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53. 時間到

青小豆 | 2021-12-21 09:00:05 | 巴幣 0 | 人氣 72



【53. 時間到】
Time’s up




  『線』邊境的警衛已經通報內部請求支援,落花親眼看到了,所以她深信那些人會來,英雄們一定會來。

  屬於她的現階段任務完成,接下來她給自己的下份任務就是跟流水匯合。無論是要一起救援還是避難,她都希望能跟相依為命的手足一起。

  落花懸著一顆心直奔回貧民窟,可惜她不知道流水跑去哪裡,以自己對噴射背包操控的最快速度抵達當初兵分二路的地方,早已不見哥哥的蹤影。

  她著陸後愣在原地,不停轉身確認四面八方,就怕錯過任何一絲找到人的機會。直到槍聲突破天際,她才繃緊神經,對自身的人身安全感到擔憂。

  這不是這場亂鬥唯一一聲槍響,只是聲音來源在後方、而且很近。就好比遠方彼端傳來的汽車喇叭聲跟後方傳出的本就不是可以類比的程度。

  生命受到威脅導致耳鳴不說,幾乎快要喘不過氣來了,落花還是鼓起勇氣緩緩轉過去,只見後方是一棟石製矮房,她便步行到牆角,偷偷探出頭來。

  被槍擊中的男人已經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手上持槍的海賊仍在追逐另一名女子,落花認識他們,是一對中年夫妻。

  如今這一對佳偶再也無法重逢了。

  儘管憤怒,恐懼仍然凌駕於任何情感之上。落花無能為力,她只能像現在縮在這頭緊咬牙根埋怨上天,拳頭握得再緊也只有自己感受得到痛楚。

  「不……」落花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女人被推倒壓制在地了,那名海賊打算侵犯她——就在丈夫的遺體面前。這幕不禁使她斷了理智線,從矮房後衝了出去,「不要啊—————」

  一個筆直毫無弧度的衝刺,噴射背包已經啟動,在落花傾斜的特定角度之下展開了噴射的最大加速度,旁人的眼只能捕捉到視覺殘留的人體色彩。

  那名海賊瞬間被撞飛了出去。

  撞到目標物後直線的路徑改變,不熟悉操作的落花徹底失去重心,歪斜著繼續衝刺,這個高科技設備已經完全超出她的掌控範圍了。

  好在她一直惦記著茉紅梨的叮囑,即時拉下左背帶的扣環,背包內的安全氣囊隨之炸開,膨起的保護層將落花的身體徹底包覆,才終於在千鈞一髮之際躲過了撞牆變成肉泥的命運。

  隨著時間流逝,安全氣囊開始洩氣,裡頭的人漸漸現形。落花有些頭昏腦脹,不過還算是可以忍耐的程度。

  「……落花?」

  她回過神,聽到一聲呼喚坐起了身,那人從她身後再度問了一次,「是落花吧?」

  她認得這個聲音,所以立刻轉過頭,「希小姐……」

  被落花呼喚名字的希正是剛才被海賊壓制在地的女性,是落花救了她的,所以她來確認救命恩人的生命安全。但現在她面對落花的表情卻是苦的不像話,眉頭全皺成一團了。

  「我、我先生他……嗚……」

  「希小姐……」

  這麼一說,落花才想起數秒鐘前看到的景象,她愣了愣,僵硬地轉頭看向被槍擊中後就再也沒有任何動作的那名男性遺體,兩人受不了刺激開始嚎啕大哭。

  死亡對貧民窟來說不是稀有的事,只是大多時候人們都是餓死或病死,那樣子的慢性死亡總讓其他人有充足的時間道別——死者也有足夠時間闔上眼。

  希小姐的丈夫死不瞑目,臉上的恐懼表情沒有跟著生命一同消散,反倒跟著身下的血液變得越發鮮明。

  兩人的哭聲引來附近的其他海賊,落花趕緊拾起剛才被撞飛的海賊身上落下的槍枝,拖著紅腫的雙眼作勢要保護夥伴跟自己。

  對她們而言時間彷彿靜止不動,明明充斥諸多吵雜的喧囂聲,兩人逃跑時卻聽不進任何聲音。

  從未開過槍的落花扣下人生第一道板機,未預料到的反作用力導致彈道偏移,打中阻擋他們去路的海賊的腳,痛得大叫的聲音卻是寂靜。落花拉著希小姐一直逃一直躲,卻無論到哪都是敵人的身影,以及許多同胞倒地的軀殼。

  逃竄吧!喊叫吧!如同拼命在死胡同裡打轉的老鼠們,逃不出迷宮卻渾然不知,這個貧民窟早已淪陷為海賊的狩獵場了。

  落花跑在希小姐前面,自己都沒發覺,這或許是她人生中跑最久最快的一次。

  兩人腳步沒有停止,直到某股似曾相似的滋滋聲響起,落花的後方傳來爆炸聲,她也被那波熱浪噴飛了幾公尺。當她回過神來,原以為拯救到的希小姐已經全身是血倒在角落一動也不動了。

  從一旁房屋後方走出來的馬林弗斯停在希小姐的屍體前觀望了一陣子,嗜血的笑容上充滿陶醉,光是看到這種畫面他就能獲得足夠的快樂能源,像毒品一樣愛不釋手。

  「你……是你!」落花激動地甚至無法好好講出一段完整的句子。

  馬林弗斯看向不遠處的落花,「哦?」

  不久前才見過面的兩人相遇了。

  這讓落花心中有股說不上來的絕望及空虛,負責牽制他的人是茉紅梨,而他本人卻出現在這裡,幾乎毫髮無傷——這代表了什麼?

  然而,被茉紅梨回溯一小段記憶的馬林弗斯其實已經沒有遇見落花的記憶了,他不知道對方是那個偷了自家寶物的傢伙的同夥,並沒有任何一定要殺的理由。甚至看到落花一副認識自己的樣子也不驚訝,畢竟他早已惡名昭彰被多國通緝。

  不過那雙充滿憤怒的神情倒是挑起了他的興趣。

  噴射背包因為安全氣囊炸開無法使用了,落花現在毫無威脅性,連逃跑都辦不到。只是她沒有埋怨,從出生到現在,她早就在跟這個社會抗爭了。

  比自己強的茉紅梨已經不在了,落花知道自己接下來只是死路一條,但她仍然希望能拖住他久一點的時間等待英雄抵達,於是深吸了一口氣。

  「我這條命隨你處置,請放過這裡的其他人。」

  對於明明畏懼,聲音裡卻充滿堅定的奇異景象感到驚奇,馬林弗斯在心中對落花多了一份讚賞,可他還是悠悠回答:「我才不要。」

  「……拜託你!」

  「喂喂喂?不用跟我討價還價,我只是想追求快感,你們大家都這麼大驚小怪的。」人生的這幾十年來一路被人否定、壓抑到長大才解放,馬林弗斯決定打個比喻,「妳正在餐廳吃吃到飽,突然有人跑來說『我幫妳夾一塊肉,妳不要吃其他東西了好不好』,難道妳會答應這種荒唐的要求嗎?」

  對於這樣一個問題落花完全答不上來,太過跳脫她的思維,卻又過於合情合理。

  見對方一愣,馬林弗斯也知道自己的辯論贏了,「這就對嘛!」邁步向前開始摩擦雙掌,「所以妳還是乖乖露出驚恐的美麗表情就好,對對,就像現在這……」

  「去死吧———————」

  意料之外的大爆炸。

  朝自己步步逼近的馬林弗斯突然被從一旁竄出的人給一掌炸出了視線範圍外,從那人出現、伸手、亮光、馬林弗斯臉頰上開始出現衝擊波擠壓的漣漪、扭曲的臉,這一切全都被清晰放映在落花面前。

  「……勝、勝己。」

  「喂!鯨魚!妳不是應該求救回來了嗎?其他英雄人勒?」

  「我已經通報了,英雄們等等就……」回答的句子尚未結束,看著爆豪的臉不禁讓落花想起了另一個人,很喜歡爆豪的那個人,於是她不自覺哽咽了起來,「……嗚…..對不起……茉、茉紅梨她……已經……」

  爆豪勝己完全不知道她在說什麼瘋話。

  「時流那傢伙已經怎樣?」因為對任何事的敏銳度都很高,爆豪其實知道落花似乎誤會了什麼,怕麻煩的他不耐皺眉,「所以說為什麼妳不直接帶英雄過來啊!」

  在爆豪說話的同時,滋滋聲響再度出現,這是他首次遇到這情況,落花則是反應力不夠快,兩人都被炸向數公尺外的地方。

  被炸傷的三人紛紛站了起來,唯獨落花承受不住疼痛又跌坐回去,在這倒塌矮房的殘骸區域內,海風輕輕吹散了爆炸塵煙,從灰黑色之中顯露的兩人露出相同表情互瞪彼此。

  他們都擁有一雙兇惡無比的眼眸子,然後彷彿非常期待接下來這場戰鬥般地嗜血笑著。

  「看來你就是老大了吧,用炸彈的傢伙。」

  爆豪最終還是從茉紅梨口中逼問出把她傷成那樣的傢伙到底是誰,看看馬林弗斯的身形跟外貌特徵,全都跟茉紅梨的說法吻合,最重要的是——那個炸彈的個性。

  「Bingo!」馬林弗斯挑眉,「給你的答對的獎賞吧?」

  爆豪身後的水泥塊上又出現燃燒中的引線,並在1.5秒內引爆了。

  砰!!!

  同時有兩個地方傳出爆炸聲。

  馬林弗斯向後一躍即時躲過了爆豪衝到他面前釋放的爆破攻擊,而兩人早已移動到距離原先爆炸的水泥塊很遠的地方了。

  爆豪擁有過人的反應速度跟判斷力,而馬林弗斯有著壓倒性的戰鬥經驗,他們倆一來一往的爆破搞得到處都是閃爍橘光,也漸漸遠離了癱坐在原地的落花。

  在一次的攻防回合之下,爆豪揮下的掌被馬林弗斯扭頭閃躲過,而後者反射性伸出手試圖抓住爆豪的任何一處。

  「!」注意到對方手的動向,爆豪立刻向後躍了幾步,沒有被觸碰到。

  他們再度以相隔十公尺左右的距離對峙。

  「看來你發現了啊?不能被我碰到這件事。」馬林弗斯笑了,拾起一小塊手掌大小的水泥塊,水泥塊上頭立刻長出一條引線,隨後朝爆豪奮力一扔,「不然就會被我炸得稀巴爛囉!」

  右手筆直朝前方爆破,與向自己襲來的水泥塊同時炸開,衝擊互相抵銷,這一回合雙方沒有造成任何損傷。

  「爆豪!」

  從附近已經殘缺不堪的巷子口裡頭竄出來一個人,被爆豪逼迫留在原地休息的她不聽勸告、一路追尋爆炸聲跑來這裡,找到目標人物後停下,大口喘著氣,「你的傷……」

  目光全停在爆豪身上的傷口,那是炸傷的痕跡,這個天才是不可能被自己的個性反傷的。

  茉紅梨轉動近90度的目光,然後畏懼地倒抽一口氣,見到馬林弗斯的瞬間全身開始不明顯的顫抖,下意識向後退了一步。

  這個小舉動儘管不起眼,仍然被觀察入微的爆豪給發現,眼角剎那間不自覺抽動。

  「妳竟然……」見到來人的馬林弗斯首度露出震驚表情,不過快要年過半百見過無數大風大浪的他馬上就恢復以往老神在在的樣子,「還活著呢,看來是還有那個神奇的藥吧?」

  他手伸入口袋,從茉紅梨那邊奪走的鐵製藥盒還在裡頭。雙方都有可以恢復傷勢的手段的話,勢必要來場耐力戰了,馬林弗斯為現在的戰況稍作分析。

  「剛才這爆炸小子有防範不讓我觸碰,看來是妳跟他說了的吧。不過你們對我的個性了解到哪種程度這就不曉得了。」

  他的猜測並沒有錯。

  茉紅梨在早些前已經把馬林弗斯的個性告訴爆豪了,雖然在挖掘出更詳細的資訊前就被打敗了,但至少可以確定,被他碰觸到的物品都會長出引線,燃燒至爆炸的時間未知。

  「那麼,就讓我們互炸個過癮吧!」

  「正合我意啊!給我去死吧!」

  極度相似、只差立場不同的兩人再度開始肉眼追不上的轟炸,簡直宛如神仙打架。

  爆豪的速度很快、威力也強大,而馬林弗斯的戰鬥方式變幻莫測,像個魔術師總是能在適當時機在適當的地點引爆。

  硬要比較的話,馬林弗斯更加瘋狂一些,他以炸人為樂——連自己都不放過。他會在身邊引爆一些體積較小的物體,藉由爆炸的衝擊讓身體快速移動,甚至可以彈射到空中,這種方式遲早會炸死自己,可是他並不在意。

  而且長期炸傷又復原炸傷又復原,表面肌膚已經硬化,演化成對爆炸有足夠抗性的體質了。

  他們戰鬥的範圍就這樣從地表擴散到空中,在這寒冷的夜晚裡很難得可以在渡假村外的地方看見這樣如同煙火般閃爍的黃光。

  「落花!」注意到了不遠處的朋友,茉紅梨立刻衝到她身邊,「妳有成功求救了嗎?還是剛剛被那傢伙攔截了?不過太好了妳身上沒有什麼大礙……我先帶妳遠離這裡,會被波及到的。」

  一見面就是這般溫暖的關懷,落花完全搞不懂為什麼茉紅梨可以對她這麼好,自己可是留下她一個人面對敵人離開了啊。

  不過能再見到面,說什麼都比不過這份安心感。

  「我以為茉紅梨妳…..被他……」

  她的口氣略帶驚恐,句尾發出微微顫音,聽得出來她內心的焦慮。

  「啊……我沒事,跟妳說過我不會死了。」拍拍肩試圖安撫對方情緒,茉紅梨準備帶她離開時注意到了背部,「落花,噴射背包呢?」

  「安全氣囊炸開我不知道怎麼收回去,被我留在別處了……」

  「太好了,安全氣囊有保護到妳。」

  為什麼呢?落花內心隱隱約約冒出了這道疑問,為什麼可以時時刻刻為他人著想呢?

  當她視線毫無保留地盯著茉紅梨的靈魂深處,似乎看見了一個形容她的詞。

  ——英雄。

  「對不起……」

  「欸?安全氣囊炸開之後本來就要修理了,妳丟下它是正確的,不用道歉啦。」

  「不是這個。」落花低頭,手指頭勾著茉紅梨冰冷的手掌,「……對不起。」

  剛才留下妳一人,對不起、只想著自己獲救,對不起、自己什麼忙都幫不上,對不起。落花想跟她說這些,只是腦中混亂的思緒一言難盡。

  「之後再好好聊吧。」雖然不太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但空中的爆炸似乎快波及過來了,茉紅梨緊握落花的手,開始拉著她跑到更遠一點的地方。

  「好,這邊距離應該夠了。」停下腳步後,茉紅梨捧著落花失魂落魄的臉好讓她看向自己,「落花妳聽著,待在這邊躲好,我回去爆豪那。妳這邊也還在視線範圍內,有危險馬上大叫一下我就會過來,只要有我在,我就不會讓妳們死掉。」

  「茉紅梨妳不要再過去了,妳……」

  「我打不過他,對,的確是這樣。」將捧著對方臉頰的手施加多一點力道,擠得落花嘴都嘟了起來,「不過,我的強項是支援,而且我是英雄呢。」

  講完,茉紅梨鬆開手,落花嘟起的嘴也隨著外力消失而垂下,她嘴巴微開,話語哽住。

  後方戰鬥區域傳來連續性大爆炸,這種快要震破耳膜的規模說不定會讓戰況告一段落,無論如何茉紅梨都不能繼續待在這了。

  「我得走了。」

  她朝著不斷產生強烈爆炸的那頭跑去,背對落花的身影越來越小,不時回頭張望,確保落花有確實躲藏到安全之處。


-


  「榴彈砲轟擊!」

  爆豪充滿狂野氣息的吼叫聲從空中炸裂,緊接而來的是難以想像是從人的手掌心產生的強烈大爆炸,空中頓時從漆黑閃變成一大片的橙黃,灼熱的空氣爆發開來。

  聽了這聲巨響,整片沿岸邊的貧民窟區域都被嚇的安靜片刻,海賊們都停下手邊的動作吃愣望向源頭,沒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哈……哈……你就給我好好睡一覺吧,這個垃圾!」爆豪落地,大口大口喘息著。

  這個招式攻擊力滿點,同時也會對手臂產生相當程度的傷害,如果沒有服裝道具輔助時不應該使用這招的,手臂已經到極限開始顫抖抗議了。不過爆豪並不在意,反正他已經贏了。

  嘶——

  「!」左方領口傳來引線燃燒的聲音,原來馬林弗斯竟然在被炸飛的最後一個瞬間摸到他了。

  衣服在皮膚表面零距離地炸了開來,就算是爆豪也難擋衝擊,向一旁倒下。

  「可惡……」頑強的他身受重傷還是靠意志撐起上半身,整張俊俏的臉佔滿了鮮血。

  爆豪怒視前方、惡狠狠瞪著被炸飛到那頭應該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人也在努力站起身的樣子。

  「爆豪!」茉紅梨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來了,她著急喊著他的名字,所幸爆豪還很頑強的站了起來。

  她沒有立刻回復爆豪的傷勢,而是同隔壁夥伴觀察敵人。

  「好久沒被打成這樣了,好爽啊!」馬林弗斯應該也是受了不少傷害才對,可是他看起來依舊很享受,嘴角上揚地弧度看起來真的很開心,他開始像瘋了似的狂笑,「不過你看起來對爆炸的承受度沒有很高啊,從小只有你炸別人、沒有人會炸你,對吧?」

  爆豪忍受疼痛已經很吃力了,沒想多花心力理會他,只是不屑地嘖了一聲。

  看對方表情就知道自己的推論正確,馬林弗斯非常得意,就算瞥見茉紅梨再度回到爆豪旁邊也不驚慌,「你們應該還有復原藥,我這邊也搶了一盒……」

  「你在說什麼鬼話,復原藥是什——」

  「爆豪,噓……」

  茉紅梨伸手阻擋他說話,看著馬林弗斯從搶奪走的鐵盒裡抽出一顆白色藥丸吃下肚後,才輕聲對身旁的爆豪解釋。

  「那是我為了隱藏個性用的障眼法。」茉紅梨仍全神貫注,直到確認敵人真的把東西吃下沒有吐出,她這才稍微安心了些,「已經結束了。」

  「蛤?」爆豪沒有理解話語的含義。

  而對頭的馬林弗斯聽不見她們微小的音量,沒有發現任何蹊蹺,還以為自己仍然處於上風,「看哪邊的藥先吃完誰就輸了,來比一場耐力賽吧!」

  他會如此有自信全是因為擁有一副耐高溫的體質,也確信爆豪與他相反,並沒有獲得免疫。這樣每回合雙雙扣血的長期抗戰之下結果顯而易見。

  茉紅梨靜靜地看著對方,確認他注目著這裡後右手輕撫爆豪的臉頰,儘管被觸碰者驚訝了一瞬,在身體全身傷口都被復原後就恢復鎮定了。

  爆豪並沒有責怪她幹嘛擅自幫他回復傷勢,因為這次已經不是比賽了,是實戰。

  馬林弗斯納悶著為何他們沒有任何不安,茉紅梨表情鎮定,伸手、掌緩緩撫上爆豪臉頰,一舉一動彷彿是『故意』做給馬林弗斯看的,他有這種感覺。然而,在爆豪全身上下的傷勢都在某一個瞬間消失地無影無蹤之後,他終於不得不睜大充滿血絲的雙眼了。

  「……妳做了什麼!」

  激動咆哮著,馬林弗斯似乎是意會到了動作的含義。

  「我從來就沒有跟你說過那個藥是萬能療傷藥。」

  「……?」

  「你知道你剛剛吃下肚的東西是什麼嗎?」

  對話至此,不需要再多加解釋,馬林弗斯就知道自己中計了,腦袋開始有股溫熱酥麻的快感,感覺有股力量逐漸侵蝕意識,大概不用五分鐘就會徹底昏過去了。

  跟一般的道具不同茉紅梨並沒有放在背包裡,那個鐵製藥盒等同於急救包,她隨時都塞在口袋內,是使用個性的障眼法。

  白色的小藥丸本身其實只是單純的糖果,但茉紅梨稍稍加工、把一種有強烈安眠作用的藥粉摻了進去,藥粉只要經過一定程度高溫就會失效,所有的藥丸都加熱過、卻又被茉紅梨復原成吃下肚就會昏睡的未加熱狀態

  茉紅梨隨身攜帶著,給人藥丸時會先將其回溯成加熱過的普通糖果狀態,稍早前給過流水或自己食用時也都有先回溯過了。

  她是故意在馬林弗斯面前吃了好幾次,營造出這個東西可以回復傷勢的假象好讓對方奪走吃下,經過了漫長的時間這次敵人終於上鉤了。

  「妳……」

  在這個絕望的弱勢局面,馬林弗斯可是氣的都快要把自己給炸了,對方有補師而自己什麼也沒有傷痕累累的、還誤食了安眠藥渾身使不上力,想必他再怎麼強也沒有辦法扳回一城了。

  「哼,對付這種雜碎輕而易舉。」
  「那是因為你身後有『Backer』支援著吧。」
  「少囉嗦!就算靠我自己也不用再多花五分鐘就能解決了好嗎!」

  勝負已經很明顯了,勝券在握的兩人逕自開始鬥嘴起來,彷彿這場戰鬥已經結束。

  明明馬林弗斯還帶著滿腔怒火單腳跪在他們面前硬撐著。

  「妳這個臭婊子啊啊啊啊啊—————」

  突然間,馬林弗斯開始大吼,在茉紅梨和爆豪單純只是以為他在自暴自棄時,他竟然從衣服的暗袋內抽出了針頭立刻朝自己頸部插下去,誰都來不及阻止。

  那是Trigger,是讓個性大幅增強的藥劑,在黑市以高價流竄著,身為海賊擁有個一兩支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如果是綠谷或是切島就會對那個東西有點警覺,可爆豪跟茉紅梨是生平第一次見到那個東西。馬林弗斯就在兩人尚未反應過來之前變身成一個三公尺高、全身充滿青筋的肌肉巨人。

  「你們這些廢物!竟敢在我面前耍賤招!與其被抓走我倒不如跟你們同歸於盡—————」

  變成巨人的馬林弗斯雙手觸碰了他身後的矮房,原先的個性極限最多只能讓兩立方公尺大的東西爆炸,增幅個性後的現在,他的極限是,

  二十立方公尺。

  整棟矮房上冒出了一根直徑一公尺粗的超大引線,燃燒的火花大到就像是快要火災了一樣。總是很細碎的滋滋聲在此時變成了大火燃燒的聲音。

  「……這個瘋子!」

  計時炸彈的房子距離她們不會太遠,大概就數十公尺吧,其實也不知道會是自己先碰到它、還是它會先爆炸,茉紅梨沒有頭緒,也沒多餘時間讓她顧慮這些。

  她就只是下意識地向前衝,只要碰到引線回溯一切就沒事,只要在爆炸之前……


  只要……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