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51. 那裡的夜,很黑

青小豆 | 2021-12-19 09:00:03 | 巴幣 0 | 人氣 109





【51. 那裡的夜,很
でも、あんたがいる



  傍晚時分是個浪漫的時刻,遠方海平面上即將沉入的夕陽透射出陣陣暖意,再加上這幾天是大家同歡的好日子,更增添了「這世界真美麗呀」的氛圍。

  被派遣今日站崗的兩名警衛在渡假村內的某棟建築屋頂上,他們的任務是在制高點巡視,不只是渡假村內,和其他據點的警衛一樣,整個賀蘿塢都是他們的守備範圍。

  「前輩前輩!」本在發呆的A警衛瞥見沿海處發出的光芒,立刻坐挺身子,手著急點了點隔壁正打瞌睡的夥伴肩膀,「那裡好像發生狀況了,那是爆炸嗎?」

  身為前輩的B警衛打個哈欠,「爆炸?是煙火吧。」

  「不不不……啊!又爆炸了!」

  這回B才願意把目光放在後輩說的方向,親自見證那攻擊性十足的光芒後,他只是扭動睡到僵硬的脖子,「沒錯,是爆炸呢。」

  「欸?就這樣?前輩我們這時候不是應該通報嗎?」

  「我說A啊,你入這行多久了?」

  「剛滿三個月……」

  「好,那前輩我來教教你這個社會的一些規矩好了。」

  一點警戒感也沒有的B搭住菜鳥A的肩膀,不是威脅,而是為了拉近彼此距離,在他耳邊溫柔提點,「你知道那裡是哪裡嗎?」

  菜鳥A思考半晌,「是貧民窟吧?」

  「沒錯。」前輩點頭附和,「那邊不是我們的管轄範圍。」

  「啊?我們不是要巡視全島嗎?還是前輩你是指那是其他守備據點的管轄範圍?」

  「嘖嘖嘖嘖……你這傻孩子,那個地方是無政府地帶,充滿著野蠻人啦,那邊紛爭亂鬥什麼的很常見,他們自己處理就好。」

  「可、可是……」

  「沒什麼好可是的,這是他們自找的啦。」前輩搖搖頭,「那邊的人過來這裡不是偷就是搶、好一點的是乞討,唉……為什麼就不能好好工作呢?」

  菜鳥A原本是在日本本島,這兩週為了支援英雄獎期間的安全巡視才被派遣到這裡的,所以對島上的生活一點也不清楚,恍然大悟的他這才點點頭。

  「啊,不過,那邊如果事態真的變嚴重了怎麼辦?還是不管嗎?或者有敵人從那邊入侵這座島呢?」

  「那邊的人貪生怕死啦,打到痛了彼此就會收手了。」前輩再度打了個好大的哈欠,看來在這個和平的地方當警衛一點樂趣也沒有,「還有,天底下到底有哪個神經病會在這時候入侵這裡啊?雖然歐爾麥特現在已經變成那樣了,但安德瓦、霍克斯、其他國家的頂尖英雄們全部都在這裡呀!」

  講到這,為了以防萬一,他覺得應該還是要跟後輩把最重要的事情先講清楚才好。將勾搭著的肩摟更緊,前輩瞇起眼來,一臉嚴肅。

  「A,給我聽好了,就算真的真的很不幸地,有哪個瘋子在這段時間入侵這座島好了,也絕對不要通知英雄。」

  「欸、?」這番結論徹底顛覆了菜鳥B的認知,他不禁發出疑惑聲。

  「頒獎典禮是為了慰勞英雄們才舉辦的,這段期間島上追加警力就是為了彌補英雄休假時的戰力空缺。要是連對付一般敵人都需要頂尖英雄出馬,我們這些警衛大概也要被炒魷魚了!」

  面對前輩B發自內心的勸告,菜鳥A被嚴正的態度影響不禁緊張地吞了口水,「……我知道了。」



-



  經歷了好幾次的炸傷,茉紅梨總是會在吃下藥之後才做回溯。

  就算馬林弗斯無法赤手空拳捉住以速度自居的她,卻總是能在出其不意的地方讓東西爆炸,不管逃到哪,茉紅梨周圍的物體就是會突然發出引線燃燒的聲音,然後爆炸。

  像極了抹消磁頭的出其不意、卻又像根津校長的精心策劃。

  夕陽已經完全沉入海平面,他們只能靠月光看清彼此的位置,附近居民早就逃之夭夭了沒人把室內燈打開,而貧民窟也沒有路燈,目前的視野十分昏暗。

  「我是這裡的居民啊!你也是貧民窟出生的為什麼要對我們出手?」茉紅梨不想暴露身分,持續隱藏自己,「要報復的話也是對政府吧?」

  這一次茉紅梨回溯完退到牆邊,她的頭已經開始隱隱作痛,逼得她得稍微倚靠在牆上休息,表情略顯痛苦。幸虧在闖關活動時春菅有給一小盒巧克力,她趕緊吞一顆下肚。

  「報復?哈哈哈哈哈!我沒有那麼崇高的理想啦!哈哈哈哈!」

  馬林弗斯透過聲音找到茉紅梨的位置,他從遠方慢慢走近,「我啊,最喜歡把人炸爛了。」

  只要想起人們被炸到皮開肉綻的樣子他便無法隱藏自己內心的狂野喜悅,就像渡我被身子,這不是他們能控制的情感,可以說是個性影響性格造就的產物。

  「所以我炸人沒有理由。報復?哈!不不不,我的內心很快樂啊!就算出生貧民窟我也沒有半點怨言。簡單來說我應該算是愉快犯吧?雖然我不覺得我有做什麼壞事,只是遵從內心渴望而已。」

  當他走近牆邊卻發現茉紅梨不見時也沒有露出什麼錯愕的表情,馬林弗斯至始至終都在享受這場捉迷藏遊戲,就像知道玩家一定還躲藏在某處窺視自己一樣,他持續開口。

  「妳問我為什麼要對貧民窟出手?是妳把我搞來這裡的不是嗎?所以我就只好先拿妳開胃了啊。喂!快出來!在我把妳炸爛前我想先跟妳做一次!」

  最後一句話讓茉紅梨全身雞皮疙瘩都站了起來,她不禁小聲自言自語,「為什麼英雄還不來啊……」

  「不是說了他們才不管貧民窟的嗎?」

  「什……」

  一個不注意馬林弗斯就突然從茉紅梨身後出現,一把將她壓制在地上。

  視線太過昏暗很難看清動向,而馬林弗斯為了掩蓋腳步聲不時把東西丟到遠方引發爆炸,讓她沒辦法靠聲音躲藏。這場捉迷藏裡的茉紅梨就像是迷宮的小白鼠,被身為觀察者的馬林弗斯玩弄在掌中。

  他坐在茉紅梨身上以全身重量壓制,單手粗魯揉著她胸部,另一手撸著自己下體,完全沒有限制茉紅梨的雙手任她反抗,反正她再怎麼掙扎也沒有力氣逃開。

  茉紅梨生平第一次品嚐這般恐懼感,她雙眼瞪得很大,滿眶淚水充斥著驚慌,她怎麼掙扎都沒有用。

  甚至連回溯他的肌肉狀態也不管用,馬林弗斯破百的體重重壓在她身上,就算肌肉放鬆了,那些重量也是不會變的。

  她握住馬林弗斯的手使勁想推開,卻一點用也沒有,手反而跟著在自己的胸口隨著他搓揉的姿勢上下移動。茉紅梨覺得好噁心,胸前敏感處卻不時傳來陣陣的刺激,酥麻感讓她有些恍惚。

  好噁心,好噁心好噁心好噁心好噁心好噁心。

  垂死掙扎間,在他準備扯開茉紅梨褲子鈕扣時奮力揮拳,拳頭從他手臂的縫隙穿越,紮紮實實落在男人最脆落的兩顆蛋上,痛得馬林弗斯大叫,收緊雙腿蜷曲著向一旁倒去。

  茉紅梨趕緊翻身爬離,忽地左腳卻被拉住。

  「……幹你媽的,別想跑!」馬林弗斯痛得睜不開眼,四腳跪地似乎是這個姿勢最能減輕疼痛,卻伸出手捉住茉紅梨的腳踝。

  他有多憤怒握住腳踝的力道就有多大,茉紅梨感覺腳踝骨頭快要被捏碎了,痛得大叫,立刻發動個性回溯他的手掌,趁鬆手時趕緊爬起逃離這裡。

  腳踝很痛,腦子也昏昏熱熱的痛地恍惚,茉紅梨跑地踉蹌,蹣跚步伐左右搖晃,拖著搖搖欲墜的身子來到某個不起眼的小巷蹲在一旁喘息。

  那個人好可怕,現在沒有裝備零攻擊力的自己完全沒有勝算,她不敢再面對他了。

  可是這樣下去會變成其他人遭殃的,必須牽制他,這是她的任務,因為她是英雄啊!

  內心的恐懼跟良心開始拉扯,她將頭埋進環繞雙膝的手臂之中,發出微弱的哽咽聲,「我該怎麼辦……」

  霹嘶——

  引線燃起的聲音再現,茉紅梨猛然抬頭,視線轉向聲音來源的後方。

  可巷子的盡頭一片漆黑,她什麼也看不清。

  正當她發現轉動身體面對後方時那個引線燃燒聲仍然持續在自己後側、危險的並不是巷子邊的黑暗處時,一切都來不及了。

  連接在她外套後側的引線燃燒至衣物表面,整個外套成了貼身的定時炸彈,從她身上爆炸了。



  「醒醒,醒醒啊。」

  隱約聽見溫柔的輕喚,一片漆黑的視線之中率先感受到的是聽覺,茉紅梨總覺得這不是這個聲音會有的溫柔,在多疑之中漸漸甦醒。

  撐開朦朧的視線,看見少了光害清晰可見的星空,她發現脖子毫無支撐向後仰著,原來自己被拎起領口,便抬起頭看向聲源。是那張她不想再多看一次的臉,臉上呈現不安好心的奸笑。

  「醒了嗎?太好了。」

  強而有力的拳頭重重打在茉紅梨臉上,使她順著力道飛了出去。

  「啊啊啊……」茉紅梨痛的趴在地上,一面摀著噴了滿地鼻血的臉,兩腳不停滑步掙扎。

  腳步聲靠近,移動到她旁邊步伐才停止。

  「給我吃大便吧妳這個臭婊子!」馬林弗斯一腳狠踹茉紅梨的腹部,把她踢飛到某戶房屋外牆。

  茉紅梨幾乎半昏了過去,唯一僅存的微弱意識告訴她,妳必須回溯、妳不可以在這時候失去意識!當她努力拉回神智打算遵循那個意識的指令時,身旁牆上的引線又燃燒殆盡了。

  接下來茉紅梨什麼也感受不到了。

  她躺在地上臉側向一邊,半瞇的眼神已經累得無法聚焦,可能是受到了什麼傷害,她本能地咳嗽,卻吐了幾口鮮血出來。

  她並不是不想發動個性回溯,只是還沒回過神來,被炸飛撞到頭導致暈眩感十分嚴重,她甚至連簡單的事情也沒有辦法思考。

  最後只能從模糊的目眶瞥見馬林弗斯彎下腰,從自己褲子口袋翻找了會,發出鐵盒與手的撞擊聲,「這個東西感覺很值錢,我就拿走了啊。」

   馬林弗斯離去的背影逐漸渺小,無法思考的茉紅梨沒辦法判斷現在是什麼狀況,她內心只是非常本能地看見危險遠去而感到安心。疼痛持續沒有減緩,可她卻漸漸失去意識。



-



  「蛤?貧民窟?那些傢伙自己看著辦就好了啊?」

  在一個雖然還是離線有段距離,但勉強算是最接近的看守據點,打瞌睡的警衛旁站著另一個差點也睡著的警衛,聽到離譜的請求整個人都醒了,他不解地大喊著。

  「如果這不是你們的管轄範圍的話,請幫我通報英雄吧!他們是不會分區域的!」

  「小姐,妳知不知道歐爾邁特英雄獎典禮這三天是讓英雄們放鬆用的啊?怎麼可能讓他們在這種小事上費心?」

  「既然這樣的話就請您請求其他警察協助啊!再這樣下去我們……他們全部都會出事的!」

  和流水分開之後落花很順利地飛越了線,來到賀蘿塢市區裡頭。在前往渡假村的路上她看見駐守警衛,因為遠水救不了近火,儘管不是英雄,她認為直接先向他們請求救援比較好。

  她隱瞞了自己的身份,告訴他們她在線的對面偶然瞥見海賊入侵,不僅引發了爆炸還傷了人,說希望能派人去幫忙救人。

  警衛聽了只是一臉嫌棄,貧民窟無論發生了什麼事都與他無關,應該說,與整個賀蘿塢都無關吧?至少這裡的居民都是這麼想的。

  「不不不……所以說那裡是非政府管轄的了。」

  「什麼…….」打從出生到現在從沒聽過這檔事,落花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愣了足足五秒才激動大喊,「這是什麼意思?那裡的人也是這座島上的一分子、也是賀蘿塢的居民不是嗎!就算他們是貧民,政府也得一視同仁才對吧!」

  「居民?的確啦,他們跟我們住在同一個地區,但他們有繳稅嗎?有接受義務教育嗎?為什麼好手好腳的卻不工作,整天遊手好閒在那邊搞事端?幾十年前聽說警察都還會好心去處理那邊的糾紛,但那些傢伙卻完全沒有洗心革面啊……」

  見落花一臉不服氣,警衛也開始懷疑起她的身份,「小姐,妳是太善良還是太閒啊?」

  沒有人能理解貧民窟居民的苦、沒有人給予施捨或幫助,完全無法站在他們的立場為他們著想,這就是難以翻轉的階級制度。落花氣歸氣,卻不能在這時透露身份,只能把那些憤怒情緒全部壓抑在心裡。

  「……沒事了,我自己去找英雄幫忙。」

  「蛤?我剛不是說了現在英雄們正在休息嗎!」

  「真正的英雄是不會漠視人民的性命的。」

  落花只留下一個無奈的嘆息,投射出對他的歧視後就啟動背包飛上天空。

  「喂!」

  伸出手卻來不及抓回,那個警衛動搖了,因為落花要是真找到英雄請他們去救援,他們所有的警衛都會負連帶責任的。
  
  現在這種情況這個警衛也只剩下妥協的份,「我會請求支援的!小姐妳回來吧!」

  「真的嗎!」

  「我用內部通訊向總部呈報就好,這樣比妳飛過去要快多了吧?」

  看到警衛指著自己掛在耳邊的通訊耳麥,落花這才安心地飛了下來,「真是太謝謝你了!」

  警衛點頭,手壓著耳麥開始說話,「呼叫總部,這裡是南部S據點,貧民窟有敵人入侵,請求增派警力支援。重複一次,這裡是南部S據點……」

  落花連說了好幾聲謝謝,轉回貧民窟的方向離去了。而警衛也在確定對方不是前往英雄所在處後才終於鬆了口氣。

  「麻煩死了,真是的。」手垂下,顯露出根本就沒有開啟、並未閃爍代表通訊中紅光的單邊耳麥。

  他只是做做樣子而已。

  畢竟貧民窟什麼的,發生什麼都沒有關係,不是嗎?



-



  這裡的一切被破壞殆盡,木屋在燃燒、石屋被擊破、高級一點的水泥屋雖然外觀沒事,玻璃窗卻全部碎裂、門也被破壞了。人們慌亂逃竄之餘不忘尖叫,後頭被什麼可怕的東西還是人給追趕著。

  這是被海賊團侵襲的貧民窟現在的樣貌,如果是不小心經過的人,可能會以為是類似渡假村裡面的劇團表演之類的東西吧?

  夜幕中房屋燃燒、還有零星爆炸閃光,可外頭的人們並非故意對這裡視而不見,而是渡假村那邊的煙火光芒更加璀璨、吸睛奪目。

  「爆豪,這邊就交給我吧!」

  他們穿越貧民窟一路衝刺,聽見被其中一些海賊逮個正著的可憐居民正在大喊著救命,切島便停下來硬化全身對爆豪如此說道。

  他雙手拳頭在胸前互擊,堅硬而清脆的鏗鏘聲如同以往,切島總是颯爽的自告奮勇擔任前鋒,毫無怨言。

  「別給我死啊。」

  「噢!那是當然!」

  他們就此兵分二路,切島留下來拯救那些人,爆豪則是繼續爆破前行。

  他飛越了許多殘破不堪的房屋,甚至遇到許多需要幫助的民眾,他只能順手炸飛一些欺善怕惡卻弱的不像話的海賊,卻無法救出需要救援的每一個人。

  因為他趕著找人,雖然並不知道確切位置。



  「喂!你們!」

  在茉紅梨房門前死命按著門鈴時隔壁房的獨人猛烈打開了門,砰的一聲,打斷爆豪連續按壓門鈴的手。獨人非常激動,而這似乎是他鮮少會露出的稀有情緒。

  「拜託你們!去救茉紅梨!」

  起初爆豪跟切島完全沒有反應,一個冷靜沉著非常有氣質的人忽然在面前開了一個莫名其妙的玩笑,應該是誰也無法笑出來的。

  正當爆豪以為姓時流的人又再發神經、不屑的「蛤?」了一聲,獨人又開口了,理性且充足的訊息量實在無法讓人聯想這是場玩笑。

  「南方的貧民窟……雖然我不知道百分之百確切的位置,但茉紅梨現在被困在那裡。」

  「什麼跟什麼啊?你這傢伙剛剛不是也還說她可能在房裡的嗎?」

  「什麼……」獨人有些驚訝,似乎是在回想自己先前到底說過些什麼,約過五秒才又開口,「對,但我得到最新情報了,她在貧民窟偏沿岸的區域。」

  「茉紅去貧民窟?為什麼啊?」

  切島轉頭問著爆豪,而爆豪只是撇撇嘴,「誰知道那傢伙在想什麼。」

  兩人對於茉紅梨的行為完全沒有頭緒,於是一同將視線轉向獨人身上,表情就像在等最了解自己妹妹的他說明一下情況。

  「她受傷了,可能會死……」

  獨人的情緒比起聞言而激動起來的切島更加緊張,語氣中感受得出他內心的凌亂不安,手緊緊握著門把,他閉上眼,眉頭深鎖看來十分懊悔。

  「之後想要什麼東西我都能夠給你們,要多少錢都不是問題!請你們快去救她!拜託了!」


  
  「可惡……!」爆豪咬牙,一路狂奔至此額上也留下一些汗珠。

  回想起剛才發生的狀況,獨人是接起一通電話後進房間的,在那之後不到兩分鐘就出來求救了,可見那通電話有可能是茉紅梨本人的求救電話,但若真是那樣,為什麼沒法說出確切的位置在哪?

  奇怪的地方沒有被解開,爆豪也不想管那些,他只想趕快找到茉紅梨,找到那個總是做些莫名其妙事情的女人。

  因為明明是最不可能死掉的人,卻被知道她真正個性的哥哥說了「她可能會死」。

  爆豪一直在高速狀態下爆破飛行,在貧民窟的矮房上面跳躍,他漸漸放慢了速度,跳到地面上奔跑,最後停了下來。

  他找到她了。

  「喂……」

  爆豪終於了解為什麼獨人會說茉紅梨可能有生命危險這種話了,他趕緊出力想抬起壓在茉紅梨下半身的水泥塊。

  「你真不愧是英雄……需要你的時候就出現了……」

  「妳還笑得出來啊!給我閉嘴不要說話!」

  茉紅梨就像是個瘋子一樣,這種情況下是不太可能露出笑容的,她卻虛弱逞強著露出一抹慶幸的笑。

  正常來講能夠回復到生命力滿載的時間點的茉紅梨是不會死的,不管受到多大的傷害或衝擊都沒有關係,只要還活著、只要還能『發動個性』,此刻之前曾經健康過的話,她就能重現那個樣貌。

  不過這樣還是會有盲點。

  當她被馬林弗斯炸的頭暈目眩時,身旁房屋的整面牆爆炸了,其威力驚人到整棟屋子瞬間戲劇性碎裂噴飛。茉紅梨很幸運,沒有在昏眩時被房屋碎塊直接砸死,可當她醒來時,卻發現自己動也動不了了。

  她的腳被一塊傾斜的水泥塊壓住動彈不得,因為與其他碎塊交疊產生的縫隙,並不是全部重量重壓在她身上,所以她的腳還健在、沒有被壓成肉泥。

  她正準備坐起身子試圖推開水泥塊時,側腹突然傳來強烈劇痛。

  當視線從自個雙腳上的水泥塊變焦到更靠近雙眼的側腹時,穿過她身體直直插入地面的連接在水泥塊上的鋼筋才從模糊狀態轉為清晰。

  她就像一張被大頭針釘在地面上的白紙,牢牢扣住。

  那股幾乎要她花費全力抑制才能忍受的疼痛逼的她快喘不過氣。如果有穿上自己特製增加力氣的盔甲說不定能搬動水泥塊,或者如果她有帶那把高溫短刀的話也能把鋼筋切斷,可是她什麼也沒有。

  她就只是個普通人,能把東西回溯到過去時間點的普通人,對於這個現況,她什麼也辦不到。

  每當感受到自己身體即將承受不住時茉紅梨就會回溯到未受傷的時間點,只是鋼筋的位置不變,每一次回溯她都必須重新品嚐身體被瞬間刺穿的劇痛。這樣子能確保自己不會死去,但保有記憶的腦卻會對每一次回溯感到更加畏懼。

  「嗚嗚嗚……」疼痛呻吟夾雜著畏懼的情緒。

  在這黑夜裡,茉紅梨打從心底感到害怕。

  她也想過乾脆連腦都一同回溯算了,可是這樣等於回到原點,可能快要想出來的解決辦法也會歸零,所以她一直回溯腦以外的全身,不停的重複重複重複重複重複……

  也不知道回溯第幾次了,副作用造成她頭痛欲裂,春菅之前給她的巧克力也已經見底。想不出任何辦法逃離的她或許只能連記憶一併回溯,苟延殘喘著等人來救了。

  正打算於『此時的自己』道別……



  爆豪這時就出現了。



  ——在近幾絕望時看見了光,就這是她微笑的原因。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