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09. 月色成熟時

青小豆 | 2021-08-20 09:00:04 | 巴幣 2 | 人氣 150



09. 月色成熟時
美しい満月の日に君が傍に


  時間是下午將近五點,冬天的太陽總是特別早就西落,在乾燥寒冷的空氣中充斥著未知的氣味,明明同樣是冬天的氣息在陌生班級的宿舍前就是有股不一樣的味道。

  「不好意思,我是支援科的時流,我想要找爆豪。」在聽到門鈴的對講機開通聲響後,茉紅梨搶先一步自我介紹。

  對講機裡頭沉默數秒,突然傳來非常高亢的興奮聲音,但似乎是對著裡頭的人喊道:「喂爆豪!今天跟你對戰的妹子找你耶!」接踵而來的是一陣大眾起鬨的聲音。

  這時沉重高聳的大門被打開了,探出頭來的是一頭及下巴、依男生而言算是中長度的金髮,對方向左撥去的瀏海上有黑色的閃電紋路,以極度輕浮的樣子對茉紅梨打招呼,「嗨,爆豪那傢伙在害羞啦,要不要進來坐坐?」

  「害羞你個頭啦,白痴臉!」炸怒的吼叫聲從很遠的某個角落傳出。

  看到別班的女生自然而然心情也愉悅了起來,上鳴滿臉笑容的引導她入室內,「我們正在煮晚餐,等等一起吃啊。」他對著廚房的人喊著今天菜色是什麼,得到答案之後對茉紅梨說道:「太好了,今天是馬鈴薯燉肉,一起吃吧!」

  「是呀是呀,我們這邊臭男生佔多數我已經快受不了了,拜託留下來跟我們一起吃飯吧......」

  茉紅梨坐在客廳的長沙發上,隨著從旁邊冒出的聲音望去,她看到了傳聞中的性慾的化身,最終決定無視。

  此時,坐在餐桌最角落椅子的一名金髮男子說話了,表情中充滿著不屑,「我都已經進來十幾分鐘了,怎麼都沒被邀請吃晚餐啊?」他頭轉向正在與他討論事情的轟挑釁問道,「你們A班男生都是這種好色的傢伙嗎?」

  「......嗯......嘛......」總是沈默寡言的轟思考了一會,沒反駁就算了倒是還認同了。

  這種一竿子打翻整艘船的偏激言論總是會引起許多爭議,在客廳的男性們一聽到這句話火都來了,開始對那人大聲嚷嚷,「這裡不歡迎你啦物間,快回去你們B班取暖!」

  「那個,時流,別介意啊,我們非常歡迎妳的喔。」一面跟峰田與物間互相咆哮,上鳴又不時轉頭回來與茉紅梨搭話。

  「上鳴你不要一直招惹別人,人家可是能把爆豪打得落花流水的,你還是別太超過啊。」

  在廚房幫忙的耳郎,聽覺敏銳的她早就受不了客廳吵雜的音量,脫下廚房手套跑來客廳一探究竟,順便給上鳴一個忠告。

  「吵死人了你們這些傢伙!誰被打的落花流水了啊耳朵!贏的人可是老子啊!」剛洗完澡在浴室的爆豪全程對話都聽在耳裡,忍住脾氣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後衝了出來,以全場最大的嗓門對著耳郎大吼。

  「就說了是耳郎不是耳朵!」糾正了好幾遍仍不願意改口,耳郎嘆了口氣後大拇指指著爆豪對茉紅梨無奈解釋,「都跟他對戰過了我想妳應該也知道這傢伙有多麼不可一世,儘管如此,他現在勉強算是成長成會為同伴著想的人了,跟他同隊可以安心。」

  這是在經歷過與B班的分組對抗後耳郎對爆豪的最新評價,畢竟在那場對戰中爆豪可是衝向前救過她呢。

  不過分組對抗是英雄科內部的訓練課程,並不像體育祭是那種全校皆知的活動,茉紅梨對爆豪的印象持續停留在剛開學對著全校宣誓時那唯我獨尊的樣子,看到他被自己同班同學勉強稱讚而感到驚訝止不住瞪大雙眼。

  「喂妳這什麼表情啊!到底是在驚訝個屁啊!」

  一找到機會就要狠狠消遣死對頭一番,僅管餐桌與客廳有一小段距離,物間仍然放大音量故意說給爆豪聽,「哎呀呀,看來大家都還覺得你是個獨裁的君主呢,也是啦,區區上次那場分組對抗也不能證明什麼。」

  ......所以說就只是去洗個澡而已為什麼一出來就多了兩個無關緊要的人在我們這裡啊?

  爆豪止不住額頭上浮出的十字青筋,但跟這種人動怒就輸了,文明人有文明人的吵架方式。他不甘示弱的仰起頭,一臉輕視的笑容看著物間,「啊勒?我就想說為什麼那麼討厭A班的你會跑來我們這裡,原來是來找轟討論作戰啊。也是啦,被選為協力選手『不被大家看好』的你,不主動一點的話根本沒人會把你放在眼裡吧。」

  大家對爆豪的既定印象就像一隻瘋狂吠叫的狗,不管到哪裡對誰都是胡亂咆哮,可絕對不能忘記他背後的冷靜及聰明,要他不動肝火的吵架?不服輸的他也會贏給你看。

  先撇開完全被挑釁成功已經蓄勢待發要大吵一架的物間,從一進到室內就沒什麼開口講話的茉紅梨讓大家以為她是個內向害羞的孩子,誰知道一聽到爆豪嗆物間的那句話剛好踩到茉紅梨的地雷,讓她終於開口說話了。

  「偉大的萬能的爆豪大人唷,被選為協力選手『不被大家看好』的我已經恭候多時,請問您願意召見我了嗎?」

  被點名的爆豪完全聽出話中的敵意,額上的青筋更加突出了,「蛤?」

  感受到凝結的空氣即將引爆,雖說對他們而言是司空見慣、再日常不過的事情,但來者是客,又是個妹子,剛好這時在廚房幫忙做菜的人們把菜端上桌,大家就趁這個機會打岔,熱心邀請茉紅梨跟物間一起享用晚餐。

  自從雄英為了學生安危著想改成住宿制度之後,學校的食堂也延後到晚餐時段,平時這時候茉紅梨都是跟朋友在食堂解決晚餐的,她也已經事先用手機聯絡朋友跟她們說今天先pass了。

  至於為什麼A班的大家要大費周章自己煮晚餐,茉紅梨在大家邊吃飯邊聊天的過程中得知,單純只是因為砂藤力道的奶奶根本不知道雄英是多麼厲害的學校,一心就是怕孫子在學校餓著了,從鄉下那邊寄了好幾大箱自己種的有機蔬菜希望乖孫能填飽肚子。

  A班的感情和睦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一同吃飯的話心情也會好了起來,但是在大家吃飽期待著砂藤端飯後甜點出來的那段等待時間,茉紅梨突然意識到今天來這邊的目的根本就還沒達成,爆豪坐在離自己很遠的餐桌的另一頭,自己就只是來白吃一頓晚餐而已。

  「我到底是來幹嘛的啊......」茉紅梨輕嘆一口氣,眼角餘光瞥見在對角餐桌的爆豪已經吃完飯起身準備離開,顧不得還沒上桌的甜點埋頭追了上去,「爆豪,等等!」

  被點名的人停下腳步,插在兩邊口袋的手沒有抽出,他轉頭不耐煩的噘嘴,「就說了明天等規則出來聽我指示就好,況且不管結果如何妳都沒有影響吧?」

  剛剛耳郎對爆豪的評價,跟現在本人的反應完全對不上啊,現在是在說我已經輸了所以怎樣都沒差了的意思嗎?茉紅梨本來就不是一個什麼都可以容忍的天使,三番兩次的被爆豪踩到地雷區,就算知道對方是火爆系的角色也忍無可忍了,茉紅梨沒有回話,直接抓起爆豪的手腕硬拉著他走了出去。

  「喂、喂......」

  外面的天色已經轉黑,高高掛在天空中的月光明亮,光線足以看清楚對方的臉龐,茉紅梨在大門前的大理石走廊停下。

  「你到底在跩什麼跩啊!」把爆豪的手甩開,她的臉上充滿不解、憤怒,卻認真,「我有一定要贏的理由,所以不管你想怎樣我都一定會讓你贏下這場比賽!聽到了嗎?我們一、定、要、贏!」

  本來參加UFC的目的只是為了證明自己沒有就讀英雄科也能打贏英雄科的學生,進而間接向自己證明自己是個未來還是有機會成為英雄的人。體育祭時的她什麼道具都還沒發明出來,正處於人身低潮,有聽說如果大放異彩被老師看中的話有機會重新編班至英雄科,可她完全沒有個像樣的成績。

  這次也是,當初輸給爆豪的不甘心,只是因為覺得敗下陣的自己是不是還是當不成英雄,深知贏了兩場比賽已經足夠厲害了,同時內心卻覺得自己仍舊什麼都做不到,如此的矛盾感。但是,剛才在保健室時抹消磁頭是這麼說的,「如果妳的個性跟我猜想的差不多,那我認為妳很有潛力,會盡可能正式提拔妳到英雄科去訓練。」,言下之意就是只要能讓他感受到自身的潛力,就有機會轉進英雄科,所以茉紅梨一定要贏。
    
  眼前這人看不出她到底是想要吵架,還是想要幫自己一把,但是即便沒有她的幫忙自己也絕對會贏,這擺明的事實沒什麼好說的,「嗯,我會贏,所以妳給我趕快回去洗洗睡補充好體力。」

  「你忘了我的個性是永久體力了啊?而且不是我會贏,是『我們』會贏。」站在爆豪與門之間擋住去路不讓他進屋,茉紅梨氣歸氣但也知道跟隊友吵架絕對是下下策,她深呼吸,慢慢穩定自己的情緒,「我知道你很強、非常強,但我們是團隊,如果什麼都不知道我也很怕自己會扯你後腿,我很不安啊!」

  她手抓緊胸口的衣襟,「就算知道你是無敵的,也得讓我安心吧,英雄?」

  被講的啞口無言,以前的爆豪肯定會回她「不安心什麼,我絕對不會輸好嗎?」之類的自大回應吧,但現在的他在經歷過種種事端之後心境上的成長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無論外在遇到什麼樣的危機都無所畏懼的爆豪開始承認自己內心深處脆弱的一面,他知道自己以前霸凌綠谷正是因為害怕,也已經選擇面對、彌補這一切了。可他見到茉紅梨產生的煩躁感,這一瞬間他忽然明白了,是彷彿看到因敗北不甘心的自己——以前那輸掉的經歷就好像隨時會侵蝕自己的心靈,膨脹的自尊心可能會再次崩壞。

  但如果繼續逃避,是無法變強的呀。

  面對茉紅梨堅定的眼神,爆豪嘆了口氣,側身靠在走廊樓梯旁的柱子,視線避開對方注視著宿舍旁的樹叢,「......妳有什麼想法吧,說吧。」

  終於說服了對方,茉紅梨一個釋如負重的微笑勾起嘴角,終於可以開始辦正事了。

  「明天是八個人同時進行對抗,如果跟今天是相同場地就太沒有看頭了,我猜學校會準備超大型障礙地形,必須要有兩個人會被拆散的準備,還有就是......」於是兩個人才終於討論了起來。

-

  天黑了,綠谷正從其他班級的宿舍回來,他拖著疲倦且飢餓的肚子回到了自家班級的住處,並在遠處就看到了靠在柱子旁的爆豪、以及坐在樓梯最上層的陌生側影。

  即便到現在為止碰到爆豪就算已經不害怕了還是不自覺會戰戰兢兢的,偏偏他又是在大門旁邊,要進宿舍就一定會遇到的。

  走上樓梯從兩人旁邊經過時綠谷感受到了爆豪的視線,趕緊舉手打招呼,「那個小勝......恭喜晉級,明天一起加油吧。」

  「一起你妹!我會贏!」

  「我你妹!『我們』會贏!」

  在茉紅梨再度不耐煩地糾正爆豪時綠谷才注意到方才那個陌生的側影究竟是何人,不只是英雄,只要是厲害的人他都會謹記在心的,「是支援科的時流同學!」
       
  不管對方臉上呈現出為什麼你好像很認識我般的驚訝神情,綠谷像被啟動了某個宅宅開關一樣,雪亮的眼睛直盯著她,嘴裡機關槍似的連續吐出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咒語,「時流同學真的是很厲害,明明沒有接受過英雄訓練,卻能靠著自身裝備的優勢給對方出其不意的一擊,尤其在空中的那記下壓實在是太精彩了!如果對手不是小勝的話一定當下就能結束比賽!還有與黑色同學的那一戰,能夠設想到對方會開槍並事先在道具上動手腳,最後再設圈套引誘對方上鉤,這樣的預判及洞察力非同小可!時流同學真的非常讓人敬佩,我也已經把時流同學當作參考寫進筆記裡面了!未來如果有機會也希望能跟時流同學多多交流參考支援道具跟戰略方面的意見!」

  「你是把我當空氣了是嗎?你這臭宅!」這個人一來就批哩啪啦說個沒完,完全令爆豪忍無可忍。

  「呃、不是的小勝、只是看到時流同學一不小心就太興奮了......畢竟很少有人能和小勝打得這麼精彩......」綠谷有些害羞的搔了搔自個兒的後腦勺。

  「不要因為嫉妒我就遷怒別人好嗎?」被這麼猛烈攻勢的稱讚讓茉紅梨整顆心都飄飄然了起來,她絕對是站在綠谷這一邊的,對爆豪反駁一句之後,她滿臉笑容的對綠谷開口,「時流同學時流同學的還真不習慣呢,叫我茉紅就好,大家都這麼叫我。」

  對於女孩子的親切問候仍然不習慣的綠谷漲紅著臉,支支吾吾的,「好、好的,茉紅同學。」

  「一個茉紅*一個笨久*,還真是登對啊。」爆豪露出最常出現的歧視他人的笑容,「你們組個雙人團體並肩比賽算了。」

*備註:茉紅(まくmaku)與笨久(でくdeku)發音只差一個音。

  感受到那股令人不悅的暗諷,茉紅梨也不是省油的燈,吵架她也非常在行,站起來回敬爆豪一個一模一樣的歧視表情,「所以說不要嫉妒我就遷怒啊,笨豪君*。」

*備註:此處的笨豪為(ばかごうbakagou)與爆豪(ばくごうbakugou )只差一個音。

  「妳說什麼!」
  「回敬你剛好而已啦!」
  「有種再說一次啊!妳這個暴力女!」
  「笨豪笨豪笨豪勝己!這樣有滿意了嗎!」
  「信不信我現在就把妳炸飛啊?!」
  「幹嘛生氣?就一個音而已又沒差多少!」
  「差多了好嗎!妳是今天被電到腦袋秀逗了是不!」

  進入雄英之後對爆豪反被言語攻擊的景象已經不再陌生,但這麼徹頭徹尾與他吵個沒完的人班上倒是沒有,綠谷對茉紅梨的敬佩感再加升一級,不過......

  「明天要並肩作戰的話還是不要吵架比較好......」

  「啊對!還沒討論完呢,我們繼續,笨豪君。」茉紅梨完全沒有要退讓的意思。

  眼看前方的兩個人依舊不停止鬥嘴,自己也沒有任何插嘴的餘地,時間也晚了,肚子還處於飢腸轆轆的狀態,在聽見自己腹部傳來內部中空的巨響之後綠谷決定趁機告退,「那個......我先進去吃晚餐了,明天一起加油哦,小勝、茉紅同學。」

  綠谷開門進入宿舍內的那刻,其實隱約可以瞥見好幾個人從裡頭拼命地想往外一探究竟,接著關上門的瞬間即便隔著大門也能聽見內部的聲音,「綠谷!怎樣怎樣?那個時流竟然能牽制爆豪耶,在外面都談了什麼竟然超過十分鐘都沒聽到爆豪的怒吼,太厲害了!」諸如此類想要聽八卦的聲浪,想必是蘆戶那群人吧。

  茉紅梨在確認門已經闔上之後,頭轉向左方仰望又大又圓又亮的月光,「跟綠谷同組的那個人——普通科的心操,我記得個性是洗腦,對嗎?」

  剛才的鬥嘴劇場已經平息,兩個人都沒有真的在吵架,該成穩時就會無比認真,他們十分有默契的同時切回討論模式。

  「嗯,前陣子在上英雄訓練的課時他有被抹消磁頭帶來一起分組對抗。」爆豪面對茉紅梨靠著柱子,頭轉向右方視線隨她望向天空。

  「真好呢。」

  「......」面對她不自覺吐露心聲的低喃,爆豪沒有加以追究,只是繼續解釋,「只要回應他瞬間就會被洗腦,而且他有專屬的變聲配備。」

  其實按照UFC原本的規則,英雄科的人不得攜帶裝備進行比賽,但心操不在此限制範圍內,身為普通科的他有著跟茉紅梨一樣的權利。再者,經過今天黑色支配的比賽之後,大家也都知道要怎麼鑽漏洞了,灰色地帶範圍實在是太廣泛了。

  「得在回應前確認是否真的是同伴的呼喚啊......親眼見到對方才作回應是最安全的方法,但如果場地很大又被拆散的話......」茉紅梨摀著下巴認真思考著,忽然間她的頭頂冒出了顆大燈泡,「有了,用只有我們才知道的暗號,比如說......」

  「這樣你覺得這如何?」在經歷一陣子的提議、被拒絕、吵架、反問、吵架、再提議、再拒絕、繼續吵架的輪迴後終於有了比較像樣的結論,爆豪已經吵得很累了只想趕快回去睡覺,他雙手插進口袋,打了個哈欠後準備進門,「好啦可以啦就這樣,我要睡了。」

  現在才快八點耶?不知道是因為爆豪是特別早睡的怪人,還是因為平常總是使用永久體力所以不知道一般人感覺到疲憊的時間是幾點,總之茉紅梨很傻眼,但也只能放他去休息了。

  在這之前,茉紅梨非常在意一件事情,她老早就注意到了——爆豪不對勁的雙手。其實在一般情況下應該是不會發現的,是因為下午打開保健室門的第一時間她遇見了爆豪,冬天的體育服是長袖,可他卻將袖子捲了起來,一定是為了給恢復女郎診斷治療,他卻在她現身後直接離開,如果爆豪的雙手骨頭真的有裂開也沒來得及治療的話,那麼從剛才開始就隱約在抑制雙手疼痛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的模樣就說得通了。

  「......」內心百感交集,茉紅梨噘嘴皺著眉不發一語,最後她還是下定了決心叫住對方,「爆豪。」

  爆豪正準備推開大門,在手掌碰觸到門表面尚未出力的時候聽見呼喚。

  「蛤?幹嘛?」他一副又來了的表情,但還是勉為其難的轉過身子,只見茉紅梨朝他露出一抹說來詭異、卻又看似溫柔的微笑,右手握拳伸了出來。

  「欸,別掃興,來嘛!」見爆豪遲遲沒有回應,手舉著也是會痠的,她口氣中略帶撒嬌。

  爆豪噘嘴,不知為何,僅管本人非常不情願,但看著茉紅梨那樣的笑容,也不自覺的伸出拳頭回應了她,而在兩個拳頭撞擊的瞬間,茉紅梨開口了,「加油喔爆豪,一起贏吧。」

  「那我回去了,明天見。」全部的事情大致上告一段落,茉紅梨也決定回去洗澡睡覺了,拋下這一句話後頭也不回的離開。

  巴不得趕快回房間睡覺的爆豪再度面向大門,推開門的剎那他才發現了有什麼不對勁。「喂!時......」他瞪大眼睛馬上轉身想叫住茉紅梨。

  冷冽的微風吹動著使一旁的樹葉吱吱作響,月色撒下一片明亮的銀光,可宿舍外頭早已不見那酒紅色的身影。

  「......」爆豪瞇起眼,不發一語走回宿舍。

       

-

小劇場:

  「表情幹嘛這麼凝重?不是都跟那個爆豪和平討論完了嗎?還是其實他對你做了什麼!」回到宿舍後茉紅梨坐在客廳沙發上,精細雙莎見好朋友回來就湊過去搭話。

  「不,沒有。只是我突然想到我好像去那邊白吃白喝還沒有洗碗。」
  「什麼啊?沒差啦,妳這個千金大小姐改天請他們吃飯就抵銷了啦。」
  「也是可以啦。可是不知道怎的我一直打冷顫。」

  另一方面,在一年A班的宿舍。

  「茉紅同學真的很可惜,竟然錯過了砂藤同學最拿手的戚風蛋糕。」看著原本茉紅梨的座位已經空蕩蕩了,八百萬只替她感到惋惜。

  「真的,茉紅太沒口福了。」蘆戶回應到一半瞥見餐桌前的身影,「喂峰田!你在幹什麼!很噁心欸!」

  那是一顆紫色的矮冬瓜伸出粉嫩舌頭準備舔盤子的模樣,「是女生吃過的盤子,有女生的口水......」小粉舌頭打算在盤子上舔個三百回合,有夠變態的。

  「十萬伏特放電——」
  「啊啊啊啊啊啊!!!!」
  「謝啦上鳴,我代表全天下的女性感謝你。」



創作回應

阿卡西亞
中間的日文諧音梗很有意思,性慾的化身真的太可怕了XD
2021-09-27 22:02:50
青小豆
當初取名的時候真的沒有刻意
緣分到了自然有梗出現(喂
哈哈哈葡萄真的不行
2021-09-28 18:25:5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