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13. 茉紅梨:原點(オリジン)

青小豆 | 2021-09-03 09:00:04 | 巴幣 0 | 人氣 45




【13. 茉紅梨:原點(オリジン)】



  茉紅梨對爆豪的認識並不多,說實話,他們昨天早上在選手休息室外的走道相遇才第一次說話,儘管如此,她也知道那個唯我獨尊的男人是什麼德性。

  所以當她透過耳麥聽到爆豪說什麼物間大人啊罪該萬死啊之類的、大概這輩子都不可能從他嘴裡聽到的句子時她簡直驚訝的像是中了樂透一樣。

  「爆、爆豪?」試圖呼喚那個不知道哪根神經不對的夥伴,她有股不祥的預感,「你那邊還好嗎?」

  爆豪並沒有回應。

  愈發不安的心情擴張,茉紅梨終於看到了醫院。

  隨著大地震般地表傳來的強烈震動,四周也開始出現了建築物坍塌的破壞聲,被軟化的地基導致所有大型建築都無法支撐自體重量而開始坍方。

  眼見倒塌的建築快要將自己給掩埋,物間也顧不及爆豪了,只能先使出大範圍的冰將附近的坍塌表面給凍結,趁隙離開這個極度不穩定的區域。

  「爆豪!」

  茉紅梨大喊著,對於遠方毫無動靜的爆豪她看著看著都著急了。

  「在幹什麼還不快逃!」她喊了第二次仍然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茉紅梨不知所措,爆豪沒有反應難道是被洗腦了嗎?剛才她和物間回應的時候並沒有被洗腦啊,不知道是怎麼辦到的但物間確實把那個確信自己不會被洗腦的自大狂妄的傢伙給控制住了。

  表面的冰無法再繼續支撐更久,隨著堆疊增加的建築物重量,冰層也開始碎裂不斷發出細碎的玻璃聲。

  茉紅梨從來就沒有使用過噴射背包的最大速度,因為身體反應可能跟不上,可這一次看見遠方爆豪位置上方最大的建築的倒塌,她心一涼,連想像爆豪受傷的樣子都來不及,再思考之前,身體就自己動作了。無法控制啟動開關的力道,一股腦兒的用最大噴射動力衝了過去。

  那速度快到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經到了爆豪眼前,當發現時已經撞了上去。

  砰———

  爆豪原本所在之處此時被徹底掩埋,那個龐大體積產生的巨大轟鳴令人難以想像它的重量。

  茉紅梨撞上爆豪後兩人呈現擁抱的姿勢筆直地在柏油路上急速摩擦一段距離後開始翻滾,直到噴射的衝力完全被抵消為止。而爆豪也因為強烈衝擊終於解除了洗腦。

  他醒來後儘管對眼前全新的狀況一頭霧水,卻又在入眼的瞬間把一切釐清,而此時此刻在懷裡與他一同躺在建築殘骸底下的隊友則因為高速摩擦地面體育服變得殘破不勘之外,甚至連四肢皮膚也血肉模糊。

  「嗚呃......」茉紅梨眉頭緊皺,發出微弱的呻吟,「好痛......」

  爆豪迅速坐了起來,「喂!時流,振作一點。」

  雖然沒有內傷,但外傷實在是太過嚴重了,痛地她全身縮成一團不停發抖,她勉勉強強只能撐開極小幅度的雙眼,對著看不太清楚的爆豪吃力道:「你快去追物間......我等下就好了......」

  茉紅梨並沒有說謊,等他走她的傷勢就能恢復了。

  但這件事沒有人知道,在爆豪眼裡這只不過是在玩英雄扮家家、半吊子的逞強宣言,而英雄志願的他不僅被她救了一次,還被要求拋下受傷的隊友,就算是最有可能狠下心離開的爆豪,在這種情況下也還是無法照做的。

  爆豪很焦躁,雖然對於發生的一切並沒有全程知曉,但從他清醒到現在唯一能知道的事情就是,茉紅梨救了他。一個立志超越歐爾麥特卻只會說大話的男人,被一個連英雄科都不是的女人給救了,他內心深處是這麼解讀的。

  他們目前的位置剛好是在倒塌建築某個平衡點上的縫隙深處,儘管光線昏暗,爆豪也看得到茉紅梨傷口不斷湧出的鮮血及濃郁的血腥味。

  「給我閉上嘴不要說話!我才不要贏得這麼不光彩!我要的是絕對的勝利,是妳在旁邊納涼看好戲就好靠我一個人就能贏的那種壓倒性的勝利啊!才不是這種被妳救、最後還把妳丟在廢墟的結果!」爆豪壓制不住內心的惶恐把心情全部宣洩出來。

  就算一個人自組一隊也無所謂,但既然跟別人合伙了,他就要兩個人都遊刃有餘的結束這場比賽,這才是他自尊心能夠允許發生的唯一情況。

  他將茉紅梨公主抱起,在鋼筋水泥碎片底下緩步朝遠方陽光灑下的洞口邁進。

  !

  如同疊疊樂般的殘骸能奇蹟般保留空隙,都是拖某幾大片傾斜的鋼筋碎片剛好以斜三角座落於地面產生絕妙的平衡,而這樣的平衡脆弱到無法再遭受到任何外力干擾。

  包括了人走路時腳踩地面產生的震動。

  感受到掉落在頭頂的細沙塵埃,當爆豪抬頭看上去的那一個瞬間整個建築疊疊樂正開始第二次崩塌,可他們離洞口就算盡全力衝刺也還有至少五秒的距離,這是絕對來不及的。

  他無法想像受了這麼重的傷的茉紅梨有辦法承受更多的傷,不充裕的時間也不容許他慢慢思考了,很明顯要帶著一個無法行動的人是逃不出去的。

  其實爆豪也不曉得以前那個性格糟糕透頂的自己會怎麼做,但現在這個性格還是很糟糕但比以前好一點了的自己會做的事情就是救人,因為,他是英雄。雖然不想承認,但已經被救了一回了的他不可能將對方棄之不顧,他的自尊心絕對無法忍受。

  放下了茉紅梨,站穩馬步雙手朝上對準了掉落中的天花板水泥塊,大大深吸了一口氣大吼著:「啊啊啊啊—————」

  在被埋沒的昏暗殘骸底下閃爍了一道又一道的爆炸強光,偌大的遊樂園每個角落都能感受到坍塌處爆炸傳來的震動。

  「好不容易才把那個怪物給洗腦的,真可惜啊......」把爆豪留在危險區域自己逃離的物間聽到身後傳來的巨響並沒有回頭,只是獨自嘀咕了下,持續朝著隊友的方向跑去。

-

  空氣混濁,每一口呼吸都是滿滿的塵土。茉紅梨猛然睜眼覺得身體有股沉重感,她把壓在自己身上和四周相較之下算小塊的水泥塊給搬開坐了起來,身上的灰塵碎屑也不打算拍掉,畢竟四肢全部也已經殘破不堪,如果不是噴射背包的保護可能連背都一片血色也說不定。

  而全身的痛處已經超過身體機制的承受範圍再加上腎上腺素飆升導致自己反而失去了痛覺,面目不再猙獰。

  「......」當她坐起身子後剛好看見了正前方那一片狼藉,便在高度無法站直的倒塌殘骸中用最快速度爬了過去。

  「爆豪!」她喊著,努力將壓在他身上的巨大水泥塊一角抬起,但趴著實在是不好施力,嘗試了好一陣子才好不容易把爆豪給拖了出來,茉紅梨著急的拍拍他的臉頰,「爆豪......你醒醒啊爆豪.....」

   意識逐漸被召回,光線滲入讓視野逐漸清晰,映入爆豪眼簾的是眉頭成八字皺在一起豆大眼淚不停從眼角滑落,一句話來形容就是哭得很醜的一張臉,耳裡盡是對方的呼喚,氣的他大罵,「吵死人了!老子還沒死妳哭什麼!」

  這麼突然被醒來的爆豪一吼,茉紅梨緊閉的嘴承受不住哭意顫抖著,情緒化的青春期少女開心的直接抱了上去,嚎啕大哭,「我以為你要死掉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嗚......」

  這大概是爆豪勝己打從出生以來,除了那個暴力媽媽以外第一次被異性這樣抱著,16歲是戀愛開始萌芽的年紀,爆豪的心撲通撲通狂跳著......

 「痛死了給我放開啊——」因為他氣炸了。

  聽到關鍵字茉紅梨立馬彈開,深怕自己克制不住情緒讓對方傷勢更嚴重,因為爆豪是為了保護她才受傷的,她很愧疚,不太敢直視他的眼睛,只顧著低頭看向地板,「謝、謝謝你。」救了我,可這三個字實在是不好意思發出聲音。

  「這邊都倒成這樣了,比賽應該也會終止來這邊救難吧?你再忍耐一下。」茉紅梨好不容易止住哭勢,冷靜下來摀著自己傷勢嚴重的右手臂,對爆豪說話的同時也是在對自己提醒。

  「蛤?就這點程度怎麼可能?」

  「這、這點程度?你們英雄科平常都是在被虐待嗎......」

  「喂,英雄可是拿命在搏鬥的。」爆豪也躺了一陣子了,他緩緩坐起,但顯得有些吃力,不斷冒出的冷汗透露了他在強忍著疼痛,「我可是要超越全盛時期的歐爾麥特,如果連這種小坍方也在意的話還不如死一死算了。」

  他試圖站起,但空間的高度有限爆豪只能微彎著腰,他一步步準備走向外頭想繼續贏得比賽,「況且我也已經面對過好幾次真正的敵人了,而這只是個區區的校內比賽......」

  說是這麼說,可是擁有再怎麼卓越、出類拔萃的個性,他終究還是個人類,只是一個手掌的汗液可以引發強烈爆炸的人類,而人類被掩埋在倒塌的房屋下面,如果被鋼筋砸到的話還是會受重傷的。

  就像現在一樣。

  茉紅梨也擁有個性,可手腳嚴重外傷讓她行動困難。而她眼前的爆豪,更是逞強拖著看似骨頭早已斷裂的左手跟右腳在一跛一跛的走著,頭頂鮮血沿著額頭一路滑行經過眼睛、穿越整張臉從下巴滴落。

  區區的校內比賽,還是有可能出現傷亡的啊......然而對他們英雄科的人來說,這只是個小遊戲吧。

  憧憬著英雄,卻從未知曉華麗表面背後的心酸及恐懼,而爆豪的話語就如同當頭棒喝敲醒了茉紅梨,原來自己是多麼的天真無知。

  在世界上各個角落為人民拼搏的英雄們賭上自己性命的同時,她只為了自保放棄了幫助許多人的機會,卻還口口聲聲說一定要成為英雄。

  她答應過哥哥獨人,除非逼不得已,不然不要向別人揭曉個性,否則這稀有的個性會被壞人盯上、最糟糕的情況甚至會被搶走。表面上她以為自己是在為了家人而保守承諾,實際上是為了自身安全而坐以待斃,茉紅梨覺得自己好丟臉。

   可是還來得及,現在改變還來得及。

  「那麼重的傷勢就算繼續比賽也贏不了的。」

  「少囉嗦,妳就在這裡休息,我一隻手一隻腳也能贏。」

  「爆豪,過來。」

   光是走路就已經耗掉不少專注力了,爆豪有些不情願的將部分注意力轉移到呼喚他的茉紅梨身上。

  「單手單腳要怎麼拿到壓倒性的第一啊?」低頭站了起來,四肢皮膚的傷口在不留神之際已經徹底消失了,茉紅梨抬頭,露出一個充滿決心的笑容,「我說過了,今天我是最棒的協力選手!」

  「......」爆豪雖然遲疑了一陣子,但反應並不是特別吃驚,「妳果然是治癒系的嗎。」

  果然?茉紅梨注意到他用詞,可見在第一次對他使用個性時就已經露餡了,爆豪雖然看似總是脾氣暴躁,給人大而化之不拘小節的感覺,可跟爆豪打過一架之後茉紅梨也發現了事實並不是這樣,他不僅冷靜細心,觀察力甚至比一般人敏銳許多。

  「治癒系嗎?嗯......也不太算,嚴格上來說不是。」說完,茉紅梨緩緩靠近爆豪,伸出一隻手撫著他的溫熱的臉頰,閉上眼集中精神。

  一瞬間、就僅僅是一瞬間的時間,爆豪身上的所有傷勢全部消失,甚至連道疤痕都沒有留下。一秒不到的時間爆豪就恢復成毫髮無傷的狀態,治療也是需要時間的,所以這並不是治療而是更純粹的......

  「這就是我的個性。」茉紅梨放下捧著對方臉頰的手,眼神堅定不移的與他對視,「時間逆流。」

  「除了自身以外,我還可以任意操控被我肌膚觸碰到的人或物的時間狀態。」她沉靜的解釋道。

  早已習慣了每次給恢復女郎治療後的疲憊感,爆豪對此刻充滿力量的身體感到不太適應,他嘗試握緊剛才斷掉的左手,完全沒有問題。

  「那對學校公開的永久體力呢?」

  「那個啊......只是不斷不斷回溯我身體機能的時間到還沒消耗體力的時候,只要一感到累了就發動,一直重複。」就像魔術師自曝手法給觀眾們一樣,茉紅梨有些害臊的搔了搔頭,隨即收回笑容露出認真的表情,「先別管我了。走吧,第一名還在等著我們。」

-

  遠方天空又冒出一道從地表向上燃燒的巨大火柱,物間便朝著那個方向跑去。

  物間寧人,他是一個無法獨自戰鬥的人,必須要有個擁有優秀個性的夥伴才能讓他發揮自己個性的價值,而這一次他可是和有著絕佳個性的強者搭檔呢。

  他的個性最大極限就是五分鐘,這場比賽場地實在是太過遼闊、且遊戲難度也高,要贏得比賽勢必需要花費不短的時間,粗估至少要30分鐘以上吧,也就是需要複製個性至少6次。

  當比賽開始前轟與物間被傳送到起點時他們倆就已經稍微觀察過地形了,可想而知兩人分頭行動是絕對會發生的事,所以他們說好了,轟差不多每過五分鐘就要向天空施放火焰告知物間自己的位置,這是他們之間的信號彈。

  雖然這樣也有被其他人盯上的風險,但也別無他法了。

  「轟!」物間找到了目標後呼喚對方的注意力,在與轟默契十足的擊掌之後便馬上朝身後施放出最大威力的冰,阻擋了與後面的人的路線。

  「可惡,被發現了。」

  心操其實一直跟蹤著物間,但為了提防半冷半然的能力打算先在暗處觀察,等時效過了再搶奪通關球,只是萬萬沒有想到時限還沒到他卻又重啟buff了,原來他不僅早就被察覺自己的存在,現在還被擋住去路,真的是失策,也自覺跟英雄科學生的經驗差距有多大。

  在他試圖破壞冰牆卻始終徒勞,打算從別條路線繞路到時候,耳裡傳入了隊友到呼喚,「心操同學!」

  「綠谷。」心操轉頭看向應該是因為看到火焰而朝這裡聚集過來的隊友,馬上跟他告知現在的狀況,「抱歉我跟丟了,物間手裡拿著通關球,但他跟轟也匯合了。」

  「果然心操同學的判斷力很優秀啊。」綠谷並不是為了安慰,而是打從心底真心感到佩服,畢竟心操已經三番兩次找到球了,只是因為當時孤身奮戰較沒優勢才會敗下陣來,這一次自己終於趕上、不會再讓隊友獨自奮鬥了,「他們在另一邊吧?」

  心操點頭之後綠谷示意他後退一點,收緊臀部並舉起手,「Smash————」

  巨大冰牆應聲碎裂,綠谷已經不再會因為這樣就受傷了,他還可以戰鬥,朝身後的心操笑了一下,兩人便一同追了上去。

  「物間用桌巾把通關球包起來了。」邊跑的同時心操一邊跟身旁的隊友解釋,「皮膚沒有觸碰到就不會啟動機關的樣子。」

  「果然是觸動式的嗎......」腦袋總是在不停運轉的綠谷其實早有料想到這樣的可能性,只是他的目前為止還沒遇到正確的球,嘴裡嘀咕著,看向遠方突然有些震驚,「兩顆球?」

  前方的物間與轟,早在綠谷突破冰牆之前就先準備好陷阱球了,兩人正兵分二路朝終點的方向奔馳,逼的想要追他們的人必須分開來行動才行。

  「被擺了一道!」綠谷不管從後頭怎麼看也看不出兩人手中包裹著球的桌巾有什麼差別,只能憑運氣了,「心操同學,我們分頭去搶吧!找到通關球的話就大聲呼喚對方。」

  綠谷提出了這樣的方案,畢竟那兩人即使兵分兩路了,目前的距離位置還不算太遠,大聲呼喊還是可以聽得到的。

  只見心操並沒有想要順從這個方案,他眯起眼,銳利的眼神觀察著兩個人握在手中的桌巾差別。

  「不,我們一起行動,球應該會在他手上。」他指著其中一人說道。




-



既然主角的個性已經揭曉了,那就來為她做個小介紹吧!畢竟有些設定不一定會出現在內文中。

時流 茉紅梨,日文讀作じりゅう  まくり(jiryu makuri)
大家稱呼她為茉紅まく(maku)

參考原著名字會反映個性或人格特質的設定,姓氏的時流很淺顯易懂,至於茉紅梨(まくり)是由日文まくる延伸而來,動詞V.しまくる有「不停止、不斷地」之意,反映了茉紅梨利用個性不斷回溯自身肉體的時間回到未消耗體力的狀態而達到永久體力的假象。
酒紅色齊下巴短髮,瀏海有燙內彎,她在鑽研裝備時嫌頭髮礙眼會綁半頭,運動時則會扎起小馬尾。曈色是和髮色不同的褐色。
身高162公分,生日03/26,班上年紀最小。
牡羊座的她性格不像爆豪那樣兇殘,但很容易情緒化。
是兄控,有個大她三歲的哥哥時流獨人。
時流家非常有錢,因為從小就花大錢受優良教育,腦子也十分地好(這點與八百萬相似),但家裡對禮節不計較,外加不管怎麼受傷都能復原的關係從小就天不怕地不怕,性格較為大剌剌,有時也會小叛逆。
從體育祭之後成為麗日的小粉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