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墮天魔王流亡譚【一】-3、但丁公爵

米飯 | 2022-03-17 12:00:02 | 巴幣 0 | 人氣 80

連載中墮天魔王流亡譚
資料夾簡介
三年前被迫接下魔王之位的路西法 不僅要處理魔族混亂的內政 還要每天面對人類勇者不斷的侵擾 努力的她換來的卻是貴族們的叛變 「逃跑吧。」 丟下工作踏上流亡之旅吧!

  「叔叔!」

        一見到但丁叔叔,小卜便雀躍的跑到了他的身旁,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叔叔的大腿上。

        但丁叔叔臉上雖然掛著燦爛的笑容,但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那是苦笑。

        他的臉色跟我們上次見面時又差了許多,多日熬夜積深的黑眼圈,還有不知何時又多出來的皺紋和白髮,能感覺工作正在燃燒他的生命力。

        亞蒙當時如果是對叔叔下咒的話,他或許會像童話故事中的睡美人一樣沉眠好幾年。

        「長大了不少嘛,差點就認不出是小卜了啊。」

        「嘿嘿,再過幾年我也會變得像姐姐那樣的大美人的,叔叔你就敬請期待吧!」

        「哈哈哈,那我就稍微期待一下吧。」

        妹妹啊,可以別那麼不害臊的說出那麼羞恥的話嗎?還有叔叔笑成這樣真的不是在嘲笑我嗎?

        「你們兩個也別一直站在門口,進來吧。」

        叔叔的辦公室內不知何時新增了會客用的桌椅,印象中這個房間原本沒有這項擺設,大概是把會客室的那組直接挪來用了。

        才剛坐下沒多久,鮑伯爺爺就已經替我們上好了茶點,這行動效率不知道高出戴蒙城的僕人幾倍。

        「這麼晚你們披著隱身斗篷來這裡,是戴蒙城裡發生了甚麼事嗎?」

        「的確是有些事,爸......」

        「嘛,你們也不用太擔心,我前陣子也有接收到些風聲,已經派人去調查守舊派那群人私底下在搞什麼鬼了。」

        「叔叔,我們已經知道那些人的目的了。」

        「什麼?」叔叔有些不解的看著我們,接著問:「是什麼大事讓你們知道了也沒辦法處理?」

        聽見叔叔的疑問,亞蒙將巴力公爵與人類王國私通的密函遞給了他。

        叔叔接過了信,開始閱讀裡頭的內容,他讀到一半時臉色驟然大變,面目猙獰的將信給讀完。

        「巴力這傢伙為什麼要突然插手兩派之爭啊!那渾蛋還敢和敵人私通?還有薩麥爾、瑪門、阿撒茲勒跟阿斯莫德……這群叛徒是想顛覆塔爾塔洛斯嘛!」

        將信瀏覽過的叔叔遏止不住心中的怒火,在把信撕碎後,破口大罵了整整五分鐘,原先同為革新派的貴族幾乎全數倒戈,想必是他始料未及的吧。

        叔叔這幾年來辛苦建立的革新派勢力,到頭來卻只是一場空,論誰都沒辦法接受。

        在我成為魔王之後,塔爾塔洛斯分裂出了三股勢力。

        以叔叔為首的革新派,同時也是支持我改革的派別,所以也被稱作為魔王派。

        與之對立的便是以前代老臣聚首的守舊派,是群不斷蠹食國家老本的傳統貴族,處處和我唱反調,也被人稱作反魔王派。

        而游離在這兩勢力之間的貴族就是中立派,他們並沒有鮮明的立場,只要誰給的利益多就會偏向哪邊,講白了點就是牆頭草,風往哪吹就往哪倒。

        「巴力這渾蛋是故意要打破長久以來的平衡啊!」

        身為皇族又是第二公爵的叔叔在貴族之間有著很大的話語權,讓人數較少的革新派在面對守舊派時不會居於下風,我的政策之所以能推行也是多虧了叔叔的聲勢。

        有著叔叔支持的革新派,和人數眾多的守舊派達成了相當微妙的平衡,而能讓天秤傾斜的不穩定因子,就是那群在外側虎視眈眈的中立派。

        政局之所以會在這麼短的時間產生劇變,不外乎就是原先中立派的第一公爵—巴力,他在革新派不知情的狀況下加入了守舊派。

        這項消息被隱藏了整整三年,革新派完全被蒙在鼓裡,要不是亞蒙和小卜發現了這封密函,不然直到塔爾塔洛斯變天前,我們可能都不會知道巴力其實是守舊派的人。

        至於其他中立派貴族大概也是這三年間逐一被巴力拉攏進守舊派的吧。

        「比較令我在意的是那些原革新派貴族為什麼也跟著倒戈了。」

        中立派的密謀被藏的那麼深,會變成這樣本來就無可避免,只能說我們不夠警惕。

        但為什麼革新派貴族如今也全都換邊站了?我不明白。

        「巴力在貴族中的聲望僅次於先王,比起追隨一個剛上位的毛頭小子,他們應該更願意去追隨戰功彪炳的第一公爵。」

        的確,我沒辦法否認這事實,魔族從古至今就是一支崇尚武力的民族,比起我這種成天關在辦公室處理內政的人,身為戰爭英雄的巴力更能擄獲那些魔族的芳心。

        「可是姐姐不是已經在上屆的武術會中打到巴力了嗎?」

        「只有一屆的武術會不足以讓那些貴族認同大姐的實力,而且妳忘了武術會結束後,出現了多少對大姐的質疑嗎?」

        作弊、被禮讓、耍小手段,去年的武術會結束後,各種質疑我實力的聲音充斥著整個塔爾塔洛斯,沒有人相信我是靠著自己的力量擊敗巴力。

        雖然有嘗試過反駁這些言論,但卻被那些人掛上氣量狹小的標籤,心死的我也不打算再繼續做白工,放任這些惡名在外流傳。

        老派的傢伙根本不會認同「青出於藍」,只要出現了比他們優秀的人便會極盡的打壓,難怪塔爾塔洛斯會開始走向衰亡。

        一個充滿爭議的年輕魔王,一個戰功彪炳的沙場老將,不用問也能知道魔族更喜歡哪位領導者。

        在眾魔心中,我應該遠遠比不上巴力吧。

        雖說是被迫登上王位的,我也從沒奢望過那些老臣能夠給我些好臉色看,但所做的一切努力僅僅是因為這樣就被否定……

        不甘心,好不甘心啊!三年來的辛勞就這樣化作為泡影,這到底算什麼。

        憎恨、不甘等負面情緒在短短幾秒內就充斥著我的內心,長久以來一直被壓抑的魔族之血正不斷的沸騰著。

        越是想壓抑自己的情緒,對殺戮的渴望也越是高漲,魔王的威壓也在無意間被釋出。

        好痛苦,我真的不想再和過去一樣了,母親……

        「姐姐!」

        「大姐!」

        「別靠近我!」

        亞蒙和小卜已經察覺到我的異樣了,那就拜託你們快點離開,在我完全失去理智之前。

        我,不想再一次傷害自己的家人……

        「你們兩個先去找愛蓮娜吧,我先跟路西單獨談一會。」

        「可是,爸!」

        「不會有事的,相信我。」

        「……我知道了。」

        亞蒙面露自責地拉著擔憂的小卜離開了,只剩我和叔叔留在辦公室中。

        「很不甘心吧,路西。一直以來的努力這麼簡單就被糟蹋了。」

        啊,是啊,我好歹也是魔王的正統繼承者,那些人憑什麼這樣對我?

        因為我是女性嗎?還是年紀的關係,又或者因為我只是個混血的雜種?

        光憑這些先天性的劣勢條件就能全盤否定我對塔爾塔洛斯的貢獻?

        拯救瀕臨赤字的財政、緩解與鄰國的緊張關係、改善百姓生活的建設,這些全都要裝沒看見?連蝙蝠的視力都比你們還要來的好!

        開什麼玩笑,如果真是如此,那塔爾塔洛斯還是趕緊毀滅吧!

        「我知道妳心裡很委屈,但若只是一昧地抱怨,妳是不會有任何成長的,路西。」

        如今討論成長又有什麼用,這三年來就算再努力,等待我的終究還是破滅結局。

        就算反駁、妥協還是做出改變,那些討厭我、鄙視我的貴族也不會給予認同,既然打從一開始就不打算正視我的努力,那探討成長又有何用?

        「是啊,的確沒什麼用,但若連妳自己都開始否定自己的價值,那妳這個人也就只有如此而已了。」

        會有這種想法,還不是因為那些用著自己價值觀來否定我價值的人。

        「妳並不是為了別人而活,別用這種藉口去逃避現實。」

        王不過是人民的公僕,更何況是沒有權勢的王。

        「妳……」

        我已經聽不見叔叔的聲音,視線也逐漸變得模糊,看來我的魔力又再次暴走了。

        真是可笑,堂堂魔王竟然連自身的力量都無法控制,這也難怪那些貴族都唾棄著這樣的王。

        事實就是如此吧,我不過是靠著血統繼承的庸才,根本就比不上巴力和但丁那樣的魔族。

        真是諷刺,不想成王的我卻因為血統而當上了魔王。

        也許曾經有過當上魔王的憧憬吧,但我現在已經認清現實了,那些期盼不過是出自於對父母的虧欠,並非是我心之所願。

        抱歉,母親,請您原諒女兒的懦弱,和您的約定大概是無法達成了。

        這副自暴自棄的模樣才更適合我吧,把所有意識封閉在心房之中,至少失控暴走時的我更像是個真正的魔族,這樣那些貴族是否就會給我些認同呢?

        原來我的內心一直希冀著他人的認同啊,只不過不管是過去只不過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我都沒辦法做到呢。

        我只是個沒辦法控制力量的殘次品,本就不該對魔王之位有任何期盼。

        只希望叔叔不要受傷就好,我的內心可接受不了第二次衝擊。

        明明是來向叔叔道別的,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我真是不該出生在這世界上。

        我能就這樣解脫嗎?死在叔叔的劍下對我來說或許是個不錯的結局。

        拜託,不管誰都好,殺了我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