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43. 強者聚集 Ⅲ

青小豆 | 2021-12-07 09:00:05 | 巴幣 0 | 人氣 54



  起初,那是股令人陶醉的暖意,更確切的說法是,愛意。

  其實到現在茉紅梨仍然不解爆豪勝己這個人到底有什麼值得讓人喜歡的地方,嘴巴永遠說不出什麼好話、開口閉口就是嗆聲、脾氣也是差到更年期的老媽都比他友善,唯一能客觀說出他還不錯的地方——或許只有不做顏藝閉嘴時的臉稱得上帥氣、還有結實壯碩的好身材了吧。

  可是,可是可是可是,她就是忘不掉當初一起爬山過夜時的那股悸動。零下十幾度的嚴寒茉紅梨可受不了,永遠充滿躁熱感的爆豪成了給予她溫暖的存在。

  她的心率先注意到這個人,目光總是追隨著他,於是發現他細微的小優點:比方說細心,他會注意到許多小細節,只是沒必要講出來、比方說認真努力,他自滿歸自滿,也只不過是在眾人面前的炫耀,他仍不滿足於現況,於是不停努力。

  茉紅梨的理智逐漸承認這些都是屬於爆豪勝己的特質,覺得或許就是這些細碎的小事跡吸引著自己吧。

  握著爆豪勝己的手,他厚實的手仍舊溫暖,跟他給她的感覺一樣。

  茉紅梨感覺到自己緊張地流起了些許手汗。

  然後,



  Boooooooooooom!!!!!




43. 強者聚集 Ⅲ
強者の集り



  「1……17號選手……獲勝?」



  大概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不,大家都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是難以置信,畢竟在倒數第二回合的這場比賽之前的所有回合裡都沒人使用過這樣陰險的招式,包括他自己。

  茉紅梨睜大眼緊盯著自己已經被反壓緊貼桌面的手,還有從她們緊握的掌中溢出的黑煙。這下她終於知道剛才自己根本就不是緊張到流手汗了。

  「喂!太卑鄙了吧!哪有人使出這種賤招的啊?」
  「對嘛對嘛!而且對方還是女生,手留下疤痕怎麼辦?」

  在觀眾們一片怒斥的咆哮聲中,一道質疑的聲音指向裁判,「評審!哪有這樣還判他勝利的!」

  「因、因為規則就是可以自由使用個性啊……」

  評審被眾人們的怒氣給壓得透不過氣,他小小聲反駁,如果現在改判爆豪輸,那先前幾十場中有使用個性的所有人都會被取消資格的。

  大家都有利用個性在比賽上,只是沒有人有這麼厲害的個性、也沒有用這麼陰險的策略罷了。

  「你們這群渣渣們全都給我閉嘴!老子贏了就是贏了!」爆豪才不管其他人怎麼想,對旁人咆哮完他便得意地朝前面那個人恥笑,壓制的手掌更用力些,「剛才好像有人說有什麼殺手鐧的啊?似乎是被我破解了呢。怎麼樣啊?笨——蛋?」

  「……你是怎麼發現的?」
  「蛤?妳自己說過的啊,難不成妳忘記了?」
  「……?」
  「真的不記得了?爬山那次。」

  因為當時周遭除了外頭暴風雪規律的呼嘯聲之外一切都很安靜,他們在對話時會更加專注去聆聽,記憶似乎也會更深刻。

  「妳說妳在UFC第一場對上那個大塊頭時用的個性。」

  茉紅梨當初比賽時朝對方使出過肩摔,為了防止片井武準備好防禦姿勢,她回溯了對方身體的時間——到身體處於毫無準備的時候。

  五秒前或是十秒前,全都無所謂,只要對方當時肌肉是放鬆狀態都是可以利用的時間點。

  被揍肚子時不自覺出力形成的腹肌得以保護,但在放鬆狀態時被揍肚子必定痛得打滾。

  茉紅梨這次腕力賽的殺手鐧就是這招。

  比賽開始對方施力的瞬間回溯,對方的手回到尚未出力的放鬆狀態再趁機進攻。誰有著歐爾麥特等級的巨大力量都無所謂,只要你曾經肌肉放鬆過,被茉紅梨逮到那個時間點就是她的勝利。

  爆豪當時聽到茉紅梨的這招非常震驚,他從未想過『時間逆流』可以應用在這種事情上,因為記憶深刻,這次在親眼見證切島跟綠谷的敗北之後他就確信了。

  所以這一次為了防止茉紅梨的回溯,爆豪搶在她之前使用爆破,炸得她魂飛魄散,連個性都來不及用。

  「竟然……我那時候幹嘛跟你說啊……」茉紅梨不甘地咬牙,到頭來她還是一次也沒能贏過爆豪。

  「妳回家再練個三百年吧!」
  「嘁。」

  鬆開手,得到輸贏不同結果的兩人朝不同方向離去。

  茉紅梨瞧著自己的右手掌看著,儘管身後那些對爆豪不滿的咒罵聲沒有停止,她也絲毫沒有被影響,因為該被炸得滿是焦黑的這隻手一點事也沒有。那個天才少年完美地控制了爆炸威力,就像是空包彈,只有掩人耳目的驚悚特效,沒有其威力。

  爆豪勝己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不顧情面總愛做些違背一般人良心的事,卻會用自己的小心思點到為止。

  「哀……」
  「噢茉紅,辛苦啦,爆豪那傢伙一如往常的毫不留情呢。」
  「茉紅梨不要難過,是勝己那傢伙太卑鄙了!」

  面對友人們的安慰茉紅梨很欣慰,不過想想自己的招式被看破、甚至被牽制,她也沒有法子可以逆轉這種局勢了,「不,這次我輸的心服口服。」感嘆地笑了一下,轉過身瞄了一眼目前場上的狀況,畢竟裁判正喊著start呢……


  Booooooooom!


  看來不只是對茉紅梨,在決賽也是直接使出在外人看來卑鄙無比的招式。

  爆炸性的黑煙瀰漫,量似乎比剛才更多,大家期待著黑煙散去後留下勝負揭曉的決定性場景。數秒過去後,從逐漸散去的煙霧中透出來的是……

  是他!不僅勝負還未揭曉,還破解了爆豪!他右手背有一道冰牆支撐,爆豪的施力猛烈到不只手、整個額頭都爆青筋,卻絲毫無法突破冰牆將他的手壓下。

  「你還真是不要臉……半邊混蛋!」雖然被冰牆擋住壓不下去,但爆豪仍使力不讓對方攻陷自己。

  「什麼意思……我的臉應該還在才對……」天然呆轟焦凍同學遇上強敵難得面帶苦澀,出力之餘不忘提出心中的疑問。

  「你的腦到底是什麼做的啊……」對方連這簡單的嘲諷都聽不懂,爆豪差點就按耐不住性子直接從他頭頂敲下去了,但他可沒空抽出手,現在光是突破僵局就費盡了力氣。

  轟的體能很強、從小被拼命鍛鍊造就了一身好體魄,但跟天才的爆豪勝己比起來力氣方面還是差了那麼一點點。爆豪在專注右手發力的同時目光撇向左方,也就是轟的手後那道冰牆——看起來有夠欠炸的呀。

  稍微抽出一點注意力,他伸出左手朝著那道冰牆引爆。然而,爆豪似乎忘記考慮到一個很簡單的物理現象——熱脹冷縮。

  伴隨爆炸的轟然巨響,瞬間昇華的冰使得空氣中水分子體積倍增,如同轟的小幫手般成為他的助力。一瞬間,僅僅是那一瞬間,爆發的強烈旋風趁著爆豪將注意力分散於兩手的同時來一記快攻,爆豪連眼睛都來不及眨就被反壓平了手。

  連同身子重心一同被帶向右邊,爆豪歪斜身軀,眼神驚恐,不,該驚恐的是他周圍的人才對,因為他的雙眼佈滿驚訝卻憤怒的血絲。




  「你這個無恥的混帳啊啊啊———————」



-



  比賽活動的第三關,參賽者們來到了這棟建築的三樓。

  這次是攻擊力的考驗。

  在一個圓形的大場地中,輪到的選手有1分鐘時間必須擊潰朝自己襲來的機器人,機器人安裝有感應裝置,系統會自動清算擊潰的數量,最多者獲勝。

  雄英的孩子們看到這道關卡不自覺聯想起當初入學考的回憶,這正是茉紅梨最不想憶起的黑歷史……!

  但是她在掩面哀嘆的同時瞥了一眼比賽場地,最後仍露出挑戰者的笑容,畢竟她比半年前的自己又來的更強了些。更何況,這次的場地有些不同。

  地面全是冰,是個溜冰場呢。

  比賽開始,按照第一輪比賽的參賽編號,選手們一個個努力掙扎。棘手的絕對不是機器人,在這個非英雄的組別裡,機器人的強度遠遠不及當初雄英的入學測驗,令人難以招架的絕對是這次的地形。

  機器人是坦克車輪的底座加上紮實底盤,根本不會滑倒,不過人類就不同了,選手們各個重心不穩,別說擊潰機器人,穿著自己普通鞋子的情況下光要揮拳邊保持平衡就是件難事。

  於是前面十幾位選手就如同障礙競賽關卡一樣,非常有默契的失敗了。

  落花也是,輪到她的整整一分鐘時間甚至連好好站穩都沒辦法,全程趴在地上掙扎,想要起身卻在移動一點點身軀時就會又向另一頭倒去,身不由己啊。

  看著前面十幾位參賽者跟自己一樣滑稽,她就也不覺得失敗有什麼可笑了,能進來渡假村內就是一種福氣、能參加這個比賽活動更是幸運。

  而落花原本想要努力完成比賽的心情也逐漸轉化成『想親眼看看這些強得可怕的怪物們到底有多厲害』了,她的輪次一結束便立刻衝回場邊,能好好觀戰茉紅梨的時間一刻也不想浪費掉。

  因為茉紅梨揮拳踢腳的舞姿是如此的優美呀。

  哨音響起,四面八方的機器人便逐一向中央衝刺,外殼不如入學測驗的機器人堅硬,是茉紅梨的拳頭也能應付的類型。

  她以紮實的馬步穩固身體重心,側身迴轉、勾腳向機器人上半部使出迴旋踢,單腳支撐在冰面上導致平衡偏移,看似要往一旁跌去之際又以過人的柔軟度雙手撐地,順勢側翻轉一圈又同時給予機器人追加重踢。

  看似完全沒使用個性,單靠自身體能華麗地進行屠殺。這幅如體操般既柔軟又優美的身姿令觀眾們陶醉。

  不只是從頭到尾喊著好厲害好厲害的落花,就連爆豪也在親眼見證茉紅梨的身手後,心中油生出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觸。她跟他單挑是贏不了的,明明是這樣的,卻在見了眼前她俐落有力的拳頭之後,不自覺『哇……』的內心竄出這道讚嘆。

  「這傢伙……」

  說實話,茉紅梨的行動與跟爆豪同班的尾白有些相似,不同的武術也是會有大同小異的地方吧。因為有根巨大粗壯的尾巴,尾白的攻擊力也是很強勁,被他尾巴輕輕甩到就會咻——的飛出去,這是茉紅梨遠遠辦不到的,可她的攻擊就是有股說不上來的美。

  「很好!就是這樣,時流!」
  「保持好重心,核心記得收緊啊!」
  「哦哦哦!再殺一隻!打爆它的頭啊!」
  「真搞不懂妳到底為什麼當初入學測驗竟然連十隻都搞不定呢。」

  不知不覺場邊也漸漸出現了零星的觀眾,那個人就像是拳擊場邊給予指示的教練,不停地不停地在場邊叫囂。

  啊,不是像,他的確就是師傅(教練)啊。

  「嘰哩呱啦的,你真的很吵啊春!」一顆機器人的頭從場中飛來,不知何時就在場的春菅以比茉紅梨更標準的迴旋踢將頭踢向沒人的一角。茉紅梨在場中大吼:「入學測驗的事就別再提了!那時的機器人強度是這個的幾倍啊!」

  因為這個場地的地形太嚴峻,機器人即被設定成普通拳頭也能擊潰的強度,反正選手動來動去自己就會滑倒了,根本輪不到機器人攻擊。

  但誰管得了這麼多,當閃翼一出現,其他觀眾二話不多說馬上包圍了那名昨天剛得獎的英雄搶著拍照要簽名,甚至連一些參賽者都離席一起擠到搖滾區了。

  茉紅梨最終的擊潰數量是61隻,不過這不重要,因為幾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閃翼身上了。

  「閃翼~~~我是你的頭號粉絲!」
  「我也是我也是!可以跟你一起拍照嗎?」
  「當然可以啊,可愛粉絲們的要求哪有可能拒絕的嘛!」
  「哇<3<3<3閃翼好帥<3<3<3!」

  「那個笨蛋到底來這裡幹嘛的啊…….」下了場後茉紅梨來休息區跟其他人會合,瞪著一旁如菜市場般吵雜的人群聚集處。

  身為英雄迷的落花曾表明過自己其實也蠻喜歡閃翼的,不解的向茉紅梨問道,「為什麼茉紅梨妳跟閃翼感情這麼差啊?」

  「因為他……」

  才剛開口,茉紅梨就感受到一旁炙熱的視線,那是股緊迫盯人的熱烈就像數根箭頭同時戳向自己,但沒有威脅、沒有憤怒或任何負面情緒。

  「茉紅同學難道認識閃翼嗎!」
  「……綠谷?」
  「閃翼一直都是以救災活動為主的速度系英雄,雖然很少人知道,但他其實精通多種武術而且充滿力量,是非常厲害的英雄啊!剛剛能親眼目睹他的迴旋踢真的太幸運了!」
  「嘛、嘛……的確是這樣……」
  「他剛剛在場邊是在對茉紅同學說話吧?這麼說來茉紅同學的動作跟閃翼也很相似,莫非認識很久了嗎?」

  這不是茉紅梨第一次遇到著魔似的機關槍綠谷,卻也沒因此比較習慣。然而在她回答之前就已經有人受不了了,「給我安靜一點專心看比賽你這臭久!」

  看著爆豪爆氣走遠的背影,其他人也無可奈何,茉紅梨只是笑笑回答剛才的問題,「我是跟閃翼學武的,是師徒關係啦。」可想而知聞言後綠谷有多麼激烈的反應,茉紅梨沒理會,反倒轉頭接續著落花更早前的對話。

  「閃翼他一直都對我態度很不好,根本就是意氣用事的幼稚大人。」邊回想過去被諷刺口氣嘲笑的種種經歷,茉紅梨咬著牙,看起來十分不甘,「雖然知道他是不想讓我當英雄才故意這樣的,但還是很過分啊!」

  「不想讓妳當英雄?為什麼?」

  落花皺起眉頭,茉紅梨的這句話瞬間讓『閃翼』這位英雄在落花心中的評價扣了30分。

  她想當英雄,除了從小對黑幫虎鯨的憧憬影響之外,有朝一日會有英雄來拯救貧民窟的大家,她是這麼深信著的。至今為止都沒有英雄伸出援手,是因為這個世界太過遼闊的緣故,他們其他地方都忙不完了,根本無暇處理這裡呀。

  所以落花希望自己當上英雄來拯救家鄉,比起無止境等待,自己主動出擊才是積極的態度。

  應該是這樣子才對,她是這麼想的。

  可閃翼卻不希望茉紅梨當英雄,已經數量嚴重不足了還想扼殺一名英雄的誕生,這在落花耳中聽來是多麼絕望的一件事。

  「當英雄會遇上很多無能為力的事情,應該是不想讓我體會吧?我猜的啦。單純只是覺得我太弱也說不定。」

  「太過分了!這個世界就是要多點英雄才能把所有弱勢都拯救出來呀!」

  落花很激動,握緊拳頭的手指甲都陷進皮膚裡頭呈現淡淡的粉紅,茉紅梨才恍然大悟原來另一個族群的心聲是這般激憤。她一心只想著成為自己理想中的存在,卻從未想過其實,作為英雄最根本的本質就是拯救本身啊。

  或許在這一點上面,綠谷出久才正是落花心目中真正的英雄吧,以『拯救』為初衷的英雄。

  「放心吧,我們這邊的人,全部,都會成為了不起的英雄拯救所有人的喔。」拍拍胸脯保證,茉紅梨看向一旁的綠谷跟轟,「對吧?」

  「嗯。」「那是當然的!」

  也許,在一般人眼裡這只是小孩子無心的承諾也說不定,但在此時落花眼裡,這些閃閃發光的朋友們神情的堅定著實安定了她徬徨的心。

  就像是搭在迷路小孩頭頂、溫暖厚實的手掌;就像是內心充滿了見不到爸媽那種不安惶恐的孩子們,在哭泣的視線中,宛若星空銀河般點亮了前方的道路,指引著家的方向。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