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15. 配角的戰鬥方式(2)

青小豆 | 2021-09-10 09:00:05 | 巴幣 0 | 人氣 69



【15. 配角的戰鬥方式(2)】



  猶如火箭筆直飛過伴隨著轟隆巨響,在觀眾席看著投影的學生們全都看傻了眼,直至爆豪抱著球越過終點在數十公尺處煞車停下,似乎這才意識到遊戲已經終結。

  「爆、爆豪and時流team,Win————!」

  而直到禮物麥克那簡直要喊破喉嚨的高頻叫聲透過喇叭劃破遊樂園的寧靜,茉紅梨和場上的其他人才做出其他反應。

  剛才丟的那一球用盡全力,至此時此刻茉紅梨才開始有了喘息,她瞪大眼望向遠方渺小的終點,螞蟻大小般的夥伴正站在彼方躁動的對著空氣胡亂爆破,「是老子贏了啊——」

  嗯啊......你贏了呢,太好了。

  茉紅梨獨自笑了笑,已經沒她的事情該準備退場了,「啊......」這時才發現她的左腳還被凍著呢。

  已經從涼意慢慢轉變為刺痛感,正她愁著找不到工具打算彎腰直接把冰揍碎時,一道熱流湧現將凍結的冰迅速溶解,茉紅梨向前一看,是轟。

  「是我輸了,反應速度果然還不夠,不然有機會阻止的。」蹲在地上直至觸碰的冰完全溶解轟才站了起來,「你們的默契很好,以後如果有機會,想再和你們比一次。」

  對一般市民而言,歐爾麥特是一線巨星般的存在,只能在電視螢光幕前才能看到他英雄的身姿,茉紅梨有幸進入雄英之後雖然偶爾會在活動或校園一隅捕捉到他的身影,仍然遙不可及。

  另一方面,英雄科的人們對其他學生而言也是差不多的概念,而身為現居第一名寶座的安德瓦的兒子,每次見到都是面無表情、冷酷甚至比爆豪更不親民的轟。

  本人現在竟然對平民的茉紅梨說出「想再比一次」這種話,令她有股說不出口的亢奮。

  她似乎已經踏入英雄的世界了。

  「沒問題,我也想在正規的比賽跟你們比比看。」


  與此同時一道電子儀器所發出的嗶——聲劃破天際,大家受不了刺耳的聲波各個摀住耳朵。

  「Hey hey hey hey——爆豪時流以外的其他人你們還愣在原地幹什麼?」

  所有人一同看向鐘塔那邊傳來的廣播。

  「幹嘛?這場比賽不是為了爭奪冠軍賽的資格嗎?還有一位名額啊各位選手!去找吧!我們把新的球都放在那裡了!」

  先不吐槽禮物麥克的台詞是從哪裡學來的了,反應力勝過大多數人的現場的選手們在聽到廣播的同時馬上就踏出步伐。

  面前的轟也來不及打招呼就急忙離開了。

  比賽彷彿從頭開始,因為沒有任何人知道現在球究竟在哪裡。即使已經沒有茉紅梨的事情了,她還是不免好奇的四處張望,想和大家一同找尋球的蹤跡。

  「啊......」盯著遠方的某處瞇起眼仔細一探究竟,總覺得那邊不對勁啊。

  不過深知自己已經沒有參賽權了,茉紅梨還是識相的朝終點緩緩走去,正與朝反方向跑去的心操擦身而過。

  心操人使啊......他在茉紅梨心中總有股同伴的感覺,或許因為他們都是朝著英雄之路努力的普通人。說實話,全場裡面她其實最希望獲勝的就是眼前的這人,更何況與他同隊的是拼命稱讚讓茉紅梨開心得不得了的綠谷。

  這樣應該不算雞婆吧?

  「那個......心操!」茉紅梨轉身,叫住了跑過她身邊的那個人,「如果是我的話,我會先找那邊哦,你考慮看看。」

  被點名的心操停下腳步,轉過頭看向呼喊他的茉紅梨,隨她的視線方向會看到旁邊遠方的摩天輪,她所指的就是那裡。

  他們沒有講過話,沒有過任何互動,剛才比賽時全場唯獨心操是茉紅梨沒有交手過的,甚至連在吹出的黑漆漆籠罩的大亂鬥之下也沒有遇到,心操那時就只是在影響範圍外用爆豪的聲音叫她,而且還失敗了。

  沒有任何感情基礎、連一點信賴感都沒有的人為什麼要幫忙?

  心操將視線從摩天輪移回茉紅梨的眼,「嗯。」點了頭之後,朝著原本的目標方向跑去了。

  果然沒有被信任啊......茉紅梨無奈的笑了笑。

  其實說實在的她無法確定學校愛惡搞學生的本性究竟會把球放在哪裡,只是剛好之前在空中飛行找球的時候有飛到摩天輪那邊找,但車廂的門是緊閉的、窗戶玻璃也很反常的無法透光看到裡頭只好作罷。

  而現在只要朝摩天輪望去,就能發現車廂的門全都開啟了,而且也能從窗戶看到另一頭的風景。為什麼所有車廂的門會被打開?茉紅梨只想得出一種可能性。

  不過自己的推測並沒有被採納,也是啦,前一秒還是對手的人此時莫名其妙給予幫助本來就是很可疑的事情。

  茉紅梨聳聳肩,漫步走出終點。

  終點基本上就是遊樂園的出口處,有遼闊的鐵門以及一旁給蓋章工作人員休息的小房間,可再往旁邊看去,會發現有個大概只能容納兩三個人的瞭望台,它不如鐘塔那樣高大,但若只是拿來俯視全場也足夠了。

  走在瞭望台的旋轉樓梯上,此時鐘塔傳來的即時廣播出現了。

  「終於有人突破僵局!率先拿到球的是心操人使——!!!竟然知道球在摩天輪啊,真有你的wow!」

  現在心裡有一股難以言喻的溫熱,不知是因為被信任了、還是因為幫助到他人了,總之是一個很好的心情。

  茉紅梨滿臉笑容的抵達瞭望層,窄小的空間裡只有一張兩人座的板凳,分明就是給搶下第一個名額的組別使用的。

  「喲!」她對著早已就定位在觀戰的夥伴打了招呼,在爆豪隔壁的空位坐了下來,同時伸出了拳頭,「就說我是最棒的協力選手吧。」

  「勉強合格啦。」很難得的,爆豪並沒有反抗,而是自然而然的伸出拳頭擊了上去。

  在拳頭敲擊的瞬間,爆豪的眼神不太對勁,就如同在宿舍前討論戰術的昨晚,解散前與她擊拳時裂開的尺骨瞬間被復原一樣,他身體的疲憊感在剎那間全消逝了。爆豪再度顯現他火爆的脾氣,「喂!妳做什麼!」

  「你等等就要比冠亞賽了,我幫你回復體力啊。」

  「老子才不需要這些小把戲。」

  「哦?是嗎?」好心被雷劈,沒一句感謝就算了講話還這麼刻薄,茉紅梨挑眉回嗆,「那我再倒轉回去,就回到斷手斷腳的那時候吧。」

  「......呿。」被這麼一威脅爆豪也無法回嘴,只好將視線放回遠方的賽場上,「話說回來,妳的個性這樣公開使用好嗎?」

  茉紅梨張望了一下四周,以勝利的燦爛笑容迎擊,「這裡沒有攝影機喔。」


-

  「真有你的耶,不愧是骨拔。」

  吹出漫我從後頭跟了上來,此時身為隊友的骨拔柔造已經在通往終點的路上堵住心操,把地面軟化困住他並趁機搶走球。

  「運氣好而已,我們得快點趁轟趕來之前結束這場比賽。」骨拔盯著眼前難以從柔軟地面爬起的心操,這關算是安全了,但更麻煩的還在後頭呢。

  深知這裡最難纏的人非那個男人莫屬,心思細膩的骨拔不認為自己能夠贏過他。現在的位置離終點不算太遠,全力衝刺的話還是有機會的。

  「小心!」吹出大吼,立刻跑到骨拔側邊幫他掩護,「叩咚!!!」

  一面偌大的字體化身成為盾牌抵擋住了火焰,卻也在被燒到字體模糊之後碎裂瓦解,吹出見狀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一次只能抵一波攻擊嗎......」

  兩人一同看向剛才火焰的來源,那令人不安的腳步聲真想當作沒聽到啊。

  「抱歉了,你們的好運看來只到這裡了。」

  「轟你這傢伙......」

  才正說要避開而已馬上就遇到,這運氣真的不怎麼好啊,骨拔跟吹出充滿敵意的戒備者轟,突然間,表情似乎是發現了什麼,臉上盡是驚訝的看向轟的後方。

  注意到兩人表情的不對勁後轉頭——

  「Smash——」
  「!」

  千鈞一髮之際還是躲過了,不只是轟,就連骨拔與吹出都向一旁跳開,現場已經毫無隊形可言,依照情勢來看勢必又要引發一場大亂鬥了。

  此時躲在轟身後某個角落準備伺機行動的物間聽到了夥伴的呼喚,「物間,骨拔跟綠谷交給我,吹出就麻煩你了。」

  物間看著轟的背影,輕浮的說道:「真有王者風範啊......」





  目前戰況膠著。

  一開始心操決定相信茉紅梨的建議跑去摩天輪那邊,中了頭獎的他也懂得用外套隔絕拎起球,在前往終點的途中卻被其他人給攔截。

  爭奪球時又引發了陷阱球的爆炸,最後中了骨拔的計球就硬生生被搶走了,就像人類的歷史會不斷重複上演,必須經過多次的失敗才能記取教訓,而參加這場遊戲僅僅是第二次的大家根本無從防備。

  不過也因為禮物麥克廣播透露位置的關係,大家都集中到了通關球的所在處,第二場遊戲才剛開始沒多久就已經進入最後階段了。


  「綠谷。」

  四周遍佈的冰如極地般散發著寒意,轟拿著球,看著現場對手中唯一一位躲過他的冰的人,講話時嘴裡吐出低溫才會顯現的白煙,「終於又要和你一決勝負了。」

  上一局時轟沒能發動如此大規模的冰攻擊是因為球並不在他手中,大部分時間都是被茉紅梨緊抱著的狀態,這樣連人帶球凍住的話沒有意義。而現在情況不同了,他從其他人手中終於搶到了球。

  唯一能破解冰的骨拔已經在剛才的攻擊中被猛烈的火勢擊暈、吹出和心操則是被眼前規模宏大的冰塊給困住,物間在旁邊沒有靠近,似乎是覺得這個修羅場沒有自己出場的餘地。

  「轟同學,這次我已經不會輸了。」

  自體育祭那一場決鬥以來,他們彼此一直以好友的身分共同作戰著,雖然有時課堂上會被分配到敵隊,但那終究只是團體分組對抗,能像這樣再次交手是多麼難能可貴的事。

  「嗯,我也是,我已經不會再隱藏自己的力量了。」轟說著,左半邊開始發出熱氣滋滋作響的聲音,周遭的空氣因急速膨脹而歪斜。

  他正在回應綠谷體育祭的那句「那不也是你自己的力量嗎」。



  「欸欸,那邊現在修羅場了耶。」而此時在瞭望台看好戲的茉紅梨用手肘頂了頂身旁的那人,「你被排擠在外了哈哈哈哈......」

  當初體育祭冠軍賽的那一戰,別說全國電視機前面的觀眾了,雄英一年級的所有學生全都專注的看完整場比賽,自然而然也都知道那個爆豪勝己對於轟沒有使出全力這件事也多麼在意。

  「少囉嗦!反正他們兩個誰贏了等等我就打爆誰,都一樣!」



  如果說剛才的遊樂園像寒天極地的話,現在的遊樂園就像是被墜落的流星炸毀一樣。

  轟大規模的冰仍然被綠谷用空氣砲給擊碎,火焰攻勢雖然威力強大,可跟長年使用的冰相比沒辦法那麼靈敏,總是被躲過攻擊。

  然而同樣的,單看體能也是排名在前幾名的轟要躲過綠谷的拳頭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雙方喘息著,背景盡是融化到一半的巨大冰塊、以及被燒到快剩灰燼的一些遊樂器材。

  「「啊啊啊啊啊啊————」」雙方揮下拳頭,為整座遊樂園增添了全新一記聳動的大爆炸。

  「!」

  當爆炸的餘波消逝留下滿佈的黑煙時,轟才注意到他已經投入到忘記有球這件事了。

  而隨著雲煙逐漸散去,開始顯現的,是心操人使的身影。

  原來困住他的冰早在剛剛的戰鬥中被灼燒的熱氣給融化了,他一直在旁邊等待時機,可惜煙霧比預想的還要早散去,被轟給發現了。

  心操立刻投出束縛布抓住轟的雙手限制他的行動。

  「沒用的!」一道強烈火焰噴發,束縛布只能任他宰割。隨後第二波攻勢發動,心操在巨大的實力差距面前毫無招架之力,只能本能地舉起手擋在眼前,等待著燃燒的痛楚。

  一陣強風來襲捲,捲走了心操,他運氣很好的躲過攻擊。

  深紫色的眸子眨呀眨的,這個景象好像是第二次看到了。

  可這種心情他可不想經歷第二次啊,心操氣急敗壞地對著救了他而整片背被燒了一個洞的綠谷大吼:「喂綠谷你在幹什麼!為什麼要救我!比賽比較重要啊你是笨蛋嗎!」

  背後灼燒的厲害,疼痛感讓總是以溫和笑容以對的綠谷也不免皺起眉頭,但還是露出堅定的眼神轉過身面對轟,「為了贏下比賽而眼睜睜看著隊友受傷,這種事情我做不到。」

  「我要救人,然後勝利啊!」

  綠谷的背影與以往相差甚遠,現在的他有厚實的肩膀、寬厚的背,那不帶任何迷惘的堅定給予別人一種安穩放心的安全感。

  綠谷再次啟動OFA全覆蓋,準備接下轟迎面而來的下一波攻擊。

  然而眼前突然出現一位讓大家都驚訝無比的人使轟不由得停下攻擊的手。

  金色的頭髮、灰藍色的眼眸,外表怎麼看都像是那個人卻做著那個人不可能會做的事。

  「物間你做什麼?為什麼要阻擋?」

  不只是轟,大概連在觀看著這場比賽的所有人都抱有同樣的疑問吧。因為此時此刻身為轟的協力選手的物間寧人,竟然雙手張開擋在他面前保護著綠谷他們。

  「停手吧。」物間低著頭,沒有人看得到他的表情。

  可這絕對不是物間寧人會做的事情啊,連一年B班的大家都摸不著頭緒。

  「你到底在說什麼,物——......」

  轟突然停止說話,現場再度一片死寂。

  大自然的風輕輕吹拂,在這寒冷的冬天裡築起一道冷冽的溫度,燃燒的灰燼飄過了大家的視線,就如同那燃燒殆盡的物品一樣象徵著一切的結束。

  「轟。」

  打破寂靜的是原本跌坐在地上的心操,他站了起來,道出這個人名後越過綠谷走到轟的面前,「把球交給我。」

  本來一頭霧水的眾人似乎有了個底子,......莫非......

  被命令的轟雖然和平常一樣面無表情,卻真的安份的將球遞交到心操的手中。一切都是如此的順利,他沒有一絲抵抗,像被玩弄在掌中的傀儡。

  「心操同學,難道你......」

  面對綠谷的疑問,他只是有些彆扭的別開眼神,「我可不能每一次都只當被拯救的那個人啊。」語畢,將球扎扎實實的塞入綠谷手中。

  「去吧,去拿下冠軍,綠谷。」


  「Unbelievable!!!!!我的天吶!!!!」禮物麥克的聲音如煙火般突破天際,「竟然命令已經被洗腦的物間到前面假裝阻擋,實際上本人躲在後面用變聲器說話來洗腦啊!真有你的啊心操人使!!!!!」

  綠谷接過了球,就在禮物麥克驚嘆的同時急速越過終點。



  遊戲結束。



  「綠谷and心操team,WIN——————!」



  「哇——真的好厲害!好厲害哦!爆豪!」

  比賽的正式終結,當然,在瞭望台裡頭的那兩人也看的一清二楚。在整片落地窗前看的津津有味,茉紅梨像個意猶未盡的孩子般睜著圓潤雙眼,對著旁邊一同觀賞的夥伴分享心得。

  「我知道啦別再搖了妳這混帳!」然而爆豪沒有心情對比賽做評價,只顧著對因為興奮而不斷搖晃他肩膀的茉紅梨大吼。

  圓潤的眼珠子裡充滿希望的光芒,這就是她所嚮往的那個世界。

  「這就是英雄科啊......」不自覺的,連心聲都吐露了出來。

  「那個洗腦混蛋又不是英雄科的。」

  「啊、對耶!因為太厲害都以為是你同學了,難怪聽說二年級能夠編入英雄科。」

  冷酷的臉蛋不帶有任何羨慕或嚮往的表情,在本人的內心裡,這不是什麼好誇耀的事,再說,要說的話比他們更早贏下這場比賽的自己更加厲害不是嗎。

  推開茉紅梨搭上肩膀的手,爆豪沈穩問道:「妳不也差不多嗎?協力選手。」

  這是爆豪難得的溫柔,又或是他對認可之人的鼓勵。看著對方因為自己的話語驚訝的說不出話來,爆豪便挑眉輕浮的笑了一下,「嘛,畢竟沒有妳老子還是會贏啦,大概就比剛剛慢個幾分鐘而已吧。」

  話中的意思茉紅梨明白,於是抑制不住嘴角上揚的弧度,「什麼跟什麼啦,你這小傲嬌。」

  「你說誰是傲嬌啊!看我怎麼打爆妳這個暴力女!」

  「哎呀呀呀,我們的小傲嬌君害羞了呀。」

  「有種再給我說一次啊——」

  看著眼前爆豪憤怒翻著白眼的顏藝表演,感覺都快要可以從嘴裡噴出火了,擁有這個夥伴真的很開心,茉紅梨是打從心底感到高興的。

  可她的嘴角逐漸下垂,爆豪的那句「妳不也差不多嗎?」正打開了她心裡努力克制不去打開的那扇門。

  相澤老師昨天說的那句若他認為有潛力就會帶她做英雄訓練,一直在腦中徘徊著。怎麼樣才算是他所認可的潛力呢?這的問題仍舊沒有解答。整場比賽下來雖然幫助爆豪贏了,但最後若不是他在關鍵時刻即時出現根本也沒辦法拿下比賽,追根究底能夠贏終歸是爆豪的功勞。

  在她的認知裡的,自己唯一有幫上忙的地方大概也只有幫忙解除洗腦而已吧,而且最後還被爆豪反救了。

  她真正的個性,是相澤老師所認可的有潛力的個性嗎?

  茉紅梨笑了笑,自己還真是個笨蛋啊,這不是當然的嗎!她的個性正是被人所需要的,所以才隱藏了這麼長一段時間。然而與爆豪在廢墟之中談話過後才理解到自己的覺悟有多渺小,她若真的照原本的方式當上了英雄也不過是偽君子罷了,真正的她能夠給予更大的幫助的。

  必須找時間跟老師坦承個性才行呢。


  「喂,還愣著幹嘛,慢死了!」

  爆豪的這聲呼喚才把沈浸在思考中的茉紅梨拉回現實,她才驚覺比賽正式結束、爆豪已經走下瞭望台的樓梯上了,趕緊跟上腳步。

  「來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