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47. 勇者暴擊

青小豆 | 2021-12-14 09:00:07 | 巴幣 0 | 人氣 61




(少女的微笑搭配這充滿愛的回合)



【47. 勇者暴擊】
勇者クリティカル




  在摩天輪之中,兩人因為安靜氣氛尷尬沈默著。老早就以不良少年坐姿坐得好好的爆豪,以及在門關上前一刻被意外推進來的茉紅梨,她就站在門邊,一句話也沒說,默默在爆豪對面的座位坐了下來。

  摩天輪本來就是設計給情侶搭乘的,車廂內角落的喇叭孔傳來陣陣浪漫背景音樂,節奏緩慢,音量也控制得宜,不會小到聽不清楚、也不會大到干擾人們的對談。

  在這優美樂曲的氣氛驅使下,茉紅梨才意識到兩人正在獨處,開始心跳加快。

  原來這是落花特意促成的小插曲,想想幾分鐘前還有些嫉妒的自己真的是很幼稚,明明自己也沒有明確跟其他人說過「我喜歡爆豪,女生都別碰他!」表明自身立場的話。

  啊,這麼說來,現在這個沒有告白記憶的自己,連跟本人告白都沒有過呢。

  不久前她跟爆豪說過「不用回覆了」,的確,忙碌於訓練的她們照理說沒有時間談戀愛,但她主要還是因為害怕會被打槍的已知事實,僅此而已。

  說實話,母胎單身的茉紅梨也不清楚與人交往到底是什麼樣個概念,能像現在這樣毫無保留的跟爆豪講話、互動,對她而言已經是很快樂的事情了。

  不過落花特地為她造就這個難得的獨處機會,不只是獨處了,還特別浪漫,如果車廂繞一圈的這半個小時只在有的沒有的閒聊下渡過就太浪費了不是嗎?

  茉紅梨是衝動的行動派,一直都是。

  所以她還是想利用這難得的機會再一次地把自己心意傳達給對方。不過在注定會失敗的道路上前行也沒什麼意思對吧?所以她想了想,或許有別的告白方式。

  在她想出滿意的奇招之前就先聊聊其他事情吧。

  「我可不怕高喔,由我代替落花的話勝負就說不準了。」她指著被配戴好的心律探測器。

  「誰管妳們啊!總之那隻鯨魚別再在我面前說話了。」

  「你為什麼看她不順眼啊?」

  「我就是看明明很弱小卻一直跟在後頭的人不爽。」爆豪撇了撇嘴,說話時明顯在影射某個人,「而且勝己勝己的叫我聽了頭皮都發麻了。」

  阿勒?茉紅梨全身打冷顫,為什麼似乎有種中槍的感覺?

  她自覺沒有很強,在經歷過臨時執照考試過後這個念頭更是根深蒂固,而她似乎在UFC與爆豪聯手的時候曾經……

  「……我好像也叫過你勝己耶?」

  「唔…..!那不一樣好嗎!總之妳也別再那樣叫我,知道嗎?」

  看目前的反應,對方貌似不會排斥自己的樣子,這讓茉紅梨稍微安心了些。不過硬是不准她這麼做,些微叛逆的本性反倒很想要這樣叫他看看。

  下巴緩緩向下滑動,嘴巴微開,從喉嚨竄出了單音,「ㄕ……」

  蛤?爆豪挑眉。

  「是沒差的吧?稱呼什麼的。」心臟暴擊,茉紅梨在「勝己」二字即將脫口而出之際感受到心跳急速加快,腦子一片混亂,最後還是不敵害羞的內心改口。

※腦中的日文版本↓中文要用勝接話好難TT
茉:「か...…かまわないじゃん?呼び方なんて」

  為了減緩亂奏的心律,茉紅梨趕緊把話題轉到其他人身上,「不過話說回來,綠谷也都叫你小勝耶,難怪你對他也是特別兇……真的很兇。」

  「別在最後又給我強調一次啊!」看著茉紅梨假裝一臉蠻不在意的吹起口哨裝傻,爆豪輕微咬牙,「臭久那個傢伙也是,以前明明弱到爆,卻還是死死跟在我身後,最礙眼的。」

  「就是很弱卻還能靠意志力一直跟著,所以現在才能變這麼強的吧?」
  「……」這次爆豪沒有反駁了。
  「所以落花也是,我相信她以後一定也能成為英雄的,就算沒有個性。」
  「喂,沒有個性的話還是別說這種天方夜譚的話了,那個廢物臭久好歹也是發現個性以後才開始變強的。」
  「哦,開始幫廢物臭久講話了。」
  「……誰幫他講話了!我說的是事實!」

  看著眼前音量又逐漸增大的火爆少年,茉紅梨心中有股莫名的欣慰,這是種很奇妙的感覺,看著對方蛻變的感覺。

  「欸,其實我以前對你印象超差的,體育祭的時候。」
  「蛤?幹嘛突然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我對妳的第一印象也沒多好好嗎!」

  茉紅梨自顧自地講著,「偶爾也會在走廊看到你對綠谷劈頭大罵的樣子,之前大家來我家的時候也有聽說你跟綠谷打架的事。」

  她放輕音量悠悠地說著,並不是想說些挑釁爆豪的話,更像是在說故事,搭配輕柔的背景音樂,讓人不自覺安靜的繼續聽她說話。

  「以前隱約感覺你是真的很討厭他,不過上次在會客室看到你們跟歐爾麥特一起討論的樣子,還有最近的互動,感覺又不是這麼一回事。」

  「總覺得你成長了呢,爆豪。」

  也不知道對方的心境變化究竟是如何,有可能一切都只是因為自己對爆豪的喜歡而被潛移默化,但這確實是茉紅梨對他的感覺。

  本來以為爆豪會吼著「廢話,老子當然成長了啊」之類的句子,他卻意外沒有動怒。

  「…….就算是我,如果不承認恐懼的話是變強不了的。」

  如此意味深長的一句話,對於沒有辦法窺視爆豪內心脆弱面的茉紅梨是聽不懂的。她只能嗯?的一聲表達疑惑,可對方也沒有想更進一步解釋的意思。

  爆豪沒有再說話了,茉紅梨也是。

  摩天輪上升高度來到了11點鐘位,特殊玻璃窗其實是一種特製屏幕,三點左右明明外頭的太陽還高掛在天空,從車廂內看出去卻是逐漸沉入地平線下的夕陽。

  原本輕快優美的音樂也在不知不覺切換成節奏更緩慢,流蕩出以大提琴爲主的旋律。

  外頭渲染成金色大地的一切閃閃動人,本該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才對,可茉紅梨卻怎麼也無法將視線從爆豪沉靜的臉蛋挪開。

  她想起了一同在暴風雪夜晚的帳篷裡那張俊俏臉蛋,一樣被橙橘色的光芒照射著,橘色總是跟爆豪有股說不上來的相稱,為他安靜時的帥氣度又增添了些許。

  一直被灼熱的視線盯著,爆豪試圖將注意力放在外頭卻徒勞,那份意味不明的感情幻化成一根根愛心形狀的箭頭不停地戳向他的腦袋。

  最後他終於是沉不住氣,閉起眼磨著牙,感覺這是他爆發前最後的忍耐,「喂!妳別……」

  「吶,我總覺得很可惜。」思考了許久,她總算在沉默之中開口。

  聽見對方不明所以的話語之後,爆豪猛然睜眼看向她,「蛤?妳在說啥?」

  「原因我也忘記了,但是我回溯了全身,包括腦部、也就是掌管記憶力的海馬迴。」茉紅梨正在解釋的是她之所以能把一切遺忘的原因。看著爆豪一臉不懂現在重點為何,她持續開口,「我是指忘記告白的那件事。」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因為光是想起就會令他全身發熱,這是爆豪最不想提起的話題。

  「喔!妳是指那件『不重要』到被妳『忘記』的小事啊?」全身神經不自覺的繃緊感覺隨時都可以爆炸一樣,明明煩躁至極爆豪卻故作鎮定地翹起了腳,臉上勾起一抹鄙視的賊笑,「有什麼好可惜的?這種小事就隨著妳拉在馬桶的屎一起沖走就好了啊。」

  聽著爆豪粗魯的詞彙,茉紅梨內心沈睡已久的雙莎小天使差點就要衝出來對他大罵了,幸虧最終還是成功制止了她。

  「才不好啊,我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的耶!你懂不懂一個少女要告白需要花多大的恥力啊?」
  「誰知道啊!那妳回溯到遺忘之前的時間不就得了?還沒超過一個月吧?」

  不愧是聰明的爆豪,不僅對茉紅梨個性的極限(自身一個月)瞭若指掌,還能馬上想出看似行得通的解決方式。

  不過這個提議馬上就被駁回了。

  「沒辦法,如果才剛過沒多久的話是可以啦。」她對著爆豪搖搖頭,「如果回到那個時候,我可能還是會害羞到再讓自己忘記一次哦?哈哈哈.....」想了想自己都覺得可笑,不自覺的笑了出來,「還有,這麼一來從那天開始到現在的所有回憶也都會不見,我不想這樣。」

  聽了這番話之後,就連那個智商甚高的爆豪勝己也暫時想不出什麼可以讓她滿意的好方法。不過說到底,他也沒必要更沒想要多花心力幫她就是了。

  他把視線撇向窗外,一臉滿不在乎地道:「不然妳想怎樣?」

  「我想知道我說當時是怎麼做的。」

  爆豪反應激烈,才剛看向窗外的眼珠子唰——地立刻拉回來注視那人,翹起的腳也慌亂放了下來,張大他那總是出惡言的大嘴,「蛤?!」

  「我當時說了什麼啊?」
  「誰記得啊!」
  「欸?怎麼可能忘記!」
  「妳能忘我就不能忘嗎?媽的這種事鬼才會記得!」
  「......好吧。」

  就像是愛問東問西的小孩子無法排解好奇心而煩悶,茉紅梨面帶失落的嘟起嘴看向窗外下的景色。他們此時升上了制高點,夕陽剛好落入三分之一,在渡假村的人造海面上拉出一道長長的晃動橘影。

  爆豪也在終於靜下來後看向另一邊的窗外,他仍皺著眉,甚至可以說是眉頭越來越緊繃。

  因為被她這麼一提起,當時的一切就開始不停在他的腦海裡重複播放著。茉紅梨當時坐在他一旁,經過一段拉扯頭髮都亂了,明明前一秒還在吵架她卻突然安靜了下來,紅著雙頰眼神渙散的看著自己。


  ——我喜歡你。


  也不清楚是憤怒還是其他情緒,總之爆豪都快要忍不住了,眉間已徹底擠成最兇惡的八字,全身青筋隆起,不斷咬牙。


  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



  「欸所以我當時說了什麼呀?」

  「『我喜歡你』啦!」

  被腦海重播的害羞片段折騰到近乎崩潰的爆豪最終不敵茉紅梨突然的追擊一問,他吊著白眼大吼著,眼中充滿血絲,聲音之猛烈甚至連摩天輪車廂都晃了一下。

  就像是轟隆巨響的雷聲過後會有一段聽不到聲音的耳鳴期,在爆豪激動回答完,剛好這一曲子播放完畢,車廂內又再度回歸了寂靜,而剛才造成的晃動持續著,慢慢減緩。


  「我也是。」


  在這沈默不語的寧靜之中出現了一道害羞的聲音。

  爆豪一臉疑惑的看向茉紅梨,和上次一樣,她眼神朦朧直視著自己並露出一抹甜笑,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根本就是被套話了,現在這氣氛搞的就像那個「我喜歡你」是爆豪對她說的一樣。

  兩人四目交接,正當爆豪怒氣值已達零界點頭頂開始沸騰冒煙時,茉紅梨的臉突然紅了起來,她倏地別開眼神,將右側髮絲撥到了耳後,甚至因為緊張沒用好還撥了第二次,神情不安不斷眨著眼。

  茉紅梨總是喜歡用白色的東西,久而久之就給人一種白色是她代表色的感覺,就跟爆豪配對橘色一樣。

  可此時此刻夕陽透出的金黃色光芒照射在茉紅梨的側臉上,美的令人著迷。她眨動的睫毛反射光輝,臉上的紅暈雖然在橘光下變得不是那麼明顯,卻更增添了一種隱約的朦朧美。

  爆豪一度被這樣的景象給吸引,紅色眼眸照映的除了那個害羞的人兒之外別無他物,無法移動目光,就這樣看呆了足足數秒。

  爆豪勝己此時心動了。

  雖然只有些許,大概一咪咪,雖然本人似乎也沒發覺,但記錄心律的儀器應該是不會說謊的吧。

  「我也是個頭!那句又不是我說的!你這笨蛋!」

  只可惜最終的最終,自尊心還是將他的思緒給拉了回來。
  
  本來以為這是個很棒的妙計,能傳達心意,剛好對方也不需要答覆。但茉紅梨還是無法克制自己腦羞的情緒,心臟彷彿一直在承受暴擊,必須把那股害臊宣洩出來才行。

  於是她又開始了以往的鬥嘴模式。

  「就說了我不是笨蛋,要叫就叫Backer了!還有,我又沒說是你說的,重點是『我也是』啊!你那麼聰明怎麼可能抓不到重點!」

  一鼓作氣把這些話通通喊出來,她的體溫此時大概燒到了40度,頭頂都在冒煙。

  茉紅梨說的沒有錯,爆豪知道重點是什麼,而她如此直接的一語道破反倒讓爆豪頓時說不出話來,看似激動,吼叫聲卻哽在嘴邊出不來。

  無形白煙在頭頂就像是燒滾的熱水壺不停嗶——地快速升起。

  茉紅梨低下頭,雙手緊抓膝蓋,很努力地在抑制自己的情緒。

  「吶,不要說話,爆豪。」
  「……」

  爆豪很難得的遵從指令,他並不是一味順從,只是以為對方會再度詢問自己的答覆,現在卻是要求他不要講話,對此感到疑惑罷了。

  「我……我這次!」掐進膝蓋的手指用力,皮膚都被捏出皺摺。

  過了制高點的摩天輪已經下降些許,夕陽也完全沒入地平線,渡假村內所有設施的燈都亮起了,為這夜色帶來最華麗的夜景。



  「我這次不會再『忘記』了!」



  咻—————嘣!


  煙火向上昇飛,在茉紅梨抬頭與爆豪對視之際綻放開來,閃爍的七彩光芒給予和剛才夕陽時分截然不同的情境,是更動人、更加充滿希望的……

  「所以拜託你不要說話!因為我的恥力已經到達極限了,知道嗎!」與心儀對象對視不到一秒便再度挪開視線,茉紅梨嘟嘴,小小聲呢喃道:「加油,撐住啊茉紅梨,要忍耐,不要回溯……」

  其實爆豪的心境說來也奇妙,他自己也不清楚確切來說是什麼感覺。

  他想說些什麼,又什麼也說不出口、他想直接大聲駁斥茉紅梨是個花痴女人,卻反倒也不是想直截了當的拒絕說「可是老子不喜歡妳」。

  欲言又止,繼續欲言又止。


  「噢。」


  最後,爆豪勝己是如此回答,以此表明自己已經知悉她的心意。

  他們沉默著,在光輝璀璨的煙火及夜景之下度過剩餘的時光。

  雙方目光皆暼向窗外,他們都沒有發現彼此臉頰上的紅暈,楚楚動人。









9/1起Netflix有上架台製動畫《勇者動畫系列》
原著漫畫勇者系列我也非常喜歡<3

雖然兩種風格相差甚遠,但我覺得勇者系列的「勇者」跟我英的「英雄」有一曲同工之妙
都是心目中最高尚的存在卻被具現化成一種職業
而探討這種「正義化身」背後的陰暗故事對我而言真的極具吸引力
不過此篇文標題的勇者指的是「鼓起勇氣之人」,跟勇者動畫系列一點關係也沒有
單純想宣傳並呼籲大家支持國產動畫(?)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