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50. 引爆

青小豆 | 2021-12-18 09:00:05 | 巴幣 0 | 人氣 70




【50. 引爆】
Boom!!!




  被崇拜著的人稱讚頗有天份,落花頓時心中湧起說不上來的卓越感,這或許是有生以來除了偷竊以外找到第一個拿手的事情。

  儘管如此,練習使用噴射背包飛行總時數不超過一個小時。就算有天份,可以獲取比別人多一倍的經驗值,沒有花時間打怪練功的話依然升不了等,這就是事實。

  就像當初茉紅梨提著落花飛越線讓她享受飛翔的快感,落花試圖以同樣方式帶著哥哥逃離,可是多一個男人重量不是開玩笑的,她完全沒辦法像自己飛行的時候那般順暢,飛行高度時高時低,流水的鞋子都磨破了洞,露出鞋裡頭的黑色襪子。

  「落花,聽妳朋友的吧,去找英雄求救。」流水趁飛到最低處時踩穩地面,藉由鞋底完全平貼地表產生的摩擦力煞車。

  「我要去啊,但我們要一起。」
  「妳這樣比用跑的還慢,很快就會被那傢伙給追上的。」
  「你受傷了不是嗎?我不能丟下你。」

  「我沒事。」流水看向已經著陸的落花,再低頭看看剛才自己被炸得血流如注的腹部,手深入衣內撫上肌膚表面,那一點傷口也沒有的平滑感令他驚訝,「妳朋友給我吃了那個藥,我現在一點事也沒有了……」

  雖然沒有人知道那個藥到底是什麼,流水也不確定這只是暫時麻痺痛覺還是真的完全治癒,但以現在緊急情況來說,他能自在移動才是最重要的。

  「妳能飛得比我跑得還快嗎?」
  「啊?」
  「那個可以飛的背包。」

  伸手指向妹妹身後的那個新奇物品,流水沒有見過落花使用它獨自飛翔的樣子,只有體會剛剛那慢得跟競走差不多的速度。

  「在水裡的話我一定馬上游過去,但陸地上我跑得不算快。如果妳用那個東西能飛很快的話,那就由妳去求救!」字裡行間裡充滿著驚慌和冷靜交織的心情,流水很努力壓抑情緒,以最沉著的方式傳達指令,「那個傢伙是個瘋子,他說不定會殺了附近的人!只靠我們是救不了大家的!」

  落花沒有任何反應,呆愣在在原處一動也不動,內心深處某股聲音在掙扎。

  一開始她不知道敵人有多可怕,認為跟海賊搏鬥多年身手矯健的流水獨自對付也不成問題,於是欣然拉著茉紅梨逃出去。可是剛剛流水被炸飛,在空中墜落的弧度可說是歷歷在目、顫抖的唇中吐出一口鮮紅,那畫面怵目驚心,她認為哥哥差一點就要死掉了。

  基於對失去唯一親人的恐懼,落花這次說什麼都不想丟下流水,更何況因為剛才留茉紅梨一人孤軍奮鬥,她的良心一直在隱隱作痛。

  「我不要……」理智和良心拉扯著,她被逼地哽咽拒絕。

  「對不起!」

  「什麼?」

  「對不起……」流水比落花搶先一步哭了出來,不同於她的黯然流淚,流水激動地將一切罪惡感給宣洩出來,「我、我因為害怕……就因為一時的恐懼感,竟然把那個傢伙給帶來這裡……」

  液體從眼眶溢出便立刻舉起衣袖以手肘擦拭,不停不停重複,「如果大家有個什麼萬一,都是我害的啊——」

  上一次哥哥哭泣是什麼時候?落花不記得了。

  她只記得愛哭的永遠只有自己,流水一直都比自己還要更有勇氣,是他帶領自己為貧民窟的生活品質盡心盡力。他總是不太思考、想到什麼就做什麼,如此無心機的個性深受大家喜愛,而他很顯然的也很喜歡這個地方。

  如果要救貧民窟的人、如果要救茉紅梨,那她必須有所覺悟。

  沿海地帶傳來女性尖叫的聲音,邊間的一棟小石屋裡邊跑出一個衣衫不整的女人,後頭有名高大粗獷的男子正追趕著。

  流水倒抽一口氣,抖的很厲害。

  「落花,拜託……」

  對方那願意捨棄一切的懇求表情,儘管內心百萬個不願意,這次落花也無法拒絕了,「……嗯!」

  得到答覆的瞬間就衝向前去拯救同胞,落花看著哥哥的英姿,她的心複雜地自己都捉摸不定,是羨慕、是驕傲、是不捨、是不安。

  流水吐出的水柱其威力堪比消防車的滅火水管,朝人直射可是會造成重傷的,也就是說,攻擊力有一定的水準的他能保護自己。

  儘管如此,落花還是在離去前回望最後一次。

  「流水,等我回來。」



-



  渡假村有著百花繚亂的設施,這種新奇感不只是尚未成年的高中生了,就連成年人應該也是愛不釋手吧。若不是為了吃晚餐要先回房間準備,是不會有人收手的。

  「等等就要吃飯了耶,茉紅還沒回訊息,該不會是回房間拿手機躺在床上就不小心睡著了吧?」

  切島右手拇指不斷滑動手機畫面,做了最不良的示範——走路不看路。畢竟只要硬化了,就算撞到牆他也一點都不痛啊。

  電梯叮地一聲開啟門,他與爆豪兩人並肩走了進去。

  「那傢伙?怎麼可能。」
  「也是,畢竟有永久體力嘛。」

  盯著電梯門上方的樓層顯示,高級的電梯移動速度很快,轉眼的時間就來到八樓了。

  「那等等我們五點二十五分我敲你房門啊。」

  切島確認好手機正上方顯示的目前時間,還有25分鐘可以休息啊。將手機螢幕關閉後塞入口袋,「噢?是獨人先生。」

  他們停在走廊中央,前往他們房間的路上會經過的893號房正是獨人的房號,他站在門前,一手握著門把,另一手正拿著手機講電話。看他嚴肅的對談跟開到一半的門縫,應該是臨時接到什麼重要的電話吧。

  「嗯,好,那就麻煩妳了,我明天晚上回公司一趟。」剛好公事討論到一個段落,瞥見來人,獨人做結論後掛斷電話,「只有你們嗎?茉紅梨呢?」

  「咦?茉紅沒跟你聯絡嗎?一個小時前她就先回來拿手機了,到現在都沒回訊息。」

  「回來拿手機?」聽聞關鍵字的獨人不禁皺眉,茉紅梨跟現在大多數人一樣,錢包、鑰匙、什麼都可以忘記,就是手機絕不會忘記帶,這樣子的她怎麼可能會沒帶出門呢?

  獨人銳利的黑色目光射向一旁站在走廊中央的爆豪。

  對了,是這個傢伙,一整天都跟喜歡的人處在一起的話茉紅梨也不會有空閒拿手機出來滑了吧。

  「看啥啊?」被目光直射的爆豪不甘示弱。

  「那可能待在房間吧?」獨人沒有搭理爆豪,移動到隔壁的894房,也就是茉紅梨的房間,敲門。

  叩叩。

  微弱且一點也不響亮的撞擊聲非常符合獨人冷靜沉著的氣質,他給人的感覺就是和吵、暴力、激動等詞彙沾不上邊。

  門才剛敲完還來不及等待房內人的回應,一秒幾百萬上下的聰明生意人電話又響起了,「喂,我是。」他迅速應接,走回自個兒房前,用唇語和手勢示意爆豪跟切島去等茉紅梨應門後,便嗶卡進房了。

  「沒有回應耶,是不在嗎?」呆站在茉紅梨房前足足等了30秒,切島開始疑惑。

  「他剛那個軟弱無力的敲門聲聽得到才有鬼啦。」

  其實扣除掉提供超辣麻婆豆腐食譜的恩情,爆豪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對獨人一點好感也沒有,他甚至不能理解大家為什麼成天吹捧獨人說他是天才,明明是個連有門鈴可以按這件事都忘記的男人。

  爆豪對著門鈴使出連續猛攻,既然不能對它用爆破那就用別種暴力方式,這就是爆豪的忍道(咦),「快給我開門啊?妳這笨蛋!」

  「喂喂爆豪……門鈴快壞了啦!」
  「妳再睡啊!快給我出來!」他持續瘋狂亂按。
  「這裡的的門鈴一定很貴,我可賠不起啊!」

  唰——,房門打開了。

  不過是隔壁間的門。

  他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將這個有一定重量的沉重房門給推開。

  「喂!你們!」雖然見面的次數屈指可數,但這還是爆豪跟切島頭一次見獨人如此驚慌的樣子,他喘著,很喘很喘,「拜託你們。」




  「_____!」



-


  她很害怕,或許連自己都有些意外。

  她以為自己無所畏懼,應該說,她曾經以為自己無所畏懼。在校期間,校內的同學也都只是孩子,之間的打架或紛爭頂多就是那種程度而已。

  茉紅梨國中時期曾經在校園一隅阻止一場霸凌,五個吊兒郎當的三年級學長欺負一個瘦小的一年級菜逼八。她先向前試圖以文明人的方式溝通,但效果不顯著,爭論到最後脾氣一上來就開打了,跟春菅比起這些混混完全不是對手,外加被打到的部位回溯之後又不痛了,她簡直就是打不死的大BOSS。最終嚇跑對方所有人,贏得被拯救之人的感謝,額外取得了以為自己很強的錯覺。

  高中到了雄英,她終於領悟到自己不強的事實,不過始終認為自己只是贏不了而已,既不會輸、也不會死。

  人類每一層對自己更進一步的認識,都是由事件一一引發的。在UFC格鬥賽與黑色支配的那一戰,她人生首次體會到與死亡擦肩而過的恐懼,被黑影撞飛時全身多處骨折、以敏捷的反應力在滯空的短短0.X秒內回溯,身體在健全的狀態下又撞垮了牆壁,再一次的全身多處骨折,痛得她比賽結束便馬上失去意識。

  之後與爆豪對戰也是被爆破的餘波炸的稀裡嘩啦的,雖然不是正面承接攻擊,但燒傷的感覺還是非常難以忍受。

  到這為止,她明白就算有這種個性也還是會輸了,但仍然固執地以為自己不會死。

  直到臨時執照考試被土霧死操給殺了一次,她終於明白這個性不是萬能,也不是什麼免死金牌,還是有可能殺得死她。

  所以當馬林弗斯在面前引爆了各式傢俱大搞破壞時,茉紅梨率先被勾起的,是那爆破灼燒的痛覺記憶。

  「妳在發抖呢。」馬林弗斯輕笑。

  逞英雄的後果就是得獨自面對內心害怕的敵人,沒錯,茉紅梨顫抖的原因正是如此——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面對『敵人』,不是對戰的學生、不是考試安排的臨演、更不是老師,是真心想要奪取性命貨真價實的敵人。

  雖說當初面對土霧死操時也誤認為他是敵人,不過由於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精神,那時的她比現在勇敢多了,外加上現在終於知道老虎可致人於死地,多可怕啊。

  這一次她手邊什麼道具也沒有,全部能派得上用場的武器都塞在噴射背包內,而背包現在正在落花身上,茉紅梨剛才急著讓她逃離完全忘記了武器的部分。

  現在的她既不能飛、還赤手空拳,基本上沒有輔助裝備的她跟當初進雄英前的自己沒有兩樣。而進雄英前的她弱得連機器人都打不倒幾隻。

  結論就是,她不相信自己打得過他。

  深吐一口氣鎮定自己情緒,茉紅梨必須冷靜。

  落花已經飛出去求救了,短則十分鐘長則超過一小時,無論如何,只要撐到職業英雄過來就沒問題了。茉紅梨打算把馬林弗斯牽制在這裡,附近的居民早就因為剛才的爆炸聲嚇到逃得遠遠的了。

  「別怕嘛,叔叔會好好疼愛妳的。」

  馬林弗斯敞開雙手裝出一副和藹的樣子,他每向前一步茉紅梨就後退一步。

  「別躲了啦,讓叔叔舒服舒服,妳也會很舒服的哦~」

  頓時一股吐意湧上,這個人的臉猥褻得令人作噁。身材粗獷、粗壯的前臂上有著濃密手毛,眉間也沒有修飾乾淨,幾乎成了一字眉,在茉紅梨眼中他根本就是隻未進化完全的猿人,在講出那些聽了會打哆嗦的性騷擾言論時臼齒處的金牙顯露,更顯老氣。

  平常的她可能早就回嗆了吧,只不過這次真的沒心情耍嘴皮子了。

  雖然抵死不從,但為了不激怒對方,茉紅梨也沒擺明拒絕。他們就這樣一個前進一個後退、一個前進一個再後退,直到後者退到了牆邊無路可走。

  馬林弗斯見機跨步衝上前,打算抓住她手腕將人抵在牆上,不料揮了個空,他手在撞上牆之前停下。

  才在納悶人去哪兒,馬林弗斯突然難以呼吸。

  「喂!給我放手啊!妳這賤女人!」死命拉扯鎖住自己氣管的手肘卻徒勞,茉紅梨在技巧上鑽研透徹,他是扯不開的,氣得他直大喊,「操!再不放手我等等幹死妳!」

  茉紅梨害怕極了,為了鎖住他的脖子必須貼在他背上,他的種種粗俗謾罵跟憤怒都零距離傳入耳中,幻化成不堪入目的影像投射在茉紅梨腦海。

  放手就死定了,她嚇得更用力扣緊。

  只可惜茉紅梨天生的力量仍敵不過高大男性的身材,他的脖子很粗,手肘要環扣住已經是極限了,根本沒辦法施加多少力道抵住他氣管。

  「我操妳媽的!」馬林弗斯再度大吼,順勢在掙扎的過程中以背後朝牆壁奮力一撞。

  「呃!」被重擊擠壓成夾心,茉紅梨不堪負荷鬆開手滑落跪在地上,「咳、咳……」回過神立刻回溯起身,剛才的疼痛已經消失。

  可那個噁心的男人沒有消失。

  倒是呼吸跟著消失了。

  「我說妳……」張開全長可能有30公分的大手掌抓著茉紅梨的脖子一把舉起,「女人就應該安份點給男人上個爽啊!好大的膽子還敢勒我?」

  這就是絕望的力量差距,茉紅梨用盡全力也傷不了他半毫,他卻能輕而易舉的單手將她舉起。

  除了氣音的「呃……」以外發不出任何聲響,看似毫無突破機會,她卻反握住對方的手發動個性,肌肉被回溯的馬林弗斯頓時失去力氣,手順著茉紅梨的重量垂下,她終於得以逃脫。

  「咳!咳咳!咳……」獲得呼吸自主權後開始猛咳,她卻一刻也不敢鬆懈立刻起身。

  並在馬林弗斯又要抓住自己之際伸手碰了他,這一次,茉紅梨回溯了他全身。

  她很少回溯全身,因為連同記憶也會一併遺忘,她不喜歡這樣。使出這招的次數寥寥可數,只有她告白被拒絕害羞過了頭的那次、還有臨時執照時碰到一名幾近崩潰的難民,為了讓她順利去避難才不得已使用的。

  回溯時間越長對茉紅梨造成的副作用就越強,所以她讓時間僅僅回到十幾分鐘前而已。

  「這裡是……?」過去記憶的某個切口被此時的時間給接上,對他而言就像瞬間移動一樣。「哇嗚——」可腦子根本就不對勁的他一點也不害怕,只是新奇地吹了個口哨。

  身子轉一圈環視此處,他大概知道這裡是哪裡了,停下動作時左腳腳尖剛好指著茉紅梨,「是妳搞的鬼嗎?」

  只見被問話的她一頭霧水的眨了眨眼,「你……你是怎麼憑空出現的!」

  茉紅梨可是一個戲子。

  認定這情況似乎不是眼前女人造成的,「嘛……無所謂。」馬林弗斯大步朝她走去,「年輕妹子感覺很不錯啊。」

  ——這是不久前他見到茉紅梨跟落花時說過的話。

  茉紅梨這下懂了,回溯記憶對這個神經病沒有意義,他不像一般人是因為某些原因才下手動粗,而是看到了人後想怎樣就怎樣。

  如果再次回溯記憶讓他忘了茉紅梨,那她就得以逃走,但這裡的居民依然在他的威脅之下,因為這傢伙是海賊;如果現身在他面前,無論幾次他都會像現在這樣用下半身思考的吧。

  對方一步步逼近,迫於沒有攻擊手段的無奈,茉紅梨只能想辦法用別的方式解決。

  她雙手在胸前伸直,彷彿要把對方推開般的防範著,「職業英雄正在過來的路上,先冷靜一下好嗎?」

  「我什麼都還沒做為什麼英雄會來呀?」直覺告訴他事有蹊蹺,馬林弗斯完全沒有停下腳步,最後走到茉紅梨面前,「果然是妳搞的鬼吧?妳是哪個海賊團的?」

  他要抓住茉紅梨卻又被輕易躲過。

  「我只是這裡的居民啊!」
  「是嗎?反正妳下面有洞就好了?嘿嘿……」

  這個人一直講著很噁心的話,這是茉紅梨從小到大未遇過的,是一種十分另類的恐懼感。

  妳跑我追的戲碼上演了兩分鐘,馬林弗斯漸漸失去耐性,「女人,別逼我來硬的。」口氣不再像剛才那種異性間的挑逗,開始帶有怒氣。

  為了把他困在這裡拖延時間,茉紅梨也盡可能不說些刺激他的話,只是一味躲避而已,可是如此面對恐懼也是挺煎熬的。

  確定那個人沒有去其他地方確實跟在自己後頭,她在某間矮房外圍跟他繞著打轉,轉到了門口,先前出現過幾次的那聲音從耳邊傳出,猛然抬頭,這戶居民斜插在門邊的一面三角旗旗面上長著一條引線,末端已經被引燃發出仙女棒燃燒的噼啪聲。

  引線跟旗面一同隨風飄逸,燃燒的光點移動到旗面,那聲音瞬間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從整面旗所有表面爆發的刺眼強光,膨脹的光芒從茉紅梨的眸上清晰可見。彷彿世上一切皆無聲,然後又在旗面爆炸的時刻點重啟了所有聲音。

  茉紅梨第一時間以為是爆豪的閃光彈攻擊,可她在下一個瞬間就順著爆炸風勢飛了出去。

  經過大地洗禮後忍住臉被炸傷的強烈疼痛,她趕緊起身,驚恐眼神沒有聚焦,腦海裡死命回想剛才的一切,「引線……」

  「你說對了!」馬林弗斯喪心病狂的嗓音換回了茉紅梨的聚焦,他正拿著什麼東西扔了出去,「我最喜歡……」

  砰!!!

  爆炸遮蓋住馬林弗斯後半部分未說完的話,他不禁在內心哀怨怎麼又一次沒講完就先讓人死掉了呢,這樣他的心情可傳達不出去呀。

  執意對煙霧散去後可見的,趴在地面、外套已經被炸的坑坑洞洞的屍體說完想說的話,「給人聽完再死嘛,我說,我最喜歡看人被炸爛痛苦掙扎的樣子了。」

  ⋯⋯

  「看來這次有聽進去,我好開心啊。」

  「你這個瘋子……」

  茉紅梨趴在地上,努力用抖到不行的手撐起上半身,看似十分吃力。地板上的血跡應該是自己的,她不太確定,也沒有餘力去觀察自己傷勢了,只知道全身上下散發出激烈灼燒感,痛得眉間一刻也無法鬆開。

  馬林弗斯笑的咧嘴,現在茉紅梨的模樣就是他最喜歡的樣子,「好美。」

  這個人真的是個瘋子。

  茉紅梨再度抽出鐵製藥盒,在他面前吃下,就是不想讓自己的個性露餡。

  儘管全身已恢復成一點事也沒有的狀態,她仍是故作疲憊刻意喘幾口氣,「好美?你是認真的嗎?」

  「當然,我這人從不隱藏心意。」

  「……」

  「這個世界真的很過份吶,表面上支持大家追求自己喜歡的事物,我在追求自己所愛時卻總是阻止,搞得我好像是壞人一樣。」

  對於茉紅梨吃藥後治癒的身體,馬林弗斯沒有特別驚訝,反倒是對於可以繼續炸爛對方而感到開心。

  和粗獷看似遲鈍的外表不同,他不只攻擊連貫順暢、經驗豐富外,連口條思緒也是清晰分明,海上漂流的日子不全然只是屠殺,他也是有在知識上吸收。

  「雖然我不知道妳是誰,但我看得出來妳在拖延時間。」舌頭剃著牙縫內的肉渣,嘴邊鼓起舌頭的形狀,他十分悠哉地邊左右看了下四周房屋,「這裡是貧民窟吧?」

  「妳剛剛說英雄等下就來了?」舌頭都痠了終於把肉渣挖出來吞下肚,馬林弗斯開心大笑,「不會喔,職業英雄不會管貧民窟的。」

  「英雄怎麼可能不管?我們已經呼叫救援了。」

  「職業英雄怎麼可能管?他們是靠名聲吃飯的公務員啊,拯救貧民對他們職業生涯一點幫助都沒有,噢,如果妳想問我怎麼敢斷定……」他張嘴時露出金牙、手指上滿載著金戒,「因為我也是貧民窟出生的。」

  茉紅梨想起了同樣身為貧民窟一分子的落花跟流水,心底閃過一絲憤怒。

  對眼前這個大人茉紅梨完全無法給予尊敬,她冷笑,「平常我不敢保證,但現在是歐爾邁特英雄獎期間,全世界的知名英雄都來了,他們絕對不會對這裡坐視不管的。」

  「這裡是賀蘿塢啊?」這大概是馬林弗斯最驚訝的一次,但他不僅沒畏懼反倒就像中了大獎一樣更開心了,「哈哈哈哈哈!那我就更不用擔心了。」

  「什麼?」

  「妹子啊,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馬林弗斯持續解釋,「不會有人相信會有白痴在這充滿英雄的地方犯案的。」

  他一點也不在乎茉紅梨想要反駁時的表情,也不認為自己說的話有任何錯,不過他已經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了。

  不知不覺間,他手中握著一顆長著燃燒中引線的小石頭。


  「啊啊啊……話說得好多,我們繼續玩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