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46. 懦者崛起₂

青小豆 | 2021-12-13 09:00:05 | 巴幣 2 | 人氣 86




【46. 懦者崛起₂】
弱者の決起₂



  解決了Boss級的殭屍怪人,似乎等同於把這層的關卡給一併clear了,在這條深不見底的長廊上一路走了十來分鐘,這段時間完全都沒有再出現任何怪物了。

  不過經過的各個房間裡擺放的實驗屍塊仍是把茉紅梨嚇的不輕,現在的她心臟已經脆弱到接近臨界點了,反倒是怕鬼的落花在這層地下樓層非常安心,兩人呈現極端對比。

  「感覺很奇怪,再走下去也走不到終點的感覺。」任憑茉紅梨躲在身後搭著自己的肩,落花持續走著,不忘仔細觀察周遭環境,「而且有些房間我確定剛剛有經過好幾次了,只是排列順序沒有固定。」

  「吶,我們……好像一直在原地打轉喔?」

  提出這個論點以後落花終於停了下來,撥開茉紅梨搭肩的手,轉過身去,她這才發現原來這一路走來茉紅梨已經乾脆閉上眼睛逃避一切了。

  這懦弱的樣子跟剛才勇猛挺身而出的茉紅梨真的是同一個人嗎?嘛,設身處地想想,要是待在真的有鬼的地方超過半個小時,落花自己應該也是會精神崩潰的吧?

  無奈嘆了口氣,半瞇起水藍色的雙眸,「剛才的怪物會被重置也說不定喔,一直待在這裡的話。」

  「我!我來找出口!」茉紅梨確實收到了落花善意的威脅(?),嚇得趕緊睜眼為逃出去一事盡份心力。

  她還是渾身緊繃,雙手雙腳都起了雞皮疙瘩,打敗剛才的Boss並沒有讓她戰勝對殭屍的恐懼,反倒是那張腐爛的臉一直在腦海裡徘徊。

  換個方式來說明吧,這就像是遇到了一隻會飛的大蟑螂,在一陣驚慌失措的混亂中終於打死牠了,但這不會讓你從此不怕蟑螂,反而更提心吊膽總是害怕會不會又從冰箱後的暗縫中鑽出其他隻同夥,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總之,只要能逃出這裡就好,現在的茉紅梨只在乎這件事。

  額上不斷溢出緊張的汗水,她也不舉手擦拭了任由它沿著臉頰滑落,現在雙手正忙著確認發霉的牆上有沒有暗藏什麼機關,才沒空擦什麼汗。


  喀啦。


  「……」分別在左右兩面牆前摸著確認各自的前方,落花和茉紅梨在聽到這個微弱碎裂聲後,尷尬轉頭看向彼此,唇語問對方是否有聽到聲音,眉來眼去的。


  喀啦。


  第二次聲音傳出,這次茉紅梨確定了聲波方位,緊張地將口水咕嚕吞下,她雙瞳不安地抖動著,直盯自己左方30公分處的牆面。

  一個小洞透出微弱光線,延伸出去的裂痕不斷增長,嚇的茉紅梨不得不向後退一小步。她想逃跑,但誰也說不準這究竟是被重生的怪物、還是逃出去的出口。



  喀啦喀啦喀啦——



  那個瞬間,裂縫以驚人速度倍增,牆壁以蜘蛛網狀的裂痕姿態下碎裂了,大約三公尺寬的範圍全部坍方,墜下的塵埃遮擋住了原本就昏暗的視線,但茉紅梨確實瞥見了人影……



  是殭屍!




  「啊啊啊啊啊啊————」




  聲嘶力竭用盡生命的尖叫聲幾乎可以震破在場所有的玻璃,茉紅梨的表情簡直堪比《吶喊》的骷髏臉,她腦海裡全是那隻長得簡直噁心到吐的殭屍。

  因為已經知道了一般攻擊並沒有用,她下意識在尖叫完的同時伸出手想要抓住怪物體內的核心。

  眼眶被恐懼的淚水給佔據導致視線模糊不清,但她萬萬沒有想到不僅揮空了連核心的邊都沒摸到,手腕還被反抓住,怪物的手勁非常大,她掙脫不開。

  正準備第二波生命尖叫攻勢,卻忽地被摀住了嘴,「唔唔……唔唔唔……!」


  「叫叫叫叫叫,妳真的有夠吵的欸。還是妳身上裝有什麼感應裝置,我們一靠近妳的尖叫警報器就會響是不是啊?」


  猛力眨個眼,原本不停打轉滿到呈現表面張力的淚水一口氣洩洪,茉紅梨這才終於看清眼前的怪物究竟是何物,原來這次的殭屍這麼帥啊……(不是)

  爆豪在破牆時及時發現茉紅梨襲擊的手,扭個身一把將她制服,見她張開嘴要喊出強烈聲波,爆豪二話不說立刻粗暴的摀住。

  在他眼前的茉紅梨瞬間流下兩條淚痕,滿是驚恐地望著自己。這是爆豪第二次看見她哭,所以他腦海莫名浮現出第一次茉紅梨在他面前哭泣的樣子——他們在UFC對戰後,敗北的她被壓制在地時那不甘的表情,與現在的哭喪臉重疊了。

  他感受得到茉紅梨全身散發出來的顫抖,振動頻率微弱卻快速,清楚地將恐懼的顏色傳達給了碰觸她的自己。

  這讓爆豪勝己一時之間無法做出任何反應。

  「……爆、爆豪?」終於看清楚抓住自己手腕的是人而非恐懼之物,茉紅梨這才稍微鎮定了些,接著扯開了爆豪的束縛毫不猶豫撲了上去,雙臂環繞在他身後,全身每一處肌膚緊緊貼著,「我真的好高興出現的是你。」

  耳邊的細語帶有點哭腔,爆豪搞不太懂為什麼在鬼屋裡面幽轉了半個小時、找到亂跑的人之後會莫名其妙又像是被告白了一次,但這份不帶任何隱藏的心意讓他有點開心,一點點,就一點點。

  「跟殭屍比起來你的臉溫柔多了。」

  …….

  他收回!那份直徑幾釐米小的心動都是假象、是錯覺、是天大的誤會。

  「為什麼要拿殭屍跟老子比啊!快離我遠一點!」爆豪又啟動了他一貫的怒吼模式,激動地把茉紅梨甩開。

  先不管這兩人上演的是什麼樣奇怪的戲碼,待在另一面牆邊找尋出口的落花、和跟在爆豪後頭找尋其他密道的切島綠谷轟一行人終於鬆了一口氣。

  全體匯合之後,兩位膽小的女子再也不敢亂跑了,緊緊倚偎彼此躲在男生群中央,當個稱職的公主被英勇鬥士一路護送到終點。奇怪的是,明明聚集在一起的人數變多了,卻再也沒有什麼太可怕的機關跑出來嚇人了。




  「原來我剛剛的心跳這麼快啊?」

  他們抵達終點後將身上的心律探測器交給了工作人員,切島待在一旁觀看儀器的資料分析。插入電腦的記憶體資訊被轉換成心電圖快轉重新播放,隨後再化為同等的數字作為分數。

  「很多時候人都以為自己不覺得害怕,但其實心臟已經嚇得都快停止了。」工作人員解釋著,「就像我們常常不了解自己真正的心意一樣。」

  這種哲學般的譬喻方式身為純正直男的切島可說是有聽沒有懂,他懵懵點了頭,滿心期待著的只有即將演算出來的分數。

  「分數出來了,各位!」五分鐘過後他把一旁的夥伴們全都叫了過來。

  大家像小時候擠在電視機前的孩子們一個個探出頭,看著電子看板上自己心律的對照分數。雖然成績還沒有全部揭曉,但當轟的成積一出來,切島就驚訝的大喊,「太厲害了吧!轟,你幾乎是完全沒有心情起伏欸!」
  
  「可是我的心臟一直有在跳。」
  「不,我指的不是這個意思……」

  對於他們之中的第一名不是自己,從頭到尾明明沒有被任何人嚇到的爆豪現在可是氣得牙牙癢,「為什麼我的分數會比那個半邊混蛋還低啊!這個爛機器是不是故障了!」

  大家聽了爆豪憤怒的疑問,心中其實早就有答案了——還不是因為你一直暴怒!心跳當然會加快啊!

  儘管如此,因為這個人實在是生氣地太頻繁了,他的心臟早已習慣了這樣的心情起伏,並沒有太過幅度的變化。也幸虧數據資料沒有把詳細時間也呈現出來,不然如果讓茉紅梨發現其實爆豪勝己心律加速最猛烈的時間是自己抱住他的那個時候,大概會害羞到在原地暴斃的吧。

  大家的成績都出來了,沒有意外,兩位女子的分數是其中最低,證明了她們整場不停尖叫真的是來自靈魂的吶喊。

  不過……

  「哦?那個是……」負責轉換數據分數的工作人員瞄到了落花手中的道具,「妳掉進魔王巢穴了嗎?」

  注意到對方的視線,落花將方形核心舉到胸前凝視了會,略微歪頭,「那個殭屍原來是魔王啊?」

  「那是我們的隱藏關卡,只要突破魔王關,之後的其他機關都會停止。」
  「欸?為什麼要這樣?」

  眾人終於了解為什麼最後的那段路會這麼和平,但仍對於這樣的設計百思不得其解。

  工作人員悠悠走到落花前面,禮貌地跟她索取核心,然後期待著其他人崩潰的表情一邊笑道,「因為拿到核心的人會加10000分,再繼續嚇人也沒意義了啊。」

  ……

  「「什麼!一萬分!?」」


  為什麼大家會這麼驚訝呢?
  因為工作人員指的是總分。

  所以,一到五關的所有分數加總,從一開始的極限體能王,到後來的腕力比賽、機器人擊殺、大胃王,以及最後的這個鬼屋,全部的分數加總起來,落花可以再加上一萬分。

  本來應該分數慘不忍睹、待在這群怪物中自卑到抬不起頭的落花,此時此刻超越了本該是冠軍的爆豪,成為了真正的第一。

  這讓爆豪簡直是氣到快要爆炸了。

  工作人員沒有辦法因為個人對爆豪的恐懼就擅自改變比賽結果,他只能在對方足以致人於死地的死亡視線之下頒獎給落花。

  「恭、恭喜妳反敗為勝,這是妳的獎品。」將手中的信封遞交出去,在獲獎者拆開並從裡頭抽出兩張類似入場券的東西時工作人員才解釋道,「這是摩天輪的使用券,我們這邊的摩天輪沒有提前預約是絕對搶不到的哦。」說完,他就喊著哎唷那個人好可怕,趕緊從爆豪的視線中消失了。

  「摩天輪……?」落花望著手中的兩張使用券。

  「啊,我有聽說那個,好像從摩天輪內看到的景色非常別緻,所以來渡假村的人都搶著要搭,但就算24小時不停運轉車廂數量還是供不應求,最後就變成要預約購買使用券的模式了。」

  身為英雄狂熱粉的綠谷做任何資料都很齊全,對於這個設施早已耳聞,不過跟美麗的風景比起來,還是那些英雄的近距離美式畫風更能提起他的興趣。

  不過這個的確是一票難求,能贏得獎品實在是很幸運,但麻煩的是,票只有兩張。

  在場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落花一定是跟好朋友茉紅梨一起搭的,所以都沉默望著她手中的票根,沒人開口。

  「既然獎品是這種無聊的東西,那我先走了啊。」爆豪內心的岩漿已經上升到火山口準備噴發之際,一點也不有趣的獎品成功安定了他的情緒,阻止足以毀天滅地的大爆發。

  「勝己,等等!」
  「幹嘛?還有,我跟妳很熟嗎一直勝己勝己的叫?」

  落花並沒有理會,只是挑釁笑道:「跟我一起搭吧,摩天輪。」


  「「咦——」」


  不只是眾人驚呼,連爆豪本人都難以置信,收回原本已經邁步離開的腳,他真的搞不懂為什麼這群麻煩的傢伙一個個都來跟自己裝熟,「蛤?我為什麼要啊?」

  「我們來比賽,搭完摩天輪看誰的心律最平穩吧?畢竟高空很可怕嘛。」
  「我才不想和妳玩這種無聊的遊戲勒鯨魚!況且我一·點·也·不怕高,這是要比什麼?」

  「好吧。」自討沒趣地聳了聳肩,正當大家很困惑為什麼落花會有如此反常的行為時,她拉著茉紅梨的手,放大音量,「茉紅梨還是我們去搭吧。我本來是想說勝己竟然輸給我了一定很不服氣,再比最後一次看看,畢竟信誓旦旦卻還是輸給我這個『非英雄科』的『一般人』了嘛。」

  「妳說什麼?!」

  「而且好不容易能搭這個一票難求的摩天輪,一般腦·袋·正·常的人都會答應才對。」

  茉紅梨看不下去了,扯著手將她拉近,把手拱在落花耳邊小聲地問,「喂!妳幹嘛故意挑釁爆豪,他EQ很低的啊!」

  但落花沒有回答,只是一味盯著爆豪,等待他的下一步。

  一句一句挑釁如長槍突刺的猛攻般一次次刺中爆豪的憤怒之心,他氣得不自覺嘴角抽動,呲牙咧嘴彷彿一口尖牙恨不得把人咬碎,兇狠的倒八字眼神中充滿熊熊火焰。

  「既然妳這麼想在大家面前丟臉那就如妳所願!不過妳輸了之後,到解散之前全程都必須給我閉嘴,要講話就給我用我聽不到的超聲波當一隻稱職的鯨魚!聽到了沒!」

  「喂,爆豪!全程都不要講話很掃興耶,幹嘛開這種條件?」
  「吵死了啊切島!我沒有叫她滾蛋已經很給面子了好嗎!」

  一切都稱心如意,落花得意仰首勾起一抹賊笑,「好,就這麼說定了。」




  為了比出勝負他們真的跟剛才的工作人員借了鬼屋探險時的心律偵測裝置,現在正在摩天輪的排隊人龍之中。

  「每個人臉上都是甜美到爆的笑容……我都快吐了!為什麼移動的這麼慢啊?太讓人煩躁了吧!」

  長長的人龍內充斥著無數對情侶,這邊在親嘴、那邊在摟摟抱抱,情話過後的幸福笑聲窸窸窣窣的傳進耳中,別說是性格有缺陷的爆豪了,一般單身狗待在這裡都會覺得渾身不自在吧。

  「嘛!人們能夠露出這樣的幸福笑容就代表現在很和平吧,這樣不是很好嗎?」
  「說的沒錯,我們也是為了創造這樣的世界才要當英雄的。」

  在這個什麼都有、什麼都不缺的渡假村之中,每個人都充滿著幸福,這裡絕對稱得上『和平』,讓歐爾麥特英雄獎舉辦在這更是名副其實。

  但是,有雄厚背景的財商、有巨大力量的英雄、極其幸運成為他們家人或伴侶的人生勝利組,有資格進入這個度假村的人類,本身就是由這些勝利要素所構成,擁有了這些,或許想不幸福都難吧?

  至少在上述任何一個要素都沒有的落花心中是這麼想的,「如果全世界每個角落都能像這邊一樣和平就好了呢。」

  「噢!鯨吉,妳説的對!」
  「我們也得多加油才行呢。」

  對於落花脫口而出的心聲不疑有他,其他人反而把這句話當成了更進一步的鼓勵,想要不斷地Plus Ultra。

  只有知情一切的茉紅梨聽懂了落花話中的羨慕與無奈。她本來還有些嫉妒,對落花邀爆豪一起搭摩天輪這件事很吃醋,說實話內心超級不滿的啊,但她沒有說出口,而現在聽了落花的這番話後,茉紅梨很慶幸剛才沒有衝動的為自己的嫉妒之心抱不平。

  雖然不清楚貧民窟的真實生活到底是如何,但茉紅梨自身對這個度假村沒有那種『貧窮限制了我的想像』的感慨,因為她家就是這樣啊;但落花不同,她從進來這個地方開始眼神就一直充滿光輝,是自覺身在天堂的幸福表情。

  排了好長一段時間的隊終於輪到他們了,急性子的爆豪二話不說,雙手插在口袋、像是8+9一樣(他就是)外八走進車廂內奮力一坐。

  「落花,加油啊。」

  茉紅梨在經歷過剛才內心的一番矛盾,現在已經認份的同意這件事了。在幫落花扣上心律探測器時也不忘幫她加油打氣。

  探測器還沒完全扣上,忽地,落花轉身抽走儀器反倒『喀』地扣在了茉紅梨手上,一臉恐懼地伸手從她背後推了一把,「不行!我果然還是很怕高!茉紅梨妳代替我吧!」

  「什、什……」

  叩咚!的一聲,一直順著軌跡移動的車廂自動門關上了。

  摩天輪內的兩人睜大眼尷尬互瞪、外頭的人們也不遑多讓。

  「呃……」這是切島目前唯一發得出的聲音。
  「抱歉,突然太害怕了克制不住就……」
  「不過太好了,茉紅同學的話感覺不管發生了什麼都有辦法壓制住小勝。」

  其實綠谷道出了其他人的心聲,把連一隻機器人都撂不倒、無個性的落花跟憤怒中的爆豪放在同一個空間,誰都無法保證不會出了什麼事情啊。

  然後,沒有票的他們最終被後頭向前邁進的人潮給擠了出去。

  「那我們現在該何去何從呢?」
  「我剛剛看到旁邊有一間看起來很厲害的甜點店。」
  「鯨吉同學妳怎麼還吃得下啊?」
  「甜點店的隔壁好像是很厲害的蕎麥麵專賣店。」
  「各位,我們走吧。」
  「咦、轟同學?」
  「轟?真的假的啊…….」

  落花跟在滿心期待吃蕎麥麵的轟的隊伍後頭,撇頭瞧了一眼逐漸向上攀升的粉紅色摩天輪車廂,玻璃是特殊材質構成,從外頭看是一片漆黑。

  
  她能做的最多只到這裡了。

  這是落花報答茉紅梨的唯一方式。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