心思回醫療室,若芷真見她出現,便與子爾綠點頭示意暫離,三步併成兩步走近寒巧凝身邊,低頭問一句話。


  回到柳山的江杞,難受到失魂落魄,坐在屋外不肯進房,就怕錯過其他弟子喊「師尊」的聲音,一直在猜憐如雪何時才醒,不過一炷香的時間,竟等的比年月還久……想想這樣不行,她克難地搬出紙筆墨,開始抄寫心經,試圖讓自己沉澱,雖然耳朵還是不停張大聽動靜。


  心裡一直覺得,憐如雪下一秒就會回來柳山。可直到入夜,燭火已難照清紙,依舊感覺不到她回來,即便人可能是已悄然回屋,江杞也覺得寒巧凝會特意溜出來告訴自己,好讓她這個師妹安心。


  偏偏就是無聲無息。


  江杞最後死了心,隨手撿塊石頭壓紙,就把筆墨丟著只拿燭臺回房歇息。由於沒食慾,她不打算吃東西,毛巾沾濕擦身後換下袍子,拿起安神凝彷彿傳承薪火,對準燭芯點燃便放桌上,用手捻熄火苗獨留殘香,一拐一拐躺回床上,棉被拉一拉就睡了。


  在與心魔抗衡的江杞,沒注意到敲門聲,更是沒發現房門被緩緩推開……六苦長老的視線不受黑暗阻攔,她抵禦安神凝的氣味,輕步走至江杞床前,將她翻正、手指輕觸臉頰,雖然江杞皺眉,但顯然是因夢困擾,而非感受到外力。


  六苦長老手指下滑,輕壓喉嚨上的動脈,感覺到平穩的跳動,另手抽出匕首。


  雖然匕首不長,但是鋒利無比,常被用在處理藥材上,所以刀刃也不容易崩,若是沒注意使用,隨便都能劃破皮肉。


  她將匕首對準江杞的脖子動脈。


  ——唯一能確保斬草除根的方法,便是殺了那隻鸑鷟。


創作回應

風靈草
可以理解六苦長老,但也不能理解,終究不管是否重生,對墨如蘭憐如雪永遠都比較重要。而弟子是否無辜並不重要。

為什麼墨如蘭不跟蒼雪宗一起爆炸就算了,修仙修成這樣不如不要修吧。

江杞不如一開始就離開。
2022-05-10 09:33:24
色之羊予沁
這對枸杞也是一個選擇
2022-05-11 10:55:23
mushroom
等等 今天重看了兩次 昨晚以為六苦長老是要去心頭血跟肉 結果今天居然是要直接殺了江杞?! 雖然師尊是鎮魔的重要人物 但師伯不可以這樣啊啊啊! 師尊醒來會直接屠世的!
2022-05-10 12:04:14
色之羊予沁
呼呼呼呼呼(́◉◞౪◟◉‵)
2022-05-11 10:55:37
Eden
昨天一直看不懂阿綠最後那句話的意思,今天搭配最後六苦長老的行為才明白原來是暗指把鸑鷟殺掉就可以一勞永逸啊⋯⋯
阿綠這傢伙不是應該來撒糖(物理上)的嗎!怎麼反而是來遞刀子的ಠ_ಠ

為江杞感到難過…好像她的存在就是個錯誤,因為她的血脈,因為她的愛意。在正道沒人會選擇保她,到頭來金丹半廢的江杞竟然跟鬼戲曲落得同樣下場,太辛酸了(;´༎ຶД༎ຶ`)

欸那個我說六苦長老啊,江杞自請離山好幾次,都是師尊不讓走,人家把江杞留下來肯定不是為了讓你殺的啊啊啊。明明就是省話一姊的錯!不好好找人商量如何解決,自己亂搞然後現在還要江杞背鍋,不是這樣的吧ಥ_ಥ
我本來還催眠自己說要六苦長老可能是想試試嚇一跳療法能不能觸發鸑鷟自行解開魅惑之類的,結果沒有,六苦長老就是來殺人的(๑ ́ᄇ`๑)
2022-05-10 12:39:50
色之羊予沁
阿綠:我不知道她是鸑鷟呀

嚴格來說枸杞當鬼戲曲還比較好,因為還能吹笛控制惡鬼,但不是鬼戲曲的她,每次峰內比武還要躲實在累QQ

師伯:我是來切中藥材的
2022-05-11 10:58:46
伊諾羅斯
長老對巧凝的寶貝師妹動殺心,不怕被物理踏魂超渡嗎
2022-05-10 14:36:02
色之羊予沁
巧凝:這時候只有床上打的過
2022-05-11 10:59:07
Eden
六苦長老要殺枸杞那邊,不確定是寫錯還是?
1. 感覺到平穩的跳動,另手抽出「手匕」
2. 雖然「手匕」不長,但是鋒利無比
因為看到有一句寫匕首所以提醒一下XD
2022-05-10 16:57:42
色之羊予沁
沒注意到,我統一改成匕首好了
2022-05-10 17:02:3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