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12. 配角的戰鬥方式

青小豆 | 2021-08-31 09:00:06 | 巴幣 0 | 人氣 84




【12. 配角的戰鬥方式】
脇役の戦い方




  向附近的露天咖啡廳一望去,木質平台上的座位區排列並不密集,很鬆散寬敞的舒適度,而一顆球就掉落在單人座的紅色沙發椅上,透過陽光散發出白金色的光芒。

  茉紅梨知道這顆就是她要找的球,在樹林中她就已經先在球上塗抹特殊透明顏料做記號了,只有戴上她的特製眼鏡才能辨識,可是要怎麼做呢?這裡距離出口還有一大段距離,只要一拿起球其他的陷阱球就會高速飛來,剛才的戲碼就會又再上演一次,這樣子根本沒完沒了。

  仔細想想前幾次的情況,腦袋不停在運轉的她眨著眼,老師們的惡趣味性格一定會還藏著什麼線索的,把前幾次觸球的場景統整一下的話......

  對了!每次引發爆炸或是吸引球來都是在手觸碰到之後才會發生。

  茉紅梨試探性地將手掌靠近球體幾秒鐘的時間,左右張望附近有沒有其他東西飛來,「果然......」無論手掌有多麼接近表面,只要沒有觸碰到肌膚就不會觸動到機關。

  一個靈光乍現般她猛然抽起旁邊四方桌上的方型桌巾把球包裹後拎起來,果不其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她真是太佩服自己了。

  正當她揚起嘴角為自己的智慧讚嘆之際,茉紅梨感受到了有人從後方拍了她的頭。

  「什麼?」她倏地轉頭,並沒有聽到任何聲音啊,而且這並不是攻擊,只是輕拍,這可不是爆豪會做的事情,那就一定是其他人了。
  
  那是一頭亮麗的金色秀髮,搭配上一張極度輕視的臉。

  是她最不想遇上的人。

  「嗨。」

  物間走到茉紅梨面前和她打了聲招呼,卻沒發出任何一丁點聲響,只看得出他發出單音詞的嘴形。那已經不是唇語了,是一種令人感受不到聽覺的寂靜。

  眼見茉紅梨一臉震驚完全沒有理解現況,也發現自己剛剛講話好像沒有聲音跑出來,物間才想到自己還沒取消靜音模式。

  他從口袋裡抽出一個小小的像積木般的字體,字體是「靜悄悄」,將其壓碎後物間四周的萬物才恢復了聲音,從虛無寂靜的世界中歸來。

  「嗨。」他重新打一次招呼。

  茉紅梨沒有回話,她並不是在提防可能複製了心操洗腦個性的物間,只是單純、很單純的腦子一片混亂、無法思考。

  ——因為她被碰到了。

  個性要被複製了,怎麼辦?

  會被他拆穿的,怎麼辦?

  四周都有小型攝影機,會被大家發現的,怎麼辦?
  
  「看來是在提防我呢。」不知道茉紅梨內心無比慌亂的物間只是以為她在害怕被洗腦而不講話,坦蕩蕩地跟她解釋道:「我一次最多只能複製三個個性,轟的個性我一直都保留著,剛才來的路上遇到已經被洗腦了的吹出,傀儡只要沒被下令都很安全,所以我就偷偷借他的個性來用了。」

  在他順便解釋完剛才之所以能夠那麼安靜都是因為複製了吹出的個性後,物間自信地笑了,「再來就是妳了時流,的確一開始我有複製洗腦啦,但妳的個性已經覆蓋過去了所以別那麼害怕行嘛!」

  「不行......」

  「啊?什麼?」

  「不行!」茉紅梨大吼,衝向前伸手想抓住物間,可對方卻使用半冷半燃製造冰牆躲開了。

  「哎呀哎呀,不要這麼激動嘛,我也只有五分鐘時間,要趕緊利用妳的個性一鼓作氣衝到終點呢。」在冰牆另一邊完全不怕被揍的物間沒有改變過他老是在嘲笑人的口吻,五指併攏放在額前揮出,做出了個再見的手勢,「還有謝謝啦,原來還有這個方法。」

  看著物間舉起拎在手中的四方型桌巾包裹著的球,茉紅梨這才發現原來從一開始被拍頭的時候就已經被偷走了。

  不過她管不著球了,眼前現在最要緊的事情是趕快抓住物間,猛烈揮拳一次就將冰給震碎,或許是腎上腺素作祟,她的攻擊力又更上一層樓了。

  可是物間不打算給她時間,這種距離被追上也是遲早的事,必須先把她壓制一段時間後再趁隙開溜。

  在冰牆被擊碎的瞬間,他揮下左手製造出一道炙熱的火柱,冰塊粉碎後後受熱面積更大,在急速升溫下的結果就是——產生膨脹的氣流,衝擊波把茉紅梨推得遠遠的。

  使用個性也是會消耗體力的,物間決定在離開這裡之前先恢復體力,他得意的微微一笑,發動個性。

  「物間停下!!!」

  茉紅梨伸手聲嘶力竭大喊,遙遠的距離卻怎麼也觸碰不到對方。

  然而下一秒,只見物間愣在了原地,眨了眨眼,「咦?」

  他露出疑惑且驚訝的表情,轉頭四處張望,彷彿是在說他完全搞不清楚狀況般的驚慌失措,連手中拎著的球也掉到地上。總是恥笑別人的他,能夠笑著面對是因為有足夠的自信,物間很聰明也知道自己的極限、甚至知道自己一點也不強,不過配角也有配角的戰鬥方式,大多數的狀況以他的聰明才智也都足以面對,所以才總是能露出游刃有餘的賊笑。

  現在他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代表著事情似乎是在他的預料之外,茉紅梨沒有漏看這一點。

  「妳做了什麼?」

  茉紅梨聽不懂他的問題。要說做了什麼的話,從頭到尾她什麼都沒做,是物間自己做了什麼才對。

  「我剛剛明明就在妳身後!妳是怎麼把我瞬間移動到這裡的?」物間有些畏懼,眉毛皺成一團呈現了害怕的八字,眼睛睜得很大,深怕一個不注意自己又被瞬移到其他危險的地方。

  茉紅梨沒有回答他,可是似乎明白到底怎麼回事了。

  他失憶了。

  那是茉紅梨的個性,她其實沒有很確定自己的個性沒有控制好的話會不會導致這種情形,但她隱約記得小時候常常發生那種明明已經過去的事情自己卻完全想不起來過程的狀況,所以有在猜測或許自己是失去記憶了也說不定,因爲如果忘記了的話,就連發動個性的那個moment也會一併被遺忘的。

  而像這樣從第三人稱視角觀察自己的個性之後,她確信了,是這樣沒錯。

  不過也就放心了,因為現在物間已經沒有她的個性了,可以不用擔心被揭穿這件事情。

  現在專心奪下比賽吧。

  只見眼前的對手遲遲不開口,不知道對方在耍什麼把戲的物間全程警戒著,「喂......妳昨天可沒這麼沈默啊。」

  現在得要奪回球,雖然剛剛物間說他一開始是有複製心操的個性,但誰知道狡詐的他有沒有在說謊呢,必須想辦法測試才行。

  茉紅梨從運動褲口袋拿出小型手榴彈,那是爆豪的英雄裝備,是昨天晚上她跟爆豪討論戰術時順便跟他要的,雖然英雄科不能使用,但她可以啊。

  她將插銷拔出,作勢要將握在手中的手榴彈扔出的同時開口:「我什麼都沒做,明明是你自己走過來的。」

  面對前方突然出現即將爆炸的不平等的武器,物間急忙退了幾步舉起右手隨時準備防禦,「少騙人了!」

  回應他並沒有被洗腦,茉紅梨還保持著意識,確定了他現在沒有洗腦的個性後,茉紅梨將插銷插回把手榴彈收回口袋。

  她剛剛這麼做的理由很簡單,依據手榴彈的構造,拔開插銷後脫手,保險桿則會因為沒有支撐物而彈開,裡頭的彈簧撞擊點燃引線後才開始進入倒數計時階段。如果她被洗腦了,手中的手榴彈在她無意識鬆手後就會開始引爆,強烈的爆炸會使她醒過來;相反地,只要她沒有被洗腦沒有鬆開保險桿,插銷隨時都能插回去回到最初的時候。

  而現在,既然確定了沒有被控制的疑慮,而且只要她專注於眼前這人的一舉一動就能對應,她可以放手一搏了。

  雖然自己和爆豪說過遇到物間寧人的時候會優先逃離這種話,但那是在普通條件下,勝利的關鍵球都在眼前了,依茉紅梨強烈的好勝心不可能棄之不顧。

  「我才沒騙你呢。」茉紅梨回應,並靠著噴射背包一瞬間衝向對方,對現況一頭霧水的物間第一反應是用冰抵擋這也在茉紅梨的預料之內,她輕巧迅速的壓低姿態向後轉了一圈,從物間和冰柱旁邊華麗經過,非常順手且順利的奪回原本物間失憶後落在地上的球,「那我先走了喔。」

  「給我等——......」物間還來不及伸手攔阻茉紅梨就與他拉開了距離,他其實本來是要追上去的,卻從目前的位置瞥見前方地板上有個熟悉的物品,於是停了下來。

  那是被桌巾包裹著的球,座落在物間他記憶中被茉紅梨瞬移過來之前站的位置。

  他失去了一部分的記憶所以不記得了,在他遇見茉紅梨之前就已經發現了讓球不要爆炸的方法,利用外套隨手將一顆球帶了過來,當他從遠方發現茉紅梨觸碰了球卻沒爆炸,隨後也將球包住後確信了她那邊那顆是真正的通關球,便利用「靜悄悄」神不知鬼不覺地從旁抽出其他相同顏色的桌巾裹住手裡的這顆,在拍她頭的同時也順手將兩顆球調包。

  他的記憶只到正要拍她頭的前一刻為止,並不記得自己已經調包過了,但內心深處有股聲音促使他去確認。

  「哈、哈哈......哈哈哈......」

  看著手裡觸碰了一秒也沒有爆炸的球,物間搞不太懂為什麼,但幸運女神確實是站在他這邊的,他難以置信的越笑越開懷。

  拎起球,為了避免茉紅梨發現而折返時與她相遇,他打算從旁邊繞道前往終點。

  「嗚哇......這個也太逼真了。」物間經過了一棟廢棄醫院外觀的鬼屋設施,這個殘破程度以及規模可不是蓋的,膽小的人進去不知道能不能平安無事地走出來啊。儘管他邊跑向終點欣賞著遊樂設施,也不忘注意周遭的動靜防範敵人,注意到前方剛好朝這邊跑來的對手他馬上停了下來,「......比醫院的鬼還可怕的傢伙來了啊。」

  爆豪見狀,隨著物間的腳步停下,惡狠狠的盯著他看,「那個複製混蛋拎著球是怎麼回事?」

  「蛤?球被我搶來了啊?」爆豪耳裡傳來了音質不是很清晰的聲音,「你們現在在哪?」

  「在醫院鬼屋這裡。」

  「鬼屋?」茉紅梨覺得不太對勁,照理說物間應該要追著她才對,但她直通往終點的這條路上並不會經過鬼屋,她趕緊停下打開桌巾確認,她配戴的護目鏡應該可以看到自己稍早在通關球做記號塗上的透明顏料,這顆球上卻沒有,「被擺了一道......爆豪,球在他那邊,我馬上過去!」

  物間盯著看似在自言自語的爆豪,注意到了他一只耳上掛著單邊耳機,「你們果然有通訊設備,真是太不公平了。」

  爆豪並不打算多搭理他,一個令人無法用眼睛跟上的速度暴力衝出對物間展開攻擊。

  在一來一往的攻防戰中爆豪佔上了絕對優勢,物間無法像轟如此熟練使用半冷半然,在天才型的爆豪面前毫無招架之力,所以只能靠其他小聰明盡量去爭取機會。

  「軟綿綿!」物間使用吹出的個性從嘴裡吐出數個軟綿綿字樣的物體,沒有擊中爆豪全部四散在各處地板上,雖然不及骨拔個性的程度。但接觸到字體的地表也逐漸被軟化了。

  是想讓拳頭變得軟弱無力嗎?爆豪不敢輕視對方,無論他吐出什麼樣的字,還是不要硬接招微妙。

  物間的攻擊不斷在半冷半然及吹出的「轟隆咚咚鏗鏘砰」之類的強力語助詞中穿插,無論是哪一種都被爆豪給躲過,但越過爆豪擊中他身後的建築造成的巨大聲響訴說著這些個性有多麼強大。

  「去死吧!」爆豪飛近物間朝他的臉發出一記爆破。

  砰!

  爆炸的煙霧散去,只見物間用他的體育服外套將整個爆炸給抵擋下來了,他剛剛在千鈞一髮之際脫下外套並喊出「硬邦邦」真的是救回一命。

  「身為A班暴君的你真的很兇殘耶,一定是你把那個支援科的給帶壞了。」物間隨即把他跟石頭硬度有得比的堅挺外套當成武器不斷揮舞,試著驅趕爆豪讓他後退,「不知道用了什麼道具竟然直接把我瞬間移動,雖然她本人一直否認、不斷堅持說自己什麼都沒做就是了,但你們兩個真的有夠可怕啊。」

  原本爆豪是有在提防物間的,因為不知道他有沒有複製洗腦。但聽到物間的這番話,「雖然她本人堅持說自己什麼都沒做」,代表著茉紅梨回應了他仍還是好端端的把球搶走了(雖然被擺了一道)。

  身為兇惡的狂犬,遇到這種驕傲自大的對手絕對是不吐不快,一直聽物間高傲的挑釁,即使他沒有失去冷靜,還是想好好嗆回去一番啊。


  「對了爆豪,他目前有轟和吹出的個性,不知道還有沒有別——......」茉紅梨突然想到忘記提醒隊友物間手邊的牌有哪些,趕緊利用耳麥跟他對話。

  可是耐不住性子的爆豪沒有來得及聽進茉紅梨說的話,便兇狠的朝物間開嗆,「蛤?可怕個頭,孬種還是給我回......——」

  突然間,爆豪安靜了。

  「......」

  面對突然沈默下來一動也不動的爆豪勝己,物間眼裡盡是孩子般的興奮,他第一次擁有掌管這個討人厭傢伙的生殺大權啊,「哈哈哈哈哈哈!終於、終於啊!」

  他本來還很嘔,剛才跟茉紅梨對峙時由於太過驚恐,忘記啟動洗腦的個性,茉紅梨明明有回應他的,可惜卻錯過這個絕大的好機會。

  不過也因為如此,他才會故意告訴爆豪茉紅梨回應他時所說的話,因為物間知道爆豪的反應迅速,雖然看不出來但實際上確實有在用腦的聰明人,一定能聽懂他的話,推斷自己無法洗腦別人。

  他就是靠這個反將爆豪一軍的,現在他要怎麼使喚他都行!

  「把手舉起來。」

  表情呆滯的爆豪聽到命令,沒有猶豫的立刻將手舉起。

  物間露出一個深不可測的陰險笑容,略帶笑意的開口,「說:物間大人,我一直大吼大叫真是罪該萬死。」

  「......」不知道是物間對個性的掌控還沒有很純熟,還是爆豪的內心意志太過強大,即使被這樣洗腦了,爆豪仍死命的抵抗延遲了好一陣子,最後還是不敵洗腦的能力,肉體死氣沈沈的重複了一遍:「物間大人,我一直大吼大叫真是罪該萬死。」

  「哇哈哈哈哈哈哈!真的馬上照做耶,那個爆豪現在竟然變成我的傀儡了,太痛快了!」

  雖然物間認為老天爺站在他那邊,可運氣並不會永遠停留在同一個人身上。

  突然間地表傳來了震動,一旁的醫院發出了磚瓦掉落的聲音。那是物間剛剛在與爆豪對抗的過程中,使出「轟隆咚咚鏗鏘砰」等意義不明卻很有威力的文字衝擊時造成的建築損傷,剛好地表也受到「軟綿綿」的影響使地基不再穩固,整間醫院鬼屋承受不住重量開始坍方了。

  「嘖,好不容易才拿到的棋子。」物間見狀,不甘心的撇了撇嘴。

  那其實是物間的計謀之一沒有錯,他的確是為了軟化地表才使出「軟綿綿」,也知道爆豪會躲開其他攻擊最後撞上醫院,他是想藉由建築物的坍方拉開他們倆之間的距離趁機逃跑,畢竟對手是爆豪勝己怎麼可能打得贏呢。

  只是物間萬萬沒有想到,本來以為威力還不夠造成的坍方,竟然會在好不容易洗腦成功時才奏效。

  之前班級分組對抗時物間有跟心操比較深入的對談,所以知道他的「洗腦」只要受到外力衝擊就會被解開了。儘管這時候命令爆豪逃走好了,但只要一個不小心被碎石波及到爆豪都會解除洗腦,既然如此,那倒不如就直接讓他暫時被掩埋在醫院底下算了,這樣就算醒來了也沒辦法馬上追來。

  物間決定要拋棄這個難得的傀儡,至少曾經擁有過也不需要埋怨什麼了。

  建築物瓦解的速度及規模比想像中來得更大更快,五層樓以上的大型醫院就像海上揚起的滔天巨浪席捲而來,物間為了爭取自己逃脫的時間,使用自己最大限度的冰將逃脫路線的碎裂建築給凍住。

  抬頭時,他發現前一個對手從空中飛回來了,但她沒有注意到自己,這是個好機會,物間頭也不回的衝出倒塌的暴風圈,留下一片世界末日般的場景。

  終於趕到現場的茉紅梨在空中緊張的看著倒塌中的醫院,聲音裡盡是不安。


  「爆豪——————」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