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墮天魔王流亡譚【一】-7、叔姪對談

米飯 | 2022-05-22 12:00:05 | 巴幣 0 | 人氣 57

連載中墮天魔王流亡譚
資料夾簡介
三年前被迫接下魔王之位的路西法 不僅要處理魔族混亂的內政 還要每天面對人類勇者不斷的侵擾 努力的她換來的卻是貴族們的叛變 「逃跑吧。」 丟下工作踏上流亡之旅吧!

        我反覆的搓揉已經哭腫的雙眼,直到淚腺乾涸的那一刻。

        「好點了嗎?」叔叔拉開了我的手,擦拭了我還殘留在臉頰的淚滴。

        「恩......」

        見我不再落淚,叔叔稍微整理了下我凌亂的面容,之後便疲累的跌坐在地。

        「真慶幸妳能在最後恢復意識,不然我可真的就要死在這裡了,哈哈。」

        「抱歉,叔叔,我……」

        「沒事的、沒事的,區區一條手臂而已。」叔叔撿起了自己斷裂的左臂,並拿著胡亂揮甩,笑著說:「反正我是故意去刺激妳的,妳就別那麼在意了啦。」

        「故意?」

        「對啊,我之前沒說過我能看見人們體內的魔力嗎?」

        「從沒聽你提起過,咦?等等,那叔叔你有辦法——」

        「沒辦法。」叔叔直接打斷了我說的話,還不斷搖著他斷掉的左手,說:「我又不是什麼醫生,不可能有辦法幫你解決魔力暴走的問題。」

        但丁叔叔丟下了他一直把玩的左手,靠著右手支撐身體站起,走向已經變成殘骸的辦公桌,從中翻找出了幾張紙,並將其遞給了我。

        紙上全是有關於魔力問題的病例,上頭充斥著各種專業術語,我看的並不是很明白。

        「我跟布萊特已經翻遍了這大陸上所有跟魔力相關的病例了,但始終都沒發現跟妳狀況類似的案例。」叔叔無奈地搔了頭,接著說:「現在只知道你的魔力在瀕臨崩潰時會暴走,目前除了將其釋放以外沒有其他的解方。」

        「所以才故意刺激我嗎?」

        「是啊,這樣總比妳在半路中突然暴走去攻擊他們兩個還好吧。」

        「恩……」

        如果我在路上突然暴走,亞蒙和小卜不可能會有壓制我的方法,那現在交給叔叔的確是最佳的解決方案。

        「那如果我剛才沒有清醒的話,該怎麼辦?」

        叔叔沒有正面回應我的問題,只是默默的坐回那殘破不堪的辦公椅上,用著意味深遠的眼神盯著我看。

        叔叔應該也沒預料到他自己會打不贏我吧。

        「路西,妳之後可要好好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緒,但也別把所有壓力全都往心裡藏,亞蒙和小卜他們兩個一定會聽妳傾訴的,多依賴下自己的家人吧。」

        「……知道了。」

        看來我之前太過逞強了啊,這也難怪一直待在我身邊的弟弟妹妹會對我下那種咒術。

        「話說路西,妳身上似乎有股奇怪的魔力,妳有感覺到嗎?」

        「奇怪的魔力?」叔叔這麼一問,我才回想起剛才在夢境中所遇到的事。

        「怎麼了路西,為什麼妳臉色突然變得那麼難看?」

        「巴力、那是巴力!」

        「巴力?怎麼一回事,妳冷靜點慢慢說!」

        我將在夢境中遇到的一切全部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叔叔,他聽完後一臉鬱悶的扶著額。

        「巴力應該沒有能去干涉他人的夢境,更別說擾亂心智了……」

        「叔叔你不相信我嗎?」

        「不,我不是不相信妳,只是那傢伙根本沒有什麼魔法適性,他本人也一直對魔法興致缺缺,那又怎麼會有這種事。」

        叔叔焦躁地拿起羽毛筆在桌上寫了些什麼,並喃喃自語道:「該不會他『暴食』的權能已經覺醒了吧……」

        「暴食?」

        「不,沒什麼。」叔叔似乎不願繼續談論這件事,隨便的敷衍我後便轉移了話題,繼續說:「路西,你們在離開國境之前先去一趟奧伯西迪恩吧。」

        「奧伯西迪恩,為什麼要去那?」

        奧伯西迪恩位於帝都戴蒙的東北方,鄰接著天山還有艾爾芙之森,是個偏僻到沒有貴族願意浪費心力去統治的領地,目前是交由皇族親自管理。

        「那邊的駐兵較少,對國境的管制沒有其他邊界那麼嚴謹,但主要的目的是想要妳離開前先去找布萊特一趟。」

        「醫生?他還活著嘛!」

        布萊特是帝都唯一一位同時精通魔力學以及醫學的醫生,他當年在塔洛斯大學的畢業成績至今無人能及,是個相當有為的青年。

        他在帝都工作沒多久就被老爹指派作為我的專屬御醫,雖然沒有解決我的魔力暴走問題,但他的治療的確讓我紊亂的魔力穩定許多。

        而且布萊特還是個相當和藹的人,平民出身的他沒有一般貴族的傲氣,長年相處下來的感覺就像是多個哥哥一樣,他也將我認作是自己的親妹妹一樣照顧。

        不過去年他在休假回鄉的路途上遇到了守舊派的刺客,等我再次收到消息時,已經只剩他的遺物了,連個屍體都沒有找到。

        但是現在卻有他還活著的消息?

        「是啊,他還活著。」

        「這件事為何沒有向我報告!」

        「我也是前陣子才收到他的消息,本來處理完工作後要向妳報告這件事的,但我當時去的時候妳人卻不在。」

        「我怎麼可能不在!嗯?等等……」

        我近幾個月應該都是宅在戴蒙城裡處理公文吧?那該不會是在我睡著的那段期間……

  亞蒙和小卜沒說叔叔有來找過我啊!

        「啊,先不提我不在這件事,布萊特呢,他人還好吧!」

        「行動上看起來是沒什麼大礙,不過他的臉上多了幾條刀疤,原本那張清秀的臉龐全毀了,上次見面時我整個人也嚇了一跳,說不定就連妳也可能會認不出來。」

        「人沒事就好……不過他為什麼不親自來戴蒙城找我?」

        「他現在如果大搖大擺地走在帝都的路上,妳覺得守舊派的那些傢伙會有什麼想法?」

        我在位的時候都敢正大光明暗殺我的人了,現在回來對布萊特也只是自投羅網而已……

        「抱歉,是我思考不周。」

        「沒事,我會先向布萊特告知目前的狀況以及你們會去他那裡的事,到時你們在到我所給的地址會合。」

        「知道了,那叔叔你之後要怎麼辦?」

        「放心吧,守舊派是動不了我的,頂多失去話語權而已。」

        儘管權力的天秤已經往守舊派那方傾斜,但叔叔看起來卻毫不緊張,真不曉得他之後要怎麼辦。

        我和叔叔的談話被門外的騷動中斷,辦公室的大門突然被推開,亞蒙和小卜直接撲倒在了地上。

        「姐姐,妳沒事吧!」兩人異口同聲的關心起了我,完全沒注意到斷了隻手臂的叔叔。

        「我是沒有什麼大礙,但叔叔……」

        「姐姐沒事就好!」小卜直接撲進了我的懷中開始撒嬌。

        「對啊,爸他不會那麼容易就死的。」

        亞蒙撿起了叔叔那隻斷掉的手臂在他面前挑釁般的甩著,這小子怎麼對自己的父親會是這種調調啊?當初覺得他無理看起來並不是種錯覺。

        「你這不肖子有種給我再說一遍!」叔叔既生氣又無奈地嘆了口氣,但也沒有繼續多說什麼,感覺是已經放棄糾正亞蒙的性格了。

        不對,你倒是去多唸他幾句啊!看來還是得由我這個做姐姐的親自出馬。

        「亞蒙,快道歉。」

        「父親,孩兒失禮了。」亞蒙聽到我的命令,二話不說就向叔叔道歉了。

        我這乖巧的弟弟對長輩的態度怎麼會是這副德性,看來之後得好好矯正一下了。

        「你們幾個別鬧了,快來吃點東西吧。」愛蓮娜阿姨看到已然成為廢墟的辦公室也沒多說什麼,進來就拉著我們三人離開。

        「等等,愛蓮娜,妳難道不關心我一下嗎?」

        「不過就是斷了一隻手臂而已,有什麼好擔心的?」阿姨非常冷漠地反問叔叔。

        「不、我……」

        「走吧,孩子們,去餐廳吃點東西吧。」

        阿姨對我們的態度就像是變了個人似的,與和叔叔對話時的口氣截然不同。

        這畫面怎麼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原來亞蒙的態度會變成這樣都是學阿姨的嗎?

        真是可憐啊,叔叔,在政壇上如此風生水起,在家裡卻是底層般的存在。

        「愛蓮——」

        「今天有小卜最愛吃的菜喔!」

        「耶,太好了!」

        阿姨沒有理會叔叔,就這樣帶著我們三人離開了殘破不堪的辦公室,只留下叔叔一人孤伶伶地待在那裡。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