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墮天魔王流亡譚【一】-5、過去(下)

米飯 | 2022-05-13 10:00:24 | 巴幣 0 | 人氣 56

連載中墮天魔王流亡譚
資料夾簡介
三年前被迫接下魔王之位的路西法 不僅要處理魔族混亂的內政 還要每天面對人類勇者不斷的侵擾 努力的她換來的卻是貴族們的叛變 「逃跑吧。」 丟下工作踏上流亡之旅吧!

  原以為這樣平穩的日常可以一直持續下去,但我的身體狀況卻每況愈下,將我那小小的心願給狠狠打碎。

  已經記不清是從何時開始發作的,我體內的魔力開始暴走,就連醫生長期以來所提供的藥物都沒辦法控制。

        然而這次也不像以往那樣能將暴走的魔力給釋出,我的魔力紋路變得極度紊亂,無法正常的使用魔力。

        變調的魔力紋路使得我的身體產生巨大的負擔,肢體動作也開始變得不太利索,至今的我只能癱在床上,連句話都沒辦法說出。

        「布萊特醫生,小路西的狀況有好轉嗎?」

        「不,公主殿下這……」

        母親焦躁不安的語氣讓醫生不曉得該不該說出實情,看他那躊躇不決的樣子,就算不說出口,我的心裡也有個底了。

        「皇后殿下,恕臣無能,臣已經找遍所有能引導出魔力的辦法,但公主殿下錯縱複雜的魔力紋路,臣真的無能為力。」

        「真的沒有辦法了嘛,嗚……路西,我的女兒……」

        向來堅強樂觀的母親第一次在我面前落下了淚水,看著啜泣的她,我心中只有無盡的自責。

        我好想伸出手替母親擦拭眼淚,好想抱抱她跟她說我沒事,但這些現在我全都做不到……

        倘若我沒有出生就好了呢,這樣的念頭開始浮現在我的腦海中,如果沒有我的話,父親、母親還有小卜肯定能過上更快樂的生活吧。

        「布萊特,你先出去。」

        「陛下,臣非常抱歉……」

        「出去,別讓朕說第二次。」

        「是……」

        來到我寢室的老爹似乎聽到布萊特醫生剛才說的話,有些憤怒的將他趕了出去,但能感覺得出他已經非常克制自己的怒火了。

        布萊特醫生離開後,老爹默默的守在了我和母親的身旁,眼神中帶有著滿滿的愧疚感。

        不,該愧疚的人應該是我才對。

        「撒、撒格,嗚、嗚嗚……」

        老爹的出現,成為壓垮母親淚腺的最後一根稻草。

        「小路、路、路西的……」

        「朕知道。」

        老爹將嚎啕大哭的母親摟進了自己的懷中,並一點一滴的拭去了她臉上那如雨下的淚水。

        不知過了多少時間,母親的嚎哭聲才漸漸安靜下來,雙眼哭腫的母親就這樣在老爹的懷中睡著了。

        看見母親安然的睡顏,我心中的那塊大石終於能放下了。

        自從我無法行動之後,母親她就沒日沒夜的照料著我,面容也一天比一天來得更加憔悴。

        只要是我醒著的時候,必定能看見母親的身影,她會一直陪伴著我,直到我再度入眠為止。

        我也嘗試過將雙眼閉上假裝睡著的樣子,但就算如此,母親她也沒有離開我的身邊,只是靜靜地守候著我醒來的那刻。

        直到現在,我才久違的看見母親睡著的模樣。

        「小路西,媽媽我會一直陪著妳的……」

        「安潔菈……」

        聽見母親在睡夢中仍呼喊著我的名字,老爹的表情就越加不捨,原本雄厚穩重的聲音也開始微微顫抖。

        「朕貴為一國之君,統領了所有的魔族,但現在卻連自己的家庭都沒辦法照顧好,朕真是個失敗的父親啊,路西。」

        不是這樣的,是我……

        「不用安慰朕了,路西,朕明白自己到底有多麼失敗。」老爹似乎從我的眼神中理解了我的心意,但他卻只是搖了搖頭,繼續說著:「倘若朕當初沒有那麼衝動,妳也不會受這麼大的苦。」

        老爹坐到了我的床邊,用他那厚實的手掌心溫柔的輕撫著我的頭,很快地就讓我陷入夢鄉之中。

        在夢裡,老爹和母親兩人牽著小卜的手一起到冷宮的庭園野餐,家人間的互動非常有愛,論誰來看都會覺得溫馨,是個令人稱羨的美滿家庭。

        我本來也想一同前往,無奈步伐怎麼也沒辦法踏出去,就連一點聲音也喊不出來,彷彿完全被他們給隔絕一樣。

        與家人團圓的心願就連在夢裡也沒辦法實現嗎?雖然我也希望身為累贅的自己可以趕緊離去,別造成他們的負擔,但——

        我還是希望可以活下去啊。

        我想再被老爹摸摸頭誇獎,還想多跟母親一起出遊去玩,也想再多抱抱可愛的妹妹,我只不過是想平凡的度過生活,為什麼......

        「恨嗎?」

        「恨啊,當然恨,我憎恨自己給父母帶來的困擾,憎恨自己奪走了母親陪伴妹妹的時間,憎恨自己……」

        「不必感到自責,這些本就並非妳該思索之事,也並非妳該怨恨之事。」

        「什麼?」

        「妳該怨恨的並非是自己,而是把妳生成劣等品的父母。」

        「你在胡說什麼!老爹和母親他們、他們、他……們……」

        我本想反駁內心的那道聲音,但腦裡卻突然浮現了剛才老爹對我說的話。

        「當初他們要是有像生妳妹妹之前一樣預防的話,妳的身體也不會變成這樣,對吧?」

        「……」

        「我知道妳不願去面對事實,但妳的父母在生妳之前根本沒想過任何後果,他們只不過是隨著自己的情慾而行動,而妳就是他們情慾之下所誕生的劣質品。」

        他的字字句句都深深刺進我的心坎裡,的確如同他所說的,老爹和母親當初只要多重視一點的話,我的身體或許就不會變成這副德性了。

        「這也變相證明了妳的父母比起妳更在乎妳妹妹,不是嗎?」那聲音見我有所遲疑,繼續冷嘲熱諷。

        「人無完人,更何況老爹和母親在生下我之前又怎麼會知道魔族與翼人族的血液會有所衝突?」

        雖然老爹和母親的確有錯,但想起他們無微不至的照料著我,我又為何要去否定愛著自己的父母?

        「少在那毀謗我的父母!」

        「呵呵,是啊,人無完人。」那聲音已經不再掩飾自己的嘲蔑,伴隨令人不悅的笑聲,他繼續說:「既然這世界不會有完美的人,那妳又為何要去當那個包容一切的濫好人呢?」

        「他們是我的家人,包容一點又如何了?」

        「妳只不過是不願去面對事實罷了。」

        語畢,他便不再出聲。

        本就鬱悶的心情在與內心的聲音交談之後變得更加煩躁,想靜下來都沒辦法,剛才的對話一直在腦內迴盪著。

        「啊,好煩啊!」發洩般的怒吼似乎讓我的內心好受了些,不僅將壓力給釋放,身體也變得輕鬆了點。

        體驗到解放感的我開始胡亂地吼叫著,平常暗藏在心中的壓抑在此刻全數解放,好久沒有這樣放鬆的感覺。

        在無視周遭放縱自己好一陣子後,回過神的我才察覺到附近的環境全變了個樣。

        原先綠蔭盎然的庭園燃起了一大片蒼藍色的火焰,清澈無瑕的藍天被大火所產生的濃煙給完全遮蔽。

        眼前所見之物被火海全數吞沒,這場景猶如真正的地獄一般。

        「大家呢!」我開始尋找原本在野餐的家人們,儘管知道這是夢境,我也不想看見自己的摯愛被火焰所困的畫面。

        我很快就找到了因為吸入過多濃煙而倒下的家人們,得趕快把他們帶離這裡才行。

        但當我準備起步時,卻被不明的阻力限制了行動,放開!放開我!我還得去拯救自己的家人。

        無論我再怎麼掙扎都沒有辦法掙脫束縛,逼不得已下我只好再次怒吼,但這次釋放出的怒火卻同時吞沒了眼前倒下的家人們。

        「不……不,我不是要這麼做的,我、我,啊啊啊啊啊——!」

        看著被自己燒成灰燼的家人,我的心靈崩潰了,最後的理智也跟著這聲慘叫一起斷線。

        我不斷地哭嚎著,放任蒼藍色的大火在周遭持續燃燒著,如果這是場惡夢,那就拜託趕緊讓我醒來吧。

        「小、小路西,沒事的,沒事的。」

        一道溫柔且美妙的女聲傳進我的耳中,這聲音我再熟悉不過了,是母親。

        正當我慶幸終於能從這場惡夢中清醒過來時,睜開雙眼後卻發現了我並非待在寢室之中。

        「母、母親?」

        「太、太好了,小路西,妳終於醒了。」見我醒來,母親臉上浮現了安心的笑容,抱著我的雙臂也更加使勁。

        還沒搞清楚狀況的我往四周看去,我的心裡突然竄出一股寒意,身體不禁顫抖著。

        周遭的景象跟夢裡毫無區別,庭園中綠油油的草皮被火海給完全吞噬,整座冷宮就像是剛經歷過一場戰火的村莊一樣殘破不堪。

        「不、不、不!我不是、我沒有!」

        「小路西,沒事的,媽媽我相信妳是個善良的好孩子。」

        母親的語氣變得越來越微弱,抱著我的雙手也逐漸鬆脫,她那猶如寶石般的雙目也逐漸黯淡。

        我抱著母親的雙臂在此時感覺到股溫熱的液體在不斷流下,還有股腥味不斷刺激著我的嗅覺。

        我不安的將手給抬起,眼淚也隨之而下。

        就如同心理所猜測的那樣,我的雙手被徹底染紅,而那液體不是別的,正是從母親身上流下的鮮血。

        我掙扎了好一會才敢將視線往下探,血液的源頭是母親胸腹之間所敞開的貫穿大洞,上頭還殘留著尚未熄滅的蒼藍色火焰。

        就算不用說也知道,那個傷口的始作俑者……是我。

        夢裡的悲劇在我眼前再次重現,而且這些全都是我親手造的孽。

        拜託來個人告訴我,我還在睡夢中,請跟我說這一切都不是事實……

        但不管怎麼欺騙自己,這駭人的事實卻依舊擺在我的眼前。

        我的精神逐漸崩潰,隨手撿起了地上的石子準備自我了解。

        這是我對母親的贖罪,我生在這世上就是個錯誤。

        在動手之際,卻被突如其來的阻力給制止了……

        「小路西,不要做傻事……」雙目無神的母親用盡最後的力氣,阻止了我的自戕。

        「答應媽媽要好好的活下去,好嗎?」

        「可、可、可是我......」

        「這不是妳的錯,不要那麼自責。」

        母親的語氣並沒有任何一點怨恨,就算知道自己氣數已盡,她仍在我面前露出了那燦爛的笑顏。

        「我愛妳,路西,妳永遠都是我的寶貝。」

        「媽、媽媽,別再說了。」

        母親每說一句話,她的氣息就變得更微弱,我害怕的握住了她的雙手,只希望這一切都不是現實。

        我已經搞不清浸濕我身體的究竟是眼淚還是鮮血,模糊的視線只能隱約看見母親臉上的笑容。

        「媽媽相信妳。」語畢,母親吻了下我的額,抱住我後閉上了雙目。

        「媽……媽媽?媽媽!媽媽!媽媽!」

        無論我怎麼呼喊,卻再也聽不見母親的答覆,她的最後一句話,深深地烙印在我心底……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