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墮天魔王流亡譚【一】-2、離開王城

米飯 | 2022-03-08 12:00:17 | 巴幣 0 | 人氣 87

連載中墮天魔王流亡譚
資料夾簡介
三年前被迫接下魔王之位的路西法 不僅要處理魔族混亂的內政 還要每天面對人類勇者不斷的侵擾 努力的她換來的卻是貴族們的叛變 「逃跑吧。」 丟下工作踏上流亡之旅吧!

          等他們回到我的寢室時,天色早已黯淡下來,正好能從守衛的視野死角下偷偷離開。

        城裡衛兵的部署位置我全都記在腦海裡,要從他們眼皮底下逃走根本就輕而易舉。

        躲過了士兵們的視線後,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溜進只有我們三人才知曉的密道中。

        這是小時候無意間發現的,之前我們常常從這裡偷跑去王城玩,還真是懷念啊。

        「好久沒走這條路了。」

        「對啊,哥哥和姐姐之前的塗鴉還在牆上欸。」

        牆上全都是我和亞蒙的「傑作」,儘管有些掉漆,但仍看得出我們在這留下的歲月痕跡。

        「沒想到再次回到這裡,也是為了離開這座城堡啊。」

        「……」

        我們心理或許有著相同的感慨,才會不約而同的沉默下來。

        這條密道是承載著我們回憶的小徑,到達出口也意味著童年的終結,在那裡等著我們的是不得不去面對的現實。

        這段路上異常安靜,我們之中沒有人願意開啟話題。

        到了出口,亞蒙和小卜若有所思的停了下來。

        「走吧,沒有能休息的時間。」

        我明白現在他們心中在想什麼,所以更不能停下腳步。

        「不要依戀過去,那會阻礙我們前進的步伐。」

        他們猶豫了片刻,但很快就跟上了我的的腳步。

        在知道叛變在即時,我們就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了,留下來就只有死路一條。

        「阿勒?你們三個大包小包的是要去哪啊?」

        才剛走出城堡就被攔下了啊,如果在這裡耽誤太久可能會引起騷動,雖然不太想,但還是用武力強行突破吧。

        「喂!喂!喂!別激動,臣沒有要阻攔你們的意思。」

        「把我們叫住還說沒這種想法?」

        「冷靜點,臣真的不是你們的敵人,陛——」

        天空的雲朵散去,月光逐漸灑落在擋住我們去路的男人身上。

        我這人向來不喜與人多說廢話,要不是月光讓我看清了他的長相,不然他的首級早就落地了。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貝爾芬格。」

        貝爾芬格是魔族三公爵的末席,為人怠惰散漫,是個完全不工作的超級廢人。

  身為家族次子的他為什麼能接任公爵一位,至今仍是個未解之謎。

        「臣失禮了。」貝爾芬格假惺惺地對著我行禮。

  這人明明平常見到我時連打招呼都懶,現在裝的那麼恭敬,究竟有什麼企圖?

  「陛下,亞蒙公子還有別西卜公主,請你們披上這件斗篷在走。」

        「這是……隱身斗篷?」

        「是的,不過臣的魔力只能維持到國境,還請三位務必當心。」

        對所有事都不理不睬的人現在突然搞這齣是想做什麼?難不成他是守舊派的內應,斗篷上該不會設有追蹤魔法吧?

        亞蒙把這幾件隱身斗篷全部仔細的檢查了一遍,但似乎並沒有發現出什麼異樣。

        「為什麼要幫我們?」

        「雖然沒有明講,但臣其實是革新派的一員,臣認同陛下所做的那些改革,也覺得陛下是最適合統領魔族之人。」

        「吹捧就不必了,余只想知道你的目的。」

        「身為臣子,幫助主君不是天經地義之事嗎?」

        這話從你這懶鬼嘴裡說出來就不太可信。

        「還有是但丁公爵要求臣別公開表態的,所以在檯面上才一直保持中立的態度。」

        不,你的態度已經不能算是中立了,根本就是獨立。

        還有如果你有點身為革新派自覺的話就請你稍微認真點工作啊,渾蛋!

        「若陛下信不過臣也無妨,但臣的心意請務必收下。」

        「余的確信不過你,但斗篷還是會收下的,告辭。」

        我帶著亞蒙和小卜快速穿過了貝爾芬格的身旁。

        貝爾芬格也真的沒有將我們給攔下,他始終都沒有回頭看望一眼,只是一人靜靜地佇立於月光之下。

        不得不說,真是怪人一枚。

        不過幸虧有公爵贈送的隱身斗篷,我們才能完全不費吹灰之力的出城。

        這群草包守衛竟敢給我在值勤時打瞌睡,難怪之前在大半夜的時候會有人類闖進我的寢室!

        要不是我已經打算放棄魔王之位,不然我一定會給這些怠忽職守的渾蛋予以重罪。

        嘛,但也多虧他們如此打混,我們才能那麼順利逃脫就是了。

        走了將近一個時辰的路,我們終於抵達了亞蒙家的領地—迪佛。

  幸好迪佛的位置與戴蒙相鄰,不然要徒步走過塔爾塔洛斯,感覺雙腿會先廢掉。

        自從當上魔王之後就沒再來拜訪過這裡了,對但丁叔叔有點不好意思啊。

        亞蒙家的宅邸雖然沒像戴蒙城那樣浮誇,但也絕對算是相當奢華了。

        而且位置略顯偏僻,少了車水馬龍的吵雜聲,悠閒清淨的環境讓小時候的我相當喜愛,有一段時間還和老爹吵著說要來住這呢。

        相對偏遠的位置也大幅降低了守衛人數,也因為如此,亞蒙家的騎士大多數都還挺懶散的,這也是亞蒙現在憤怒的主因。

        剛才在戴蒙看見那群懶散的衛兵時他就已經在壓抑自己的怒氣了,現在看見自家守衛也是一個樣,不爆發應該也很難吧。

        怒氣值滿點的亞蒙一句話也沒說,他現在給人的感覺可能比我還要更像魔王,只見他緩緩的披上隱身斗篷,徑直的走向大門……不,應該是走向衛兵。

        來到衛兵的面前,亞蒙擺出了相當標準的出拳架式,將力量蓄積於右拳之上,使勁自己的全力往怠忽職守的衛兵腹部上狠狠灌了一拳。

        順帶一提,亞蒙雖然是精通詛咒的咒術師,但在格鬥術以及劍術等方面也有著不錯的造詣。

        咒術師使用物理攻擊什麼的再正常不過了。

        「嗚——」被揍的衛兵一瞬間就清醒了,被打醒後的他對著空無一人的空地破口大罵:「喂!什麼人,是哪個兔崽子最好趕緊給老子出來自首喔!」

        聽見了衛兵的叫罵,亞蒙先是愣了一會,似乎是在調整自己的情緒,冷靜下來的他在衛兵耳邊輕聲呢喃:「波爾森,我能冒昧問一下嗎?為什麼你會在值勤時睡覺呢?」

        亞蒙記得所有部下名字的謠言原來是真的啊,可以不要浪費自己的腦容量嗎?

        「咦?」

        亞蒙脫下了斗篷現身在衛兵的面前,被直呼名諱的衛兵並沒有反應過來,只是傻愣愣地看著忽然出現在眼前的人。

        「少、少、少、少、少爺!你怎麼會突然回來?」

        呆住的衛兵回過神後,終於認出了自己的主人,他整個人被嚇的面容失色,驚慌失措地向亞蒙行禮。

        在短短的時間內,我從那個叫波爾森的衛兵臉上看見了至少三種截然不同的表情變化,行雲流水的轉變就像東方獸人國的變臉劇般。

        而目睹這一切的亞蒙,至始至終都維持著極為燦爛的笑容。

        想當然耳,他的笑容中不帶有任何一絲笑意,看著那皮笑肉不笑的詭異笑容,我心中不自覺產生了一股惡寒。

        亞蒙折騰了衛兵好一會,不留情面的訓一頓之後,才示意我們兩個過去。

        波爾森看見褪下隱身斗篷的我們,臉色變的更加蒼白了。

        「陛、陛、陛、陛、陛下,公、公、公、公、公主,小人罪該萬死,還請你們大發慈悲吧!」

        這是鬧哪齣?搞得好像我是那種把死刑掛在嘴邊的暴君一樣。

        小卜看起來也有些無言,原來皇族在外頭的形象那麼殘暴啊,真是多虧了混帳老爹呢。

        「余現在沒有那個心思向你問罪,如果你誠心悔過,就趕緊安排余等與公爵會面。」

        我實在是不想浪費唇舌,況且隨意治罪會造成叔叔的困擾吧,倘若這傢伙是在戴蒙城工作的話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小人遵旨,感謝魔王陛下的大恩大德!」

        別用那種感激涕零的模樣看著我啊,好噁心!

        亞蒙見我一臉嫌惡,馬上催促波爾森去向叔叔報備,不愧是我的弟弟,察言觀色的能力滿分。

        那看似不中用的衛兵報告速度倒是挺快,沒多久就帶著亞蒙家的管家回來了。

        管家爺爺打算親自帶我們去找叔叔,但其實沒必要如此大費周章,畢竟這間宅邸我們也相當熟悉。

        不過這似乎是管家爺爺強烈要求的,那我們自然也不好意思再多說什麼。

        亞蒙家的管家—鮑伯爺爺,是這裡年資最深的人,似乎在我們三個出生前就在這裡工作了,也是少數看著我們一路成長的長輩。

  爺爺為人相當和藹,而且特別喜歡小孩子,時常會陪我們一起遊玩,闖禍時也會包庇我們,是個超級大好人。

  親自來帶我們去見叔叔也沒什麼特別的理由,單純只是想跟我們敘敘舊而已,畢竟我們也有三年多沒見面了。

  與鮑伯的對談十分歡愉,停下腳步前,我們都沒注意到已經抵達了叔叔的辦公室門前。

  叔叔還真是忙碌,都大半夜了還在工作,不過他會這麼忙也是因為我的關係,他的工作幾乎都是我指派的,心裡突然有點罪惡感啊。

  「大人,陛下已經到了。」

  「進來吧。」

  辦公室內傳來相當低沉的嗓音,那聲線是多麼的令人感到安心啊。

  接到指令的鮑伯替我們打開了辦公室的門,映入我們眼簾之中的是那再熟悉不過的身影。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