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墮天魔王流亡譚【一】-11、詭異的氛圍

米飯 | 2022-06-16 12:00:05 | 巴幣 2 | 人氣 51

連載中墮天魔王流亡譚
資料夾簡介
三年前被迫接下魔王之位的路西法 不僅要處理魔族混亂的內政 還要每天面對人類勇者不斷的侵擾 努力的她換來的卻是貴族們的叛變 「逃跑吧。」 丟下工作踏上流亡之旅吧!

  「哥哥姐姐們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我就在前面那棟房子裡。」

        「好,謝謝你。」

        佩特離開後,哥哥也不在意是否有沒有陷阱,直接一股腦地鑽進被窩裡去。

        「亞蒙,你好歹也先去洗下澡吧。」

        「誰都無法阻止我和床墊親熱!」

        「唉,真是……」

  姐姐沒有強行將哥哥拉下床,大概是看他在車裡不舒服才沒這麼做吧,還真是貼心,如果是我的話肯定會直接捏著哥哥的耳朵叫他下床。

        「姐姐,那我先去洗澡囉,等等我們一起睡。」

        「好。」

        村子提供的休息處只有兩張床,我們勢必要有兩個人擠在一塊。

  但哥哥那麼髒我才不想讓姐姐跟他一起睡,給那個髒鬼自己獨佔一張床吧。

        就這樣,想先清洗身體的我來到了浴室,但裡頭不僅沒有浴池也沒有浴缸,只有一個底部已經發霉的小木盆。

        「真的要在這裡泡澡?」看到這樣的沐浴設施,我不禁自問了起來。

        雖然我也知道不能要求太多,但這樣發霉的……我實在是沒辦法,沖一下就出去吧。

        打算以沖澡了事的我脫下了骯髒的衣物,一腳踏進了浴室中後,才發現了一個天大的問題。

        「……水在哪?」

        對,這裡沒有水,也沒有能夠湧出熱水的設施,我就這樣光著身子傻傻地站在浴室裡。

        回過神後,我將髒衣服重新穿上,無言地走回寢室。

        「小卜,怎麼了?妳沒洗澡嗎?」

        「姐姐,這裡沒有水……」

        「啊?亞——唉,算了,我自己去問。」

        看哥哥累死在了床上,姐姐也不忍心把他叫起,她放下了手邊的事,打算親自去問佩特。

        五分鐘後,佩特跟著姐姐一起回到了我們的休息處。

  和他告知這裡沒有水之後,佩特帶著我們兩個來到井邊,說:「要洗澡的話自己去打水」,然後人就離開了。

        雖然有些傻眼,但也只能乖乖照做,我可不想一身髒兮兮地躺在床上,有些潔癖的我生理上無法接受。

        為了洗澡,我和姐姐花了整整一個時辰的時間在那邊打水,接著還得把水燒開,光這兩步驟就不曉得浪費了多少時間。

        不想再跑一次流程的姐姐多撈了幾桶水上來,打算與我一同共浴。

        經過幾番波折,我們終於完成了所有的事前工作,第一次覺得能洗澡是件幸福的事。

        「小卜,閉上眼睛。」

        「哇,水沖太快啦,姐姐。」

        「抱歉抱歉。」

        「看我的!」

        「小卜,別抓我的胸啊——!」

        沒有任何防備的姐姐羞紅臉的被我推倒在地,我也趁著這個機會多裝了一盆水往她臉上倒。

        「要這樣玩是吧!」

        姐姐不甘示弱地掙脫了我的束縛,拿起肥皂不斷往我頭上搓揉,原本已經洗好的頭髮又再次被泡泡給覆蓋。

        「這招如何!」

        「呀——!」

        我們兩個就這樣邊洗邊玩,直到熱水被我們全數用盡,這間浴室也變得滿目瘡痍。

        「擦乾身體後就出去吧。」

        「好!」

  看來姐姐也沒有打算要清理充斥著泡沫的浴室,這邊就交給哥哥去處理吧。

        當姐姐在替我擦拭身體時,我突然有種被窺視的感覺,馬上轉頭往唯一對外的氣窗口看去。

        想當然耳,那裡什麼人也沒有,只有姐姐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怎麼了嗎?

        「姐姐,外面好像有人。」

        「什麼!」

        聽我這麼一說,姐姐很快就戒備了起來,她用浴巾裹著身體,直接抓著氣窗口往外邊看去。

        探了一會後她才放開手,似乎並沒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人。

        「快點出去吧。」

        「恩……」

        穿上睡衣後,姐姐拉著不安的我快步離開了這詭異的浴室。

        回到寢室,看到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哥哥時,我的心裡頓時安心了許多。

        本想要就這樣直接躺下,但姐姐卻緊緊地抓著我的手。

        「姐……姐姐?」

        她拿起了放在床邊的劍,整個人擋在了我的面前,並用劍指向還在熟睡中的哥哥。

        「姐姐,那是哥哥啊!」

        「看清楚。」

        姐姐的劍掠過了我的眼前,一道碎裂聲隨之響起,那瞬間我什麼也看不見,只能牢牢地抓住姐姐的手。

        我揉了揉自己的雙目,只能隱約見到些朦朧的景象,但唯一能確定的是,躺在床上的人並非是我所熟知的哥哥。

        儘管眼睛所視的畫面相當模糊,但也不至於會變成色盲,哥哥的髮色、膚色等等我還是可以分出來的。

        可是躺在床上的那個人,顏色與哥哥截然不同,他的頭部是綠與紅的交雜,身體則充斥著綠、紫的色塊,看起來根本不像是個活人。

        「你是誰。」

        「……」

        遲遲沒有等到回覆,姐姐放開了我的手,謹慎地走到了那個人的床邊。

        「嘎吼——!」

        正當姐姐要掀開被子的瞬間,那個人突然起身朝她的方向撲了過去,但早有防備的姐姐在那剎直接拔劍斬下了他的首級。

        「沒事吧,姐姐!」

        「我沒事,但這個是……食屍鬼?」

        視線恢復之後,我終於看清了倒在地上的屍塊,剛剛被姐姐斬首的並非是人,而是一種名叫「食屍鬼」的不死系魔物。

        「這裡怎麼會有食屍鬼,而且它還穿著哥哥的衣服……」

        姐姐隔著被子查看了食屍鬼的身體,看來她也不想直接觸碰這噁心的東西。

        「這應該是人為製造的,他的肉體還有餘溫。」

  食屍鬼的自然生成條件需要一具往生一段時間,但肉體尚未完全腐爛的屍體。

  也就是說,它們的身體通常都是冰冷的,但既然這個食屍鬼還尚有體溫,那就說明了它是用死靈術強制製成的。

  而死靈術的製成也是需要條件的,那就是……

  「放心吧,這個食屍鬼不是亞蒙,他才沒長那麼醜。」

  「也是。」

  姐姐的話讓我放下的多餘的擔憂,用死靈術製成食屍鬼的條件,就是需要使用活人來獻祭。

  哥哥剛才的身體狀況那麼差,可能早就被對方視作下手目標了。

  不過以他的實力應該可以自救,大概吧。

  「姐姐妳是怎麼看出端倪的?」

  「剛才往外看的時候。」

  「可是外面不是沒人嗎?」

  「是沒人,但有很重的屍氣。」

  姐姐曾經跟父親一起上過戰場,可能是因為如此,才會對屍氣比較敏銳吧。

  「還有剛才被偷窺應該不是妳的錯覺,對方是在那時對妳下了障眼法的。」

  「『障眼法』?那一瞬間?有可能嗎?」

  「不知道,我們似乎有點太小瞧對方了。」

  所以剛才姐姐破壞的是障眼法的法陣,但我怎麼會一點感覺也沒有?真是奇怪。

  這種類似幻術的魔法我應該相當熟悉才對,除了被下魔法的瞬間外,我竟然察覺不出任何異樣,我是真糊塗了嗎?

  「姐姐,現在要怎麼辦?」

  「這村子裡的人不可信,我們可能得自己去找線索。」

  「那要出去看看嗎?」

  「也只能這樣了,先去把亞蒙找回來吧。」

  「知道了。」

  我和姐姐換上了便於行動的正裝,熄滅了休息處的所有燈火後,偷偷的從窗戶離開。

  今天的夜空沒有月光,缺少夜視道具的我們有些難看清前方的道路,只能緩慢移動前進的步伐。


  在沒有遮蔽物的村莊小徑上,冷風朝我們迎面而來,刺骨的寒風不禁讓我打了個哆嗦。

  姐姐看我不停發抖,便直接把外衣披在了我的身上,感覺有點不好意思,我似乎變成姐姐的拖油瓶了。

        察覺到我心情的姐姐只是笑笑的摸著我的頭,簡直就跟媽媽一模一樣。

        自媽媽過世以後,愧疚的姐姐偶爾會不自覺地去模仿媽媽的行為,像是要彌補我失去的那些母愛一樣。

        我只希望姐姐做自己就好,但要她做出改變似乎也有點難。

        「停一下。」

        「怎麼了,姐姐?」

        「噓。」

        不曉得姐姐發現了什麼,身為乖巧妹妹的我只好聽她的話乖乖閉上嘴。

  但很快我就明白她叫我安靜的原因。

        「——嗚呃、嗚嗚!」

        從遠處傳來了非常細微的男性掙扎聲,這與哥哥當初溺水時的聲音非常相似,看來他是真的被人給綁走了。

        不過聲音有些微弱,只能大概判定位置的方位,要實際找出來可能要靠得再更近一些。

        「快走吧。」

        「嗯!」

  我和姐姐加快了自己的腳步,但願哥哥別出什麼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