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墮天魔王流亡譚【一】-6、清醒

米飯 | 2022-05-19 12:00:08 | 巴幣 2 | 人氣 65

連載中墮天魔王流亡譚
資料夾簡介
三年前被迫接下魔王之位的路西法 不僅要處理魔族混亂的內政 還要每天面對人類勇者不斷的侵擾 努力的她換來的卻是貴族們的叛變 「逃跑吧。」 丟下工作踏上流亡之旅吧!

    「這是……?」

        七年前的夢境重現在我的眼前,茫茫火海中無一生物,唯有我孤身一人站在這烈焰之間。

        會在這裡也就意味著我的魔力又再次暴走了吧,每當我精神瀕臨崩潰,就會無法壓抑住那該死的魔力。

        我的身體逐漸被擴散的火焰所吞噬,但我卻感受不到一點灼熱。

        火焰無法燃盡我的軀殼,沐浴在其中有著當初在夢境怒吼的解放感,但不知為何心裡卻異常失落。

        或許這就是挫敗的感覺吧,稍微能體會老爹當時的心情了。

        「妳為何又如此鬱悶?」

        七年前我內心那股惱人的聲音也再次重現, 可能是已經有點自暴自棄了,那聲音並不會讓我特別煩悶。

        放開內心與自己對話或許就是如此吧。

        「你既然身為旁觀者,那我也不必多作說明吧。」

        「妳又再一次選擇逃避了,是吧。」他似乎並不訝異我的行為,語氣相當平淡:「也罷,現在的妳還不夠成熟。」

        「成熟究竟是什麼?」

        就算成年了,我依舊不明白這詞的含意,應該說我不理解的是長輩口中所謂的「成熟」。

        在他們的眼裡我似乎永遠是個長不大的孩子,但我也一直在盡心盡力達成他們對我的期望啊。

        到底為什麼,我不明白。

        我絕對有達到老爹理想中的標準,不管是劍術、政事亦或者是交際,但為何結果又是如此?

        成熟?這種抽象概念就是否定我一切價值的緣由嗎?

        「路西法,看來妳還是不明白。」他嘆了口氣,繼續說:「現在的妳跟一具提線木偶沒什麼兩樣,完全沒有自己的主見,只能按照他人指示行動。」

        「……」

        「連自己內心渴望都不了解的人,又怎能稱為成熟?」

        「渴望?達成父母的期望就是我——」

        「少自欺欺人了,那是妳父母的期望,並不是妳內心真正所渴求的!」那聲音氣憤地繼續說道:「妳至今仍無法脫離父母的掌控,因為如此,才會一直被那些人給看低!這不是性別,也不是年紀,更不是妳能力的問題!」

        語畢,一道黑影突然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黑影外觀的輪廓非常模糊,只能勉強看得出是一個成年男子的身影。

        「你到底是......?」

        黑影並沒有答應,緩緩地將他那無形體的手伸進了我的體內。

        也許是因為在夢境中的緣故,我的身體並未感到任何不適,但被這樣摸還是會有種噁心的感覺。

        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我,也不敢隨意出手制止,深怕他會做出其他更過分的事。

        我只能放任黑影在我體內胡亂翻找,片刻過後,他才將自己的手給收回,並且從我體內拿出一個持續跳動的血塊。

        就算我的醫學知識再差也能認出那個血塊是何物,那是……心臟,他將還在跳動的心臟從我體內掏出。

        過於噁心的畫面讓我非常反胃,差點就在自己的夢裡吐了出來。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他沒有理會我的怒火,只是將心臟展示在我的眼前。

        「妳知道嗎,魔族的心臟可以反應出人的性格。」

        「這種沒有醫學根據的鬼話你是從哪裡聽來的啦!」

        我從來沒有在書中見過如此荒謬之事,更沒有聽說過這種荒唐的言論。

        「當然,我不是在說一般的魔族。」

        喀——

        黑影彈了聲響指,周圍的火焰全部消散,地面上瞬間閃耀著七道圖騰。

        這七道圖騰我全部認得,那是分別象徵著皇族以及六大貴族的家徽。

        「你的意思是,這只能適用於皇族還有六大貴族?」

        「正是。」

        黑影手輕輕一揮,閃耀於地面上的圖騰瞬間消逝,周遭又變回了那片不斷燃燒著的火海。

        「妳既然知道這些圖騰對應的家族,那妳知道它們真正的涵義嗎?」

        「七大罪。」

        「看來皇族的教育沒有落下呢。」黑影輕蔑地嗤笑,接著說:「皇族所對應的是傲慢之罪,然而——」

        他再次將心臟展示在我的面前,憤怒地大吼:「妳的心卻乾淨地像張白紙一樣,這根本就不是繼承魔王血統的人該有的樣子!」

        「不然你認為我的心臟上頭會寫著『傲慢』兩個字嗎?」

        「呵,妳還有心情開玩笑啊。」黑影將手伸進體內,然後把自己的心臟也給挖了出來,說:「這,才是七罪家族的成員該擁有的心!」

        黑影的心臟看起來相當怪異,不僅形狀跟一般人不同,而且顏色呈現出了詭異的深藍漸層,上頭還纏繞著非常不詳的魔力,就算只是看著也會讓人不自覺感到惡寒。

        「這就變相說明你是六大貴族的人吧?」

        「現在才注意到嗎,還真是遲鈍呢。」

        在我的印象中,六大貴族並沒有會使用心靈干涉魔法的人,那他到底是誰?

        還有如果他是六大貴族的人,那七年前……我魔力暴走的事不就是他一手策畫的嘛!

        無盡的怒火一瞬間湧上心頭,現在我一心只想砍了眼前這個黑影渾蛋。

        我二話不說將長年沉眠在我劍鞘之中的配劍給拔起,這也是母親生前所使用的武器——【斷罪The Conviction】

        【斷罪】的劍身與我的身高相差不遠,本該是非常難活用於實戰上的武器,但它卻讓我有種異常的熟悉感,每當我舉起它,就會有母親就在身旁的感覺。

        不管是揮舞的手感,還是傾注魔力時與劍產生的共鳴都和我相當契合。

        然而已經非常久沒有揮舞劍的我並不敢貿然出手,只能先試探性地對黑影劃出一道劍氣。

        劍氣在火海中留下了道俐落的軌跡,隨後的餘波將剩餘的火苗全數吹散,但黑影背後的火焰卻依舊燒得旺盛。

        「看來長時間沒揮舞劍的妳,也沒生疏自己的技藝呢,呵呵。」

        看似毫髮無傷的黑影帶有餘裕的笑著,可他嘴角旁所流下的血已經出賣了他受傷的事實。

        現在能確定我的攻擊能夠對黑影造成不小的傷害,但已知情報也就僅此而已,反倒是有關我的所有資訊,那傢伙都清楚得很。

        既然不了解對方,那只好在他反應過來的毫秒之間解決他。

        我有自信能夠在一眨眼間做出一擊必殺。

        在不曉得對方底細下,只能選擇這種賭博性的進攻。

        不過這也沒什麼好猶豫的,畢竟勝負往往在轉瞬間就結束了。

        【神弒GodKill】

        輕輕一個踏步,我猶如一道迅雷般出現在了黑影的面前,而當我的劍在即將砍下其首級之際——

        噗——

        「唉呀,還真是危險,如果沒有這道保險,我的人頭大概就落地了吧。」

        我的嘴角也像黑影一樣流出了鮮紅色的血液,接著大量的鮮血從喉嚨直達口腔,無法將其吞嚥回去的我只好把血吐出。

        過量的鮮血沾染到了全身,我那銀白色的長髮也跟著被染紅。

        我嘗試著去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因為我並沒有感受到有任何利器刺入我的軀體,無法明白狀況的我只好抬起頭看向黑影。

        只見他的右手緊緊握著一塊肉泥,那是剛才黑影從我體內掏出的心臟,但那時候明明......

        「呵,只有在使用劍的時候才看得出惡魔的影子呢。」黑影用手抬起我的下顎,輕蔑的笑著。

        「我……我才不想成為什麼惡魔。」

        「不,妳會的,因為妳跟我是同一種人。」黑影將被捏成肉泥的心臟丟到我的面前,笑著說:「別擔心,我沒有殺了妳,只不過妳暫時會感受到與心臟碎裂同等的痛苦。」

        「你這渾蛋——!」

        「好啦,我會待在王座之間等著妳歸來的,希望你屆時能夠成為真正的『惡魔』。」

        「王座?你、你、你是!」腦海中的線索全部串連了起來,我忍住那劇烈的痛楚,試圖再次把劍舉起。

        無奈失去心臟的左胸傳來超乎預期的苦痛,強迫我放下手中的劍。

        「巴力!」

  我憤怒地喊出黑影的真名,而他在臨走前也終於現出了原形。

  正如同我所猜測的那樣,眼前有著血紅眼眸以及深紫長髮的男人,正是這次塔爾塔洛斯叛亂的主謀—巴力。

  「再會了,期待與您再次相會之時,陛下。」巴力恭敬的向我鞠躬後,露出了那輕蔑的笑容,之後便消失在了我的視野之中。

  「巴力,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心理的怨恨與不甘即使再多,也無法驅使我的身體行動,這明明就是在夢境之中,可惡、可惡啊!

  眼前的視線漸漸變得模糊,四肢無力我跪倒在了血泊之中,看著手邊的劍,我開始怒罵著自己的無能。

  火焰逐漸蔓延到了我的身旁,明明四周都在旺盛燃燒著,但我卻感覺自己的體溫在不停下降,身體變得越來越冰冷。

  這就是所謂的死亡嗎?

  明明還有許多事沒完成,但真的……好累,或許就這樣睡下去也不錯。

  安然接受心靈死亡的我緩緩地閉上了雙眼……

  「路——」

  「……」

  「路西——」

  「……」

 「路西,妳可以的!我相信妳!」

  記憶中的話語喚醒了心死的我,所有疼痛也在這一剎全部消逝。

  我努力地突破自己的層層心牆,最後終於睜開了緊閉的雙眼。

  清醒之後,只見叔叔渾身是血的站在了我的面前。

  「快、快躲開,叔叔!」

  我雖然恢復了意識,但卻沒有辦法馬上停止自己現在的動作,只能用盡全力使攻擊偏離原本的軌道。

  噗嗤——

  雖然避開了但丁叔叔的要害,但我依舊砍下了他的左手臂......

  清醒的我放下了手中的劍,愧疚地跪倒在地,不曉得自己現在該如何去面對叔叔。

  「妳終於醒了啊。」

  叔叔吃力地走到我的身旁,用他僅存的右臂將我擁進了懷中。

  「叔……叔叔。」

  「沒事的,這點小傷還帶不走我這條老命。」

  「我、我、我好害怕……」

  「不用怕了,路西,有我在妳的身旁。」

  「我真的好怕因為自己的暴走而傷害了弟弟妹妹,也害怕自己再次傷害摯愛的家人們!我真的好怕!」歷經心靈崩潰的我已經無法再維持身為魔王的尊嚴,直接在叔叔寬敞的胸襟上大哭了起來。

  「沒事的,路西,一切都沒事了。」叔叔溫柔的安撫使我近期來的所有不安以及壓力全數消散。

  已經無法阻止淚腺潰堤的我就像個孩子一樣在叔叔的懷中不斷哭著。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