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45. 懦者崛起₁

青小豆 | 2021-12-11 09:00:07 | 巴幣 2 | 人氣 112




【45. 懦者崛起₁】
弱者の決起₁




  潮濕悶熱的空氣從周遭發散,無論怎麼擠弄鼻子那股難聞的血腥味就是依然徘徊在鼻腔遲遲無法散去。四周昏暗,不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而是看得見遠方,卻怎麼樣也無法看清那道黑影究竟是何物。


  滴……噠……


  那是液體滴落的聲音,卻分不清是某處洗手台沒把龍頭拴緊、還是某一房病床的點滴依然吊著。

  「嘻,你們難道不覺得……後頭開始跟了什麼東西了嗎?」

  大家倏地停下原本就很緩慢的步伐,瞪大眼屏住呼吸,因為那不是他們之中任何一個人的聲音。他們就像卡榫生鏽的機器抖動著同時轉向後方…..



  「呀——————————————!!!」




  這就是最後一道關卡——鬼屋探險。

  每個人身上會裝設心律感應器,走完全程之後統計出心律的變化幅度,幅度越小取得分數越高。參加的選手們可以選擇與朋友結伴同行,當然,獨自報名的人也可以一個人從頭衝刺到尾。但為了公平起見,以防人多勢眾較不容易害怕而產生優勢,配戴的感應器聚集的數量越多,鬼屋內被啟動的陷阱跟驚嚇站就會更多。

  一個人秉持著人多才好玩嘛(切島),另一個人則秉持著這種東西擺明是假的了有什麼好怕的(爆豪),怕鬼怕得要死的落花還來不及逃走,就被其他人硬生生給拖進去了。

  鬼屋內部因為有著高額經費支撐被建造的相當逼真,也不能說是逼真,因為它們是真的買下醫院的廢棄用具來充當設施,如假包換。

  自告奮勇帶隊的切島開闢道路一路朝深部直直前進,茉紅梨為了防止害怕的落花脫隊而墊後,大概前行了三分鐘,經過一格格嘎吱作響生鏽的監獄牢房,他們聽到了那道並非從自己人之中發出的人聲。


  「呀—————————————!!!」


  嚇人用的影子掠過,被落花的驚嚇聲渲染連茉紅梨都害怕地尖叫,嚇得汗毛直豎、連頭髮都立了起來。

  直到拼命吼叫的這口氣全部吐完,她們倆才終於冷靜了些,大口喘氣不忘緊盯剛才影子出現的地方。

  「在被嚇死之前會先被妳們給吵死!什麼都沒有是在怕屁啊!」
  「我剛剛的確也看到有東西,長得很像殭……」
  「噓!轟你再講下去她們會更害怕啦!」
  「是嗎?但畢竟是人扮的,只要認清這個事實就好了吧?時流、鯨吉,妳們右邊那個也是人扮的,不需要害……」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轉頭後映入眼簾的從發霉牆壁破裂洞口探出來的頭給嚇個半死,落花已經徹底失去了理智,她越過眾人開始狂奔,眼睛就像是個漩渦一樣轉呀轉,變得頭昏腦脹了。為了安撫友人而牽起手的茉紅梨瞬間被猛烈的力道牽引,被落花拉著消失在其他人的視線之中。

  「她們……消失了?」切島位於最前方,望著她們消失的盡頭。

  「應該只是跑太快吧?我們走快一點的話說不定能追上。」

  「不……」綠谷否定了轟的的揣測,把自己剛才目睹的一切傾出,「她們的身影是瞬間不見的,而且剛剛尖叫聲明明還隱約迴盪著,腳步聲卻消失了……」

  這個關卡的逼真程度是完美到無法讓人說嘴的境界,他們所處的這個地方就跟真的廢棄監獄沒兩樣,亡魂的哀戚、被剝奪一輩子自由的悲痛,牆上隨著地心引力垂下的斑駁血跡傳達這些獄卒的故事。

  典獄長總是仗勢欺人,心情不好就找個莫須有罪名讓看不爽的囚犯體罰,鞭到都皮開肉綻了,承受不住這樣子的打擊只好逃跑。為了捉住逃亡囚犯,監獄設置了諸多機關,其中包括了地洞陷阱。

  上述解說被縮成5mm大小的字體寫在牆上,他們剛好停在一旁才有幸注意到這段話的。

  「欸?機關?所以她們不就……」


  「掉下去了。」瞇起眼,爆豪接續了切島的話。



-



  「哈哈……哈……」

  掉落在軟得跟果凍似的某種東西上,茉紅梨跟落花不停喘氣。

  「為什麼地上會有洞啊!」
  「我有聽到喀的聲音,感覺是誤觸什麼陷阱了。」
  「現在怎麼辦?洞口合起來了,也不知道銳兒郎君他們在哪。」

  因為剛才被嚇到骨頭都散了,現在總覺得躺在這軟軟的地方莫名舒服呢。茉紅梨沉思了一會,自然擺放在雙腿邊的手掌朝下抓了幾下,這觸感要說果凍似乎又不太一樣呢,要再更硬些、更黏稠些,手離開的時候黏著的液體殘留發出咕溜咕溜啪嗒啪嗒的聲音。

  越摸感覺越不對勁,「嗯?」轉過頭,雖然光線很暗看不清確切顏色,但她確實看到了手掌大小的不規則橢圓體,上頭充滿了皺褶的紋路,她沒實際見過這種東西……

  但她知道那是什麼,因為她正用那個東西思考著啊!

  「啊———!腦……是腦袋啊———!」她急忙跳起來,卻因為腳邊也都是堆疊成山的腦而不小心跌了出去,重摔在地。

  「哈哈哈哈……結果比起鬼,茉紅梨妳更怕人腦啊?跟我相反欸。」落花從堆疊的腦山上爬到地面,走到茉紅梨前伸出手要拉她一把,「這種粉嫩粉嫩的東西有什麼好怕的?」

  不,這跟粉嫩一點關係也沒有。正常人都會害怕好嗎!

  茉紅梨借力起身,把身上沾滿的類似腦漿還是什麼的液體拍掉,「嘛,雖然我也會怕鬼,但被這個腦一嚇,突然沒那麼可怕了……」她朝四面八方觀察了一陣子,雖然視線昏暗看不到太遠,但至少整個空間大概的架構都掌握好了。

  跟上層的監獄牢房不同,這裡看起來像是以囚犯做為白老鼠用的人體實驗室。這個充滿人腦的房間出口旁貼著這層樓的平面圖,另一邊也擺著一些實驗標本,比如在大試管中載浮載沉的手指。

  「完蛋了落花,我有預感這邊的東西比上面還要更可怕啊。」
  「沒關係,只要不是鬼我應該都還可以應付,而且現在只剩我們兩個人,觸動的機關應該會比較少吧?」
  「希望如此…….我們走吧。」

  離開這間有一堆腦袋堆疊在角落的實驗房,走出去是一條無止盡的長廊,走廊左右穿插著無數間差不多格局的房間。

  天花板上只有一兩串垂吊下來且快斷裂的小吊燈,線路不穩定,沒有規律節奏地閃爍著,同時發出『滋——』的惱人音頻。

  本以為做好心理準備的兩人手拉手邁開腳步,只是很可惜,當半顆腦從左半邊頭頂露出來的殭屍怪人從房間跛腳走出來的那刻起,茉紅梨就像發了瘋似的開始尖叫,這次換她拖著落花一路狂奔。

  大概持續衝刺了一分鐘,已經數不清越過了幾間房間、也記不得到底被幾隻殭屍怪人給嚇壞了,茉紅梨只是身體開始向她抗議並喘了起來。

  總是使用的永久體力竟然因為過度驚嚇完全忘記用,還真是有點好笑。

  茉紅梨意識到這一點便馬上使出回溯體力,但這次她亂了陣腳,回到了一個施力點偏移的時間點,正在跑步的她一個重心不穩硬生生跌了出去,在地面翻滾了幾圈,最後撞上牆壁才停止。

  「茉紅梨——等等我啦——」落花早就被扯開手遲遲追不上來,在後頭大喊著。

  剛才那一撞才正式喚醒了茉紅梨,她雙眼圓睜,身體呈現屁股朝上反摺的姿勢,眼前只見上下顛倒的走廊跟自己伸直的雙腿。

  這是何等的醜態啊茉紅梨。她這麼對自己說,害羞搖搖頭才站了起來。

  突然間一個劇烈搖晃,震地她必須攙扶牆壁才能站穩。轟的一聲,正朝這很努力卻依舊緩慢跑來的落花身後牆壁被擊出了一個洞。

  「什、什麼東西啊!」落花停了下來,轉身驚見僅距離30公分的前方有一顆巨大的拳頭。

  拳頭上佈滿青筋,顏色是呈現不自然的暗青色。

  那隻手只是加重握拳的力道,就散發出強勁的衝擊波,把整面牆都給震碎了。牆後現出原形的是先前那些殭屍怪人五倍大的巨型浩克,他的臉有些融化,左腳掌也不見了,身上佈滿了蜘蛛絲,看起來像是沉寂數年才終於重見天日。

  「呼嚕嚕嚕嚕……」浩克殭屍發出野狗的低吼,唇邊半融化的青色皮膚隨著叫聲抖動。


  「汪!」


  「噗……」

  茉紅梨剛才一見情況不對,即使對這個殭屍由衷感到恐懼也還是死命跑回來,「還笑!快點跑了啊!」

  「不是啊,他明明長得跟科學怪人似的竟然汪了,而且聲音還超像吉娃娃……噗哈哈哈…..」

  只要不是鬼的話就不足畏懼,落花完全不顧身後的怪物,面向折返回來的茉紅梨逕自笑了起來。

  此時感受到動靜,落花轉了半身往回瞧,殭屍一個大吼,彷彿金剛附身,拳頭敲擊自己的胸膛宣示威力後開始到處揮拳揍牆,震得到處都是碎裂磚瓦。

  「吼歐————!!」吉娃娃般的狗叫聲頃刻間轉變成獅子怒吼,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感受到別人的嘲笑,殭屍憤怒地朝落花一拳揮出。

  這戲劇性的轉變太過突然,她完全沒有防備、別說雙腳來不及向後移動了,甚至連眼睛都沒辦法眨個一下。

  抖動的瞳映出巨大拳頭,落花以為她要被揍飛了,可是怪物卻突然縮小了。

  不、不是縮小,是落花被手腕上的某股力道瞬間向後拉扯,眼前竄出紅色身影阻擋在她與怪物之間,紅色髮絲因拳頭劃過耳邊的強風在空中飄揚。

  「茉、茉紅梨……」
  「喂,跑呀!」

  聽從命令,落花傻愣點頭之後向後拔腿狂奔,茉紅梨也緊追在後。在她們身後追逐著的殭屍它沉重步伐每一步都造成轟然巨響,就像一顆顆墜落的隕石,感覺再持續下去的話,這個地底遲早會坍塌的。

  後頭的聲音越來越接近,咬緊牙,茉紅梨忍住恐懼決定犧牲自己換取朋友的安全。她迅速轉身,衝刺的慣性使鞋子與地面急速摩擦,必須壓低重心才不會飛出去,不過也剛好因為蹲低了才正巧躲過殭屍的另一發拳頭攻勢。

  抬頭看見的,依舊是那個幾乎融化了半顆頭的臉、彷彿隨時都可能爬出蛆的腐爛肌膚,還有從嘴裡飄散出來的惡臭。

  這畫面光看一眼就讓茉紅梨直打冷顫。

  雙腳不自覺顫抖,就算知道這是鬼屋的機關仍是打從心底害怕,更何況誰也不知道給它打個正著是不是真的會毫髮無傷?

  儘管如此還是得面對,茉紅梨大口深吸一口氣並繃緊核心朝它揮出用盡全力的一擊。

  「……啊勒?」似乎是一咪咪的傷害都沒有呢。

  還沒看清楚狀況,殭屍怪人卻開始失控暴走胡亂揮拳,茉紅梨嚇得趕緊退了幾步,沒想到昏暗的視線讓她錯估距離,已經抵到牆邊沒有多餘的逃跑空間了。

  怪物之拳趁機襲來,她認命準備承受一切。從小被春菅灌輸了敵人攻擊時絕不能閉眼的觀念,茉紅梨這次也是緊盯前方,讓她怕的眼淚已經擠在眼眶打轉的不是等待自己的痛楚,而是這個殭屍『本身』就讓她害怕。

  唰——

  方才因緊張憋住的氣這時突然全吐了出來,她胸膛快速上下起伏喘了起來。

  她沒事。

  除了超強勁的陣風吹過以外她完全沒事,反倒是她身後的牆應聲碎裂了。

  殭屍再度退回一步在原地學金剛鼓胸。茉紅梨回過神來立刻拉出五公尺的距離仔細觀察它。

  「茉紅梨!哈……哈……妳為什麼要自己對付它.…..」落花這時才又折返回來,從剛才就一直在逃跑的她完全喘不過氣,雙手撐在膝蓋上大口喘著,「我知道我很……沒用……哈……但妳很怕它啊……」

  殊不知茉紅梨完全沒聽進落花說的話,甚至連看都沒看她一眼,只管專注緊盯那個隨時都有可能再次爆走的怪物。

  「……落花。」茉紅梨壓低身子不敢大意,邊找尋適當的進攻時機邊指著怪物,「看到那個紅色燈光了嗎?」

  「妳是指它胸前的紅點點沒錯吧?」
  「那個應該是開關,我們要把它破壞掉。」
  「蛤?要怎……」
  「——把它拖出來。」

  此時殭屍的CD冷卻完畢,它再次對著四周使出伸縮自如的橡膠機關槍,老早就被破壞殆盡的這個空間裡它只能對著空氣胡亂揮拳,而茉紅梨則帶著落花左躲右閃。

  「這裡就像是4D電影院,所有的坍塌崩壞都是設定好的特效,怪物則是立體投影。」

  茉紅梨回憶起剛才被攻擊的時候,因為沒有閉眼她看得很清楚,拳頭與自己重疊的那個瞬間,僅僅只有一瞬間,但整個怪物的身體確實變得像收訊不佳的電視畫面呈現線條般的左右交錯狀。

  「本尊實體是那顆紅燈,應該只有一個魔術方塊那麼大而已。」

  「什麼4D電影我最好會知道那是什麼啦!」說實話,從小被困在貧民窟的落花根本聽不太懂茉紅梨的意思,在她們躲過攻擊,怪物再次待機時落花才又開口,「總之把它的核心偷出來就對了吧?」

  時間久了,這隻殭屍怪人NPC的行為模式也慢慢被摸透,接近它如果被發現了就會發動攻擊,儘管不會真的被揍到,特效產生的強風依然會把人遠遠推開。而他大約在處於金剛模式的60秒後會有5-10秒的待機時間,那是個絕佳機會。

  趁著殭屍怪人又一次冷靜下來之際,茉紅梨刻意跑到它正前方吸引它注意,她的腿仍然抖著,但不趁這時解決這個傢伙的話它只會一直跟來,那就會一路被嚇到結束,與其這樣那倒不如短痛——現在好好直視它讓它注意自己。

  然後由落花從身後突擊。

  其實正常來講應該角色要對調的,但因為茉紅梨說什麼都不想靠近,而落花這次竟然也自告奮勇說要負責,於是就順利定案了。

  落花按照計畫進行,趁著殭屍怪人把注意力放在茉紅梨身上時從後頭靠近。

  但整個空間佈滿了肉眼看不見的感應裝置,落花一進入守備範圍殭屍的雷達就啟動了,它倏地轉身——但什麼人也沒有!?

  情緒一直很激動亢奮的殭屍忽然間痛苦地瞪大眼皮厚重的雙眼,像是拔掉頭盔吸不到氧氣的太空人一樣表情痛苦,隨後它的投影化成了粉末,從原地徹底消失了。

  「……」怪物消失後茉紅梨恐懼的顫抖也隨之散去,「妳……落花妳太強了吧!我都沒看清楚!」

  她之所以如此激動,完全是因為現在落花的手中正拿著魔術方塊大小的殭屍核心,上面的開關已經關上了。剛才的行為跟她所認知的落花可不一樣啊。

  「嘿嘿,我的確很弱,跟妳們不一樣,要打敗怪物什麼的根本天方夜譚。」帶節奏地將手中的核心又拋又接,當雜耍一樣玩弄著,落花的神情難得帶有驕傲,「但是,要把這個東西從它身上『偷走』的話,這正是我的專長!」

  此時的落花心中油生出一股難以言喻的感動,她偷竊的技能接近滿點,全是為了生存、從小在賀蘿塢偷有錢人的東西維生所致,一直以來這項技藝都是用在做壞事上面,無一例外。

  這次,似乎是唯一一次,儘管不是什麼幫助社會大眾之類的非常正面意義的事,但仍然很給力地幫助朋友通過這次的危機了。

  「真有妳的啊,落花。」畏懼的怪物不見之後似乎身體也放鬆了下來,兩腿早已癱軟的茉紅梨瞬間失去力氣,跌坐在地上,「救了我一命耶……」

  每個人都有畏懼的事物,有的人怕毛毛蟲、有的人怕密集的洞、有的人怕蟑螂、也有許多人怕鬼,這些東西會危害性命嗎?不會,但就是會害怕,沒由來的。

  好吧,或許有些人會說鬼可能有攻擊性,那假設已經知道是無害的鬼了,但它長得很恐怖,所以即使不會有任何生命危險,只要雙眼一見到還是會嚇的尖叫、嚇到漏尿。

  茉紅梨就是這樣,她天生就是害怕這隻殭屍怪人,也不知道為什麼,沒有任何原因。所以這次如果沒有落花的幫助,可能會縮在角落瑟瑟發抖直到工作人員來解救她也說不定。

  落花第一次被這樣稱讚,她非常高興,但真要說的話她還是認為茉紅梨更厲害。走到癱坐在地的茉紅梨面前蹲下,這次換她露出微笑了,「真正救了人的是茉紅梨哦。」

  「嗯?」

  「那時候還沒發現怪物是投影的吧?但是妳卻替我擋下拳頭了,明明比我還要害怕。」

  剛才拳頭逐漸朝自己逼進時的瞬間絕望感,頓時之間一道曙光灑下,英雄就站在面前保護自己的那個畫面,對落花來說簡直永生難忘,「真不愧是英雄。」

  這番話聽得茉紅梨一愣一愣的,她微微低頭,瀏海的紅色髮絲遮擋住了雙眼,只露出一抹淺淺的笑容,「我……這次能動了。」

  她記得考取臨時執照那天,當目良覗(假)死在自己眼前,她內心被無數恐懼感給佔據身體動也不能動時,內心是多麼的惶恐且不安甚至不甘。而這一次她面對恐懼依然挺身而出,不是身體不由自主的行動,而是『依照自己意志』戰勝了恐懼感。

  「落花……」
  「怎麼了,茉紅梨?」
  「我們都好棒喔……」

  面對茉紅梨沒由來的一句稱讚,落花實在是不知所措,但是說實話……她覺得這句話並沒有錯呢。

  於是,她笑著附和。




  「真的超棒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