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48. 線的彼端

青小豆 | 2021-12-16 09:00:08 | 巴幣 0 | 人氣 79




【48. 的彼端】
向こうの世界



  「喂,爆豪、茉紅!太扯了,剛剛鯨吉跟轟竟然又吃東西了!我到現在還很飽,等等得再去動一動,不然晚餐吃不下就太可惜了。」

  半個小時將近40分鐘過去,摩天輪順利輪轉一圈回到地面,大家也看準時間回來這邊等候。一見到出來的兩人,切島便跑向前去開心地跟他們報告現況。

  見兩人沈默不語,他也感受到了不對勁,「你們怎麼了啊?該不會又吵架了吧?」

  「沒、沒有吵架啊。」「嘁,才沒吵呢。」

  兩人並排站著視線各瞥向另一邊,臉上的紅暈尚未消退,當然,茉紅梨這邊的紅潤感比起爆豪果然還是明顯許多。

  不過直男切島才不會發現這種小細節呢,「沒吵架就好啦。」

  「茉紅梨!」落花衝向前來到朋友面前,看到茉紅梨遲遲未退去的羞怯感她就放心了,剛才一定經歷了什麼八卦的事,但她不能表現的太明顯,還是得裝個樣子,「謝謝妳代替我上去,景觀還漂亮嗎?」

  「對呢,差點就忘了,你們是在比賽的吧?」

  順手拿下綁扣在兩人手腕上的感測儀器,切島啟動剛才工作人員教他使用的APP將資料傳輸到手機裡。綠谷、轟跟落花也很好奇,全圍了上去。

  「只是摩天輪而已,小勝跟茉紅同學怎麼會……」
  「兩人的的心跳很一致呢。」
  「摩天輪內部是不是像雲霄飛車一樣刺激啊?」

  依照APP上的呈現數據,兩人的心律很有默契的從一開始的平穩平穩平穩,到中間開始突然急速飆升,持續了一陣子才緩緩降下。

  既然是從中間才開始心跳加速,他們合理懷疑摩天輪在制高點之後,變得像雲霄飛車一樣開始自由落體下墜,不然他們熟悉的那個爆豪怎麼可能…….

  只有少女才知道在摩天輪上該幹的正事是什麼。

  所以當圍一圈的人們轉頭詢問兩位事主時,只有落花藏不住那八卦至極的笑容,憋地皺紋都出來了。

  她可知道自己真是做了一件大善事啊。

  被螫人的視線盯的心癢癢,茉紅梨害羞地手肘一把勾住落花的脖子,在她耳邊輕聲道,「雖然我心臟真的快爆掉了,但謝謝妳啊。」

  「吶吶,我想要聽發生了什麼。」
  「……很害羞耶!」

  落花堅持己見,畢竟她沒什麼見過真正的浪漫,貧民窟裡的人光維持生計就竭盡全力,可沒閒情逸致談一場悠哉的戀愛。

  她以前偷來的手機都已經被原物主停話了,只能用市中心微弱的免費wifi上網,看看一些從不存在於她的世界的漫畫劇情。

  能從朋友口中親口聽到浪漫的少女漫畫情節,這對落花來說可是再難得不過的機會!

  贏不了對方的堅定,茉紅梨只好妥協,她嘆了口氣後對著其他男生開口,「各位,我跟落花先脫隊一下,我的手機放在別的地方了。」

  「噢,那妳們回來再傳個訊息啊。」
  「沒問題,待會見哦。」
  「「待會見。」」

  雖然一度忘記手機不見這件事,不過剛才春菅都提醒了,茉紅梨覺得還是先把手機拿回來比較好,她可不想每次都透過自己師傅當獨人之間的傳話筒。

  至少跟落花回去拿東西的路上,兩人也可以好好的講故事。

  「其實也沒發生什麼事啦……」並肩走著,不等落花重新開啟這個話題,茉紅梨直接切入正題,「我以前跟爆豪告白過。」

  「!」
  「但因爲發生一些事,我失憶了。」

  聞言,落花以為發生了什麼可怕的意外,嘴巴差點闔不起來,茉紅梨只好趕緊解釋。

  「我人沒怎樣啦,就單純失憶而已。所以剛剛就套話問爆豪當時我到底是怎麼告白的,他說就『我喜歡你』啊,然後我就回他:『我也是』。」

  很快速簡短的把過程闡述一遍,茉紅梨講著講著臉又不自覺紅了起來。

  落花興奮到不行,不斷啪啪啪啪猛拍茉紅梨的背,「好害羞哦!妳怎麼這麼可愛啊!唉唷太可愛了!」不過光這簡短的故事怎麼可能過癮,她還想要聽更多。

  「茉紅梨是怎麼看上勝己的呢?」

  停下腳步,眨了眨害羞到泛了淚光的褐色眸子,這句問話挑弄著她的回憶,那些歷歷在目愛情萌芽的片段。

  她開始娓娓道來這一個月的種種,從以前曾經不認識卻極度看不順眼的爆豪勝己,到參加UFC認識後發生的一切。

  他們對戰的經歷、聯手合作的四強賽、在登山時巧遇、課堂上的碰頭、A班一起到家裡作客。

  短短一個月左右的時間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但也因為以客觀角度重新闡述一次這段關係,茉紅梨才發現很多描述都是自己的主觀意識,他們的互動說來真的不算太多。

  出渡假村之前,落花特地去買了高級便當準備外帶給在家中留守的哥哥流水。茉紅梨在大廳等待她的期間,不斷反思自己的心意。

  因為知道自己是單相思,她可沒打算積極進攻免得適得其反,明明這樣想的,剛剛卻又丟了顆直球。

  「唉……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想要怎樣了……」

  身體側身倚靠在大廳玻璃,茉紅梨在嘆氣後抬頭仰望右方天空,冬季的太陽比較早西落,快要下午四點而已,本該蔚藍的天空卻已稍稍浸染成淡淡的橘。

  「茉紅梨,我好了!」落花從遠方提了兩大袋的食物跑來,因為票價不菲,渡假村內的一切皆無需再付費,她就像貪小便宜的歐巴桑能多外帶一樣是一樣,「我們走吧!」

  眼神偷偷瞄向隔壁提著兩大袋看起來都快比自己重的大袋子的友人,在這個充斥著有錢人的渡假村內就像個異類。

  這不禁令茉紅梨覺得尷尬,走到哪都能感受到周圍不尋常的視線。

  不知怎地她忽然念頭一轉,再怎麼尷尬害羞也都沒剛才摩天輪上發生的事情來得緊張,如此想想之後一切都顯得不重要了。

  「很重吧?我幫妳拿一袋。」
  「啊,謝謝。」

  奇異視線在走出渡假村後就減少了許多,路上的其他路人們偶爾會暼來好奇的視線,但至多以為她們只是外送,並不會多加留意。

  大概花了將近半個小時,她們最終停在一條大馬路前。

  「對面就是貧民窟了。」

  手中笨重的大袋子先暫且安置在地上,茉紅梨目不轉睛盯著這條十線道的超大條馬路,車輛來來去去疾駛狂奔,駛過的喧囂帶出這座城市的忙碌感。

  再更向前望去的區域,就顯得荒涼多了。

  「所以這條馬路……就是『線』了嗎?」

  「是呀。」落花臉上沒有笑容,眼神冷酷直視她的家園,「這就是隔絕兩個世界的分界。」

  或許一般人聽到『兩個世界』這般形容會覺得有些浮誇,以前的茉紅梨或許也是,但此刻她了解這個詞的含義了。

  線的彼端——是個沒有色彩、充斥著污濁空氣的冷清空間,房屋歪斜、屋頂破洞,建築物的牆壁各個殘破不堪,看起來不是戰爭後的殘骸就是天災後倖存的遺跡。

  僅僅只是以一條馬路作隔絕,卻能產生出如此極端的環境。

  「明明這條馬路是如此的長,卻連一處斑馬線也沒有,很諷刺吧?完全沒有打算讓兩邊的人有所連結。」

  茉紅梨能感受到落花說話時那份哽咽中蘊含多少無奈,可惜她無從安慰,這個現況造成的無力感不是外人三言兩語的客套話可以安撫的。

  但她也不是什麼都不能做,至少她還有準備驚喜小道具。

  「走吧。」見落花準備橫越馬路立刻喚住她,「等等!落花妳袋子先提著。」

  儘管覺得奇怪還是照做了,茉紅梨隨即走到落花身後,雙手穿過她的腋下向上勾緊,接著可以清楚聽見氣體噴射的聲音。

  「怎、怎麼回事?」被人從身後勾住就算了,腳竟然慢慢離開地面,落花嚇得大叫。

  「別緊張,我帶妳飛過去,很好玩的。」不知何時已經背上噴射背包的茉紅梨有些戲謔地道。

  對,現在她能為落花做的,就是以這種有趣的方式轉移她的注意力,別讓她太執著於家鄉的悲慘。

  在大廳等待落花取便當的期間,茉紅梨想了想決定回房間帶上她的裝備,如果時間允許,還可以讓落花稍微玩一下她的道具們呢。

  落花其實沒有很怕高,那只是推茉紅梨上摩天輪隨便唬爛的藉口。現在被人抱著飛越馬路,在十多公尺左右的空中視野有多麼寬敞,這是落花出生到現在才第一次知道的。

  她放任自己的身體隨風擺動,把身心全權交給了茉紅梨主宰,就像坐雲霄飛車不停享受這刺激感並且歡呼尖叫。

  「這是我第一次飛!第一次雙腳離開地面!」落花抬頭對勾著自己飛翔的茉紅梨喊道,兩人的頭髮被風吹著不規律舞動。

  「妳想飛飛看嗎?」
  「啊?我沒聽清楚!再說一次!」

  在耳邊呼嘯的風蓋住了聲音,茉紅梨深吸一口氣,以更大的音量喊了出來,「妳要不要——自己飛飛看——」

  落花猛然一晃,驚訝轉頭想要確認眼神,只見茉紅梨闊氣的笑著朝她點了點頭。

  她們飛越了線,在貧民窟的外圍隨便一處降落。

  茉紅梨脫下背上的噴射背包,專業地協助落花穿上配備,將一個個安全鈕釦給細心扣上、調整好背帶長度,讓背包完全貼合落花的身形。

  「握把按鈕連按三下啟動,再連按三下是關。」

  落花聽令在背包延伸出來的小握把按了三下按鈕,氣體聲發出,背包底部渦輪開始運轉,噴射出氣流,威力並不強烈,但落花還是違抗地心引力緩緩升天。

  第一次難免抓不到訣竅,腳一離開地面重心就整個歪掉了,差點就衝去撞牆,好險這一切都在茉紅梨的預料之中,搶先一步拉住落花的肩,把她壓在距離地面不過五公分的高度。

  「按鈕只是開關,加速是靠背包內建的平衡裝置感應的,身體傾斜到某個角度會加速。」

  茉紅梨解釋著背包的基本用法,但這根本不是幾句說明就可以上手的東西,她調整了數不清的次數、修改成不知道第幾個版本,已經是『自己用得最上手』的狀態,絕不是適合初學者使用的。

  光加速不是『手動』這點就是為了更方便應用在實戰之中,但這對第一次使用的人非常不友善,雖然設計成感應到飛行軌跡與背包噴射方向不同就會自動停止飛行,但這也僅僅是戰鬥中才能派上用場的緊急功能。

  現在茉紅梨只要一放手,落花就會不受控的到處飛去撞壁,失控到爆。

  「左背帶下方有一條垂吊的拉扣,如果妳覺得不妙會撞牆的時候拉開它就會保護妳,這是安全氣囊。」

  這種靠感覺摸出來的技巧真的無法用三言兩語帶過,茉紅梨無力教學,只好先教會她打開安全氣囊的方法。畢竟落花跟自己不同,並沒有讓自己受傷放題也可以復原的個性。

  花了十多分鐘的時間,茉紅梨就這樣拉著落花的手,讓她在一定的低空緩慢飛翔,儘管如此,落花還是興奮燦笑,止不住內心的雀躍。

  這讓茉紅梨想起了自己在校內樹林練習的時光。

  明明跟發目總是一同窩在工作室,卻跟她不同,根本沒做出太多數量的道具,因為有一半的時間她都出去測試自己的道具了。

  當英雄科的人們三不五時闖入工作室,不像發目熱情招待客人交流,茉紅梨總是埋首鑽研自己的作品。這個噴射背包也是在體育祭後參考發目的設計才做出來的。

  一開始的加速切換是手動按鈕,在好不容易掌握直線飛行後她嘗試練習加速,撞到骨折數次、也撞斷好幾棵樹,最終還是成功熟悉這個功能,卻在準備應用在實戰練習時發現手動按按鈕調節速度的話,根本就無暇出手進攻。

  總之她不斷練習、不停檢討鑽研、不停歇的改良,重複著循環著,日復一日,才做出自己最得心應手的裝備。

  看著現在落花在空中360度翻來翻去,彷彿看見最初的自己,現在要她做一些高難度的飛行路徑都不是問題,就像是從剛起步學騎單車,練到現在已經會翹孤輪做特技一樣。

  這些都是她不斷努力才換來的成果。

  「茉紅梨!我、我好像抓到一點訣竅了!」落花脫離輔助,在固定的高度維持平衡,努力硬撐著不讓身體向旁邊倒去。

  茉紅梨不禁愣了下,依照自己以前的練習經驗來看,落花的進步速度堪稱神速了,「太扯了……落花妳很有天份耶!」

  「如果能飛的話,我是不是也可能成為英雄啊?」或許是從未知曉自己的天份,落花何其興奮,眼神充滿希望,不過一分心就立刻破功飛去撞牆,「噢!痛痛痛痛……」

  在牆角搓揉自己撞到的頭頂,腫了一個包散發疼痛的氣息,落花抬起雙眼見到茉紅梨援助的手。

  「我也還沒當成英雄不能給妳掛保證,不過我覺得妳可以的啦。」茉紅梨使力將對方拉起,這時才認真環視周遭,好好看看這所謂的『貧民窟』面貌究竟如何。

  「歡迎來到我的地盤。」見她像劉姥姥逛大觀園一樣的新奇視線,落花抬頭挺胸的介紹,「這裡是外圍,這一區基本上都是朱尾一家的人。」

  說著說著,旁邊其中一間破爛矮房的門被推開,「嘰——」地引起她們注意,穿著縫補過好幾次的麻布連身裙的女人探出頭來,「是落花啊!妳剛從線外回來嗎?」

  「有祈小姐!這個便當給妳們嚐嚐。」

  「哇——謝謝!每次都是落花跟流水帶好東西給我們大家,多不好意思。」有祈轉接過便當頭對屋內大吼,「孩子們!落花帶食物來了喔!」

  此話一落,大概十隻十歲以下的小不點從室內衝了出來,嘰嘰喳喳的像小雞一樣,直接從媽媽手中將那盒食物狂暴搶走。

  「抱歉啊,因為還要分其他人,只能給你們一盒。」

  「說什麼呢,只要妳跟流水一回來大家都受惠,我們要是有錢第一件事絕對是幫妳們倆立一座雕像。」有祈內心有說不盡的感激,她摸了摸落花的頭。

  茉紅梨在一旁,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那間矮房坑坑洞洞的,雖然稱不上家徒四壁,但冬天的冷風絕對會從小縫穿過去、朱尾有祈的衣服看起來至少穿了十年般破舊、屋內竄出的小鬼頭們一個個瘦骨如材。

  而這樣的景象並不是最吃驚的,讓茉紅梨難以反應的是——這至少有十人以上的大家庭只能共分一個便當,這根本塞不了牙縫,又要怎麼填飽肚子呢。

  原本以為那兩大袋的便當全是帶給哥哥的,殊不知是為了分給貧民窟的大家,早知道就再幫忙帶個兩大袋過來就好了,茉紅梨不禁這麼想。

  「不只是我們朱尾家,妳們兄妹倆是全貧民窟的英雄啊。」

  瞳孔緊縮,有祈對落花笑著道出的這句話,宛如一道落雷諷刺地打入茉紅梨耳中。

  她猛然轉身環視其他破爛的矮房,從交錯的巷弄小路之間堆疊的雜物縫中望去,可以見到其他居民的身影,他們與朱尾家的人無異,瘦得跟皮包骨似的,身上的破爛衣服完全沒有防寒效果就算了,不知道都穿幾年了還在撐著。

  他們過得如此克難,卻還是很努力在生存。

  落花偷了手機,所以當初茉紅梨以為她不是什麼好人,可是更深入認識她以後便會知道,她一直在貫徹她的正義,落花是真心希望成為英雄的。

  而在她家鄉的居民也真的如此,視她為英雄,為了大家做了許多事的她值得這個稱號。

  可是,那『線』外那一大群目前正在吃喝享樂的『職業英雄』們呢?所謂英雄,不正是應該為了人民的幸福而努力嗎?

  這個問題在茉紅梨腦中一閃而過的同時,她眼中有祈小姐乾癟的身軀顯得特別諷刺。

  ——這裡的人連飽餐一頓都有困難了,何來所謂的幸福呢?

  茉紅梨在不知不覺間握緊了拳頭,或許心中萌芽了些什麼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