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49. 引線被悄悄點燃

青小豆 | 2021-12-17 09:00:08 | 巴幣 2 | 人氣 69




【49. 引線被悄悄點燃】
事件が、始まる



  「謝謝落花啊!」
  「落花姐姐——這個真的好好吃喔——」
  「小落花妳真的是救了我啊……不知道幾天沒吃東西了……」

  說來有些不捨,但貧民窟的範圍其實很大,也就是說,光要養活自己都有困難的貧民人數也是非同小可。

  儘管如此,落花特地從渡假村內外帶出來數量完全不足夠分給所有人的高級便當也算是不無小補了。

  她並不是沿途發放,更像是已經鎖定目標戶了才帶著茉紅梨一同前往分送便當,這件事在一旁觀察便可發現,被分發的對象都是已經餓到幾乎一碰就倒了。能做到像落花現在這樣,勢必要對每一戶人家的家庭狀況非常了解才行,由此可知,為貧民窟提供幫助對落花而言是如此稀鬆平常的事。

  這點只要像茉紅梨現在一樣,在一旁看著居民對落花表達感謝之情的樣子就能了解了。

  ——「媽媽~我今天想要吃咖喱飯!要加巧克力在裡面的那種!」

  現在想想,茉紅梨從未餓過肚子,只要隨口喊一聲就會有人送上食物,甚至可以挑選自己喜歡的口味。

  ——「媽媽~我們終於有飯吃了耶!要怎麼跟落花姐姐道謝比較好?」

  再看看眼前那些瘦骨如材的人們,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個人說了「終於」二字,這個詞意味著他們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進食了。

  一直到落花送完最後一個便當回到身邊時,茉紅梨才低頭嘆道,「我覺得我的眼光實在是太狹隘了。」

  在落花帶她過來這邊之前從未知曉世界上還有這樣子的地方,或許隱約知道也曾聽聞過,但確實只是傳聞中的概念,在親眼見證這般克難的生活方式之後她才明白,自己是多麼的無知。

  最可笑的是,要認識這樣一個悲慘世界,只需要跨越線就可以了,是多麼的輕鬆。

  茉紅梨能了解貧民窟的處境這讓落花很欣慰,她微微一笑,「彼此彼此啦,沒有經歷過的話不知道是很正常的事,就像我到現在也還不知道妳們雄英到底是怎麼上課的。」

  「貧富差距先不說,真希望社會能夠重視所有人的人權就好了。」

  「所以啊,茉紅梨,等妳以後成為了超厲害的英雄、有了對社會的影響力之後一定要幫我們這些弱勢想想辦法啊。」

  「說什麼呀?妳不也要成為英雄的嗎?」
  「就憑我?我可是連障礙賽第一塊墊子都沒踩到就落水了人哦!」
  「等等……為什麼妳的口氣有點自豪……」

  對於落花對自己的毫無自信,茉紅梨是可以理解的。她小時候也常常在校園內行俠仗義,明明中學時打遍天下無敵手,卻在雄英入學考落榜後徹底失去信心——就像落花明明拯救了無數個同胞,卻因為無法取得客觀上的資格而不相信自己。

  就像自己靠著支援裝備走出自己的路,茉紅梨相信落花也一定能找出屬於自己的方式。

  「妳可以的!」輕輕搓揉落花的頭頂,水藍色的髮絲都被撥亂了,「妳可以的。」

  茉紅梨不理會落花的反抗故意揉著她的頭,兩人打打鬧鬧的,散發出一般高中生該有的氣息,這時旁人才恍然大悟——啊,都忘了那個成熟的落花其實才15歲而已。

  明明是該跟朋友一起到處玩耍的年紀,卻被惡劣環境所逼,不得不成熟起來,這就是看似和平的賀蘿塢背後的殘酷現實。

  「好了啦別揉了。」落花最終還是撥開茉紅梨的手,看著她們前方小路延伸出去的方向,「去我家拿手機吧,流水不知道在不在,因為我把他拋下自己一個人去渡假村裡面住,他氣到到現在還不讀我訊息。」

  拉著茉紅梨的手一步步朝家的方向前進,落花不忘解釋,「啊啊,流水是我哥喔,等等再介紹妳們認識。」

  貧民窟真的比茉紅梨所想的還要大上許多,從在線的邊界那邊走到現在終於來到落花的家門前,雖說是在蜿蜒小路中左右繞著,但也足足也走了30分鐘的時間。

  已經來到了初心島的邊界,也就是南方沿岸了。

  看著污濁沙灘上堆疊滿滿的漂流垃圾,打上岸的浪花不停沖刷邊界的房屋,牆上佈滿了青苔。岩石邊散落著斷裂木板,看起來跟一路上走來經過的某些房屋構造是相同材質。

  落花的家算是貧民窟之中最牢固的了,但乍看之下還是有多次水泥填補的痕跡。

  移動到風輕輕吹就會嘰嘰叫的推式木門前,落花率先推開門走了進去,「流水我回來了喔!」茉紅梨跟在後頭,一進去只看到落花四處張望卻始終沒見到那人,「啊勒?他出去了耶,都不回我電話是有多生氣啊?」

  「他本來是打算跟妳一起溜進渡假村的吧?」回話時茉紅梨不忘環視四周。

  二十坪左右的空間,基本上沒有所謂空間格局的概念,正中央擺了一張怎麼看都是被人丟棄在海岸邊撿來的破長沙發,木桌、木椅就擺在一旁,倒是睡覺用的兩張床看起來非常新,床單一看就知道不是撿來的。

  「欸,這裡只有妳跟妳哥住嗎?只有兩張床。」止不住心中的疑問,茉紅梨還是開口了。

  「嗯,我們倆個相依為命。」落花歪腰,從角落的寶箱裡抽出了昨天才偷走的手機,正式歸還給物主,「我的爸媽和其他兄弟姊妹不是餓死就是病死了。」

  接過手機本該要道謝的,口中卻吐出了這幾個字,「對不起……」

  「啊啊沒事沒事啦,這司空見慣了,真的。」落花揮了揮手掌示意茉紅梨不要在意,隨後在沙發上坐了下來,臉色有些沉重,「在貧民窟這很正常。」

  茉紅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任由詭譎安靜的氣氛持續,她跟著坐在沙發的另一頭沈默不語。

  「我爸他啊,還活著的時候就是一個濫好人啦,哪邊的誰有困難就會去幫忙,明明自己都顧不好了。」落花撇過頭,口氣是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結果最後他生病了,就這樣死掉了。」

  茉紅梨發現落花的視線固定在某個角落,稍稍望去,那是一個在櫃子夾層的相框,裡面是全家福相片。

  「不過大家那時候都竭盡全力想要幫忙,我真的真的很感動,儘管貧民窟的大家感情不算太好,但他們都非常尊敬我爸。只可惜……憑我們(貧民)的力量根本治不好他,而線外的人完全不想伸出援手。」

  「家人們一個個離去,最後只剩下生命力比較頑強的我跟流水,我們決定延續爸爸的精神要幫助這裡的大家活下去,所以他才會去搶海賊的寶物,我則是去線外偷東西。」

  落花閉上眼睛,大力一個後仰靠上椅背,她慢慢憶起以前的往事,明明現在也才15歲而已,那些已經回不來的曾經彷彿過了好久好久。


  ——砰!!!


  兩人著實被這巨響給嚇得愣住,茉紅梨睜大眼看著聲音來源,落花則是猛然睜眼,門口那道木門被強大力道給撞開。

  「流水,你幹嘛啊?」

  只見一個背上長著鯨魚鰭、深藍色頭髮的男人神情慌張的在門邊喘氣,他甚至完全沒有發現家裡來了一位客人,全神貫注的挪動視線似乎在找些什麼。

  他在瞥見茉紅梨時短暫停下目光,「妳是……」隨即又開始張望其他地方。

  「呃……嗨?」感受到視線,茉紅梨揮揮手。

  流水認得茉紅梨,昨天下午落花偷到手機之後她們一起研究了好一陣子,茉紅梨在相簿裡的自拍照他早就看過一輪了。

  不過流水似乎有什麼急事,他沒有回打招呼,反而是鎖定目標後衝向前去,從寶物箱拿出那個可以複製東西的小盒子,雙手用力緊握,「落花妳們先不要出門,等安全了我再叫妳。」

  「蛤?你又惹誰了嗎?」

  流水完全不理會,拿著小盒子就準備衝出門外。

  牆邊傳出細微的滋滋聲響,流水一聽便愣在原地,「妳們趴下!」他大吼,深吸一口氣從嘴裡朝牆邊吐出強烈水柱。

  轟隆!!!

  兩人聽令馬上趴下,那瞬間,就像是被就地引爆般,家中的其中一面牆壁突然坍塌,細碎的水泥塊四處噴濺,如果流水沒有及時噴出水柱阻擋、她們兩個也沒有趴下的話,應該都會被爆裂的碎石塊給割傷。

  坍塌的聲音停止了,只剩下空氣中滿佈飄散的塵煙,流水射出來的水灘在地面擴散,慢慢流向已經站起身的落花跟茉紅梨腳邊。

  啪嗒啪嗒的腳步聲一步一步踏進屋內,一道人影就從塵煙之中現身在他們面前,「弟弟,我都不知道原來你這麼急著把我帶到你家作客呢。」

  現身的不速之客是一個年紀年長許多的中年男子,臉上長滿鬍渣絲毫不打算修飾,顯得那張粗獷的臉更加狂野。他的身材高大,眼神除了兇惡之外,還帶有一絲不可一世的自信,彷彿一切都玩弄在他手掌之中。

  「喂!說過東西還你之後就別再纏著我了!」流水將剛才握於手中的萬能複製箱扔了過去,「快回去吧!」

  男人接過箱子,打開仔細檢查這東西是否是真貨,最後確認完每一個角落把蓋子闔上,發出喀!的一聲。

  他笑了,開始四處張望。

  「欸欸,這不是我的床單嗎?我就想怎麼也不見了,原來也是被你這傢伙拿走的呀?」

  「喂!床單也還你,剛才說好的,快點回去!」

  「小弟弟啊,這應該不是小偷該有的態度吧?至少先道個歉啊?」

  一來一往的對話看似平順,其實每一字一句都充滿著緊張感,從流水的口氣中能察覺。

  他在害怕。

  至於為什麼會害怕?不只是落花,連在一旁的茉紅梨心裡都有個底了——那個男人是海賊,一定是流水去海上尋找目標時碰巧又遇上,一路被追回來的。

  男人手上沒有拿武器,剛才卻能把整面牆給炸毀,而且連流水都這麼害怕了,這個人一定很難對付,落花下了如此結論後鼓起勇氣上前開口。

  「那個……對不起呀,我的哥哥做事總是不經大腦,看樣子他一定又做了什麼冒犯人的事吧?我一定會讓他好好道歉的,不過因爲我剛帶朋友過來,她完全在狀況外……」落花晃了兩下頭用眼神向男人示意身旁的茉紅梨,「我先請她出去喔。」

  「妳先去外面,越遠越好。」落花在耳邊細語。

  被手指從背後輕輕推向門口,就像搭摩天輪那時一樣,她總是擅作主張把別人引向她希望的方向。可這次茉紅梨沒打算照做,她轉身拉住落花的手堅守在原地。

  「妳們有麻煩吧?我才不走。」
  「別鬧了,妳會被牽扯進來!」

  ——滋……

  又是那個聲音。

  茉紅梨與落花聽到聲音的瞬間似乎意識到有什麼要發生,互望的眸子睜大,可還來不及反應就爆炸了。

  轟隆!的炸裂聲響比前一次小上許多,這次大概就像鞭炮的音量,卻也足夠嚇人了。

  爆炸處傳來陣陣灰煙,流水背對著張手擋在兩人面前,怒視那個男人,「這跟說好的可不一樣啊!」

  那個海賊一副你能拿我怎樣啊的表情,不斷拋接手中的小盒子,「從頭到尾都是你在說,我不記得我答應過了呀?」他露出每每在海上跟其他船殺戮時的笑容,舌頭舔了唇一圈,「年輕的兩個妹子很不錯啊,海上都是男人一直沒得發洩。」

  發現自己被騙、對方不打算拿了東西就收手就算了,竟然還用那種下流的眼神盯著自己妹妹,流水實在是嚥不下這口氣,緊緊咬牙,「你這混帳……!」

  動作熟練地壓低身體重心,流水專注緊盯那個海賊一刻也不敢鬆懈,鼓起胸膛已經儲存好水只要感受到對方動作可以立刻反擊射出。

  如此戒備著就像熟知對方為人一樣。對,這個海賊是個瘋子,在東海、南海、菲律賓海三個海域之中橫行無阻,是亞洲討海人最不願遇到的對象之一,人稱——海上炸彈·Marine Fuse(馬林弗斯)。

  位於黃海靠近首爾周邊的初心島並非馬林弗斯的活動範圍,他卻出現了,是追著流水一路來到這裡的。

  大概一週前,流水在海上尋找獵物,碰巧遇上了剛好行經在東黃海交界的海賊船,趁機洗劫一番才取得那個稀有的複製盒。雖然被發現,但在一陣與船員們的激烈亂鬥後流水噴了一口水霧隱藏行蹤,趁勢潛入水裡逃離才度過危機。

  從那天起馬林弗斯的海賊船就一直在那附近徘徊,直到今天,被落花拋下沒能住進渡假村的流水為了排解煩躁鬱卒的心情,又一次地出發尋找下手對象,誰知道運氣差到不行就算了,腦袋不算太靈光的他完全沒發現這跟之前是同一艘船。

  船員們發現身分後一路追趕,流水逃到岸邊先試圖理性溝通,承諾會把偷走的寶物還給他,馬林弗斯才停下攻擊。然而接下來所發生的,就是剛才令大家不知所措的那些戲碼了。

  他是惡名昭彰的海賊,既然他沒有打算就此收手,那待在這就絕對會有危險。

  「落花,妳們快走!」流水朝身後的兩個人大喊,「快啊!!!」

  一起生活十五年培養出來的默契絕不是說說的,落花清楚明白哥哥的眼神代表什麼,她沒有猶豫,點頭後就拉著茉紅梨衝出後方的門口。

  在碎石和破木板散落一地的路上奔跑大概十幾公尺,茉紅梨停下腳步,反抗落花要拉著她走的力道。

  「妳哥有危險了啊,我回去幫他!」

  「流水他已經在海上奮鬥好幾年了,他很強,就算打不贏也會想辦法逃跑。我們先走,不能把妳牽扯進來!」

  「可是那個人會用炸彈啊!你哥會有生命危……」

  「——所以更不能把妳無辜的性命也牽扯進去啊,茉紅梨!」

  「……」這是落花第一次聲嘶力竭地大吼,剛才衝刺造成的喘息更加劇烈了,茉紅梨卻震驚的什麼也說不出口,現在這緊急的時刻究竟該怎麼說服,她努力思考著。

  手掌高舉至嘴邊俐落地將大拇指咬下,從傷口滿溢的鮮血直落。這可不是什麼通靈之術,是一個毫無意義的傷,落花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我不會死,妳看。」茉紅梨完好如初的大拇指舉到落花眼前,上頭不僅沒有傷口、甚至沒有一絲齒痕。不管對方當機般愣在原地,茉紅梨打算往回跑,「所以不用擔心我,我去支援流水!」

  屋內再度爆炸,流水順著衝擊波撞破木門飛了出來,炸飛了十多公尺重重摔在兩人面前,蜷曲疼痛的身軀,吐了一口血,濃郁血腥味直撲鼻腔。

  「流……流水。」落花驚呆了,語氣充滿顫抖。

  屋內爆心地傳來邪惡猖狂的笑聲,馬林弗斯就站在木門已經被撞開的大門處,倚靠牆邊,將身體重量都靠了上去,「我本來還被你的男子氣概亂感動一把的,結果撐不到第四下啊?」

  茉紅梨在流水前蹲下來,目光沒有從馬林弗斯身上移開,就怕一個不注意他會引發另一波爆炸。

  她從褲子口袋中抽出小鐵盒,從中倒出一粒小藥丸,「流水,你還有力氣嗎?把這個吞下去就好,它是萬能療傷藥。」在得到微弱的點頭回應後馬上將藥丸塞入他的口中。

  流水的傷痊癒了,他難以置信的站了起來,猛力瞧著自己手腳還有剛才疼痛感最嚴重的一些部位,無一例外,全部都沒事了。

  時間寶貴,茉紅梨當機立斷,趁對方還沒再度攻擊的這個空檔傳了所在地址給春菅,並留了SOS三個字,但在發送失敗之後她就注意到了,左上角顯示著區域外——通訊似乎被攔截了。

  「落花,妳聽我說。」無奈將沒有用處的手機塞回蓬鬆的飛行外套口袋,茉紅梨深吐一口氣調整呼吸,「我不會死,所以由我來拖住他,妳跟妳哥先去避難。」

  「我怎麼可以丟下……」

  「——然後!妳去渡假村求救,去找英雄,越快越好!只有這樣才能把傷害降到最低!」

  落花看著茉紅梨的背影,身型並不壯碩、甚至路邊隨便抓一個男人都比她魁梧,但此時的她看起來卻無比堅強,散發出踏實的安全感。

  就跟在鬼屋時衝到前面從殭屍的拳頭中保護落花那時一樣。

  「可是……我是貧民……他們不會來救我們的……」落花咬緊下唇,這是她從過往經驗中得來的殘忍結論。

  但是茉紅梨不這麼認為。

  「這跟是不是貧民沒關係!對妳們袖手旁觀的應該是賀蘿塢的居民吧?那些英雄會來的,一定會的!」

  「可、可是……」

  「妳剛好背著那個背包,幸好妳很有天份……記得煞不住就拉左背帶的拉扣,快去吧!落花!」

  茉紅梨很強,這是落花從頭到尾對她的評價。儘管百般不願意將她牽扯進來,可現在而也只能照做了,「流水我們走吧。」她拉著哥哥的手邁步離開。

  「喂!妳真的要留妳朋友一個人?認真的嗎?」

  「好好保護你妹妹。」茉紅梨轉頭,對著待在原地有所遲疑的流水自信一笑。


  「不用擔心我,我可是英雄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