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救濟的魔女》CH6-被詛咒的人們-3

湛藍琴海 | 2022-01-28 19:18:24 | 巴幣 98 | 人氣 2717


  「這、這裡是……」

  為什麼會忽然來到這裡?這裡貌似是劇院,我怎麼一個失神就……

  ──歡迎光臨,很高興妳來了。

  熟悉的謎樣聲音又出現了,但這次的聲音並沒有那麼遙遠,聲源也比較明確了,很明顯是從舞台上傳來的。

  然而,舞台上仍沒有半點身影。

  ──很不容易呢,能挺過那樣的襲擊,來到這個地方。看來妳是有足夠的意志了,那麼,我也就回應妳的期望,為妳展演「他」的故事吧。

  「什麼?還有,你就是剛才跟我對話的聲音吧?你的態度也轉變得太快了吧?還是說,本來就不打算消滅我,只是在考驗我而已?」

  ──不完全是。總之,稍安勿躁,好戲就要上演了。

  燈光驟暗,耳聞帷幕升起的聲響。

  喀噹。

  聲音驟停,白光自舞台中央上方打下,灑照於水晶球上。

  水晶球……

  (一切都是從這裡開始的。因為這顆水晶球,某個男孩才發現自己有不得了的能力。)

  一片白板驟降,逐漸浮現出這樣的文字。

  (那個男孩自幼就展現了魔法天賦,他成功遺傳到父母的魔法血統。即便並不出色,但他的父母依舊很努力栽培他,希望他也能夠成為出色的魔法使。)

  又一道白光打下,一名天真無邪的小男孩,及一對年輕男女,映入我的眼簾。

  (他的父母送給他各式各樣的魔法道具,其中一樣就是水晶球。水晶球通常是拿來預知未來,但除了極少數擁有相關魔法天賦的人以外,一般魔法使,甚至是優秀的魔法師都辦不到。他的父母會送他水晶球,純粹只是想測試他是否擁有這方面的魔法天賦。)

  燈光縮小範圍,聚焦在小男孩身上。小男孩把玩水晶球,眼神晶瑩雪亮。

  (意想不到的是,他不但有,且天分超群,預測的準確率相當驚人。即便只能預測幾天內的事情,也已經是非常了不得的能力。他的父母便將他當成搖錢樹,藉由幫人占卜來營利。)

  白板又出現了,持續浮現文字。

  (原本他也樂在其中,覺得很有成就感。他天真地想,這樣就能幫助人們避開未來會發生的災厄,是功德一件。)

  (然而,有朝一日他發現,自己的能力並非單純的「預知未來」,更多的是「心象顯現」。藉由水晶球,可以看見許多人的心象,簡言之就是「讀心」。)

  (他是藉由讀心,來推測近期內可能會發生的事情,比方讀到這個人擔心考試成績,辨別出焦慮程度後,推算出最有可能的結果。)

  (這其中有一部分是藉由魔法校正才能提高準確率,或延伸出其它可能發生的事情。諸如因為焦慮因此更容易犯錯等。)

  我赫然,讀心魔法確實存在,但能掌握的人也是極少數,能夠精確到可以推算出未來,更是前所未聞。

  這實在是──

  (他將這件事,誠實告知父母。起初父母也不以為意,認為他只要不濫用這種能力,去窺探他人的隱私就夠了。於是仍持續把他當成搖錢樹,他也就不斷使用這種「讀心」能力來推算未來。)

  (父母曾告誡過他,任何魔法都不得濫用,越是強力的魔法越是如此,否則總有一日會被自身的魔法反噬。對於這點他牢記在心,但因為要時常幫人占卜,這樣的能力就不斷被使用。)

  被自身的魔法反噬……我深有體會,就如治療魔法,也有可能會失控一樣。一旦失控,就可能會帶來無可挽回的天大災難……

  我不禁心口一揪,緊咬牙關。

  燈光暗了下來。再度亮起時,小男孩已經長大了,他雙膝跪地,俯首摀臉。

  他身後的白板,浮現出新的文字,並加了粗體──

  (多年過去,男孩的讀心魔法失控了──那一年,他才十二歲。)

  男孩的頭頂上,打下了詭譎的藍光,他的全身猶若被幽暗鬼火燃燒。

  (讀心魔法失控的他,開始不受控地會聽到周遭人們的心聲,使他不堪其擾。他也不敢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害怕周遭的人畏懼,甚至遠離他。包括最親的父母,他也擔心會被當成怪物,屆時不再被重視,就連當搖錢樹的價值都沒有了。)

  (占卜能力就是他唯一的價值,因為這樣的能力受到追捧、尊敬甚至是崇拜,雖然這是隱瞞了能力真相得來的結果,但自己樂在其中,獲得了無可取代的成就感。既然如此,為了不讓這一切化為烏有,就必須持續隱瞞下去。)

  (畢竟一直以來,都是這麼過來的啊。)

  粗體字再度浮現,男孩頭頂上的藍光驟暗,只留下其身後的白板文字。

  喀噹。

  僅存的燈光也消失了,舞台一片漆黑。

  喀噹。

  燈光再度打下,灑照於白板上,白板上再度浮現出文字。

  (男孩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四處尋求解方,之後在鄰近的城鎮,找上了鎮上最低調神祕的魔藥師。之所以會找上他,是據傳他會配置各種坊間不賣的藥,在找不到解方的情況下,男孩已經走投無路,只好放手一搏,找上這位神祕又可疑的魔藥師,希望能助自己一臂之力。)

  喀噹。

  一道黃光灑下,灑照於男孩,以及身穿魔導士袍的男人一身。

  (那位魔藥師告訴他,只要服用他特調的魔藥,以及在占卜時配戴他特製的特殊墨鏡,就能改善了。)

  (魔藥師聲稱,這副墨鏡可以抑制某些能力,只要男孩在占卜時,讀心能力可以獲得抑制,就比較不會用濫用的情況了。再搭配上特製魔藥,魔法就能完全獲得抑制了。)

  (男孩半信半疑,但別無選擇,便按照他的話做了。)

  黃光消逝,男孩再度消逝於幽黑之中。

  (然而,狀況未獲絲毫改善。男孩不禁懷疑,究竟是這方法對他真的沒效呢?還是那個魔藥師騙他呢?)

  (他也不願追究了,因為無論求助幾次都一樣。)

  (縱 使 對 方 是 騙 子 又 如 何 ? 追 究 了 又 能 改 變 什 麼 ?)

  粗體字一個個漸次浮現,比先前的任何文字,都更震懾人心,讓人不寒而慄。

  (三年過去,他的能力真相不小心曝光了──無論是能力本質,抑或早已失控而進行秘密治療,都被公諸於世,而被眾人畏懼與排斥。他的父母也被牽連其中,被指控怎麼都沒發現這件事情,還繼續利用他營利。)

  (他們一家都遭到撻伐,早已脫離男孩年紀的少年雙親,為求自保而拋棄了少年,遠走他方了。)

  我愕然,心口更加緊縮了。

  (少年很清楚,之所以會被拋棄,不單是因為父母想要自保,也是因為怨恨他,也對他的能力心生恐懼,才會拋棄他的。)

  喀噹。

  一道紅光灑落於少年身上,少年垂喪著頭。雖看不清他的神情,但仍隱約覺得他似曾相識,似乎哪裡見過。

  這是……錯覺嗎?

  (孤苦無依的少年,很清楚自己無法在家鄉生存了,也只得遠走他鄉,展開四處流浪的生活。在此過程中,他的身心狀況不斷惡化,讀心魔法也越發失控,他逐漸喪失融入社會的能力。)

  (最終他只能隱居深山,逐漸凋零。)

  紅光驟暗,少年被黑暗吞噬。

  (凋零的過程是極為折磨的,他認為自己已經被折磨得夠久了,至少死前要不再受到折磨──於是他選擇了自我了結。)

  舞台傳來了山風的聲音。

  (他縱身一躍,跳下山崖。他擁抱不會接住他的風,在落地的剎那,擁抱了死亡。)

  粗斜的字體恍若旋渦,只要一個失神,就會被狠狠吸噬。

  明明我只是一介觀眾,明明只是。

  (在他死後,成為了亡靈,怨恨的亡靈。由於當地有大量魔物,而有高度魔法汙染。在魔法汙染的催化下,他擁有架設結界的能力。)

  (他四處漂泊,每行經一處,就會架設以「心象」為基礎的結界,捕捉誤入叢林的小白兔們。他這麼做只有一個目的──)

  (讓他們感受到,被占卜「詛咒」是怎麼一回事。)

  被占卜……詛咒……我似乎,心裡有底了。

  喀碰!

  白板斷成兩半,掉落舞台。緊接燈光熄滅,舞台墜入黑暗。

  須臾,傳來降下帷幕的聲響。

  落幕了。

  ──這下,妳終於明白了吧。

  許久未聞的謎樣聲音,傳入耳畔。

  「所以說,因為這裡是心象結界,因此每個人來到這裡所看到的景象都是不同的吧?」我緩緩走出觀眾席:

  「包括所謂的『占卜師』每個人看到的形象也會是不同的,但共通點是都有戴墨鏡,這是因為那位少年占卜師,生前曾在占卜時戴墨鏡吧?」

  ──呵呵,那還有什麼疑問嗎?

  「那麼你是──」

  喀咚喀咚喀咚!

  周遭的觀眾席座椅紛紛飄浮起來,我召出魔杖,奮臂一揮,將座椅群凍成冰雕。

  ──反應還真快啊。現在我總算又搶回主導權了,可不能讓妳繼續深入下去,否則的話這裡就無法繼續維持了──

  「又搶回主導權?」

  對方的語調再度變回冷酷無情,加上聽到「又搶回主導權」這幾個字,我更確信自己的推測了。

  ──這種事,妳不需要知道!

  被冰凍的座椅破了冰,再度朝我襲來──

  我操縱氣流,將座椅吹散。我蹲下身,左手拍地,地面旋即迸現裂痕,一路裂到舞台上,舞台崩塌裂解。

  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毀滅這座劇院。只要毀滅了它,這座結界應該就能被破壞,只要破壞了這結界,或許就能了結這一切了。

  這才是我該做的事,無論再同情結界的主人,逝去的已經無可挽回,也不可能獲得救贖,至少我看不見獲得救贖的可能性。

  既然如此,就別無他法了。

  我起身,揮舞魔杖,杖尖閃爍火光,火海在眼前蔓延燎原──


  在經過一番搏鬥後,我成功破壞了結界,結界主人也煙消雲散了。

  事後我做了許多調查,大致上印證了我的臆測:那個結界因為是心象結界,故結界主人固然就是舞台劇裡的少年占卜師,但並不代表我聽到的謎之聲就是結界主人。「結界主人」只是一部分,還有另一部分,會是自己心象之聲。

  
  ──別裝傻了,妳會不懂嗎?妳很懂的,妳明明很懂的。正因為妳什麼都懂,才會聽到我的聲音。

  ──這種聲音一直都在,只是妳之前一直無視,直到現在有了契機,才終於正視它的喔?

  ──妳是不可能看到的,因為我一直都在,可是妳看不到。妳只能聽到,聽到就已經是極限了。

  ──因為讓妳得知這些訊息,也沒什麼壞處。只是我也非全知全能,因此無法有問必答。我能回答到什麼程度,端看妳的意志有多堅定而已。

  如今我也理解這些話語的涵義了。正因為這些聲音是從自身的心象而來,才會對自身比較友善,願意給予提示,讓我去探知真相。只可惜因為是來自身心象,不可能全知全能,至多只能體察到一些自身原本比較沒有意識到或下意識迴避的東西。更遑論還有「結界主人」干擾,結界主人為了維護結界,自然不願讓人得知真相。

  這兩種「意識」互爭主導權,才會出現人格分裂的情況,這就是當初為何覺得對方立場混亂的緣由。

  至於為何我來到的結界場景,會跟其他人相差那麼大?跟我並非一般人有關嗎?或許有,但這是全部嗎?目前仍無定論。

  至於結界中出現的少年巨人……應該就是少年占卜師的心象投影。這可能就是為何當時覺得少年似曾相識的原因。

  大概就是如此……還有什麼遺漏的就再去調查研究吧。

  可以確定的是,至少占卜之亂告一段落了,很久沒有人為此上門了。

  雖然這件事告一段落了,但對看似消失的結界主人而言,真的一切都落幕了嗎?煙消雲散的他,究竟去哪裡了呢?

  我雙手合十,闔起雙眼,為他獻上默禱──

  願他安好。



  這章就這樣告一段落了,除了嘗試用不同的方式呈現內容外,也明顯比之前的章節都短很多。往後每個章節都有可能類似這樣,篇幅不會太長,但可能也會有例外。長短應該不固定,風格內容也不固定,總之一切順其自然吧。

  2/8更新:上週因為過年,也覺得沒必要為更新而更新(通常都是周更),就休更了。這周預計恢復更新,但依然不會更新小說,小說預計下周恢復連載吧XD

創作回應

艾爾琈
琴海新年快樂w 這是遲載好陣子的長篇呢
2022-01-29 21:02:20
湛藍琴海
新年快樂!是連載不是遲載啦XD
2022-01-31 01:56:03
艾爾琈
對呀我怎麼打字錯了XD 大概是無蝦米拆錯拆太快O<<" 不好意思捏Oω<
2022-01-31 14:41:25
湛藍琴海
沒關係XD
2022-01-31 14:42:20
露娜・葉特
占卜師的亡靈讓我想起了深淵傳奇的伊歐,真是一段傷心的回憶
2022-02-20 13:01:16
湛藍琴海
「占卜師的亡靈」大概就是這章的副標吧?
2022-02-20 13:45:33
戒子
先說好喔~~這只是個人的感想,並不是針對大大@@
此受詛咒的人們篇章好像再趕火車似的,第一篇因為發生了許多詭異事件引起克勞迪亞興趣而要找出
詛咒的真相,第二篇直接跑到boss的巢穴叫陣,boss一開始給人的感覺很囂張,第三篇是同一個boss
吧、但態度卻180度的轉變,與第二篇章的boss性格截然不同,然後直接述說著占卜師的故事,最後好像
被克勞迪亞淨化了,然後故事沒了~~~~~~這...戒子看得一頭霧水呀(感覺是一位小孩子在惡作劇><)
2022-04-07 03:25:50
湛藍琴海
BOSS看起來性格不一的原因有寫喔,是刻意為之的~也不是小孩子在惡作劇,類似怨靈的概念吧,對於怨靈可能也只能消滅了,克勞迪雅沒有萬能到什麼都救得回來。如果戒子真的一頭霧水,願意的話不妨重讀看看,可能就比較可以釐清來龍去脈了><
2022-04-07 10:57:31
戒子
已經閱讀完畢,重頭再看過一遍,有一種新的感受,想特別跟大大說一下,我其實蠻好奇的,
也許大多數人認為你是一個特定寫某種類型的小說人,給你貼了標籤,然後你就一定要去寫這
樣類型的小說嗎?我甚至能感覺到你其實可能不太喜歡寫別人給你特定的劇本去寫,只是感覺心
理有一些壓力,我不知道是不是這樣子,總之、大大只要寫得開心,寫出自己的風格就好了^^
2022-04-09 05:20:24
湛藍琴海
嗯嗯,感謝戒子的支持!確實作者有可能會被貼標籤,而背負無形的壓力。一旦沒有達成他們的期望就可能會被非議,但作者勇於做自己才是最重要的,畢竟不可能討好所有人@@
2022-04-09 13:43:4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