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57. 迷子

青小豆 | 2021-12-25 09:00:05 | 巴幣 0 | 人氣 54




【57. 迷子】
マイゴ




  地方英雄公安辦公室是個豪華且暖和的空間,很符合賀蘿塢給人們的華麗觀感,是由高級大理石磚鋪蓋而成,空調溫度顯示27.5度,恰到好處的暖意讓人舒服得想睡,沒人知道原來外頭冷得隨時可能降雪。

  會議桌前坐了幾個人,人前都擺放著一杯熱茶。

  看著茶杯上頭裊裊升起的縷縷白煙,茉紅梨想起了在會客室內跟校長和相澤老師坦承個性時的畫面,她甚至用那個陶瓷茶杯示範個性呢。

  現在想起來還真懷念,明明只是兩三個禮拜左右前的事情而已,她的心境已經截然不同。

  「妳是說……一切的源頭是海賊團入侵?」

  「帶頭的是一個身材壯碩的中年男子,他碰觸到的東西會長出引線引發爆炸。」

  「馬林弗斯……嗎……」

  公安委員長跟員警坐在對面座位,對於此敘述只能聯想出這個人的名字。

  「他的個性的確是『引線』。」恰似對自己的推測表達贊同般點了點頭,隨即委員長發出了出人意料的嘆息,「……這下難辦了。」

  抬眸見到的是少女滿臉的不解,委員長被無奈情勢逼地咂嘴,身軀向前倚靠,雙肘支在桌面上,交錯的掌抵住了額上髮絲,被陰影遮擋了便看不清她那眉頭緊蹙的抑鬱神情。

  沈默著只剩空調運轉聲的寂靜空間裡,中年女子略沙啞的嗓音緩緩道出。



  「能夠請妳幫忙將這件事保密嗎?」



  ——蛤?

  聽聞瞬間,茉紅梨覺得腦子反應不太過來,開始轉成倒八字的眉梢微微顫抖。

  難以置信的視線轉而投射到隔壁,被那股窒息般緊迫盯人的雙眸折騰著的警察只好開口解釋,「邊境的警戒過於鬆散才會讓他們入侵,這的確是我們的失態,但如果將這一切公開,除了日本可能會成為國際笑話之外,未來的英雄獎主辦也可能將不再由我們負責。」

  警察兩手放於桌前不斷擺弄手指,試圖轉移心中的緊張情緒。

  兩人微傾身軀低頭,只有茉紅梨直挺挺地坐著,正如同不同立場的雙方、以及她們各自的心虛與坦蕩。

  「可、可是……」

  以一個沒什麼參與過正經場合經驗的高中生來說,要冷靜分析現況並說服對方著實困難,她絞盡腦汁。

  「這……不是因為長期對貧民窟的漠視才導致的嗎?肯定不止賀蘿塢,世界各地都會有這種情況,總得以這次給全世界借鏡吧?」

  「妳的出發點並沒有錯,但……」

  「被其他國家看笑話又怎樣?這的確是天大的笑話不是嗎?」撕心裂肺的哽咽高頻音上揚,好似連她都在自嘲這一切,「……你們知道在爆炸之前,我們已經跟海賊戰鬥多久了嗎?」

  沒有人回答這個問題。

  又或者,他們是為了不讓自己更難堪才選擇了沈默。

  茉紅梨站起身,激動地把椅子瞬間向後撞倒在地,「這件事必須公諸於世大家才會對他們產生憐憫,才會有更多人願意幫助他們啊!」



  「幫助誰?」



  「咦?」

  當那股類似邪惡魔女般異常尖銳的質疑聲從本是成熟嗓音的委員長口中發出,茉紅梨愣了下,只能發出那短暫的單音。

  彈指之間,委員長那頭梳理整齊的俐落米黃色短髮成了一條條在空中漫舞的蛇,與本人一同用著散發詭異紅光的眼珠子看向茉紅梨,在數條蛇發出嘶—的配樂同時,委員長本尊的聲音配上魔女的雙聲道一同開口:「為什麼非得幫助那些低賤的人們不可呢?嘻嘻嘻嘻嘻嘻嘻……」

  魔性尖音在腦中亂竄,像顆被關在鐵盒的彈珠在內部到處衝撞造成刺耳聲響。

  茉紅梨退了幾步,視野變遼闊後發現不只是委員長,連一旁的員警也化身成了邪惡的怪物。

  「「那些人只會害我們名譽掃地而已呀!呵呵呵呵……」」

  惱人的笑聲增加了,頭痛欲裂的茉紅梨不得不雙手抱頭緩解那份不適,但顯然沒有什麼效果。

  不只是眼前這兩位,緊閉雙眼的她仍在一片漆黑中看見各個英雄露出奸笑的臉,從四面八方朝自己發出侮辱一切的笑聲。

  「不要……不要啊……」

  雙腳一軟直接跪了下去,雙手緊緊掐著腦部,除了內部的疼痛以外現在也感受到十指造成的外部壓力了。茉紅梨只能不斷呻吟,發出一點意義也沒有的吼叫,然後對天吶喊。


  如果這是一場夢,請讓我醒來。

  讓我醒來,拜託。

  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拜託……



  『嗶——嗶嗶、嗶嗶、嗶——!起床!起床!起床!』


  是熟悉的鬧鐘鈴聲。

  「……」睜開眼,經歷過剛才的夢境腦袋仍在星爆,茉紅梨躺在床上,上下左右轉動眼球掃視四周,發現她在自己宿舍房間內,「……是夢啊。」

  坐起身後如同平常起床時的散亂頭髮沿著肩膀垂下,這次她臉色略顯憔悴,甚至下眼瞼都出現了濃厚黑眼圈。

  垂下頭,放在被子上的掌緊揉讓被子皺成一團,力道顯然不輕。

  然而茉紅梨無力傻笑。


  「呵……是夢啊……」


  歐爾麥特英雄獎結束回到正常校園生活已經三天了,每天晚上都做著跟那天有關的夢。

  其實她與落花的相識不過十來多小時而已,這樣的短暫根本不足以培養出什麼深厚情感,應該是要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負面情緒愈是遞減才對。

  只是茉紅梨並沒有,因為她發現自己嚮往踏入的世界似乎不存在,而現實社會過於自私,這絕非是她期望的世界。

  那她現在還待在這裡能幹嘛呢?

  繼續待在這個培養自己成為英雄的學校又能做些什麼呢?


  「茉紅!幹得好啊!」

  A班同組的同學在回合結束時開心向她擊掌。

  學校的課程一如往常,她會參與英雄基礎學並加入其中一組進行訓練。課程並沒有因為事件而變動或加強,不知情學生們臉上依舊是成就感滿溢的笑容。

  一切一切彷彿沒有發生過。

  即使少了一個人,世界交錯的齒輪必定還是會繼續運轉,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


  走在穿越校園的路上,今天陽光普照,各處聽得見學生天真爛漫的笑聲,這想必是和平的表象。

  兩名正激烈談論的女學生與茉紅梨擦身而過,少女興奮拍打友人的背,說著自己終於買到了某某英雄的最新周邊,那笑容彷彿擁有了全世界。

  被那從身旁略過的水藍色秀髮與紅色短髮身影所吸引,茉紅梨立刻停下腳步轉身回望。

  「……」

  那兩名少女的銀髮沐浴在陽光底下散發出暖洋洋金色光芒,卻怎麼看都不像是剛才她看成的顏色。

  如果落花還活著,或許未來總有一天她會和自己像這樣並肩走在商店街道,一起去買英雄的相關商品也說不定,茉紅梨是這樣想的。

  那兩人逐漸遠去的背影,就如同落花的存在本身一同消逝了。茉紅梨的內心揪了一瞬,此刻覺得自己在這所學校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她不懂為何自己變得如此奇怪,總覺得外面此時一定有很多受到欺凌的人存在,而且沒有任何人願意伸出援手——甚至是英雄。

  所以此刻校園內的和平令她心虛。

  心虛地連舉在門前準備敲響的手都躊躇著不敢向前。曾經興奮到毫不猶豫踏入的會客室如今成了一間令她想逃避的難耐之處。
  
  花了三分鐘做好心理建設,吐了個長長的嘆息,茉紅梨才正式敲下響亮的聲響。

  收到校長回應後入內已是習以為常的事,這次她推開門,像往常一樣打了個招呼,卻不同於往常不敢直視,緊盯著地板,「校長,我來了。」

  根津非常愛喝茶,不論找誰來討論正事,還是只是單純聊聊天,他都會拿出自己特別私藏的特種茶葉來分享給大家。這次也不例外,開門後撲鼻而來的濃郁茶香,似乎還蘊藏著淺淺的果香氣息。

  飽滿肉球拱著茶壺輕輕放下,根津這才把原本專注的視線轉移到學生身上。

  「妳來啦,時流同學。」

  「您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關於妳未來是否編入英雄科的事情還沒定案。本來妳應該跟心操同學一樣,等到二年級正式成為英雄科學生之後再進行活動的才對,不過剛才跟其他老師們討論,最後還是決定要先讓妳提前體驗了。」

  端起發出透亮光澤的釉瓷茶杯啜飲幾口,空氣灌入液體內產生的氣泡在入口時造成簌簌聲響,根津在品嚐完這杯茶的第一口甘甜後才又緩緩開口。

  「——英雄實習。」

  那是個原本跟茉紅梨沒有一丁點關聯的活動。

  她也只是在英雄課程中偶爾從別人口中聽聞他們的故事而已,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得到這個機會。

  「……怎麼……這麼突然?」

  「因為最近的風氣總是動蕩不安。」身形矮小的根津抬頭,用他透徹明亮的黑色眼珠子直盯那位顯然不知所措的學生,「英雄公安那邊主動提出要『再啟實習』,而時流同學妳也經歷過前幾天英雄獎的事件,我們認為直接讓妳跟著進入實習階段是最適當的決定。」

  「像英雄科的學生們可以去指名自己的事務所,沒受到指名的人也能選擇有開放實習名額的單位。」

  茉紅梨已經不再像以往那般興奮了,咬緊下唇沉思了一陣。

  「我一定得參加嗎?」

  「……」老鼠嘴邊的鬍鬚明顯彈了一下,總是以開朗語氣提振氣氛的校長沒有遲疑太久,「要不要參加當然是由妳決定啦。」

  這幾天下來,茉紅梨感覺不到實感。

  咀嚼的食物沒什麼驚艷味道,踏出戶外每天的第一道深呼吸再也感受不到冬天特有的氣息,對人展露的笑容就像快要碎裂的面具,裂痕延伸,隨時都有可能裂成兩半。

  啊啊,事到如今,跟著那些被規定綁手綁腳的事務所一起進行英雄活動又有什麼意義呢。

  「那……我……」

  「因為時流同學的個性不能大肆宣揚的關係,我們老師這邊也有幫妳挑選過比較信得過的事務所。這些,至少是我們認為對的起『英雄』這個稱號的名單。」

  搭載著高規格頭腦的根津不可能沒發現眼前這名少女眼中的無奈與絕望,特地補上後面那一句話加以強調,並把一張名單表攤在桌面上平推到茉紅梨面前,「不必著急,無論如何這都是妳的選擇哦。」

  望著桌面那張已經特地被人以正面轉向自己方便閱讀的名單,茉紅梨抬眸偷瞄,只見根津那一慣開朗充滿活力朝氣的大眼,擺弄鬍鬚笑著。

  以鼻子深深吐出一口嘆息,茉紅梨將注意力集中回表單上,眉頭一皺,她似乎看見了個熟悉的名字。

  「……閃翼?他有隸屬的事務所啊?」
  「果然春菅君說的沒錯,時流同學真的很不關心他呢。」
  「嗚……抱歉。」

  被這麼戲謔一笑,茉紅梨不由得感到羞愧,她也不是真的那麼不關心自己師傅,只是真的一直以為春菅是像抹消磁頭那樣低調行事、不隸屬任何單位的獨行俠。

  名單上列出了多個根津挑選的事務所名稱,旁邊備註了該事務所內部有名的英雄。

  閃翼就隸屬於一間默默無聞、也不是非常積極的事務所,那甚至不是他成立的,所以茉紅梨不知道也在所難免。

  「雖然妳是他徒弟已經在他身邊長期受訓了,但跟著他進行英雄活動應該是頭一遭吧?」在收到點頭的回應後根津接續道:「當初春菅君還特別囑咐我們雄英要把妳培養成最棒的英雄,他肯定萬萬沒想到自己還要繼續當個師傅呢。」

  聽了這番話茉紅梨可頭疼了,她還沒答應要參加實習呢。

  無言地繼續將目光暼向其餘事務所名稱,並在中偏下的位置看見了一個想都沒想過自己可以參加的地方。

  「啊……霍克斯的事務所?」
  「嗯,沒錯。」
  「那個第二名的霍克斯嗎?」
  「是的喲。」

  這她就不懂了,雖然自從考臨時執照開始她就一直有著特權般的待遇,但此時的她只是一名介於『職業英雄』與『一般人』之間的學生而已,這點跟其他人無誤。

  而且比起給前幾名的英雄帶領,一般都應該會更推存她去那種以救援輔助性質為主的事務所才對。

  對於茉紅梨所流露出來的困惑,根津早就料到了。

  「霍克斯是從公安出來的英雄,是個信得過的人。而且,經過前幾天那件事,妳現在很失望吧?」

  即使被看穿心思了也不是特別意外,茉紅梨垂下眼簾,輕輕道出了一個「嗯」來回覆。

  「正因為待過公安,體會過許許多多的內幕,我認為霍克斯的樂觀可以指引現在的妳。」

  茉紅梨雖然心情沈重,卻還是勉強露出一個微笑。

  不認為自己現階段欠缺的東西是『樂觀』,她只是想搞懂所謂的『英雄』到底是什麼。

  ——正因為待過公安……

  方才根津校長的其中一句話略過腦海,拉回了茉紅梨的思緒,讓她想起了一個人。

  一個也待在公安的人。

  那個人曾經說過,他支持英雄殺手的理念,正是因為想造就出一個真正理想的英雄社會才選擇待在公安內部的。

  如果就像根津所說的,待在公安會接觸許多見不得人的內幕,這樣的話,仍然為了理想待在裡頭的那個人,是不是能夠帶給茉紅梨些什麼呢?

  「校長……當初臨時執照的加考考試,是您幫忙向公安聯絡的嗎?」

  「嗯?是我聯絡的沒錯哦?」

  顯然這回連聰明無比的根津也沒能跟上她的思緒。看著歪頭的校長,茉紅梨深吸了一口氣。


  「可以請您幫我一個忙嗎?」
  

-


  寒冬,黃昏下的公園冷冷清清的,枯枝落葉隨著冷冽風勢落下,腳邊揚起一陣又一陣小旋風,捲得葉子轉呀轉,卻又一溜煙就不見了。

  孩子們趕在天黑之前就跟著媽媽們回家了,只剩她一人站在中央,望著每個城市都會有的當地英雄雕像,幾乎就要沉於地平線的微弱橘光斜射於她稚嫩臉龐,嘴巴微開、眼神呆滯,思緒就這麼被困在擺出勝利姿勢背光的雕像上頭。

  在她正後方一雙腳踏入公園,佇立於柏油路與公園的交界處。

  「才剛從我們這邊拿到臨時執照,沒被我嚇到就算了,竟然還想在我這邊實習啊?我大概都聽根津說了。」

  那人身穿跟考試時同樣的服裝,不、他根本就沒穿上衣,只有一件寬鬆的褲子,一塊又一塊結實壯碩的肌肉展現無疑,卻讓人不禁心想:他難道不冷嗎?

  「很抱歉啊,我們公安內部跟一般的事務所不太一樣,沒有在招收實習生的。」

  土霧死操過來這邊赴約的唯一目的,就單純只是來這邊親自拒絕她。

  他說的是實話,公安委員處理的事情更加隱密,性質跟大眾所看到的略有不同,是更加血腥、更加殘忍的......

  除了本身不接受學生實習之外,他真心不認為有這個必要,將一個才剛入手臨時執照、對英雄充滿憧憬的年輕人推入火坑。她可以在體認這個現實前,好好享受最後幾年的單純時光。

  「土霧先生。」

  盯著雕像呆滯的嘴緩緩開闔,聲音在冷空氣中隨著白煙從嘴裡吐出,「實習......會對改變這個社會有所幫助嗎?」

  哦?的發出疑惑聲,土霧單邊挑眉,這完全跳脫了他預設的反應範圍。

  他眼前的茉紅梨面朝夕陽,背影因為背光的關係是一片黑,只能看見輪廓,她身穿雄英高中的制服,圍了一條看起來十分保暖的厚圍巾,穿著制服短裙的下半身就顯得冰冷了。

  茉紅梨挪動腳轉了將近半圈,斜身看向土霧,這個角度恰好能透過微弱的光看清她的臉龐,明明被暖陽照射本該充滿閃爍光澤的眼眸子非常無神,就彷彿靈魂已經不在這了。

  她禮貌性的微笑,等待對方給予答案。

  「妳叫時流對吧?幾歲了?」

  「15歲。」

  「是嗎?15啊......」

  土霧抬頭面向幾近靛色的昏暗天空,閉上雙眼深吸一口氣,無奈地笑了,「這個歲數就露出這副眼神有點太早了啊.....」

  明明數週前考執照的時候還是個眼神充滿希望的孩子啊,這段日子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才徹底對這個社會心冷的呢?

  無論如何,這都是很可惜的事。

  「妳恨這個英雄社會了嗎?」土霧收起剛才那覺得可笑而露出的無奈笑容,一本正經的看向茉紅梨。

  兩人相隔數公尺,維持剛剛好的距離、維持不發一語剛剛好的沈默。

  夕陽徹底沈落,最後一線溫暖的橘光頃刻間失去了蹤影,一片漆黑的公園邊路燈亮起,此刻照亮兩人的是與剛才截然不同的冷冽白光。

  吐氣時的白煙比起剛才看似更加冰冷了,她因為低溫而泛白的唇型變化著,「不......」


  「——我想改變這樣的英雄社會。」


  鈴鈴——


  一名趕著回家的學生騎腳踏車快速經過,提醒土霧小心別撞著的鈴聲迴盪於整座公園,為此處低迷的氛圍添加一點不同的樂色。

  「哈哈哈哈......很好、太好了啊時流,這個答案我喜歡,妳合格了。」

  土霧爽快的笑了起來,說到底,儘管他的長相看起來明明就是一名敵人,但內心無庸置疑是個希望世界能真正和平的英雄。

  如果可以他也希望能改變這個社會。

  而現在他能做的事情就是以過來人的身分開導這名才剛墜落的少女、盡自己的微薄之力幫助她。

  「公安這裡沒有提供實習,我也不能私底下帶妳,我們處理的多是機密案件,不可能帶上學生的。」

  「這樣啊……」

  「不過呢。」土霧仰頭,在茉紅梨掉頭離開前補充,「想要改變社會,這個想法非常好,但妳必須先改變妳的眼神。」

  他是指那個對這個世界不再信任、沒有任何一點希望的失落表情。

  「這種眼神是拯救不了任何人的。」

  茉紅梨無言以對,她沒辦法反駁,同時卻也無法向他保證自己能夠改變這份絕望感。

  「那麼,我認為妳的第一步應該是拯救自己。」土霧就這麼道出一個出乎意料的提議,「離開學校的庇護,想不想去外面的世界多看看呢?」

  就像是憂鬱的人該多多出去踏青轉換心境,在茉紅梨的理解裡,土霧死操的意思應該就是這樣的概念吧——所謂的拯救自己。

  突然間,土霧一個大爆笑,平常喜歡整人的習性完全顯露無疑,「開玩笑的開玩笑的,我提這什麼瘋狂的提議……」

  笑得猖狂的嘴角逐漸撫平,笑聲漸漸淡去,他就像是反被人惡整一樣露出驚訝無比的表情,隨即卻又像明白一切,瞇起眼眸子說得理所當然:



  「看來妳早就做好覺悟了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