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56. 立場的爭執點

青小豆 | 2021-12-24 09:00:09 | 巴幣 2 | 人氣 139




【56. 立場的爭執點】
それぞれの守るべくもの




  落花離開了,從眾人們生存的世界中徹底消失了,連個影子都沒留下。

  說實話,茉紅梨沒有什麼實感。大腦思緒應該是清晰的,她很清楚明白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卻意外的沒什麼情緒起伏,這般冷靜樣貌一點也不像以往的她,沒有聲嘶力竭大哭更沒有宛如要把所有不甘訴諸上天的怒吼,就只是靜靜地站在那兒,連一點兒心跳都感受不到,那份虛無吞噬了所有情緒。

  之後發生了什麼其實茉紅梨也沒什麼印象了,似乎真的只是雙眼無神的發愣,而其他人卻剛好一致地以為她僅僅是完成了拯救任務後稍作休息罷了。

  將她從混沌之中喚醒的是一旁友人的對話。

  「茉紅同學,妳還好嗎?臉色看起來不太好……」

  當茉紅梨回過神,她發現自己正跟著其他人坐在避難集中區域角落的石塊上休息。原本就在的爆豪跟切島不說,連本在度假村享用晚餐的綠谷跟轟也在收到緊急通知後跟著前來幫忙救援。事件差不多告一個段落,所有人都集中在此處休憩,等待負責人的下個指示。

  看著隔壁綠谷滿臉擔憂地凝視自己,茉紅梨有些欲言又止,「我……」

  該怎麼跟大家說才好?

  除了爆豪以外沒有人知道落花已經不在的事實,他們對落花來自於貧民窟一事毫不知情,更別說她成為了這個戰區唯一一條殞落生命的悲劇。

  被綠谷如此一問,茉紅梨的腦袋才開始運轉,開始重新深刻感受到自己的悲傷。

  「是因為個性使用太多吧?」

  他們在不規則排列的石塊上圍成一圈坐著,切島說出他的推測,同時跟著所有人視線一同看向茉紅梨,她仍舊不發一語。

  「原來妳一直隱瞞自己的個性。」轟將可以使用火焰的左手舉在胸前,看著掌心,回想自己以前的種種,「這一路來很辛苦吧。」

  忽地想起了某些片刻,轟猛然抬起頭,直視曾經一同對付英雄殺手的綠谷說道,「這次也是只要將功勞歸功給其他英雄,政府那邊應該就不會對時流懲處了吧?在公共場合使用個性……」

  「這個傢伙已經取得臨時執照了。」

  說出此話的爆豪凝視遠方,和他一樣知情所以一點也不驚訝的綠谷內心充滿敬佩,默默補充道,「茉紅同學……一定……非常努力。」

  此時所有人沈默著,彷彿一致默認剛才綠谷說的話。

  晚餐時間時引發的大爆炸已經過了有數小時的時間,近百名的英雄聚集並同心協力救災才能有如此效率。儘管現在已經超過午夜12點了,但不到一天就能把人全數救出真的要多虧歐爾麥特英雄獎,是因為這個活動才能召集這麼多英雄的。

  此時夜幕重回清澈的模樣,當初的薄雲早已散去,顯露著的是在這無光害之地清晰可見的一片星海。

  弦月高掛,恰似笑容的半月形怎麼看都像在嘲笑地表的人們。

  某處的人們開始發出聲音,由最初發現動靜的人開始一個個將注意力集中到中央處,一名穿西裝的米白中短髮女性正在跟身旁的人交談,談話結束後她清了清嗓,開始對著眾人發聲。

  「諸位英雄們,真是辛苦你們了。」

  坐在角落的那群學生也扭轉身軀看向那人,只有對任何事都提不起勁的茉紅梨持續低頭發愣。

  「那麼剩下的工作就交給警方和其他救援組織幫忙處理,各位英雄們請好好回去繼續享受你們的假期吧。」

  眼眶睜得比方才大了些,雖然那雙眸稱不上回神,但茉紅梨確實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她有些僵硬地轉頭,視線隨著方向掃過一個個身穿私服、面帶疲憊的英雄們,最後目光停留在眾英雄們圍繞著的那名女性。

  茉紅梨認得她,是位經常在螢光幕前露臉的名人——英雄公安委員長。

  對於這個僅在電視機上看過的人從未有任何偏見,但她剛才說的話宛如一記落雷惡狠狠的打在茉紅梨身上,逼得她不得不看清楚周遭確認自己是不是腦子燒壞了。

  她剛剛說了什麼?

  回去『享受』你們的假期吧?

  在這個上萬人的家已被徹底摧毀的受災區中央說了,『享受』你們的假期?

  理智尚在線的茉紅梨努力保持冷靜,不,已經被虛無給填滿的她感受不到情緒,她看似有點驚訝,嘴角卻沒有任何弧度,只是不發一語地將注意力集中到那處而已。

  當英雄們收到命令瞬間鳥獸散之際,可能是在自言自語的委員長隨口對自己說了一句:



  「沒有任何傷亡真是太好了……」




  「開什麼玩笑……」

  坐在茉紅梨身旁的綠谷以餘光瞄到移動的人影,「茉紅同學?」

  「喂!」「茉紅!」爆豪跟切島也注意到了。

  她踏著快速步伐直衝向前,每一步踏出的幅度越來越大、左右腳交叉移動的速度遞增,往地面輸送的每一腳力道都充滿憤怒。

  在委員長發現來人才剛轉身之際,便被一把揪起了領口,「請問您剛剛說了什麼?」

  「…….嗚呃……妳是……」

  誰也沒有想到身為這救援最大功臣的孩子竟會對人如此暴力相向,她的臉上明明沒有任何一絲皺紋,眉頭非常平順,令人聯想不到她此刻的內心想法;本該是褐色的水亮眸子已失去光澤,彷彿對上眼便能把人完全吸入深不見底的黑洞。

  明明該是這樣的,那張臉應該是毫無情緒的,無生氣面容之下卻隱藏著波濤洶湧的怒氣。豎起耳朵仔細聆聽,沒有弧度的嘴角內那咬緊牙摩擦的聲音、定睛一瞧,提起對方領口的手正激烈顫抖著。

  看了茉紅梨此刻的模樣,不論認不認識她,應該都會不自覺這樣想吧?

  ——這個人似乎是氣炸了。

  不只是揪起領口的手,茉紅梨連聲音都在顫抖,然而委員長被抵住呼吸,根本無法回答她的問題。

  「您剛剛是說『享受』嗎?別開玩笑了!看到周遭了嗎?這種幾乎被滅鎮的程度……居民們每個都在瑟瑟發抖……您還好意思讓英雄們回去『享受』!」

  「妳在做什麼?還不快放手!」發現事態不妙的英雄們急忙從背後架住茉紅梨把她拉開。

  被比自己壯碩幾倍的英雄從後頭架住,像隻被撈上岸的魚在水外掙扎似的,茉紅梨死命掙脫,對著前方空氣拳打腳踢,可力氣比不過別人的她不論怎麼扭動身子就是逃脫不了,只能氣得大罵:「快放開我!我要跟她說清楚啊!」

  奪回呼吸自主權後,委員長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脖子,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她沒有感到害怕,一本正經地看向眼前怒視自己的那名少女。

  「就是妳吧?上次考臨時執照的那個孩子。」

  被認出來後,茉紅梨緩下了掙扎,大口吸氣喘息著。

  在公安委員長的眼神示意下,後方的人才終於把穿過茉紅梨腋下將她扣住的手給鬆開。

  「就算是英雄也需要休息,沒有人有辦法全年無休的工作,更何況是這種需要賭上性命的職業。」這是針對剛才茉紅梨的咆哮所作的解釋,委員長的語氣並無責備,可對於現況她仍不禁嘆了口氣。

  「無家可歸的居民們我會請當地政府協助安排臨時避難所,英雄們的救難任務已經完成了,所以才會讓他們回去休息,而且這也多虧了妳將災害降到最低才能無人傷亡……妳也需要好好回去放鬆一番才是。」

  「……才不是無人傷亡呢。」茉紅梨低著頭嘀咕著,卻是剛剛好能讓眼前那人聽見的最適當音量。

  委員長疑惑皺眉,不自覺嗯?地回應著。

  「有人死掉了啊!我的朋友!落花她死掉了啊!」緊握拳頭指甲嵌入肌膚烙下淺淺的淡粉,茉紅梨激動大叫,聲音在這詭譎的氛圍中不斷迴盪。

  喘息到最後她開始啜泣,兩腿一攤,無力地跌坐在地,哽咽著的嗓音必須以高頻音才能順利傳出,「……無人傷亡?……為什麼?因為貧民窟的她們連人都不如嗎?這是……英雄該說的話嗎?要不是落花這些人全部都救不回來呀!」

  她們連人都不如?不,絕對不是,身為英雄必須珍視每一條性命,而且這些命不分貴賤。委員長靜靜站著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對於妳朋友的事我很遺憾,也為我剛才的言論道歉,對不起。」

  因為神情一直都很嚴肅,自然而然給人一種誠懇的感覺。委員長緩慢走到跌坐在地的茉紅梨面前,蹲下與她平視。

  「這整起事件,可以請妳告訴我們妳所知道的一切嗎?包括了『所有人』的下落。」


-


  茉紅梨被帶走了,被護駕到地方公安的會議室,協助做筆錄的警方單位也跟著一起,目前看起來應該是不會有事才對。

  對於整起事件最了解的人只有茉紅梨一個,其他人都是在狀況外時就被呼叫過來。

  不過,比起不知道事情始末的不甘心,他們的心情似乎是震驚感要更多一些。

  「是嗎……鯨吉她已經……」
  「這就難怪茉紅會這樣了,明明有能復活人的個性,卻救不了朋友……」
  「不只是她,我們也什麼都做不了。」
  「可惡……」

  儘管茉紅梨跟著公安離開了,過沒多久他們也隨著解散的眾英雄們一起離開,準備返回度假村。昏暗夜色籠罩低氣壓,剛才數小時的救援行動結束了,他們腦袋裡的思緒卻還沒跟著結案。

  本是有些慶幸災情比預想的還要好上許多,誰知衝擊性的事實突然炸開。

  今天白天還跟自己玩在一塊的人死去了。

  認識的時間不長,對,或許沒有刻骨的傷痛,但落花仍是朋友,這股哀愁任誰也無法言喻。

  「我們……等等一起去安慰茉紅同學吧。」

  就算只是微薄之力也好,在她心靈脆弱時,綠谷希望能夠成為支撐她前進的力量,於是便在返回的途中向大家提議。

  「畢竟時流應該比任何人都還要難過。」

  「茉紅她真堅強……你們說她有臨時執照了吧?就算這樣,沒有實習或職場體驗的經歷,突然就要面對這麼多人傷亡對心靈的打擊肯定不小。」

  從切島的言語聽得出他將自身帶入其中,他想起了神野之戰以及黑道事件,除此之外他們也遇過幾次敵聯合,如果沒有經歷過那些,他自己恐怕也承受不住。

  「那傢伙……」爆豪面目凝重望向遠方眉頭緊蹙,就連總不在意他人感受的他,這次心情也跟大家一樣不好受,「在支援趕到之前不知道已經吐了幾百回了。」

  他們四個人並排走著,一路上經過了數不清的建築殘骸,倒塌粉碎的磚瓦都長得差不多,也和最初茉紅梨開始救援行動的周遭並無差別。

  對爆豪而言,茉紅梨每救了幾個人後跑到角落嘔吐的樣子歷歷在目,這也是他會命令她去休息的主要原因——很明顯地,她還沒適應這殘忍的世界。

  沈重氣氛使得這些孩子們不再開口,一路沈默著直達屬於他們的休息處,距離貧民區遙遠沒有受到一絲波及的度假村仍然在營運。

  深夜限定的夜景,安定人心優美的樂曲從各處角落的隱藏喇叭緩緩流出,捨不得入眠的人們仍在享受館內設施。看看他們臉上沈醉的笑容便能明白,這些人肯定不知道外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吧。

  渡假村彷彿另一個世界。

  仔細想想,真是如此嗎?

  不,打從他們四個人越過『線』時就感受到了,貧民窟才是所謂的另一個世界——被人們唾棄、不願伸出援手拯救的世界。


-


  一切都結束了。

  在提供自己所知道的一切事發經過給英雄公安及警方後,茉紅梨終於回到了渡假村,回到自己的房間。現在是凌晨一點半出頭,她已經累了,覺得很累很累了。

  之後可能還要協助警方調查一陣子,但今天她已經什麼都不想做了。

  茉紅梨像極了活屍般有氣無力地拖著身子沖了個澡,洗完她沒有馬上睡覺,只是靜靜坐在房間外頭陽台的椅子上,雙手抱膝,整個臉埋在裡面。看不到的面容其實依舊沒有什麼表情,她只覺得頭痛,而且有點想哭,卻怎麼也哭不出來。

  「落花,是妳的力量大家才得救的,妳是英雄哦。」

  自言自語著,臉被蓋住了聲音很模糊,但彷彿就是說給旁邊的人聽似的。然後,一滴一滴,淚才緩緩穿過膝蓋間的縫隙落至椅面。

  「可是為什麼只有妳沒辦法得救呢......」

  哽咽著、無助的聲音顫抖著。

  發動個性的前提是觸碰,就算因為『鯨落』的影響時間逆流的能力提升了一百倍,乘以零的話結果永遠都是零。

  其實這場慘劇的傷亡人數並不是0,有唯一一位犧牲者,就是鯨吉落花,而這就是茉紅梨一直無法展開笑顏的原因。

  ——她救不了自己的好朋友。

  這種心情難以言語,茉紅梨不知道如何排解這份難耐,但她也不想向人訴苦,於是一個人默默地回來、默默地在這哭泣。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她抬起頭時天色依舊是深刻的黑,月光昏暗且被厚厚的雲層籠罩。

  臉頰盡是膝蓋的壓痕,她懵懵半瞇起眼,眼睛也哭得有些腫了。腹部傳來咕嚕咕嚕的聲音,她餓了,卻一點也沒有食慾。

  「唉......」她重重嘆了口氣。

  此時房門傳來敲門聲,雖然陽台的玻璃門關上了導致聲音非常小,但還是聽得到。這是第三次敲門了,不知道是不是獨人,也有可能是春呢?但茉紅梨沒有應門,就如同她口袋的手機一直震動也沒有理會。

  「對不起,我現在想要靜一靜......」敲門聲停止,猜測人已經離開,她才喃喃唸道。

  「在那之前也得吃東西吧?」

  「!」

  倏地將視線轉向聲音來源的右方,只見一個小盒子朝自己直衝而來,茉紅梨慌亂接起。

  「今天明明是妳最像英雄的一天卻板著一張屎臉,其他傢伙可是擔心妳都擔心得快瘋掉了,尤其是妳哥啊。」
  「......抱歉。」
  「擔心妳的又不是我對我道歉幹嘛?」
  「說的也是。」
  「附和個屁啊?還不快吃!」

  爆豪就站在他房外的陽台,就在她隔壁,順著他的視線來到自己手中剛接起的小盒子,是一盒看起來十分高級的巧克力,沒意外應該是在樓下的點心吧拿的吧。

  「妳今天一直都在使用個性,頭不是會痛嗎?老子都特地幫妳拿來了猶豫什麼!」爆豪倚靠著外圍欄杆,雙手抱胸俯視隔壁陽台坐在日光浴椅上的茉紅梨。

  個性使用過度會有頭痛的副作用,所以常常吃巧克力緩解頭痛,久而久之就愛上了巧克力。這是白天的時候才透露給他知道的消息,茉紅梨沒有想到爆豪會記得。

  雖然眼神依舊沒什麼活力,但她還是提起了嘴角的弧度對他笑了一下,「謝謝你。」

  指尖夾著一碰到體溫就逐漸融化的高級巧克力一口塞入口中,甜味在舌尖上化開,就如同爆豪此時的陪伴讓她心波蕩漾,這是她今天在友人死去的自責中唯一的救贖。

  「你應該也累了吧,快點去睡吧,很晚了。」

  「這種話妳應該先對自己說才對!」

  茉紅梨輕笑出聲,她認識的那個爆豪勝己可不是會一直管別人休不休息的人。已經沾上融化巧克力液的指尖再度伸入盒內準備拿出第二顆,「會啦,這個吃完我就去……」

  「喂,茉紅。」

  對不熟悉的稱呼方式感到遲疑,茉紅梨伸入盒內的手停頓,滿臉困惑地朝呼喚她的爆豪那頭看過去。

  爆豪只有唯一一次以『茉紅』來稱呼她,是在UFC的合作四強賽上,為了避免誤回應心操而被洗腦才以此稱呼的。

  ——是『此時此刻正是我在呼喚妳』的證明。

  「如果妳真的認為那隻鯨魚的死是妳的錯,那我可是會毫不留情地揍飛妳的啊!」

  「……」

  瞧茉紅梨那被說中心裡話的驚訝表情,爆豪不屑的撇撇嘴心裡很不是滋味,雙手插口袋,他就站在隔壁陽台的欄杆前怒視對方。

  「少自以為是了!是有多瞧不起人才會把老子當作幫不上忙的廢物啊?妳的責任?妳以為妳是誰?聖人?教主?還是天皇?我如果強到直接把那個炸彈傢伙給炸暈就沒事了,可是妳卻完全不認為是我的錯。為什麼?啊啊……我知道了,因爲妳認為老子很弱嘛,弱到他媽的打從妳心底根本不打算把這份責任交給我來扛,是這樣子沒錯吧?」

  寂靜深夜不應大聲喧嘩,神奇的是爆豪並無吼叫。他站在欄杆前,正巧與茉紅梨隔著兩公尺的距離,以他總是充滿爆發力的嗓音加以控制,恰恰足以威震茉紅梨,卻又不會吸引其他人的注意。

  茉紅梨怔了怔,還在盒內尚未拿取巧克力的右手抽出,雙手無力垂放於腿邊,她不禁低頭輕嘆口氣,「落花也這麼說呢,說這不是我的錯。」

  「其實我也知道,只是還是很痛恨自己什麼也做不了……雖然選擇權並不在我,但總有種是我拿她的生命換取大家的命來逞英雄的感覺。」

  理智與感性總是互相矛盾著,那份自責並不是身為人類可以控制的情感,覺得事情無力到有點可笑的地步,她也不禁皮笑肉不笑的勾起嘴角。

  「爆豪,你是真的很強,不只是趕來救我,落花那邊也是,是你即時趕到她才沒有馬上被那個海賊殺掉,如果那時候落花就先被殺死、先被那傢伙碰到的話,我根本就沒機會救回全部的人。」

  颯颯寒風襲來,捲起了兩人的髪不斷擺動,那風聲反更襯托出茉紅梨聲音中的無力感,「我的自責跟我們的強弱一點關係也沒有。」

  無預警突然站起身,她跨了兩步與爆豪面對面。

  「你知道剛剛公安的人說什麼嗎?」在爆豪嚴肅的沈默中茉紅梨直接公佈答案,「他們竟然說要壓下這次的事件……」

  吃了一顆巧克力後滿腔甜韻的嘴忽地嚐到了些許鹹味,那大概是從眼角沿著臉頰滑進嘴角的某種液體。

  「可是我什麼也做不了。」淚腺潰堤之餘,茉紅梨像是發神經似的想要一笑置之,可惜臉部肌肉並不配合,整個表情醜歸醜,散發出來傷心欲絕的氣息卻令人笑不出來,「這個世界,英雄什麼的都是狗屁……」

  她沒有哭出聲音,顫抖著嘴,時不時啜泣、把快要流出的鼻水給吸回去。

  「這件事要讓大眾知道,社會才會對這些弱勢伸出援手啊!我就是搞不懂,他們拼死拼活只為了守住名譽,寧可犧牲可以救助這些受難居民的機會……」

  爆豪站在她面前,不體貼的他沒有為茉紅梨拭淚,更沒有摸頭安撫,只是撇頭看向遠方天空的彎月,「上週某一天的頭條新聞,妳應該記得吧?有關潮爆牛王。」

  茉紅梨持續啜泣,不明白這話題的轉折於是沈默。

  「明明日本前五名的英雄其中一人失蹤了,這個頒獎典禮卻還是照常舉行,頂著被部分民眾批評沒良心的汙名硬著頭皮舉辦的原因,大概也是為了讓人民安心。」

  話語至此,茉紅梨便垂下眼簾看著地板,其實這種道理她都懂的。

  「全世界的頂級英雄明明都在場卻還是被入侵,貧民窟的事情如果被大眾知道了,這不僅僅是批評謾罵可以解決的事,英雄本身帶給人民的安全感將不復存在。」爆豪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吐出,「那些一般民眾可跟妳不一樣,他們的內心可是脆弱得很。」

  話題到此,他們倆陷入了一陣沈默,帶起這個話題的爆豪沒有繼續接話,似乎是在思考該如何表達。他發出沈著的嗓音,沒了平日那般咆哮嘶吼,說不上很溫柔,卻也相對溫柔了。

  「潮爆牛王……我之前職場體驗跟實習就是去他那裡的,雖然我不把他當作我的誰,但依妳的角度來看他可能算是師傅吧?」

  「之前跟妳說過,關於英雄名,我有個一定要第一個告訴的人,那個人就是他。」

  茉紅梨聽了有些羞愧,這對爆豪來說一定很重要,可當初她卻還因為這件事在內心吃了小小的醋。她沒有開口回應,而是讓爆豪繼續接下去。

  「『想成為怎樣的人、該成為怎樣的人?等正視完這個世界後所做的決定,就是自己想成為的英雄樣貌。』那傢伙曾經對我說過這樣的話。」將撇頭賞月的視線移回正前方,他發現眼前的少女不再啜泣,只是有些癡愣,此時他們也正四目交接,「有些英雄的確是狗屁,但我要成為的是讓這個社會心服口服不敢多吭一聲的菁英中的頂尖啊!」

  「所以,妳自暴自棄是在幹嘛!不是一直嚷嚷著想當英雄才一路走到現在的嗎?給我拼死拼活努力去成為可以拯救『那些人』的英雄!聽懂了嗎!」

  如同本人的火爆性格,爆豪的赤眸充滿灼熱溫度,連同想法無阻礙地、最直接地傳達給茉紅梨,將她失去魂魄的眼神注入新的靈魂。

  渡假村內24小時不間斷播放的輕音樂,因為著實諷刺,剛才一直下意識斷絕了對背景音樂的聽覺,此時樂曲才正式流入茉紅梨耳中。

  緊皺的眉鬆開了些,原本無比彆扭的表情也緩和成了令人憐惜的樣子。

  這一夜茉紅梨是注定睡不著了,至少身旁還有爆豪那一點也不像安慰的安慰,絕望中還是有一點光芒。

  焦躁、徬徨、不安;

  未來、志向、目標。

  虛無感席捲而來種種難題卻仍沒有獲得解答,不過不必擔心,也無需驚慌,因為這些孩子們應該會持續向前邁進(Plus Ultra)的吧?


  啊,是一定會才對。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