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墮天魔王流亡譚【一】-4、過去(上)

米飯 | 2022-04-05 12:00:04 | 巴幣 0 | 人氣 71

連載中墮天魔王流亡譚
資料夾簡介
三年前被迫接下魔王之位的路西法 不僅要處理魔族混亂的內政 還要每天面對人類勇者不斷的侵擾 努力的她換來的卻是貴族們的叛變 「逃跑吧。」 丟下工作踏上流亡之旅吧!

    「哇!母親,對不起!」

        「哈哈,沒事的,沒事的,媽媽我才沒有那麼脆弱呢!倒是小路西有沒有受傷啊?」

        「沒有……不對!母親您頭上的血、血啊!」

        母親銀白色的長髮被鮮血給染紅,但她卻彷彿什麼事也沒有一樣在關心著我。

        母親她總是如此,比起受傷的自己,她更擔心我的安危。

        我並沒有辦法控制好體內的魔力,只要情緒一激動魔力便會暴走,時常會傷到身旁的母親。

        無法控制好魔力的我在力量至上的魔族社會中就是如同殘次品般的存在。

        「沒事的!媽媽我恢復得很快喔!妳看,血不流了吧。」

        「……」

        「痛!不能敲媽媽的頭啦,小路西!」

        「明明就沒有好,少用幻術呼嚨我,快點去找醫生啦!」

        「嘻嘻,好啦。」

        我的母親並不是魔族,而是擅長使用幻術的翼人族,在人類那裡似乎是被稱作「天使」的樣子。

        聽醫生說我的魔力會暴走是因為混血的緣故,魔族與翼人族的血液互相排斥著,導致年紀尚小的我無法控制體內紊亂的魔力。

        或許是對我有所虧欠,母親從我有記憶以來就未曾離開過我的身邊,就算每天都會被弄傷,也從未聽她抱怨任何一句,她臉上總是掛著那慈愛的笑容。

        這樣樂天的個性真的和魔族很不一樣,根本就是天與地的差別,父親把我和母親丟到冷宮中可能也是因為如此。

        母親她不喜歡無謂的爭鬥,時常因為價值觀的問題而跟父親吵起來。

        大概是受到母親的影響,我也不喜歡沒有意義的爭鬥,在崇尚武力的魔族中,我就是個異類。

        雖然我和母親被父親給冷落了,但這種悠閒的生活倒也挺不錯的,只有兩人的生活過得很是愜意。

        只要我能好好控制住體內紊亂的魔力,那之後的生活肯定也能更加的無憂無慮。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平穩的過去,直到我五歲那年,妹妹別西卜的誕生改變了這平淡無奇的日常。

        小卜的出生改變了許多事,原本清淨的冷宮多了嬰兒鬧騰的哭聲。

        還有我到五歲時才明白,父親並沒有冷落母親,而是為了保護我們母女倆,才將我們安置在了冷宮。

        母親生下我的時候,老爹才剛繼任魔王之位,政治局勢非常混亂,如果讓政敵知道了我們的存在,肯定會圖謀不軌。

        老爹為了避免這樣的悲劇發生,才把我和母親藏在冷宮,只留下幾名親信來照顧我們。

        而小卜出生的現在,政治局勢終於穩定了下來,老爹出入冷宮的頻率也增加許多,但他只是待在遠處望著我們。

        聽母親說老爹對感情其實相當笨拙,不知道該如何去表達,所以才一直站在遠方注視我們。

        後來老爹被母親拉過來訓了一頓之後,才漸漸開始會待在我們身旁。

        「接、接解。」小卜揮動著她稚嫩的小手呼喊著我。

        「母、母親,小卜剛才是在叫我吧!」

        「對啊,嗚……可惡,竟然被自己的女兒給搶先了。」

        母親在某方面來說還挺幼稚的,她非常在意小卜喊的第一個詞不是媽媽,在意到把小卜從我手中搶了過去。

  別在這種小事上嫉妒女兒啊,母親!

        「小卜,接下來叫『把拔』。」

        「把、拔?」

        啊,老爹在作死啊,竟然趁母親在安撫小卜的時候搞出奇不意。

        「撒、格!」

        「哇,反對暴力啊,安潔菈!」

        「你才沒資格這樣說!」

        母親將小卜交還給我後,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了一把快跟她身高一樣高的長劍,然後開始追殺著老爹。

        看著這畫面,真不曉得到底誰才是魔族了……

        小卜出生以後,我的日常出現了不小的變化,這座清閒的冷宮開始多了種「家」的氛圍。

        雖然跟過去比起來有些吵雜,但我意外的並不討厭這種感覺,甚至還有些喜歡。

        時光飛逝,我在八歲那年便接受了皇族的教育,老爹也開始親自指導我使用劍術,讓人意外的是母親竟然沒有反對此提案。

        魔族的女性理應不該學習劍術,但因為我魔力紋路不穩定的關係,母親並不想讓我冒著這種風險去學習魔法以及幻術。

        最後母親只好跟老爹妥協,讓我去學習不需要使用魔力也能使用的劍術,畢竟身為皇族,多少還是得學些自保技能。

        老爹也一直沒有向外界公開我們母女的存在。但這事也總不可能一直隱瞞下去,我們遲早有一天得在貴族間亮相。

        到時若我們還是像溫室花朵一樣的話,在危機四伏的本殿中就算有幾十條命都不夠用。

        至今仍想奪取魔王性命的貴族依舊數不勝數,而魔王的至親也很有可能會被那些人當作首要目標。

        為了不讓我們成為敵人的待宰羔羊,老爹在指導劍術時收起了平時玩鬧的心態,非常嚴厲的對待此事。

        就算我不堪負荷哭了出來,他也從未心軟過,指導我劍術的老爹就像從地獄來的厲鬼一樣,跟印象中那溫柔調皮的形象簡直判若兩人。

        或許是這樣的魔鬼訓練奏效了,亦或者是我的天資過人。

        我的劍術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就超越了被譽為「劍魔」的老爹,這事就連母親也不敢置信。

        我在不使用魔力的白刃戰上已經能輕而易舉的壓制老爹,就算他後來使用魔力強化自己,也頂多只能和我戰成平手而已。

        長達一年的訓練,在我把劍指向了老爹頸部時,終於來到了尾聲,結束的那刻,他的臉上也浮現了久違的燦笑。

        而沒有魔力暴走問題的小卜,在這一年間和母親學習了幻術的使用方法。

        天資聰穎的小卜學習得非常快,在母親盡心盡力的教導以及翼人族血統先天性的優勢下,她四歲時幾乎就學會了大部分的幻術,偶爾還會對著我們惡作劇。

        就在我結束訓練後的一個月,老爹在國慶晚宴上正式公開我們的存在,這也是我們姐妹倆第一次在貴族間亮相。

        也許是因為我和小卜只是公主的關係,那些貴族對我們興致缺缺,晚宴上並沒有幾個人理會我們,大概是認為我們在政治上構成不了什麼威脅的樣子。

        在正式亮相後,並不如老爹之前所預期的,我們的日常其實也沒有發生什麼太大的變化。

  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老爹的親弟弟—但丁公爵開始經常來到冷宮探望我們母女三人。

        而公爵每次來到冷宮,他的兒子都會偷偷躲在他的身後一起跟過來。

        「亞蒙,快出來打招呼,別一直躲著。」

        聽到公爵的叫喊,亞蒙那小子也無動於衷,只是躲在公爵身後默默注視著我和小卜。

        真不曉得他是真聾了還是原本就這麼無禮,但丁公爵也是可憐,兒子只有長相像到他,儀態完全不及格。

        來了幾次後也依舊如此,說真的這種被盯著的感覺真會讓人感到有些噁心,年紀比他還小的小卜都快看不下去了。

        看來只能由我這個做姐姐的親自出馬了。

        「我說你為何要一直躲在叔叔身後?」

        亞蒙被我突如其來的搭話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一旁不知情的人大概會認為我在欺負自己的弟弟吧。

        為了靠近這個沒禮貌的臭小鬼,我甚至在大門旁的花叢躲了一個時辰左右,這次最好給我乖乖就範!

        「呃、那個、嗚……」

        這反應是什麼鬼?為啥亞蒙會滿臉通紅啊?難道這小子感冒了嗎?

        「叔叔,亞蒙好像感冒了耶。」

        聽到我說的話,叔叔完全不顧平常的形象開始大笑,第一次見他笑的那麼誇張。

        不只叔叔笑的失控,就連一旁的母親也開始大笑起來,難道就只有我一個人不明白笑點在哪嗎?

        「別再笑了!亞蒙現在燒得很嚴重欸!得快點帶他去布萊特醫生那才行……咦?亞蒙、亞蒙!醒醒啊,亞蒙!」

        被我摸了額頭測溫的亞蒙,頭頂冒出疑似過熱的白煙,隨後直接暈倒在我的懷中。

        亞蒙暈過去後,這兩個大人反而笑得比剛才還要開心,現在只有我一人在擔心亞蒙的情況啊!

        等這倆沒心沒肺的大人笑完,叔叔便向我和母親道別,若無其事地將亞蒙給抱了回去。

        直到隔天來訪,叔叔才向我說明亞蒙臉紅並非感冒所致,而是因為害羞的關係。

        什麼嘛,這不就跟之前的老爹一個樣嗎?

        亞蒙是叔叔家的獨子,在遇到我和小卜之前完全沒有見過任何同輩,所以才會顯得那麼不知所措。

        而且又因為是異性的關係,昨天突然被我搭話時才會臉紅成那樣。

        「那、那、那個,昨天真的很抱歉!」亞蒙鼓起勇氣向我搭話,但聲音還是有些顫抖。

        「沒關係的,反倒是我沒注意到你的感受。」

        「不、不是的!是因為我沒和姐、姐、姐姐一樣漂亮的人講過話,所以才會變成那樣,不是姐姐的錯。」

        嘴還真甜,這弟弟真是越看越可愛啊。

        「好了,別一直道歉,扭扭捏捏的,快過來吧。」

        被我抓著手的亞蒙驚慌地問道:「咦?要、要去哪?」

        「當然是去玩啊,小卜還在等著我們呢!」

        就這樣,我可愛的弟弟也進到了我的生活之中。

        亞蒙的加入,讓我的日常變得豐富許多,平靜美好的日子就這樣持續了好一段時間,直到那一天悲劇到來為止……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