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11. 驚濤駭浪

青小豆 | 2021-08-27 09:00:04 | 巴幣 0 | 人氣 98



11. 驚濤駭浪
荒れる嵐




  茉紅梨一個急轉彎,從原本的飛行路線瞬間轉換到別的方向,令人完全無法預測她會從哪裡飛來。但是無論重複幾次,只要在靠近轟之際,就會被他用大量的冰防禦,被逼的不往一旁躲開就會被凍住。

  「想要靠近你或球都這麼難呀.......」茉紅梨停在相隔一小段安全距離的空中。

  身為一個個性並不包含攻擊屬性的人,相對能克制她的種類範圍就很廣了,那些雷射啊、酸液啊、火啊的花枝招展的個性們每一個茉紅梨都碰不得,她沒有可以抵消的個性,所以只能拼了命閃躲。

  單方面被個性欺壓,因為這是個不公平的世界。可她從沒有埋怨過,畢竟光擁有個性這件事就足以感恩了,而且幸運的是,茉紅梨家境富裕還有一個支持自己夢想的哥哥,從小哥哥就帶著她去給頂尖的體術老師訓練、學業方面也請了赫赫有名的家教。

  這也是為什麼她能發明出各式各樣的道具了,因為擁有足夠的知識基礎。

  剛剛說過,火啊、酸啊、雷射啊等等的她不能觸碰,但冰可以啊。

  茉紅梨向前衝,在轟下一波冰柱攻勢襲來時奮力揮拳,關節處的機關同時啟動噴射,加速了她的拳頭,猛力的一擊將直衝而來的冰全部震碎。

  像是對著牆壁揍拳的那種酥麻感隨之從拳頭傳至全身,「以防萬一有先戴上了虎指手套真是太好了。」茉紅梨小聲嘀咕著,若沒帶的話手可能會跟著碎冰一起變殘廢吧。

  「跟昨天一樣的怪力......」轟見狀,讓他想起了曾經與綠谷的一戰,強大的怪力可是足以在遠方就造成空氣砲的,那零距離打擊可不能開玩笑,他見茉紅梨朝他揮來第二拳,立刻反應在他與對方之前製造出一面大冰牆,「絕對不能讓妳靠近了啊。」

  而這個舉動正是茉紅梨的如意算盤,因為他們之間被阻隔的同時也就代表著——旁邊的球轟可顧不到了。

  「我沒那麼傻,打不過還非得跟你硬碰硬啊。」一個得意的笑,她一個飛快又華麗的轉身飛向轟隔著冰另一頭的兩顆球。

  「可惡、不小心就......」本來一直都有在顧著球的,可因為剛剛對上的爆豪怎麼看都是比起搶球贏得比賽、更想要先把全部人都打倒再來贏得比賽,而對手換成茉紅梨後仍被這個意識牽著走,又被剛剛的猛攻小嚇一跳,最終不小心露出了破綻。

  轟著急的釋放火焰想要融化眼前這一道厚實的冰牆。

  砰!

  這是比賽中的第二次爆炸。

  不過這個爆炸聲十分有立體感,彷彿就像是三個爆炸同時發生一樣。

  「——又引爆啦!!!而且還是分散在三處的球同時被引爆!!!時流、爆豪、骨拔,太有默契了啊你們這些年輕人!!!」

  禮物麥克的聲音從一旁的鐘塔上方傳來,聽了他的解說在場的選手才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狀況,可在地底下觀看3D立體投影的觀眾們可是一目了然啊。

  剛才在茉紅梨與轟對峙的同時,其他選手們可是也沒閒著。

  爆豪對轟說過「果然還是要把礙事的傢伙解決比較簡單」,但那是針對轟才說的話,因為對手是他的話就算搶到了球,在直奔終點的途中也一定會被這個傢伙給妨礙。可現在爆豪的對手換人了,在他認知裡物間沒那麼大威脅,搶到球之後也有信心在不被他追到的情況下抵達終點,所以他馬上就把物間給甩開朝著關鍵道具衝了過去。

  「喂喂喂!這可不像你啊。」物間在被爆豪一記爆炸給震到十公尺外之後站穩身子,眼前那人已經轉移目標了,氣得物間直嗆,「難道是怕了我不成?」

  其實爆豪這麼做的原因很簡單,只因爲剛才茉紅梨在押注的等待時間裡所說的這句話——

  「待會盡量避開戰鬥以搶球為優先,真非打不可也是我當先鋒,你還有冠軍賽要保留體力。」

  爆豪絕不是言聽計從的人,只是剛好這種已經完全相信你會晉級的話有點中聽,而且也蠻有道理的。於是他對於物間的嗆聲很反常地沒有怒吼回去,只是笑了笑,「我怕太快把你打倒,所以還是先辦正事要緊啊。」一個得意的回眸,手將球撿起。

-
       
  剛才綠谷跳向與茉紅梨及爆豪不同的第三個鐘塔面下方,追逐的球有四顆根本就是中大獎,現在已經熟悉全覆蓋狀態的他也不再害怕著陸時受傷,於是繃緊全身減少風阻加速下墜。

  「咻咻!」

  忽然間,綠谷聽見旁邊從人嘴裡發出這個聲音,接著他餘光瞄到了朝他直衝而來的巨大化字體,見狀,他一個偏移在空中側身躲過了吹出漫我躲在軟化鐘塔牆邊的突襲。

  「糟了,是骨拔同學!」正在急速下墜的他正專心思考著陸的時機點,既然躲過了吹出的攻擊,他先將注意力集中在自己準備接觸的地面,就看到了從地表浮出來的骨拔,球也全部陷了進去。

  他一定會趁我落地之前趕快將軟化的地板恢復吧,不會讓他得逞的。

  綠谷這麼想著,不顧風壓吹的自己眼皮都快被吹翻了,只能瞇起眼緊盯標靶處,朝地面伸出右手,像準備彈人額頭般地將中指抵著拇指,擊出一發威力十足的空氣砲,將軟化的地表震出了一波又一波漣漪,陷入地層的球及骨拔本人都被剛才的衝擊波引發的大浪甩了出來。

  抓準骨拔被甩到空中無法移動的那個時機,綠谷再使出一發手指空氣砲,不偏不倚打中了對方。隨後,兩個人同時墜落於柔軟的地面上緩緩陷下。

  「才輕輕一發威力就這麼大,真是怪物啊......」骨拔感覺被擊中的腹部疼痛、隨之吐意湧上,腦袋脹熱的有些暈眩,但儘管如此還算是能撐住,絕不能輕易的就失去意識啊。

  他摀著疼痛的腹部,在柔軟似泥的地表中發動個性,除了自己準備往上逃脫的路線之外,所有軟化的地表全部恢復成原本堅硬的狀態。

  而剛好正準備從泥沼中爬起的綠谷就這麼被固定住,除了頭跟右邊肩膀以外都在地表以下,就這樣一動也不能動。

  好不容易困住綠谷,得要趁著這個機會趕快把球帶走才行,「球......不見了?!」轉頭看了一下四周,完全不見那些圓形物體的蹤影,看來是被剛才綠谷的空氣砲給震到其他地方了,再加上這個遊樂園的地勢被設計成超低起伏落差不小的奇特造型,球到地板上一定會開始向低處滾去。

  「吹出!我去追球,你先幫我看著綠谷別讓他有機會出來!」骨拔對著剛從塔面浮出來的隊友大喊著,朝著鐘塔另一邊的方向離開。

  然而就在他終於找到了四散的其中一顆球並撿起的瞬間——大爆炸又引發了。

  他們三個很湊巧的同時拾起了球,白色煙霧從各自引發爆炸的爆心地向外擴散,隨著爆炸風壓形成的炫風捲出了各種白色狂風。

  「又引爆啦!而且還是分散在三處的球同時被引爆!」

  被狂風刮的幾乎睜不開眼,只能先用手擋在眼前勉強稍微瞇眼查看情況,卻是除了周圍的白色煙霧什麼都看不到。而當禮物麥克的解說傳入茉紅梨耳中,她一瞬間挑眉,似乎理解了什麼在嘴裡小聲嘀咕,「只有真正的通關球不會爆炸啊。」

  「呿,學校真愛搞這些有的沒的。」而在另一端的爆豪也理解了關於球的規則,彷彿有聽到茉紅梨在遠方的嘀咕般,很有默契的回話。

  兩人就如同比賽開始那時動作整齊劃一,為了衝出白煙向空中同時飛了上去。

  從上空俯看,原本分散在三處的球經過第二次的爆炸衝擊後又四散飛得更遠了,而且因為地形奇特,有些地方有高低差、有些則是陡峭斜坡,各式各樣不同大小的遊樂設施也遮擋著視線。

   一雙眼無法同時捕捉朝不同方向不規則彈跳的所有球,只能賭運氣瞎猜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在這偌大的遊樂園裡大家都不知道彼此跟球的位置,運氣好的人會發現彈飛到某一隅的球,撿起後爆炸,球再度彈飛,然後爆炸的聲響及塵煙引來其他對手。

  站在緩速準備下降的置頂摩天輪上,那是爆豪在不斷追逐因爆炸風暴而飛走的球數次後決定在高處重新觀察四周,最終選定的落腳處。

  「一直炸來炸去的煩死了!」

  本來就為數不多的耐心快要被抹消殆盡了,望著下方遊樂園各處零散的爆炸,爆豪火冒三丈的怒吼了一下,完全沒管自己平常也是一直炸來炸去這件事。

  氣歸氣,他憤怒的顏藝面容下仍然是冷靜沉著的性格,觀察了一陣子後將已經引發爆炸的球大約座落的位置記在腦海並刪去,雖然目前這個位置能用眼睛找到的球數量有限,但仍然值得一試。

  爆豪從摩天輪上一躍而下,朝著森林主題區域的大樹林飛了過去,他有看到樹林中間的某棵樹中有閃著白金色的光芒,沒意外的話有機會。

  「爆豪!我找到正確的球了!你在哪裡?我們會合!」

  是茉紅梨的聲音。

  穿梭在叢林到一半時爆豪就聽見了隊友的呼喚,對方似乎也在這個樹林裡,因為爆豪的高速移動下聲音變得渺小,儘管茉紅梨的聲音聽起來用盡全力在呼喊了,可是他不打算理會,爆豪還是認為自己看上的那顆球才是真正的通關道具。

  「爆豪你沒聽見嗎?快回答我一下!」茉紅梨再度喊了一次。

  此時剛好爆豪來到了球前才終於停了下來,在茂密的樹林之中遠方其他選手戰鬥的聲音顯得格外渺小。爆豪因剛才的衝刺不斷喘息著,寬厚的胸膛隨著急促的呼吸不斷起伏。

  他舉起左手比出一個最挑釁的中指,這是他對於剛才呼喚他的隊友的回應。

  從爆豪前方約莫十幾公尺外的某棵樹後頭隱約可以看見紫色的髮絲,而那人也不打算繼續躲藏了,他從樹後走了出來,踩著地面草地及枯枝發出窸窣的聲響。

  心操靠近到一定距離後停住腳步,隨後卸下戴在臉上的變聲器,「不愧是天才啊,敏銳程度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怎麼不說話了?平常不總是很火爆的大吼大叫嗎?」

  面對心操的問話,爆豪不像以往瘋狗似的咆哮,難得緊閉自己的嘴,可臉上壞人排行榜第一名的表情仍然沒讓人失望,那嗜血的笑容彷彿要把人吃的連骨頭都不剩。

  心操其實也知道自己面對的是誰,撇開戰鬥力,雖然不知道平時成績,但腦袋反應能力跟判斷力從之前的分班對抗就能看出十分出色,儘管他動不動就暴怒,卻也理不清到底什麼事才能「真正」惹怒他令他失去冷靜。

  「那個誰?是叫時流嗎?被你刷去的那位。」熟練的運用相澤老師所傳授的技巧將束縛布甩了出去打算纏住爆豪的手,卻被對方躲開了,心操不停下攻勢跑向對方的同時進行了第二波束縛布攻擊,「我有看到她輸掉比賽時有多麼不甘心,很感同身受啊。」

  經過了相澤老師的斯巴達式體能訓練後的心操在近戰方面也已經超越了一般人的水準,儘管他的束縛布抓不住爆豪,同樣地,他也不斷躲過了爆豪的炸裂攻勢。

  終歸是人類,還是需要喘息空間的,正當雙方都停止攻擊的空檔,爆豪開口了,不知道他說了些什麼,聲音太小了心操聽不清楚,洗腦也沒有成功,爆豪並不是在回應他。

  自言自語嗎?

  看對方仍然未失控抓狂,心操決定繼續逼他說話,「如果我是她的話一定沒有辦法跟你好好當隊友啊,肯定會想盡辦法在中途在背後捅你一刀。」

  或許是因為太過心急的關係,心操的言語反倒像是為了嗆而嗆,宛如唸劇本般的挑釁無法動搖爆豪一分一毫。

  「不過大家都在觀戰她也只能幫你了,真是可憐。」

  話語到此,爆豪的反應稍稍遲了一瞬而露出破綻,馬上被心操使用束縛布纏住一隻手給連人拉了過去。

  他是故意的。

  心操見被自己拉回、正飛向自己眼前的爆豪嘴形不斷變化,卻沒有聲音發出,那唇語他看得懂。

  ——看我宰了你。

  爆豪早就習慣在空中的移動,他雙手舉在胸前伸直,兩手腕靠攏掌心面向前方,做出了類似龜派氣功的預備手勢,續力的火花在掌間噴發著,橘黃色的光芒就在心操眼前綻放開來。

-

  「喂!妳慢死了!」爆豪站在森林之中對著從樹叢遠方直奔而來的黑影罵道。

  這片樹林雖說茂密,但也不是陽光照不進來的程度,當黑影越過樹葉的陰影,太陽瞬間照亮了那頭亮眼的酒紅色短髮。

  「你只說你在森林,這麼大誰找得到啊?」

  「......」茉紅梨停在爆豪旁邊,看向昏倒在幾公尺外的心操,心裡盡是同情的同時也感到了安心,畢竟麻煩的洗腦問題暫時解決了。她與爆豪一同盯著草地上的那顆球,開口問道:「確定是這顆了?等等又爆炸以後就叫你爆炸太郎了喔。」

  「妳說什麼鬼話啊!老子剛剛一到這邊就先摸過測試過了好嗎!」彷彿就像剛剛與心操的對峙把話都憋著非常不舒服,在自家隊友一到現場後立刻恢復成以往的咆哮。發洩完畢後才又變回正常人的講話音量,「我沒辦法帶著球飛,由妳拿著飛到終點,我來做掩護。」

  非常合理且明智的決定,如果當時爆豪沒有呼喚同伴而是打算自己終結這場遊戲的話,不單單只是單手爆破飛行的困難程度,可想而知的風險就是在運送球的途中遇到其他人,速度不夠一定會被追上,顧著球卻也無法大開殺戒。

  他也已經學會了依賴同伴了。

  「好勒。」茉紅梨遵照隊長的話拾起了球,啟動噴射背包,「走吧,去終點,應該是遊樂園的出口。」

  「廢話!除了那邊以外還會有哪裡啊?」

  不管說什麼這個傢伙都會有意見,茉紅梨自討沒趣的嘟嘴皺眉,隨即朝天空飛了上去。

  不過仔細想想,實在是太不對勁了。

  單純只是搶球越過終點的話只是比拼速度,這與格鬥賽的形式相差過遠,所以當發現其他八顆陷阱球會爆炸時茉紅梨內心的疑惑才稍稍退去,因為在找球的過程太長勢必得與其他人對戰。

  可當到了現在這種情境,仍然是在這遼闊廣大場地上先找到球的人只要速度夠快就能獲勝,而且運氣成份的比重佔了極大部份。

  雖說也不是沒有戰鬥,開場到現在也是有與其他人交手過了,但嚴格說起來真是受到勝利女神的眷顧才能先找到球的,這樣子的比賽真的能夠判別出選手的強度嗎?

  問題在腦海中徘徊沒有得到解決,但眼前的勝利才是當務之急,在空中視野非常遼闊,直達遊樂園出口的路上並沒有其他對手的蹤影,看來很快就會分出勝負了。

  怎麼可能這麼輕鬆呢?

  「喂!快躲開!」

  在爆豪突如其來的大喊同時茉紅梨被他從後面推開,重心偏移的她差點失去平衡,好在最後有拉回來才沒有墜落。

  可在她專注取回平衡的同時爆豪的位置發出了強大爆炸聲,白色煙霧再度爆發,那不是爆豪的爆破。

  ——是陷阱球。

  四周全被白霧圍繞伸手不見五指,強大的風壓把茉紅梨跟爆豪吹到很遠的位置,她只能死命抱緊球不讓它被吹走,一邊還要調整身體重心才能保持在空中的飛行,已經自顧不暇了無法顧及爆豪及周圍。

  「爆豪!」茉紅梨止住衝擊停在空中對著一片雪白大喊著。

  忽然間她感受到了背部及腰部幾乎同時傳來的撞擊,衝擊力強大但也不算太痛,可難纏的是撞擊後接二連三發生的爆炸。

  砰!

  砰砰!

  在一團白煙之中完全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茉紅梨被噴飛到了遠方撞到一座雲霄飛車的軌道上,別說手裡的球早已不知去向,她沒有重摔在地面已經是萬幸了。

  背包因為強烈的撞擊故障噴不出氣體了,茉紅梨從軌道上站了起來,雲霄飛車距離剛才的爆炸中心有點距離煙霧沒那麼濃厚,可以看到遠處好幾顆球以爆炸中心點再度像煙火般四散。

  「終於出現啦——!!!又是由我們的爆豪Team率先拿到通關球!」是禮物麥克的聲音,他的任務除了講解給觀眾們聽之外還必須慢慢透露規則給場上的選手們呢,「但是Sorry我忘記補充了,當有人帶著通關球移動的時候其他陷阱球會受到感應,會像超強磁鐵朝著通關球被吸引過去哦!這遊戲真的是太難了呀!」

  聽完講解的茉紅梨嘖了一聲,在這場遊戲中不斷領先拿到球的她們活像個白老鼠,一點優勢也沒有。

  重新握住噴射背包的啟動桿,故障的背包又開始噴出大量氣體,她戴上了自己做的看似有瞄準器功能的感應眼鏡後朝著地表俯衝,儘管不知道之後還會有什麼樣的陷阱擺她一道,但先搶到球才是上策這件事仍然沒有改變。

  地表的白煙不如空中爆炸處那麼嚴重,茉紅梨飛過來時煙霧也散去的差不多了,能見度大幅度上升後映入眼簾的是綠谷和轟。

  看來大家都跟著陷阱球朝這邊集中了。

  「轟同學、茉紅同學......」先開口的是綠谷,三個人互相盯著彼此。

  在茉紅梨眼裡這兩個人怎麼看都不妙,而且球也不在這邊,沒有理由和他們糾纏在一起。

  「我沒有要和你們打哦,我先離開了。」茉紅梨舉手發言後,秒轉身向一旁飛開。

  這場遊戲並不是靠打架分勝負,先前選手們會打起來都是在為了爭奪球的前提之下,因爲帶著球跑反而容易被抄球,倒不如先將路上的障礙全部剷平之後再一鼓作氣衝向終點才是明智之舉。

  如果在這邊先和其他人打起來的話,絕對是在一旁找球的漁翁得利。綠谷和轟都有同樣的想法,眼見茉紅梨離去後兩人十分有默契地同時向遠方散落在地面前的球跑去。

  很順利地將兩大敵將甩開,瞇起眼,茉紅梨認真環視四周找尋重新被吹散的球們。

  快速掃視的視線之中一道螢光閃過,她轉頭看向那個透過眼鏡能看到一部分在發光的物體。


  「找到了,在靠近海盜船的露天咖啡廳。」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