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14. 呼喚我

青小豆 | 2021-09-07 09:00:05 | 巴幣 0 | 人氣 59



14. 呼喚
呼んでくれ!私の名を




  在與轟擊掌後物間感受到了個性的湧入,隨即朝身後釋放了大量的冰,擋住了後方來者的去路。

  「看準我的個性快要失效這點在後頭埋伏......心操這傢伙真夠難纏呢。」畢竟危機已經解除,物間仰頭得意的自嘲了一下。

  「你們難道不是同類人嗎?」

  「我可不想被分類在人生勝利組的人這樣說呢!」

  「......抱歉,我沒惡意。」

  不知道該說這個組合是好是壞,最仇視A班的物間碰上最強之一的轟,對任何事情幾乎沒有情緒起伏的轟對夥伴的冷嘲熱諷毫不在意,而物間也無法不依靠著強大的夥伴,看似感情不佳的兩人卻又很默契的走到了現在。

  「他們很快就會追上來了吧。」物間瞄了一眼自己剛製造出來的厚實冰牆,這個場上不乏擁有強大攻擊力的選手,就算不把冰打穿,繞路遲早也會碰上。

  「喂,轟,拿去。」物間朝他扔出了什麼,「肌膚不要接觸到就不會吸引陷阱球了。」

  轟接起對方丟來包裹著球的桌巾,不解問道:「通關球?你拿著它由我來掩護不是比較好嗎?」

  「人越多的混戰要守住球就越困難,這時候機動性好的人就佔了上風,尤其是綠谷、爆豪、時流他們三個如果一搶到球就開溜的話,我們是很難追上的。」物間從口袋裡抽出離開咖啡廳那邊之前多拿的一條桌巾,隨便蒐集了一些樹葉雜草揉成球狀後用桌巾包裹住,「我們分頭前往終點,至少把一半的人吸引過來我這邊,你那邊就會更好解決了吧。」

  這場比賽說實在的無論勝負如何都對協力選手沒有任何影響,不會影響學業成績、也不會干擾自己未來去事務所實習。

  轟看著物間,沒有心機的他不曾多加懷疑物間的舉動,但仍然無法理解為何要這麼拼命。而原因其實很簡單,沒有人希望自己的隊伍輸掉比賽,僅此而已。

  「嗯,另一邊交給你了。」轟如此答道。

-

  爆豪與茉紅梨二人組恢復傷勢之後馬上從醫院的廢墟中衝了出來,能飛的他們在找尋對手方面永遠處於優勢。

  「咦?轟獨自一人手上拿著球......」他們倆站在類似大怒神的遊樂設施頂端俯瞰一切,茉紅梨率先發現了轟。

  而爆豪在旁邊也馬上找到了其他人,「看來跟複製混蛋分頭行動了,想分散一半的對手吧。哼!盡是耍些小聰明。」

  不過其實仔細想想,他們這個方法只能吸引到沒有發現轟的其他人吧。如果是像她們兩個這樣在背後觀察大家動向的話,一定知道通關球到底在誰手上。

  「這樣也好,反正我本來就不想對上他,我們走——...」茉紅梨話都還沒說完,隔壁的那人就已經蓄勢待發準備衝刺了,但他的腳尖朝的方向有點奇怪?「喂爆豪!你想去哪?球在轟那邊吧!」

  爆豪此時已經從大怒神頂端跳出,熟悉連貫的爆炸聲持續推進,他的聲音隨著帶來的暴風逐漸遠去,「我先把那個複製混蛋給打爆再過去——」

  只要冷靜下來多花點心思思考就行,無法獨自作戰的物間撐不過五分鐘,如果要兩人分開行動的話通關球一定也是要由轟保管最為安全,物間頂多只能攔住偶然遇到的其他人。

  爆豪不可能不知道這件事,而且現在通關球也不會吸引陷阱球了是最安全的狀態,照這樣下去八九不離十贏的人就是轟了沒理由要先去跟物間打啊?又沒有什麼深仇大恨......

  咦?深仇大恨!難道——

  茉紅梨止不住笑意一個人笑的猖狂,突然能理解了也不打算阻止,她必須做個好隊友讓爆豪好好排解一下心頭之恨,所以搶球的工作就先暫時交給她吧。

  畢竟,爆豪剛剛可是被人操控說了「物間大人,我真是罪該萬死。」之類的話嘛,以他的自尊心這可是比什麼優勝冠軍來得更要緊的事情啊。

  「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哈......爆豪加油啊!」

-

  依這種比賽機制來說,多人混戰對機動性高的人越有利,所以他才會決定分頭行動,能攔幾個人是幾個人,自己不在的話轟也才能毫無顧忌的施放冰跟火焰。

  可是物間完全沒料到追來的人竟然會是他。

  「......你不是應該被埋在鬼屋那邊了嗎?」當他聽到身後遠方的空中傳來規律爆炸聲響逐漸靠近,便停下腳步轉身面對意料之外的對手,表情盡是束手無策的無奈。

  同樣的招爆豪不會再中第二次了,他沒有回話,可咽不下心裡那股怨恨,擺出了極兇惡不爽的表情,也很熟練的運用手比出拇指割喉的警告,順帶附上了筆直的中指,沒學過手語的人大概也能看懂他要表達的憤怒跟意思吧,總之不是什麼好話就是了。

  ——死吧。

  那是稍早一點爆豪在樹林裡對上心操時對他說的唇語,接著橘黃色的亮光顯現。


  「你還真是死纏爛打啊,這樣是不會受歡迎的知道嗎?」物間透過爆破的能力最終還是逃到了某個死角,被逼的無路可退的他只能靠他的口才找尋另一條活路。

  仔細計算一下,距離剛才發現物間與轟的那個時刻開始,到手下留情讓他掙扎了一陣子的現在,扎扎實實過了超過五分鐘了吧。

  一直閉上嘴真的不符爆豪的性子啊。

  「性格跟路邊臭水溝一樣糟糕的傢伙在跟我談什麼人氣啊?」爆豪試探性回話,同時使出爆破讓身體彈離地面往前一躍,如果真的萬一物間的個性已經強化到能操控的時間超過五分鐘,他也會因為被控制住而從空中摔落,最後也能醒來。

  「哇哈哈,竟然被水溝大王講這種話,我真的該反省了。」物間被逼在牆角,雙手舉於胸前投降,「看來你發現我的『洗腦』時效過了啊。」

  「沒辦法,個性有時限這個瑕疵我也很同情,您說是不是呀?物、間、大、人。」

  砰砰!

  「還有......」爆豪歪頭,躲過了物間趁隙朝他臉釋放的兩記爆破,呲牙咧嘴露出邪惡的笑,「我來給你這個山寨示範一下爆破個性的正確用法吧。」

  躲在牆角,整個四周的光線都被爆豪給擋住,臉上盡是陰影,總是光鮮亮麗的物間也難免露出狼狽的模樣,驕傲的那張臉呈現了死相,因為眼前的爆豪憤怒的看起來可以殺光一整公頃農田裡面的待宰羔羊啊。

-

  用桌巾提著球,從小鍛鍊體能的轟完全沒有放慢速度,調節好呼吸節奏,以快速且穩定的步伐持續跑著。

  但他注意到了不對勁,頭稍稍往右轉向,眼睛餘光瞥見了遠方空中似乎有某個人影,而剎那間人影逐漸模糊。

  ——應該說是,人影前方的空氣被什麼給扭曲了。

  轟反應迅速的再度製造冰牆擋住,沒多久的時間冰牆就發出了被撞擊的聲音、凹了一個拳頭大小的洞。

  「......又是那把電波槍嗎?」轟感受到前方冰牆傳來的震動,如此推測。儘管對手來襲,只要帶著球越過終點仍然是他的勝利,轟回過身準備繼續向前衝刺,可才剛轉過身前方就迎來了一道強光。

  「沒錯,還有這個哦!」

  茉紅梨不知何時飛到了轟身後,在他轉身毫無防備的瞬間從他眼前施放了一記閃光彈,他來不及對應、甚至來不及眨眼,從引爆點中央逐漸膨脹的刺眼強光映在轟不同顏色的瞳上,使得他瞳孔瞬間縮到最小。

  一切都看不到了,而下一個瞬間轟感覺到了有東西從手中被搶走,可他還未能反應。


  茉紅梨極具有正義感,不喜歡不公不義之事,因為她的傷口總能復原,所以順理成章以為自己就是主角,一定能夠成為最厲害的英雄。

  小時候的她是這麼想的。

  可她即使長大了也從沒能打贏一次從小就請來的武術師傅。

  「時流,妳太喜歡以力量決勝負了。」她永遠記得某一天,在她再度落敗而氣餒落淚時武術師傅對她的教誨,「在沒有個性的前提下,因為身體構造的關係女性力氣天生就比男性來的小,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而妳也沒有力量型的個性。」

  「力量不是一切,妳最大的優勢就是速度跟反應快,所以妳必須先聲奪人,給對方來個出其不意的快攻。」師傅看著她的臉繼續道:「喂妳的臉別這麼不屑!這並不丟臉好嗎!硬碰硬輸了才是對最丟人的。」

  茉紅梨永遠記得,被師傅當頭棒喝後的對決她終於贏了第一次,因為她對著教練身後喊了他老婆名字,表情像是看到那位老婆站在老公身後表示很生氣一樣,並在師傅當真轉頭解釋的時候給他施一記肘擊。

  贏過師傅的那份喜悅讓她不再執著於正面對決,雖然說不上是不擇手段,但她願意嘗試任何可能性、使用任何道具。

  她朝轟使用的閃光彈正是爆豪昨天晚上給她的。

  「你的戰鬥服有手榴彈配備對吧?給我一個。」茉紅梨接過爆豪丟來的綠色小型手榴彈查看了一會,隨後開口,「還能不能再給我一個,有閃光彈的嗎?」

  雖然最後挨了爆豪一頓臭罵,但還是拿到了道具。跟茉紅梨料想的一樣,對方出現視線死角時瞬間衝到對方身後是最適合使用閃光彈的時機。

  她趁著轟動彈不得之際搶過手中的桌巾。

  接下來只要飛向終點衝刺就行了,在空中不太容易被攔住,只要再一下下就能贏得比賽了。

  「啊、!」

  茉紅梨大叫,正準備起飛時背後就傳來一道極為猛烈的灼熱感,如果沒有噴射背包擋住的話整個背可能都被大面積燒傷了。

  「你的背包太棘手了。」她趴在地上,身後傳來的步伐十分悠哉,就和他總是不帶情緒的口吻一樣,「抱歉,我本來只瞄準背包的,好像有點讓妳燒傷了。」

  茉紅梨稍微轉頭往斜後方望去,自嘲般笑了,「哈......沒效嗎......」

  原來這就是當初自己與爆豪一戰時爆豪的感受啊,她可總算明白了。

  「因爲我的火焰也很刺眼,眼睛對光線已經很適應了。」

  茉紅梨忍住背部包包外圍的灼熱刺痛感,她能感受到體育服被燒出了一部分破洞,涼風從中灌了進去,不過比起在廢墟殘骸下那時的外傷現在的疼痛等級根本小兒科。

  專研武術技巧就是為了彌補力量不足之處,茉紅梨趁著轟靠近搶球時翻過身躺在地上,接著雙腳像鉗子般死命夾住他脖子。

  因為是超近距離搏鬥,為了避免波及自己轟也無法施放個性。

  而茉紅梨向旁邊翻了一圈爬起,夾住轟的腳順勢將他甩了出去,動作一氣呵成、柔中帶剛。

  眼看轟馬上就要爬起身,趕緊按下噴射背包開關,「壞了!?」無論怎麼狂按按鈕都沒有動靜,看來這就是剛才火焰的威力。

  四周都有在空中盤旋的小型攝影機,還有三不五時就從鐘塔傳來的禮物麥克的即時轉播,茉紅梨知道他們現在正在眾目睽睽之下比賽著,她不能貿然回復她的背包。在廢墟那時是情況危急也剛好四周昏暗,她才會豁出去展示個性給爆豪,而現在不同,她必須忍耐。

  餘光瞄到了似乎有什麼綠色的東西快速飛來,茉紅梨轉頭,是綠谷正向這邊躍進,他拉長上半身伸出手,就在差那麼一點點就能搶到球之際,他注意到了從其他方向飛來的東西,急忙向後跳開。

  巨大哐啷的聲響,才終於把茉紅梨從剛才來不及反應綠谷的出現的震驚中喚回,有一道細長文字飛快的從她右側後方射向前面,風壓吹的她頭髮飄啊飄都遮住了半張臉,再往左偏移個一點點就會把她撞個正著,但也因為這個突襲才得以從綠谷的手裡逃開。

  茉紅梨開始感覺到緊張了,呼吸有些急促,但也興奮的露出笑容,皺眉環視著一一出現將她包圍的人們——轟、綠谷、骨拔跟吹出。

  「爆豪你報仇完了沒,快回來!」她還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撐下去,但在隊友過來支援之前也只能放手一搏了。

  多人混戰中不同選手的突襲,抱著球的茉紅梨根本無暇應對,面對轟和綠谷就算在雙手皆可使用的情況下要打贏都是天方夜譚了,更別說無法騰出手的窘境。

  雖然他們兩人跟爆豪不同並沒有敵意,身為女性的自己他們也不敢盡全力攻擊,可依他們的反應速度搶到球也是遲早的事,更何況其他人的個性更是難纏,大家為了勝利是不會放水的。

  茉紅梨高水準的反應速度讓她躲過幾回攻擊,可同時迎來多方位進攻就算是她也不可能一直100趴迴避。

  「人太多太礙事了。」轟往前踏出一步,從他的腳底開始地面出現了冰向外延伸,頓時之間整片地面都結成了冰,凍住了在場所有人的腳,只有與轟同班很熟悉他作戰風格的綠谷即時跳起躲過了這一波。

  而茉紅梨則早有準備,她從已經壞的噴射背包中抽出了鐵鎚道具,將腳周圍的冰快速敲碎。

  骨拔馬上釋放個性後整個冰不再是束縛,而是柔軟的冰之果凍,輕輕鬆鬆從中脫困。

  只剩體能在這些人之中最差的吹出漫我死命想從冰塊中抽離,卻只是黏的皮膚更痛而已,「可惡啊!才不會讓你們得逞!」他果斷放棄掙扎,深吸一口氣,「黑漆漆!」

  吹出說出了這個意外的三個字後,以這群人為中心的半徑20公尺左右的空間突然夜幕降臨般被一個黑色半球體籠罩,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到。很明顯這就是我得不到你們也別想得到的詭計。

  轟施放火焰照亮了場地,而差點被火擊中的人急忙跳開,地板也因為骨拔的個性變得軟爛難以站穩,大家就這樣在這視線不佳且無堅固立足之地的亂鬥之中拼個你死我活。

  「聽得到嗎?快撐不住了我需要你啊!爆豪!」陷入軟化地表裡難以行動,雖然因為球也陷進地表的關係骨拔並不敢隨意解除個性,但這種情況茉紅梨還是希望能有救兵。

  然而從剛剛開始,無論茉紅梨呼喚了多少次耳麥就是沒有傳來任何回應,爆豪那邊的耳麥已經不見或是被弄壞了,仔細回想一下,或許在她衝去救爆豪的那個時候飛走了也說不定。

  因為吹出使出的「黑漆漆」導致範圍內視線極差,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在看不太到彼此的情況下爭奪的,只能靠著轟時不時使出的火焰所照亮一切的瞬間找尋各自的位置。

  一陣涼意來襲,在這片漆黑之中轟再次施放冰之地板,將軟化的地表層凍結,大家就這樣被困在地表之中。

  而這整片黑暗籠罩沒人看得到茉紅梨,可以放心使用個性了,她一發動,身體四周結凍的冰瞬間消失,回到尚未生成的狀態,便馬上從地表爬起;其他人也有自己到對應方式。

  背包已經壞了不能飛了,殺出重圍的機會渺茫到茉紅梨恨不得重新投胎希望自己能有一雙翅膀。

  「時流——!把球傳到這裡!」說時遲那時快,在一片混亂的漆黑之中那熟悉且令人安心的聲音終於出現了。

  在爆豪呼喊後,儘管看不見實際位置,茉紅梨還是決定相信隊友,在深深黑暗之中奮力一揮,將東西以拋物線丟向聲音傳來的位置。

  一聽到爆豪的大喊,深怕快搶到手的球傳到別人手中,大家都朝著爆豪的方向跑去,而轟當機立斷向聲音來源揮出左手,一道猛烈的火焰便隨之衝出。

  濃烈的橘黃色光芒一瞬間照亮了四周,火焰衝向的並不是大家所以為的爆豪,而是能夠靠著變聲器模仿其他人聲音的——心操人使。在混戰之中他的存在更顯得重要了。

  站在黑色籠罩範圍外的心操雖然被發現身份,可是球也丟過來了,這點犧牲是值得的。

  「什麼!」而在火焰照亮一切之際,他也終於能看清楚眼前飛來的物體,在一陣錯愕慌亂之下還是將它接住了。

  茉紅梨丟過來的不是球,是被轟燒壞的噴射背包,而真正的球還在本人手中被保護的好好的。

  情況危急,心操也顧不了球還是包了,那巨大的火焰之柱直衝而來,四周突然膨脹的熱氣竄出,乾燥的熱空氣彷彿不只是灼燒他的肺,甚至連視線都燒的他無法移動目光。

  會被擊中的,即使他已經以自身最快的反應將束縛布當作盾牌甩出去,可面積如此窄小的布可擋不了什麼。

  心操舉起噴射背包擋在臉前,這是他僅能做的最後掙扎。

  「危險!」

  「......」心操躺在地板上,他沒有被燒傷。

  「心操同學你沒事吧!」

  「你快回去!現在分秒必爭啊!」

  心操激動的大吼著,他在幾乎要被火焰灼燒之際,眼裏看到的卻是帶著擔心以及迫切想要拯救的表情直奔而來的綠谷,在這個可能下一秒球就會被搶走的緊急時刻裡,他還是優先選擇了保護隊友。

  這點讓心操覺得很過意不去,他想成為英雄,卻仍然是讓人犧牲自我去拯救的那方。

  他絕對不希望因為自己的過失害隊友輸了比賽,「快回去啊!」

  ——砰!砰砰砰砰砰!

  不知道是這場比賽的第幾次爆炸了,離心操和綠谷有些距離的黑色半球體籠罩的地方瞬間被好幾顆飛來的球給炸開,瞬間成了與之相反的一片白煙,而多顆球同時爆炸產生的巨大旋風把原本在裡頭的大家吹的四散。

  「最終還是爆炸啦———!!!在一片漆黑之中完全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呀!!!」就連擁有上帝視角的禮物麥克也因為黑漆漆的效果,沒辦法掌握剛才的情況,著實一頭霧水,他握緊麥克風、瞪大雙眼,「究竟現在球會落到誰的手裡呢!」

  爆炸刮起的強風過不一會終於停止了,只剩下些許還未散去的白色煙霧。

  就在剛才,茉紅梨趁著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心操那個方向時她靈光一閃,打開緊包裹著球的桌巾將手掌放在球體表面,接著馬上抱緊球趴下減少風阻,果不其然,幾秒後那些陷阱球就飛來了,一個個砸中看不見任何東西的其他人。

  「千鈞一髮啊......」她趴在地上,感覺四周似乎安全了才緩緩爬起。 

  球已經包回桌巾內,擁在懷裡當傳家寶一樣護著,雖然背包已經沒了,但其他人也被吹散了,現在是逃走的大好時機。

  「什麼!?」

  左腳掌至小腿處一陣強大的涼意,儘管只是鞋子跟褲管外圍被厚實的冰給包覆,肌膚仍然可以在褲子和鞋子裡頭滑動,但沒有意義,整個左腳還是像被釘子給釘死在地面般無法移動。

  白色煙霧散去,留下來了唯一一個沒有被吹走的人,他早在爆炸的當下築起冰牆抵住身軀,強風是吹不動他的。

  「該結束遊戲了,時流。」

  聽到對方說話後將視線從結凍的左腳移至臉前,那是一股沒有殺意的威脅,茉紅梨不會感到害怕,卻被這樣的氣勢震懾的無法動作。

  她剛才的鐵鎚也早就不知道被爆炸強風給吹到哪去了,實在無法逃脫。

  壓迫感襲來,她感受到自己緊張的心跳,這場勝負對她並沒有影響,可她就是不想輸,那個好勝心比她更強烈的爆豪更不可能願意輸,她明明說過了,她會成為最棒的協力選手的啊!

  沒地方閃躲的她只能緊閉雙眼死命環抱住球在胸口,不管轟會使用什麼樣的招式她都不會放手的。



  「茉紅———————————!」

  那個聲音是......

  不需要用眼睛去確認,茉紅梨就是知道,在這場大家對彼此的聲音互相猜疑的遊戲裡,確認真實身分前盡是數不清的猶豫,而任何猶豫都可能招致失敗。

  可以移動的右腳重重踩穩地面,茉紅梨睜開眼睛使勁地扭轉腰部,啟動手肘處的推進器朝爆豪的聲音方向以100000%的力量丟過去,用力的吼著,「啊啊啊——————」

  她從小到大最擅長的,就是用盡全力奮力一擊了!

  轟就站在茉紅梨面前,如果她有任何一絲的猶豫,轟是有機會將球攔下的。

  可令人敬佩的是他們倆之間的信任,因為,茉紅梨並沒有猶豫。




  「蛤?暗號?」晚上時,對於茉紅梨的提議,爆豪只是皺起眉頭表示一臉不悅,「只有敏銳度不夠的傢伙才會被那個洗腦混蛋騙。」

  「你真的很狂妄耶,被洗腦剛好而已。」

  「我說的事實好嗎?」

  其實今天早上才第一次與爆豪說話,到現在晚上的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事,除了跟他一見面就吵架以外甚至還打了一架,也從沒想過此時此刻會跑到對方宿舍來為下一場比賽做準備。

  所以說,被一個今天才剛認識的人以這種口吻說話,誰能不生氣啊!

  其實想要索性掉頭就走的,因為真是滿肚子火,但想到必須要幫他贏下這場比賽才比較有機會接受英雄科的訓練,茉紅梨也只能摸摸鼻子為現實低頭。

  「唉......」將難以言喻的無奈嘆氣嘆出來,她只能退一步說話,「所以我才需要啦,我太遲鈍如果被洗腦了你可是少了同伴多一個敵人耶!」

  「那妳明天就給我全程閉上嘴。」

  茉紅梨決定無視爆豪諷刺的提議,開始認真的提出自己的想法,而對方也才終於沒有繼續嗆聲,雖然雙方的討論比較像是茉紅梨單方面的講話,不過也還算進行得下去。

  既然個性是需要別人回應才得以觸發,那施術者肯定會對如何讓別人回應這件事加以研究,被發現身份可能會挑釁,身份未曝光時也可能假冒別人來問話。

  這樣一來,他一定會很仔細觀察每個人說話時的習慣和稱呼別人的方式,才能沒有破綻的模仿對方。

  「等等我回去會做個無線耳麥,明天聽到彼此的呼喊如果同時沒有耳麥裡頭傳來的聲音,那就是心操了。」茉紅梨手托著下巴思考著配備的製作方式。

  「但是,」她補充道,「如果明天打的很激烈的話耳麥一定會噴飛,不、是一定會壞掉的吧。」

  還不知道明天的對戰方式,但要八個人一起決勝負不可能會沒有大亂鬥,又有體育祭時把整個場地轟炸的亂七八糟的轟焦凍跟綠谷出久、還有眼前這個不管對方是死是活絕對會炸個精光的瘋子,場地沒廢掉就該偷笑了,怎麼可能戴在耳邊的耳麥可以安然無恙?想得太美好了!
  
  「所以開始聯絡不上對方之後就用暗號吧,如果是可以看見彼此的距離,那就跟平常一樣說話就好,我們確定是對方之後才做回應。」

  「如果是看不見彼此的情況呢......」茉紅梨伸出手將大拇指指向自己,「到時候,叫我茉紅,我就知道是你了。」



  無法移動已經沒有退路的窘境,而眼前則是眾所皆知的強者轟,所以茉紅梨只能用盡全力抱緊球,因為已經沒有其他對策了。

  「茉紅——————————!」

  耳麥壞掉且對方不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內,會這麼稱呼她的人......

  就是本尊。

  茉紅梨猛然睜開眼,幾乎在對方呼喊的那一瞬就把球奮力丟了出去,她甚至都還沒確認是不是真正的爆豪,但她願意賭一把。

  「啊啊啊—————————!」

  那是她最大限度的力氣了,看著球從自己手向外推進,最後離開指尖,不知為何,全程就像慢動作播放般每一個細節都看在眼裡,而球朝著遠方飛去的那端,爆豪正在向終點衝刺。


  ——「到時候,叫我茉紅,我就知道是你了。」
  ——「而我,則叫你勝己。」


  「去吧——————————————!勝己——————————————!」


  有了增強攻擊力的盔甲及推進器的加持,球以肉眼難以捕捉的速度飛向終點,甚至超越了爆豪目前的所在位置。

  爆豪跳了起來,手掌續力朝著左右相反方向連續爆發而產生強大迴旋,那是體育祭時對上轟使出的必殺技,就像一個橫向的龍捲風。

  「是我贏了啊——————!」他大吼,並在產生的迴旋風暴中使出最後一波爆炸,頓時之間整個遊樂園籠罩在一片爆炸的橘光之中。

  爆豪就像一顆流星,接住了球閃爍著筆直飛去,穿越終點,徒留爆炸的塵煙以及在觀眾們的一片鴉雀無聲。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