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10. 一起來玩吧

青小豆 | 2021-08-24 09:00:05 | 巴幣 0 | 人氣 65



【10. 一起來玩吧】
一緒に遊ぼうぜ☆


  翌日,星期五,也就是四強賽當天。

  有別於第一天大家第一次看格鬥賽的緊張氣氛,儘管是在昏暗的地下格鬥大型廣場,學生們不忘一展他們熱絡的天性,啦啦隊加油團、賽事分析團隊、小吃販賣,各式各樣想得到的形式都出現了,讓整個賽場的氣氛都歡樂了起來。

  不只是賽場氣氛不同,仔細一看很容易就會發現今天連場地結構都出現變化。

  「Hey——————!!!各位聽眾們大家好呀——————!!!」而比賽開場,一定也是由他開始的,「昨天的比賽還滿意嗎?我可是看得很超~過癮的呀!那麼......今天的對決會是什麼呢?在這之前先為各位介紹今天的參賽者們吧!」

  在昏暗的後台通道裡,那猶如隧道般的設計產生的回音,讓選手想要在比賽前靜下心都難如登天,禮物麥克的狂暴聲音就像背景音樂充斥在四周。

  但對經歷過第一天比賽洗禮的這些晉級的選手們來說已經是可以忽略的聲音了。

  「喲,爆豪,我今天的狀態極佳啊。」在後場的入口處碰頭的兩人對到了眼,茉紅梨率先打起招呼,「你也是吧!」

  「......」而爆豪沒有馬上回應而是先若有所思沈默了幾秒,隨後才開口,「廢話,我隨時都可以宰了那些人!」

  看著爆豪磨拳擦掌、手心不斷爆發小火苗的樣子,再聽到這些話後茉紅梨真心覺得好險自己跟他是同隊的呀。

  接著,呼喚他們的聲音從入口外震入他們耳中。

  「首先是我們第一組出場的選手!大家最看好的霸道暴力王者以及沒人想過她能贏卻不斷獲勝的驚喜大黑馬——東方,爆豪勝己and時流茉紅梨!」

  「很好,我們上吧。」

  隨著介紹及歡呼聲的迎接,從入口處走出來的兩人踏著同樣頻率的步伐,不知為何看起來就像搭檔已久的老隊友,默契十足。

  從後台走到格鬥台的預備位置已經第四次了,緊張到胃不停翻滾的第一次出場也只是昨天早上才發生的事,想想就覺得神奇,現在茉紅梨一點緊張感都沒有,只剩下興奮、以及說不上來的自信。

  看向站在一旁的爆豪,那不可一世的樣子彷彿告知天下他就是無敵的,那樣的自信令他閃閃發光,或許這份莫名的安心感是因為旁邊有他。

  「柔軟!從骨子裡柔軟到外在、柔中帶剛的男人,以及從漫畫中活生生走出來的男人!南方,骨拔柔造and吹出漫我!」

  「No.1英雄安德瓦的兒子,個性最強大的男人,以及,嘴巴真壞!不斷以言語攻勢擊潰他人的複製君!西方,轟焦凍and物間寧人!」

  「已經沒再受傷了,一陣子不見變得好強呀,以及,敢跟我說話試試看?絕對讓你好看!北方,綠谷出久and心操人使!」

  這麼一來四組人馬全部介紹完畢。高掛在牆上的電視看板映著選手兩兩一組的名字跟上半身特寫,越來越有比賽緊張的味道了。

  八個人分別站在巨大擂台的四個角落相互對望,除了茉紅梨以外所有人都有對戰經驗了,對彼此的熟悉度相較於她也更多。感受到自己的格格不入心裡很不是滋味,但她不氣餒,因為如果贏了這場比賽未來就很有可能可以繼續跟這些人一起訓練了!

  這些人都很強,尤其是前四強的另外三人,光站在遠處就能感受到跟前兩場茉紅梨贏下比賽的對手有所不同,散發出來的氣場訴說著自身強大。

  當然,當選手們全部現身於觀眾們的眼前,被拿來比較也是無可避免的,今天還是有押注的權利,大家都在討論誰才有可能進入冠亞賽。

  「嗚哇......其他人的協力選手都是英雄科的,那個爆豪好可憐。」
  「心操也是普通科的喔。」
  「可是聽說他二年級可能會被重新編入英雄科,而且你們看,洗腦的個性在多人混戰裡面不是超吃香的嗎?」
  「確實呢,相較之下時流的個性完全幫不上別人,要稱作協力選手實在是......」
  「欸不過她是支援科的,支援不正是強項嗎!」
  「但我還是最不看好這組啊。」
  「其實我也是。」
  「我也是。」

  雖說場上聽不到觀眾們的細語,也無法分辨大家的視線是看向哪一方,但茉紅梨心知肚明,因為客觀來講她就是全場最無法幫上忙的協力選手。

  朝著最強大之路邁進的爆豪卻是完全不在乎,畢竟認為就算自己一個人也能打爆全場的嘛。但實際上他的想法跟大眾不同,眼神暼向一旁的茉紅梨,回想起剛才在後場預備時她對他說的話。

  「雖然說我們幾個協力選手都是『不被大家看好』才被選上的人啦。」她雙手插在腰上,抬頭挺胸地說著。

  靠,還在氣這個啊。那只是爆豪為了嗆物間才脫口而出的話,他根本沒那個意思。

  「不過其他人都有進行英雄訓練吧?你也說了,即使是那個心操,抹消磁頭也在默默的鍛鍊他,這樣我就是全場最弱的一個了。」貶低自己的話語說出口,奇怪的是,語氣中卻沒有一絲沮喪,「但......相反地,大家對我最沒有防備,而且除了你以外沒有人真正了解我的作戰風格,這是優勢啊。」

  「我,會成為全場最棒的協力選手。」她朝爆豪爽朗一笑。

  「......妳不是已經幫我了嗎。」爆豪小小聲嘀咕著。
  「啊?你說什麼?」
  「我說,妳在旁邊躲好就幫了大忙了省得我還要去救妳啊!」
  「蛤?這跟昨天說的不一樣啊!」

  爆豪側眼看著自家隊友,親自打過一架的人才會知道她的強大之處,那些什麼都不懂的笨蛋觀眾的話根本不需要在意,說實話爆豪反而很慶幸一起搭檔的人是她呢。

  「讓大家久等啦!那就準備來說明今天的比賽規則吧!」待所有選手就定位,禮物麥克接著繼續介紹,「昨天說過了,今天的比賽就叫作『驚爆大亂鬥』,在這裡的話一點驚喜感都沒有,所以先把選手們送到比賽場地去吧!」

  隨著他的話語結束,四方角落選手所站的位子下方地板形成了一個圓形,地底老早就安置好的升降機械啟動,緩緩把四組人馬給頂了上去。

  在大家驚訝之餘禮物麥克不忘同時解說,視線轉向大電視螢幕,場景從人物介紹切換到了一個未知的新地圖,那是大的足以媲美一座遊樂園的場地,呃不,它就是一座遊樂園啊!

  選手們快升至天花板時,天花板相同位置也開啟了圓形出口,升空的地板就這麼不差分毫的載著選手們穿了過去。

  學生們繼續盯著電視牆,此時一個機關似乎被按下,電視螢幕的畫面瞬間被以好幾倍大的尺寸3D投影到了擂台正中央,讓大家可以無死角全方位的觀賞比賽狀況。

  而被投射出來的3D立體遊樂園的比賽場地,可以看到四組選手們都分別從四個不同位置的地表升了上來,他們距離遙遠且被大型遊樂器材擋住視線,除了自己夥伴,看不到敵人彼此的所在地。

  「這種程度也太誇張了吧......」被送到地面重見光明的茉紅梨望著各式各樣高聳的遊樂器材,驚訝的嘴巴都合不起來了,她不禁讚嘆,同時看了隊友的爆豪一眼,發現他的眼神裡沒有一絲驚訝,「早就習慣了嗎?你們英雄科平常到底是多亂來啊......」

  資金、人脈、派得上用場的超棒個性,這些必要元素雄英可是要多少有多少,這種規模的比賽或訓練場地要建造出來對學校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USJ、期中測驗術科場地、訓練場β/γ、分組對抗場地......等等,全部都是誇張到讓人下巴掉下來的規模,這次的遊樂場也只不過是那些誇張景點的其中之一,已經不稀奇了。

  「好!由於選手們已經被安全送往各自的起跑線了,那我現在就來說明遊戲規則吧!」在遊樂場正中央佇立著一座高聳的鐘塔,而鐘塔牆邊設置著廣播喇叭,禮物麥克的聲音就是從那邊傳給分散各地的選手們的。

  「這座遊樂園裡頭藏有著9顆球,其中只有1顆是真正的通關道具。規則很簡單,先把那顆球帶到終點的小組獲勝!」就是這麼淺顯易懂的規則,四句話草草帶過就結束了,看著大家愣在原地無法反應的樣子禮物麥克只好補充道:「對了對了!提醒各位,球必須親自拿著越過終點才算數喔!用丟的或是靠個性傳送的都不行!」

  咦?就這樣?情報也太少了吧!

  不只是場上的八位選手,在地下擂台區觀眾席的學生們絕大部分都處於一種搞不清楚狀況的狀態吧。

  沒有說九顆球在哪裡,也不知道其他選手的位置,也不知道終點在哪裡,就算這些都知道了,不也只是單純在比速度而已嗎?要說這是賽跑呢、還是進階版橄欖球賽呢?

  當然,雖然還不知道球藏在哪裡,但擁有全方位上帝視角的觀眾學生們絕對比場上的人們還更能掌握比賽的狀況吧。

  「好了,大家都押注完自己中意的組別了。那麼......」遠方的鐘塔傳來令人緊張的預備聲,「遊戲START!」

  線索少之又少,距離解釋完比賽規則到比賽開始也沒幾分鐘時間,根本就來不及跟搭檔討論作戰方式,正因為如此,才能看出他們潛在的敏銳度、洞察力、以及與同伴合作的協調性。

  待禮物麥克宣布比賽開始後,茉紅梨只是筆直盯著剛才聲音傳來的那處,同時啟動了噴射背包,像賽車衝出起跑線前猛催油門般短促噴出氣體,「是那裡吧?」

  爆豪看向與她視線同一個方向——鐘塔,擺出他享受比賽一貫的瘋狂笑容,雙手伸到身後,「這不是擺明著了嗎?」語畢,從他掌心引發了大爆炸,轉眼間就朝視線目標處與茉紅梨同時飛了出去。

  從知道規則到比賽開始大概只經過了三分鐘,這180秒對觀察力相對敏銳的人而言也足夠了。

  茉紅梨環視四周讚嘆雄英胡來地令人五體投地的同時,其實也是在觀察地形,她和爆豪的所在之處距離鐘塔很遠,而且道路並不全然都是平地,有刻意安排了一些需要花費點時間跟體力才能通過的高低差,像極了畢卡索的抽象畫。而她稍微飛到空中認真找尋其他遊樂設施,發現最外圍的諸多設施與鐘塔的距離其實都差不多,代表鐘塔是在整個遊樂園的正中心,這樣一來廣播喇叭設置在鐘塔也就合理了。

  這可是全雄英學生都在觀戰的比賽哦,不得容許任何一絲不公不義。講求公平?那麼這些球不藏在中央還能藏在哪裡呢?

  然而展開行動的不是只有爆豪組,綠谷、轟、骨拔也都是智慧高於平均值的聰明人,在觀眾們一頭霧水的同時,全部的選手都毫不猶豫的邁開腳步了。

  「吹出,你能一口氣把我們帶到鐘塔那邊嗎?」
  「沒問題!我今天肺活量狀態很棒。」B組的兩人也朝著同一目標,吹出漫我背對著鐘塔緊貼著骨拔的背,深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咻————————————————砰!!!」一條非常巨大的字體從吹出的嘴中射出,而他與背對著的骨拔則被反作用力彈射出,朝著鐘塔的方向彈去。


  「物間,一開始可能很難操控,但就全力釋放冰吧,身體變遲鈍了就用火調節,總之我們要去鐘塔。」

  物間回擊轟伸出的手掌拍了上去,「不用你說我也知道的啊。」他的右半身慢慢開始結霜。

  兩人同時揮出右手,甩出兩條長長的冰製道路並以驚人速度滑了出去。
       

  「綠谷,你的機動性是關鍵就先過去吧,我隨後跟上。」

  「嗯,我想大家應該也都朝那邊奔去了吧,待會那邊勢必會引發一場混戰,這時候就要靠心操同學幫忙了。」光芒像閃電般在綠谷的全身散開,他啟動了全覆蓋重重從地面跳了出去,「待會見,心操同學。」


  「不愧是能進前四強的選手啊!全部的人都沒有遲疑朝同一個方向前進!究竟誰會是第一個找到球的人呢!」禮物麥克的聲音隨著大家越接近鐘塔就越來越大聲。


  「看到了,果然在那邊!」茉紅梨對著一旁不斷利用爆炸來推進的爆豪大喊,為了讓聲音不被爆炸聲蓋住清楚傳達給對方,她指著前方鐘塔鐘面正下方一層不高的平面層,沒有圍牆環繞,僅用四根柱子支撐著這個樓層,而九顆白金色的圓球在中央處毫無規則的散落一地。
       
  爆豪率先在那平面層落地,殊不知才過不到兩秒,綠谷就從他右側面著陸,兩人驚訝的四目交接。

  「小勝......」

  「笨久你這傢伙......」

  「爆豪快搶啊!」在兩人對視的時候,只比爆豪慢一點到達的茉紅梨沒有停下,直接越過愣住的他飛向中央,「可是沒說哪顆才是真貨啊。」她飛到球前急停,快速掃瞄一遍卻找不出任何差別,下意識的隨手拿起一顆離自己最近的球。

  「?」手觸碰到球的瞬間,球體本身突然發出金色的光芒。



  「骨拔,我喉嚨有點痛,煞車就交給你了。」

  「沒問題!」由於吹出漫我也是利用噴射擬聲詞來作推進力,背對的他沒有掌握好方向,眼見背貼背的兩人就要撞上鐘塔了,骨拔專注盯著牆面伸出雙手,在撞擊牆面的那一個瞬間牆壁就像一灘柔軟的爛泥般使兩人陷了進去。

  還沒從泥狀般牆面爬出,兩人就感受到劇烈的震動,「怎麼回事?」



  「什麼?」還在路上的轟與物間聽到了巨響後停下腳步,抬頭確認聲音的來源,果然是鐘塔,鐘面下層冒出陣陣白煙。


  「嗚哇————————引發大爆炸啦!這才叫作『驚爆』大亂鬥呀!率先拿到球的是身為本次大黑馬的時流,但現在人不知道被炸飛到哪裡去了啊?」

       
  「爆炸?」從牆面率先探出頭的骨拔抬頭望向正上方看見某層樓冒出陣陣白煙,那剛才的震動也說得通了,這一瞬間,一些白金色物體從他眼前落下,他愣了一下,接著激動對著剛探出頭來的隊友大喊,「吹出!是球!球掉下去了!」

  骨拔再度潛入牆面,使用個性將整個牆面軟化,打算從裡頭游到地表。


  不小心因為綠谷的出現而遲疑了才一秒而已馬上就發生了大爆炸,這個爆炸沒有熱能,單純只是被壓縮的大量氣體釋放產生的瞬間強風,雖說不會灼傷但這風也是夠勁的了。爆豪抵著柱子才勉強留在鐘塔內,在風勢停下白煙散去後只見到與他同樣倚靠另一端柱子沒被吹走的綠谷,而球跟茉紅梨都不見了,他急忙大喊,「喂時流!妳在哪裡!」

  「我在下面!球也掉下去了!」

  聽見隊友聲音的爆豪探頭往下看,茉紅梨在鐘塔中下段外圍朝下追著掉落的球飛行,看來不需要擔心她被炸飛摔落的風險了,會飛真的是非常方便。

  爆豪注意到茉紅梨追逐的球只有三顆,因為沒有牆壁的關係,其他的球一定是以剛才爆炸點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掉落。這三顆球就交給她了,爆豪當機立斷馬上掉頭朝另一面的鐘塔底部跳了下去,果然看見兩顆球正在自己下方墜落。

  而綠谷與爆豪同步,向第三面跳下追逐其他的球。

        
  高速向下俯衝,眼裡只有追逐著的球的模樣,忽然間一道淺藍色半透明物體從眸中映出,在下方形成一座滑梯軌道讓球順勢完美滾落,要不是有異於常人的反應能力即時靠爆炸改變軌跡來閃過,這種速度撞上去後果絕對不堪設想。

  兩顆球最終沿著冰製的滑梯滾到一個人腳邊不規則的冰塊隆起處旁被擋下,同時爆豪靠著爆炸的風勢完美落地,兇惡的眼神一如往常地盯著對方,「果然還是要先把礙事的傢伙解決比較簡單,你說是吧?半邊混蛋。」

  「我可什麼都沒說吧?」轟的話才剛說完,爆炸的猛烈衝擊波就迎面而來,他趕緊製造出冰牆抵擋。

  因為爆豪在空中像蝙蝠般左右快速移動的飛行軌跡讓人摸不著頭緒,而且還得顧及身旁的球,轟只能一味地顧著防守。

  「爆豪——!對手交換!這邊我來對付!」從遠處傳來隊友的呼喚,茉紅梨就這麼飛了過來。

  選手交換?代表她那邊也遇到其他人了,但不管遇到的人是誰,這個遊樂園內對手之中最強的不是綠谷就是爆豪面對的這個轟了,她對上他是絕對贏不了的。

  爆豪側眼瞄了朝他飛來的茉紅梨身後,有跟他這邊差不多概念的巨型冰塊聳立著,那就代表她遇到的傢伙有著跟轟一樣的個性,他馬上就了解意思了,「別逞強啊。」沒有多問原因,爆豪默契絕佳的與她擦身而過,引發爆炸飛向物間的所在地。


  那是昨天晚上在宿舍外討論戰術時候的事。

  因為對比賽規則完全沒有頭緒,他們只能討論若是打起來的話要如何對應其他人的個性。

  「所有人裡面唯獨他我不想對上,所以如果遇到的話我會優先選擇逃離,不然就是你一定要來救我。」茉紅梨無視爆豪聽到逃走此二字時不屑的表情,大拇指指向宿舍大門意指目前也在宿舍內與另一人討論戰術的對手,「物間寧人。」

  「蛤?他有什麼好怕的?」

  「我跟你們這種擁有可以遠距離攻擊個性的人不一樣,我只能一拳一拳近距離攻擊,只要被他的手碰到個性就會被複製了,很可怕啊。」

  「妳這個暴力女只要像今天給他一腳讓他站不起來不就得了?」爆豪暗指那一記非同小可的下壓,「再說了,妳那枯燥乏味的個性就算被複製了又怎樣?」

  「喂喂,不要用枯燥乏味這種傷人的詞來形容別人的個性。」茉紅梨賞他一記完美的白眼,隨後正經的解釋,「他一定會複製轟的半冷半燃,如果同時得到我的永久體力,那就是真正的無限MP大魔法師了喔。」

  「複製的個性終究只是複製品,就算有用不完的MP,攻擊力還是略遜一籌,我們花了十幾年才鍛鍊而成的個性強度可不是這麼簡單就能模仿來的。」

  面對爆豪的這番話,茉紅梨是懂的。不同個性有著不同的使用方式,有些需要鍛鍊強度、有些則是要鍛鍊精度、有些是要鍛鍊持久度,這些個性都是每個人從小培養到大如同青梅竹馬般的存在,絕對是光靠現學現賣無法相比的。

  可就算道理她都懂,茉紅梨的立場並沒有改變,也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來說服這位很有自己想法也很聰明的男人,她只好不說分由堅持己見,「我知道......但不管啦!我不會被他碰到的。」

  「呿、固執的傢伙。」

  「對啦對啦,我就固執啦好嗎。」


  聽她講述自己對戰略的想法後不難發覺,茉紅梨和自己一樣是屬於乍看之下雖然動作大而化之,實際上則是有在細心思考的類型。依她昨天那幾場比賽的表現也能看出來,不僅每場戰鬥都有保留一手,她的每一個計謀都能騙過在場超過九成以上的人,不只是心思細膩、還是個戲精。

  這樣的她不可能沒有緣由就拒絕與一位相較沒有威脅的人對戰。而且不管原因如何,既然昨天晚上沒有拒絕她、姑且也算是默認同意了,身為同伴爆豪就有義務履行這個要求。

  爆豪飛越到鐘塔另一側,在遍佈的冰塊中央果然站著一位金髮男子,一臉自視甚高的笑著,「你的小夥伴一看到我就逃走,我還以為可以輕鬆把球帶走了呢。」

  「哈哈,怎麼辦呢?現在這樣看起來能輕鬆把球帶走的是我呢。」

  物間臉上依然保持微笑,只是額上浮出不明顯的青筋,果然陰險的傢伙遇上同類就是會吵架啊,「A班的人講話果然口氣很狂妄啊。」

  彷彿就像是另一個轟,物間先是用左半邊發熱讓身體自身的溫度達成平衡,最後站穩腳步,快速大幅度甩出右手,巨大的冰塊猶如爆米花般朝著爆豪陸續爆出。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