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59. 真正的英雄(完)

青小豆 | 2021-12-27 09:00:14 | 巴幣 1002 | 人氣 91





  平常並不太整理的房間今天出乎意料地整理了一番,平常書桌上散亂一片的工具海全被收納到箱內,床上的玩偶排排坐好,彷彿是在鄭重的道別。

  「之後會有好一陣子不會再進來這裡了呢。」

  茉紅梨感嘆著,有些不捨的打量房內每一個角落,深怕有什麼遺漏的地方。

  該帶的工具和裝備全都在行李箱了,衣服……帶幾件夠用的就好,其他有需要再買就行,最重要的是獨人的信用卡,這個確定安全地放入錢包內了,萬事OK。

  「說真的,還真有那麼點不捨呢。」

  無奈輕笑著,茉紅梨在踏出房門的最後一刻轉回身子,視線再掃過最後一圈,所有東西都映入眼簾不想忘記,甚至連一直塞在抽屜中,小時候拿到開心得要命、現在卻說什麼也不願拿出來的英雄·閃翼造型娃娃都被好好放在床頭櫃上頭。

  視線持續推進。

  最終聚焦在正前方牆壁上用衣架掛著的——雄英高中制服。

  於是放在門把上的手不自覺緊握。

  這些日子以來謝謝了,儘管已經辦理休學,現在暫時不算是雄英的學生了,茉紅梨仍覺得入學以來的種種都很美好。

  「那……我出發了。」

  對著空蕩蕩的房間說道,關上了門,衣架上的制服因房內風壓改變而搖擺著。

  就像是在跟主人揮手道別。



【59. 真正的英雄(完)】
私はヒーローになれる

 

  「小茉紅,妳到台灣一定要馬上打電話報平安哦,如果覺得一個人太孤單就馬上回來,或是要帶妳的那個人欺負妳,馬上跟春說,他會立刻瞬間移動到妳身邊揍飛那個人的!」

  在日本最大的機場出境大廳二樓,站在大片落地玻璃窗前可以盡情仰望蔚藍天空,運氣好的話可以近距離一覽飛機升空的場景。

  幾個人就站在落地窗前,準備最後登機前的道別。

  「我才不會!自己決定要走的,任何後果都要自己承擔,我才不要幫忙擦屁股。」

  「春~你唯一的徒弟要出國了,就這麼沒心沒肺嗎?」

  「吼唷癒花,她又不是不回來了,再說,獨人先生都沒妳這麼誇張啊。」

  「獨人先生已經難過到說不出話來了好嗎!」

  對話至此,在場所有人的視線全聚焦於獨人身上,只見他平常氣質的臉蛋有些緊繃,嘴角不明顯的抽動,看來他真的在忍耐。

  那個獨人差一點就哭了呢。

  「好啦,獨人,我每天都會打電話給你的。」茉紅梨不捨哥哥這樣難過的表情,溫暖地抱了上去。

  這讓雙手插在腰間在一旁看著的精細雙莎不禁嘆了口氣,「你們兄妹倆真的感情再好下去乾脆結婚算了。」

  「我們雙莎是在吃醋嗎?」

  「不不,我吃妳的醋做什……」

  擁抱對象瞬間改變,突如其來的溫暖打斷了雙莎說的話,一向冷靜理性的理工科少女這時眼淚也差點潰堤,哭喪著臉伸手抱回去。

  「妳最好也要每天打電話給我啦妳這我行我素的混帳東西!為什麼就這麼突然要走了啦!」

  「每天有點難耶,三天一次好不好?哈哈……嗚……」

  「妳到底是要哭還是要笑?嗚……」

  「雙莎妳才是啦!」


  就在今天,茉紅梨即將啟程,她將會搭上飛機前往其他國度。

  這也就是為什麼大家要聚在這裡離別依依的原因。

  「啊,找到了,在那裡!」

  四周的其他旅客一個接著一個將目光暼向遠方,正有一大群人朝這裡邁進,非常引人注目。

  「茉紅————」

  在那群人之中率先朝這裡揮手大喊的是蘆戶,畢竟相較於其他人她是最活潑熱絡的了。在她充當先發之後,切島和其餘外向的人們也陸陸續續開始揮手呼喊。

  看來一年A班的人也來送機了。

  「妳們……怎麼會來?」
  「是小茉紅妳太誇張了吧!就傳了個訊息突然說要出國了,完全不給我們準備的時間耶。」

  收到告別訊息的是麗日,茉紅梨在簡訊裡頭請自己的小偶像代替她向A班的人通知一聲。不過看來麗日有些錯愕,不只是她,連上鳴跟其他人都跟著抱怨。

  「就是說啊!我還以為妳二年級會轉來班上跟我們一起上課。」

  「不是啊,妳才剛來跟我們一起上課沒多久,突然出國才奇怪吧!」

  「我們聽相澤老師說了,是暫時休學,所以茉紅妳還會再回來跟我們一起上課吧?」

  會嗎?

  頓時之間心中跟著響起了這道疑問,茉紅梨自己也不清楚——走了這條路之後的終點究竟在何方?

  她還會繼續回來上學嗎?

  不知道未來的她沒辦法給予肯定的答案,這段令人不安的沉默導致大家心情跟著一沉,臉上充斥著不捨。

  「喂!」

  唯獨他擺著別於他人的表情。

  「我會在這裡成為第一的英雄!」

  爆豪向前跨了幾步,從同班同學的人群中走出,他說了這一句沒人理解的話,也不管大家散發出疑惑,爆豪的目光緊盯著茉紅梨。

  「當英雄是一開始就決定好的事,不論發生了什麼我都不會改變想法,也從未動搖過,就算被那個該死的敵聯合抓走的時候也是啊!」

  爆豪的情緒說不上特別激動,但他一字一句從嘴裡說出口的話語十分有震撼力,「這條路上遲早會遇上無能為力的窘境的,當然老子是不會讓這種事發生啦!不過,就算真的發生了,我還是會堅守我的信念。」

  茉紅梨眨了眨眼,爆豪指的是落花的事情,她知道他正在鼓勵自己,雖然他說話時的臉還是跟平常一樣臭就是了。

  「妳應該也是這樣才對吧?妳這個笨蛋。」

  不過意外的溫柔呢。

  茉紅梨發自內心的笑了出來,「嗯,當然。」

  前一天晚上茉紅梨傳了訊息給麗日以外,其實也傳了一段訊息跟爆豪道別。也說不上道別,畢竟她們又不是再也不會見面,就只是把再見兩個字說的有些沈重罷了。

  很難得的,訊息被已讀之後茉紅梨接到了生平第一通爆豪打來的電話,劈頭就是一句臭罵:「妳又是在說什麼瘋話啊?蛤?休學?開什麼玩笑!」

  她向他解釋了發生的一切。

  一開始單純只是想去土霧死操那邊實習,想跟在深刻了解英雄社會險惡卻仍然走在這條路上的土霧身後。

  可惜英雄公安並不提供實習名額,土霧知道她的心情,便介紹了他的朋友——目前在台灣默默從事英雄活動的英雄。

  這不是實習,地點在國外甚至不是學校提供的活動範圍,但卻是她想去做的事。這是打從心底追求真正英雄的土霧所推薦的,但要踏上這條探索世界角落的路是非常艱辛的。

  而要一個高中一年級的孩子捨棄校園生活去從事這種對生涯履歷一點幫助也沒有的活動並不是人人樂見的,就連土霧也勸茉紅梨多想想。她確實猶豫過,不過爆豪曾經跟她說的那句話為她燃起了一道光芒。

  ——「想成為怎樣的人、該成為怎樣的人?等正視完這個世界後所做的決定,就是自己想成為的英雄樣貌。」

  潮爆牛王對爆豪說過的這番話,由爆豪親自傳達給了茉紅梨。

  不只是這樣,落花寄給她的明信片也是影響深遠。

  ——『雖然等妳回去了,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能夠再次相遇,但我會努力變強,等我有能力為貧民窟帶上更好的生活後,我會離開這裡,去世界各處看看,去幫助那些跟我一樣的弱勢族群。』

  ——所以,她想多看看這個世界。


  本以為昨天通過電話就是出國前最後一次聯絡,沒想到爆豪竟然來送機了。儘管茉紅梨猜得到他肯定是被切島或蘆戶硬拖著過來的,但內心還是不自覺雀躍起來。

  總是把喜怒哀樂寫在臉上的她,也總是將心情毫不保留地化為行動。

  微微一笑,茉紅梨撲向爆豪緊緊抱住他。

  「一想到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再見面就莫名有點難過呢。」她在他耳邊,零距離的輕聲呼喊,

  「等我正視完自己的英雄之路,我會再回來追你的……勝己。」

  茉紅梨最後以氣音呼喚對方名字,爆豪也不知道是因為被人在耳邊輕輕吹氣,還是因為被這羞人的稱呼給亂著了,他臉竟然漲紅了起來。

  而在這兩人身旁圍成一個圈的人們全都看傻了眼,每個人都驚地嘴巴快掉下來了,現場可以說是有十多名『吶喊』在無聲尖叫呢。



-



  一群學生在機場外圍的公車站牌前等待下一班車來臨,飛機此時從他們上方飛越過去,震耳欲聾的轟隆聲引起大家注意,全都抬頭看向飛走的機體,在那片蔚藍的蒼穹上留下一條不規則的白色直線。

  「應該就是那架飛機了吧?」

  「哇……這樣茉紅就真的離開了呢。」

  當高分貝的飛機噪音逐漸遠去,人們才拉回視線看向彼此,一年A班的同學們臉上有些不捨。

  「而且竟然還沒好好道別完就被趕出來了,真是永生難忘的經驗啊。」上鳴好氣又好笑又無奈,勾搭上一旁吊著白眼的爆豪肩膀,「還真是多虧了我們小勝,對不對呀?男、主、角?」

  「去死!」

  爆豪死命磨牙,渾身緊繃,像是一隻全身上下的毛都豎起來、受到驚嚇隨時會反擊的小動物。

  「在機場這麼重要的地方引發爆炸,我們只是被趕走,沒有被當恐怖分子抓起來已經是萬幸了啊。」切島雙手抱胸,回想著剛才的事。

  「去死!」

  「不,要不是獨人先生也在場,剛才是真的差一點就要被抓走了。」連綠谷都跟著開始分析。

  「去死!」

  蘆戶露出不懷好意的笑持續補槍,「嗚哇……害羞到詞彙只剩下去死兩個字了,爆豪竟然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面。」

  「所以說為什麼連那個性格差得要命的爆豪都這麼有人氣啊?真是氣死我了。」

  面對峰田的抱怨,瀨呂不禁汗顏,露出非常整齊牙齒的嘴吐槽,「有人氣……嗎?也只有一位吧?」

  「茉紅梨她是真心的,這麼純潔的愛只要一位也夠了吧?」雙莎混在A班之中跟著開口。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妳這傢伙!為什麼會在這裡啊!)

  「我們班昨天就已經辦完送別會了今天只有我一個人來,既然你們也是要回雄英,我只好跟你們一起走了啊。」雙莎解釋到一半不禁皺眉,開始自言自語,「話說我為什麼聽得懂你說的話啊?」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爆豪的詞彙到回到宿舍前仍舊只剩那兩個字,這也是大家難得有機會可以好好欺負他一番的時刻,看來他是真的在害羞呢。

  「哈哈哈哈哈!你到底在說什麼啊?」

  「就是說嘛!平常的氣勢完全不見了。」

  「以後就知道了,要制止爆豪的時候該怎麼對付他。」

  大家此起彼落的朝他開玩笑,氣得他連公車也不等了直接掉頭就走,所有人見狀仍是笑成一團。

  感傷的離別時刻能這麼歡樂真是太好了。



-


  因為個性的出現讓全世界所有國家的人更緊密維繫在一起了,儘管如此,台灣和日本還是有些的差距。至少光從道路上一眼望去是截然不同的景緻。

  身處地狹人稠的台北市中央,在101大樓前朝四周觀望一下便會發現,比起在日本非常多人崇拜著的英雄本身,這裡的人更著重在自己的生活,為了賺錢飽餐一頓汲汲營營。路上行人都是踏著急速步伐在前行著,高跟鞋的踩踏聲、腳踏車越過人群的鈴聲、路上塞了好一陣子絲毫沒有前進的車潮喇叭聲。

  周遭充斥著中文,非母語背景音環繞在耳邊實在不習慣,但茉紅梨至少慶幸從小有努力學習外語,自己還算是個國際化的孩子。

  拇指與食指間夾著土霧死操給的寫有地址的小紙片,如果沒注意,一陣輕微的風都有可能將它吹走,必須非常小心才行。

  茉紅梨在前方紅綠燈前三個小巷中拐了進去,雖然人生地不熟,但她確定小紙條上是這樣指示的,不會有錯。

  「妳就是時流茉紅梨吧?」

  陰暗的巷道內幾乎沒有人會經過,惱人的濕氣更讓行人不願暼向裡頭。他就從一旁的三層樓建築頂樓一躍而下,重重著陸在茉紅梨面前,清楚感受到地表震動卻感受不出他膝蓋有任何負荷感。

  「竟然能讓那個看透世間冷暖的死操推薦給我,聽說妳甚至為了過來還放棄了學業?」

  跟想像中的不同,土霧死操推薦的這個人瘦瘦小小的,身高比茉紅梨高了一點,但頂多也才剛突破170關卡左右的高度,這樣的身材無法讓人聯想出有什麼厲害的身手,不過至少看起來很敏捷就是了。

  他身上穿著不算厚的黑色大衣、裡頭僅僅是一件貼身的發熱衣,台灣的冬天與日本不同,雖然潮濕但溫度暖和許多。他頭上包著灰黑白格子花紋的頭巾,黑髮從邊緣岔了出來。

  「不管死操是怎麼形容我的,但事實是,我可是身無分文哦,充其量只是個執行私法正義的……嗯……俠客?這個不錯,就是俠客了!」

  他看起來很年輕,語氣也是非常樂觀幽默,一點也不像是經歷過什麼大風大浪的人。

  「……」

  茉紅梨眨了眨那雙柔和的眼眸子。

  「私法正義?」

  「嗯,死操沒有跟妳說嗎?」

  「他說你是英雄。英雄名——扶羊人……」

  「的確是沒錯啦,但那是在日本,我在台灣沒有行使英雄活動的資格證。」

  「……」

  頓時之間茉紅梨內心宛如雷電交加的暴風雨橫行,吹亂了所有思緒,甚至開始懷疑眼前這個人到底值不值得她賭上自己的未來跟隨了。

  不過仔細想想,若真是如此,代表他已經長期待在這裡從事非法英雄活動,選擇了既無法賺錢也不能被任何人銘記感謝的這條、貫徹自己正義的道路,這樣的人又怎麼可能非同小可呢?

  更何況,現在自己的內心正處於一個質疑英雄的階段,或許少了『英雄』這份頭銜的正義才正是茉紅梨所想見識看看的。

  「知道了,我沒有問題。」收回方才顯露片刻的震驚,茉紅梨語氣鎮定。

  「妳還真沒有怨言啊?我的天吶真是個瘋子耶,是有多厭世才能這樣!」

  他語氣浮誇,開始在窄小的巷弄中邁開腳步隨意走著,找到牆邊被鏈著的綠色大型垃圾桶坐了上去。

  「我沒辦法教妳什麼,因為我也沒學過什麼正規的東西。妳原本是英雄科的吧?為什麼要放棄學業?」

  仔細想想,茉紅梨似乎也沒有好好坐下來認真思考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就是一股衝勁、完全跟著感覺走,因為如果不這樣做,焦躁難耐的心情宛如無法得到釋放。

  因為背後總是有獨人支撐著,她才可以這樣任性妄為。

  不過,要說理由還是有的。

  「我不是英雄科是支援科。當初為了能轉入英雄科一直很努力沒錯,但是……我突然有點迷失方向。」茉紅梨一步一步靠近,沒有因為陰暗的環境感到畏懼,最終在那人面前停下,「如果英雄只是一種職業,拯救的對象也有分類,拯救不了該拯救的人的話,那我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好。如果連自己的心意都擺不定了,那我覺得我不管讀什麼科系都沒有意義。」

  很少……不,應該說幾乎不可能有人會像茉紅梨一樣,明明就讀人人稱羨的第一學府,也朝著夢寐以求的道路邁進,眼見差一點就能轉入英雄科接受最棒的培訓了,卻在這時放棄了一切。

  所以坐在垃圾桶上的這個男人,當初他接到土霧死操的消息時還以為是在開玩笑,怎麼可能有這種傻子呢?

  看著眼前的女孩,她的神情非常認真,言行舉止看起來也沒有瘋,至少理智是在線的。

  這讓男人覺得非常有意思,竟然冒出了一個跟他一樣的神經病?他笑道:「所以妳要跟著我,想看透這世界的所有角落,再好好省思自己要怎麼做是嗎?」

  「我不確定。」茉紅梨搖搖頭,「我不確定這樣做有沒有用。」眼神上抬,對上那個男人的雙眸,「什麼都不做的話就不會有改變,就算方法不對我也願意試試看。」

  「很好!」男子對於茉紅梨的反應甚是滿意,他站了起來,往牆邊跟電線桿左右蹬去,三兩下就爬上了頂樓。

  茉紅梨沒有裝備,所有東西現在都放在暫時居住的租屋處了,但她仍舊毫不猶豫地跟上,用她靈活矯健的身手翻了上去。

  到了頂樓陽台,只見數張攤開來曬太陽的被子隨風飄逸著,角落的小花盆內有剛被澆水過的痕跡,多餘的水都從底部洞口溢了出來,左右蜿蜒著流到排水孔。

  男子就站在圍牆上,對三樓的高度一點也不畏懼、直挺挺地站著。

  「台灣治安相對好很多,先待一陣子讓妳適應一下不同文化,之後會去美國一個月的時間,那邊很多小型犯罪以及讓妳憤恨不平的種族內鬥,職業英雄不會插手這種事。」男子知道茉紅梨的故事,看來土霧死操毫無保留地都告訴了他,「三月開始,我帶妳去中東,對於弱勢族群那邊可以說是人間煉獄,妳要做好覺悟,不然會更迷惘的。」

  意思是指,落花她們貧民窟發生的事在那邊也是隨處可見吧。

  茉紅梨心頭一揪,有股說不上的悲傷,她想起了落花、想起了當時英雄社會的漠視,這也是促使她放棄一切過來這裡最主要的原因。

  「我,是非法英雄。啊、英雄這兩個字是自詡啦,我可沒有執照什麼的,欸等等,所以我好像也算是罪犯?」男子依舊熱絡又活潑,滔滔不絕地講個沒完,但此時他也是很認真的,「職業英雄不想管的爛攤子由我來接手,他們無視的求救聲也由我來拯救,到了中東會非常非常忙,也可能有生命危險,但我想那時候妳就能悟出妳自己的正義了。」

  男子的聲音粗獷卻很溫柔,跟現在吹拂肌膚的微風一樣。茉紅梨站在他旁邊,與他一同望向繁雜的街道,與家鄉不一樣的風景及不一樣的人,心中竄出了寂寞感卻也莫名興奮,就像知道自己的未來會有所改變一樣。

  「嗯。」她說。

  「接下來的日子妳都要跟著我,我該怎麼稱呼妳?小姑娘。」男子轉頭看向了即將成為自己跟屁蟲的少女,「自我介紹一下吧。」

  一陣比剛才強勁數倍的疾風劃過臉頰,吹亂了茉紅梨酒紅色的髮絲,卻擋不住她褐色眸中的閃爍。她轉頭看向注視自己的男子,開口說了幾個字回應他。

  男子聽了之後笑了,發自內心的笑了,因為他突然覺得未來果然是充滿著希望。




  ——「我是茉紅。」
  ——「我想成為真正的英雄。」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Fin.
  謝謝觀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