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08. 哭吧!笑吧!努力吧!

青小豆 | 2021-08-17 09:00:04 | 巴幣 2 | 人氣 113



【08. 哭吧!笑吧!努力吧!】
泣け!笑え!そして頑張れ!!


  「茉紅梨,答應我,除非必要時刻,不然使用個性只能用在永久體力上。」兩個人坐在豪華客廳的高級沙發椅,面積大至100寸的電視螢幕僅管音量被調小了畫面仍持續閃爍,新聞台正播放著一樁英雄被襲擊命危的新聞。時流 獨人正襟危坐地對他摯愛的妹妹說道:「考試時也是,如果考上了依然也是。」

  「......」茉紅梨以微笑的沈默代替回應,隨即點點頭,「好我答應你,非『必要時刻』。」

-

  午夜時分宣布完比賽結果,待身下那人停止抵抗後,爆豪表情凝重地起身。

  他看得很清楚,茉紅梨對於勝利的執著與他如出一轍,現在臉上的那份不甘及眼角的淚水他都懂,但也選擇了無視,因為根本不需要任何人插手,有這樣的上進心不可能停滯不前,現在很弱小又如何?他也認為自己仍然不夠強大啊。

  「呿。」爆豪撇撇嘴,轉過身子把視線從茉紅梨身上別開,試圖克制減少雙手因疼痛產生的顫抖,精神也有些微恍惚,都把自己逼到這種地步了,身為一個非英雄科的人到底是在不甘心什麼?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

  爆豪抬頭看向高處螢幕顯示的賽況,這麼一來ABCD四組的最強都已經誕生了,僅管賽程只排到前四強,不過照理來說下一戰勢必要跟B組的人對抗了——骨拔柔造,分組對抗的時候看過,他記得對方有著可以把所有物品柔化的個性。

  他些微瞇眼,緊皺的眉頭不曾鬆開,只要贏了這個骨頭人,冠亞賽就會對上轟或綠谷了,轟自體育祭過後半年來,爆豪就一直渴望能再跟他戰鬥一次,不再被自己的過去給束縛全力使用火焰力量的轟;至於綠谷,爆豪已經知道綠谷是歐爾麥特選中的ONE•FOR•ALL的繼承者了,成長所有人有目共睹,考完臨時執照的那天晚上跟他打了一架最終是爆豪的勝利,但在擂台上放手一搏的決鬥又是另一回事了。

  無論最後會對上的是誰,爆豪都會用盡全力擊潰對方,無論現在的他們變得有多麼強大。


  「唷——————————!!!各位聽眾們,比賽真夠精彩的呀,尤其剛剛這場真是雞皮疙瘩都掉滿地了,作為今天的壓軸賽可真是過癮呀!」不給人們沈澱心情的時間,在大家都還在被茉紅梨對勝利的執著感染,齊心為她加油卻遲遲改變不了勝負的這個結局感到氣餒時,一道與場上氛圍格格不入的電音人聲如雷聲般打入整個空間,「廢話不多說,明天的四強賽我們準備了驚喜小活動。」

  準備離場的爆豪在聽到禮物麥克的聲音後停下腳步,身為明天的參賽選手必須聽一下有關賽程的說明。

  見場上一個個一頭霧水的神情,禮物麥克滿意極了,心情極度高漲的他又更加提高音量,「驚爆大亂鬥——!!」伴隨著他的字句,大型螢幕上跑出了比賽形式的介紹畫面,「只是單純1對1對戰到底太無趣了對吧?所以四強賽是採取四組同時進行的比賽,詳細規則就先賣個關子明天再公佈吧!」

  「欸———!怎麼這樣吊人胃口!」
  「對嘛對嘛!直接公佈了啦!」

  身為把玩弄學生們心情當作一場遊戲不可取的大人,他樂在其中的心情喜形於色,高舉手中的麥克風,「不過!由於我隔壁這位抹消磁頭先生時不時就在抱怨學校的招生制度有瑕疵,在舉辦UFC的同時這些嘰哩呱啦的埋怨也不曾停止。」

  莫名被點名的抹消磁頭一臉關我屁事的吐槽了一下,「誰跟你嘰哩呱啦,話匣子從沒停下來的是你。」

  但禮物麥克從高中時期也習慣了他的吐槽,再一記完美的無視,「根據他的說法,有很多被埋沒的人才,而我們得想些辦法讓他們再次大放異彩!」

  「——所以明天四強賽各組會再選出一名選手,以小組的方式協助爭奪冠亞賽資格!!!」
       
  人們都愛驚喜,何況是學生,更何況是在這種熱騰騰的場子,一聽到新奇的競賽方式,大家不由得大聲歡呼。

  講解持續,據說因為許多擁有優秀輔助個性的人是無法孤身戰鬥的,校方與經營科主辦同學討論過後決定採納抹消磁頭一貫的想法,也就是給予那些在對戰中沒有優勢的人以其他方式展露頭角的機會,雖然是以「協力」的方式參賽,就算幫助隊友獲勝自己也沒有任何好處可拿,「可是英雄的本質不就是不求回報地幫助人嗎?」據說根津校長此話一說就沒有人有反對的聲音了。

  那每一組都有一位的選手名額,要怎麼從中挑選呢?

  「那就是每組之中觀眾們平均押注票數最少的人當選啦!」身為英雄絕對不能帶有歧視意味,但任誰聽到這句話都不會希望自己被選中的,「個性不適合戰鬥的話任誰看了都會押注在對手身上,這樣子的人作為輔助不是再適合不過了嗎!」

  「現在我們就來宣布選手名單——」

  隨著禮物麥克指著的方向望去,大型螢幕再度出現了選手們的介紹。似曾相識的呼喚傳入耳中,仍因為失落及不甘困在消沈情緒、躺在地板以手遮住哭紅雙眸的茉紅梨,剎那間哭意全消,站起身子將她的眼睛瞪到最大,腦子已經無法思考了。

  【A組:爆豪勝己、時流茉紅梨】

  為什麼...我的名字會在上面呢?現在的茉紅梨是想哭也哭不出來了。

  據禮物麥克的說法,茉紅梨身為非英雄科出身,首戰對上身材比例懸殊又是武術達人的對手,不被任何人看好是理所當然,被下注的比例極低、第二戰對上的黑色支配是英雄科的學生,也沒有人認為她能打贏、至於剛才的那戰——面對爆豪勝己,連茉紅梨都不認為自己有辦法贏過他。

  所以綜合押注票數的平均,A組以茉紅梨壓倒性的低票遙遙領先其他人。

  隱約感受到遠方接近出口處的擂台上傳來的視線後朝那個方向看去,茉紅梨只看見一張和自己同樣震驚的臉孔,爆豪的視線不再充滿敵意跟輕視,俗話說昨日的敵人是今日的朋友,或許經過剛才那場戰鬥後茉紅梨已經被認可了也說不定,但她仍然無法為爆豪的眼神命名,姑且疑問的成分佔據八成,如同現在的自己。


  其實爆豪內心有種說不出的微妙感。

  對於其他科系的學生能讓他吃這麼多苦頭,他感到震驚、潛意識也感到畏懼,不過那終究是他深層內心的聲音,實質上他仍舊認為贏是理所當然更不會為此高興或驕傲,就是有股莫名的煩躁。

  「現在我們來宣布選手名單!」

  當他發現了自己名字旁邊的那個名字,熟悉到就像是十幾分鐘前那場比賽上對手的名字時,比起煩躁感還要更令人無所適從的新的微妙感油然而生。

  當他看向她,映入眼簾的是她那因為不甘心而哭腫的雙眼,爆豪或多或少察覺到自己心境的端倪,因為對方對於勝利的執著並不亞於自己,即使他的同理心微乎其微,還是有點能理解茉紅梨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在哭泣,「輸」這件事情,自從他進入雄英之後就經歷過太多太多次了。

  與茉紅梨四目交接之後,爆豪產生了第二種心情——尷尬。俗話說不打不相識,他們打過了卻也沒認識多少,爆豪本來就不是那種每打完一架就跟對手當朋友的濫好人類型,剛才的對手現在突然變成同伴,他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才好。

  「.......」他也不是來社交的,反正沒別的事了,爆豪沒有與茉紅梨有更進一步的互動,掉頭直接走向保健室去治療剛才產生的傷口。

  英雄科全員都是保健室的熟客,所以當爆豪開了門走到恢復女郎面前時,她盯著爆豪四肢大大小小的擦傷以及微焦的頭髮不自覺驚呼了一下,「哎呀,怎麼連你都傷痕累累的呀。」

  「囉嗦,趕快治療完我就要回去休息了,明天還有比賽。」

  「好好好,你這年輕人還是一如往常的血氣方剛呢。」

  啾——

  無論給她治療過幾次,爆豪依舊對於恢復女郎的治療方式感到彆扭,為什麼非得給一個老太婆親臉頰不可啊!忍住抽動快要爆發的眉頭,身體表面的擦傷逐漸癒合。

  「好了,傷口都不深估計你睡一覺明天又會精神百倍了,還有哪裡疼的嗎?」雖說有活化治癒能力的個性,但如果沒有徹底做診斷,即便是雄英的老台柱也沒厲害到能一眼看穿所有傷勢。

  爆豪微裂的尺骨依然不斷發出疼痛警告,他正準備挽起袖子讓恢復女郎繼續治療,但還沒講話,恢復女郎就先開口問其他事情:「對了,你明天還要比賽的意思是贏了吧,跟你對戰的那個孩子還好嗎?」

  聞言,爆豪袖子挽到一半停下動作,赤紅的眼眸中充滿震驚,他忽然意識到一件事——整場戰鬥下來茉紅梨的傷勢似乎沒他嚴重。

  壓抑住心底萌芽的小小憤怒,他撇撇嘴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關我屁事,反正死不了啦。」

  ——唰。

  「不好意思打擾——......」伴隨著打斷他們對話的開門聲,一道禮貌問候從門口處傳來,來者話才說到一半就與裡頭的人四目交接,不自覺的發出了疑惑聲,「欸?」

  說來也沒什麼好奇怪的,比賽結束,雙方選手都沒什麼大礙能夠自行移動,保健室全校也只有一間,所以在保健室相遇什麼的好像是絕對無法避免的。

  看著還沒反應過來的茉紅梨,一想到對方的傷勢比自己輕這件事自尊心就隱隱作痛,爆豪呿了一聲顧不得還沒治療的手準備離開,「老太婆謝謝了,走了。」而這些日子內心大幅度成長的爆豪也終於學會了道謝。

  「那個......爆豪。」在門口與自己擦身而過時茉紅梨叫住了他,「要不要討論一下明天的作戰?」

  由於那股憤怒的小嫩芽還在心頭燃燒,爆豪也顧不得正事,鄙視的蛤了一聲,「那種事情不需要,明天只管照著我的指示行動,聽懂了嗎!」話一說完,猛烈地甩上保健室大門消失在茉紅梨的視線。

  徒留兩位尷尬的人在原地。

  「呃......他在氣什麼?」茉紅梨有些無語的轉頭問向恢復女郎,而她也只是無奈笑笑表示回應。

  嘛,剛才那場莫名其妙的小鬧劇先放到一旁,茉紅梨是來給人治療的,正事必須先辦完才行。在那場比賽中,她在噴射背包失去平衡後從空中飛落至地面,雖然不是垂直墜落但仍舊造成了大面積瘀青及擦傷,外加上短時間內不停被爆豪的爆炸餘波攻擊,造成皮膚多處燒燙傷。

  「妳們兩個的傷勢差不多嘛,看來剛才那戰很精彩。」恢復女郎觀察了一下茉紅梨大致上的狀況,從腳趾頭逐一檢視到頭頂,並把視線停留在她酒紅色被燒至捲起髮尾,「兩個人都被電擊,妳的個性嗎?」

  被問話的茉紅梨不太清楚最後那句話的意思,決定打哈哈帶過,「所以說是永久體力了嘛!」她緩步走到看診的旋轉小圓椅前坐了下來,與恢復女郎近距離面對面,並把背上的背包卸下,「電擊是我發明的這個包包啦,不過真想不到我會被反將一軍欸,不愧是優勝君。」

  僅管茉紅梨的口氣充滿釋懷般的自嘲,恢復女郎還是注意到了她哭腫的雙眼,先撇開她身為英雄的敏銳度不說,每年的體育祭及UFC都會發生無數次這種情況,輸掉比賽的學生總會帶著極度的不甘前來治療。

  不過非英雄科的學生則算是久久一次的例外,上一次碰到這種情況的就是普通科的心操了吧。

  「能讓那個爆豪傷痕累累的人不多,以英雄科來說他算是保健室的稀客了。」恢復女郎露出了長輩式溫暖的微笑,嬌小身軀拉長她的手臂往茉紅梨的頭頂酒紅色的髮絲摸了摸,「妳啊,已經非常厲害了。」

  本來已經因為突如其來被安插明天的比賽,太過驚訝而壓制住的悔恨感再度一擁而上,剎那間彷彿有股暖流衝向鼻腔以及眼窩,逞強的笑容垮了,茉紅梨故作鎮定地以手臂擦拭眼角的淚水,不知為何,有股魔力驅使她說出自己的心聲,「我雖然考不進英雄科,但我會努力,我一定、一定會成為英雄。」

  恢復女郎一面說著「好乖好乖」一面像是寵孫女般持續輕撫茉紅梨的頭,雄英的孩子們無論身在哪個班級裡都閃閃發光著,令她老太婆備感欣慰呢。
       
  此時保健室的門唰——地再度被人打開,仍試圖止住哭意不停抽蓄的茉紅梨背對著,而面對門的恢復女郎則對著門口開口道:「都聽到了吧?」

  「嗯......嘛,至少最後那句。」

  傳來的是低沈有磁性的嗓音,那人拖著沈重卻安靜的步伐走到兩人旁邊,茉紅梨隨著聲音抬頭望去,「抹消磁頭......」

  「妳想當英雄那正好,相澤君似乎也有這個打算呢。」

  茉紅梨今天不停經歷著心情三溫暖,剛才又哭又驚訝的,來到保健室之後依然又哭又驚訝的,相澤君也有這個打算?難道是可以分編轉到英雄科?這又不是體育祭,雖然有想過這個可能性,但畢竟沒有先例,而且自己也沒能拿到優勝,茉紅梨早就認為沒有希望了。

  眼見坐在椅子上的學生臉看上去如此的不知所措,相澤從旁邊拉了一張椅子在兩人的旁邊坐了下來,從容解釋道,「因為覺得有些奇怪,在妳中午昏睡的那段時間我調了入學測驗以及體育祭的影片檔來看。」

  相澤消太露出了非常反派的笑容,那是在學生出乎他意料時才會露出的表情,「妳的個性似乎比永久體力還要更複雜啊。」茉紅梨故作鎮定也就逃不出相澤敏銳的觀察力,雖然很微小但方才她臉部確實有些許的肌肉抽動,這讓相澤確信了自己的假設,他繼續道:「被妳碰到的物品有一定機率會瓦解,所以我本來以為是崩壞類型的個性,但稍早妳在這裡使用了永久體力之後妳連臉上的疤痕都痊癒了。」

  「所以,到底是什麼?」

  努力隱瞞著的事情在面前被人揭穿,緊迫盯人的語調以及那張壓迫感十足的厭世大叔面孔,被緊逼著的茉紅梨只覺得腦子脹熱無法思考。她知道自己的表情已經露餡了,但又不能回答他,可是繼續沈默著與他對視又是更難忍受的酷刑,茉紅梨真的很想直接拔腿就跑啊。

  「嘛,既然連個性登記都刻意隱瞞了想必是有什麼原因吧?我也沒想要追究。」見那才高一的孩子欲言又止,身為教師也不想這樣逼迫她,相澤站了起來把視線從她身上別開,「如果妳的個性跟我猜想的差不多,那我認為妳很有潛力,會盡可能正式提拔妳到英雄科去訓練,畢竟現今英雄供不應求;不過相反地,如果妳的個性就只是這樣,那妳在我眼裡只不過是個連入學測驗都無法通過的一般學生罷了。」

  「妳想成為英雄吧?那就自己好好想一想吧。」相澤雙手插在黑色連身服口袋內走向保健室門口,整張臉鼻子以下都窩在白色束縛帶內側,聲音也跟著模糊了起來,「總之明天還有一場比賽加油啊,我們班的那個爆豪雖然很霸道,但也慢慢在成長了,試著跟他做賽前討論吧。」

  在相澤走出保健室後,茉紅梨仍然不發一語,從頭到尾都是他一個人在自說自話,但卻句句擊中茉紅梨的心房,來一記狠狠的震撼彈。

  她吞了吞口水,給自己來個大大的深呼吸安撫情緒。

  而此時坐在一旁的恢復女郎再度發言了,「既然相澤君講的那麼直白那我就不避諱了,妳的傷自己可以治好的吧?趕快回去休息了,明天要加油啊。」

-

  黃昏,日落的金黃色光芒灑滿了整個校園,景緻之溫和彷彿在說剛才的決鬥比賽都只是一場夢,每一個角落都像被灑上魔法亮粉般閃爍,令人看了會揚起不經意的微笑。

  住宿制度持續著尚未解除,從保健室離開後收拾好自己用具的茉紅梨走向與通往自己宿舍不同的道路。她的傷已經痊癒了,就如同恢復女郎所說,是她自己搞定的,但茉紅梨仍因爲個性被發現的事情耿耿於懷。

  不過這些先撇在一邊吧。

  茉紅梨停下腳步,佇足於一間由兩棟建築物連結而成的豪華宿舍,那與她平常住的地方幾乎可以說是一模一樣,唯獨正中央的大型掛牌上寫著不同的班級——1-A。

  在英雄科她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現在這個情況根本可以說是擅闖私人土地,不知道等等開門之後見到的那些凶神惡煞們有多麼嚇人,茉紅梨深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按下門鈴,不到五秒的時間門鈴接起來了,她趕緊開口回應。

  「不好意思,我是支援科的時流,我想要找爆豪。」


創作回應

阿卡西亞
賽前討論(X
約會(O
不過爆豪真的也太兇了吧,沒有小茉紅真的很容易憑實力單身欸XDD
2021-09-24 18:50:01
青小豆
直接在宿舍約會 有夠大膽的(羞)
爆豪明明其他都很完美
真的是性格毀所有XDDD
連單身都要第一名 [e25]
2021-09-24 23:55:27
阿卡西亞
剛剛才發現自己都顧著回覆忘了GPhttps://media.tenor.com/images/455ab4ea3f26faf970567c88b5a38df8/tenor.gif
2021-09-24 20:40:16
青小豆
哈哈哈哈阿卡太可愛了
謝謝你!其實光來看我的文我就粉開心了!><
2021-09-24 23:56:1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