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海爾赫爾帝國傳 第一章 北洋航線 1.出航

黑漆 | 2022-06-08 10:46:54 | 巴幣 144 | 人氣 89


  明媚的陽光揮灑而下,照亮了積雪的街道,我們都做好了出發的準備,一早於凜冬城的旅店醒來,準備出發前往港口搭船。

  透過乘船,我們將航向北洋,穿過冰封之海,朝著北方大陸——尤特海姆前進。事實上從柯爾霍格帝國前往該地的距離並不遙遠,大約只需要三周左右的航程時間,而尤特海姆的氣候要比柯爾霍格帝國更加寒冷,它的北端群山中,氣溫低至凍結天地萬物……該地在古代也被稱為天境之地。

  我穿了布蕾雅給予我的新法袍,厚實的大袍內有二層式的保暖結構,厚重的毛皮包覆著內裡的衣服,所有的設計都圍繞在維持體溫上。法袍的色調仍然以白色為主,帶有黑色與藍色的裝飾,而這一次兜帽被換成了巫師帽,是和魔女同款的帽子。

  愛蘭換了一身帝國式的裝備,漆黑的盔甲與大劍全都是皇帝殿下賜予的高級品,蒼蘭的布巾則是她自己裹上肩冑上的裝飾品,整體的裝備品質都比她原本的盔甲都要好。

  愛妲霏雅與芙蘭兒的裝備則沒有更換,不過愛妲霏雅的手上多了一條手鍊,燄花的金屬飾環透著燕美的紅色光澤,顯然也是皇帝殿下給予她的。

  我們也在凜冬城的旅店內放置了傳送裝置,前來送行的人包括布蕾雅老師與梅希蒂爾德和唐恩……

  「這些是你們在帝國內知道的事情嗎……所以說,王國處於一個被控制的狀態?但她既然如此,為何不先摧毀王國?」梅希蒂爾德知道了我們得到的消息後,她神色遲疑的問著。

  「這我就不清楚了,但她現在透過操弄,王國已經正式對帝國宣戰了,想必不久後……戰爭就會在前線開打吧。」

  皇帝殿下這次並不打算打主動的戰爭,往前推進不符合帝國現在的狀況,因此她決定打防守戰,因為往外擴張拉長戰線會讓後援補給無法維持住。

  這件事情,也算是讓愛蘭鬆了口氣,至少哈米蘭不會變成兩軍交戰的主戰場。

  「若說是如此,葉什維卡的目的有沒有可能是擴充王國的勢力呢?為了謀求自己的權利而引發混亂之類的?」梅希蒂爾德接著問。

  「那你有得到什麼新情報嗎?」

  現在我不打算去追求一個難以找出答案的事情,而是要先拼湊情報。

  她苦笑了一陣,搖了搖頭便說:

  「還是跟之前一樣,就算找到她本人相談,也沒有什麼值得拿出來說的消息。不過,去到海爾赫爾帝國之後,就去當地的亞多爾.藍商會一趟吧,我會補一些資金給各位的。還有,新的傳送裝置,請收下吧。」

  她遞出了新的兩台傳送裝置。我接過其物,轉頭看向布蕾雅與唐恩。

  愛蘭伸過手替我接過了有重量的傳送裝置,裝入大包後看著布蕾雅問:

  「那個!關於冒險者總會長的事情,她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正要說明呢。」布蕾雅笑道。

  「簡單來說,妮亞小姐打算將某種魔法交給夏洛特,但是那種魔法的副作用極強,會造成精神的崩潰與消散,因此她打算透過這份犧牲換取魔法的效果……」

  「魔法的效果正是能夠知曉天地萬物,她想藉此找出暗中活動的人們的所在地與目的,一口氣將他們趕盡殺絕。不過,她已經暫時放棄了這個計畫,轉而選擇了其他種方式呢!」

  布蕾雅面帶著笑容,放鬆的樣子不帶一絲的緊張感。

  「知曉天地萬物……?」愛妲霏雅顯得十分困惑。

  芙蘭兒則歪過了頭,一副無法理解的模樣。

  此刻,布蕾雅又接著道:

  「當時的混亂應該那麼解釋,妮亞想透過這個魔法改造夏洛特,來解決問題。希希緹屬於妮亞的敵人,她想阻止妮亞的行動。你們則是被夾在中間的未知狀態。妮亞的老友瑟娜站在一個立場不確定的地方,尋找我與亞瑟打斷妮亞的計畫,真意未知。然後,葉什維卡恐怕又有別的打算吧?所以目的尚不清楚的就是瑟娜與葉什維卡了。」

  「原來……嗎?」芙蘭兒似乎又有些心事,但她沒有明白的說。

  「這麼說,其實妮亞的行動也被算在葉什維卡的計畫範圍內?因為她藉此引走了帝國皇帝?」

  聽上去是計畫好的。

  「差不多吧,葉什維卡還是個可怕的人呢,也因為許多的謎題,我認為先不要把她與眼下的希希緹眾人當成一起的勢力比較好喔。」布蕾雅笑著回。

  「謝謝妳的提醒,尊貴的老師。」

  布蕾雅歡喜的笑了笑,此刻一旁的唐恩正凝望著我,他已經換上了魔法袍,手舉著一把法杖。不過,唐恩體內的魔力量並不大,要說資質?是不高的,但是看他透過努力成長,還是讓人有些欣慰。

  「夏洛特,等我再成長一點,希望能和妳比試看看啊。」唐恩笑著說。

  「這麼快就想挑戰學姐?想得太早了吧?」

  他尷尬的苦笑了一陣,看向其他人說:

  「我會努力學習,追上各位的腳步的,總有一日會與各位一同奮戰,這是我在新西恩時從來沒能想過的事情,但我現在想努力實現以往不曾覺得可以實現的事。」

  愛蘭爽朗的笑了一陣,便拍了拍他的肩膀。

  此刻,愛妲霏雅拉了拉我的衣角,好奇的問:

  「唐恩不是比較適合當戰士嗎?」

  「因為我不知道有哪些戰士的好老師,不如交給自己信任的人吧。」我回。

  如果她還活著的話,說不定能拜託她吧。

  轉移過視線,大家和樂融融的聊成一片,遙遠的街頭,此地的前人正在與我們道別。隱約之間,可以看見密絲緹與歌利亞和托克的影子站在遠處,朝向我們揮手道別,眨眼之間……

  又如煙消散。

  到了出發的時間,我扛起行李,張口:

  「出發吧,朝著新的冒險前進。」

  說完後,同伴們一一與送行的人道別,朝著港口前進。在港口,我們搭上了巨大的船艦……

  船艦為木頭所造,外版包裹著金屬鐵皮,是帝國式的船艦帶有的特色。船的體積大約有一百尺,體積足以與戰艦相提並論,裡頭的船艙數也足夠之多,但是為了節省旅費,我們四人依然同一間房。

  來到船艙內,愛妲霏雅率先跳上了床,她將手腳伸展開來,豪放的躺著。

  「我打算先在船艙內休息一會,夏洛特會想去四處看看嗎?」芙蘭兒看著我問。

  「我去看看吧,以前都沒什麼搭船的機會。」

  我站起身子,走出了房間……愛蘭從我的身後跟上了我,她將劍放在房間,僅是穿著盔甲跟著。

  「第一次要出海啊……我說呀,夏洛特對於海爾赫爾帝國有什麼印象嗎?」她問我。

  有關於海爾赫爾帝國,我的認知停留在書上知道的事情,要說有多少能說?大概只有基礎的認識。

  但是她有求與我,我勢必會回答。

  我一邊朝船艙深處走去,一邊說:

  「海爾赫爾帝國是個千年的老國家,古早時期與魔女聚落和東方的赫哈巴爾王國有許多激烈的衝突,大約在艾絲緹雅出面後,帝國主動割捨了群山給魔女聚落,用此來逃避無法打敗的敵人。也因此,帝國將主力放到赫哈巴爾王國上,掠奪了大量的資源與人口和土地,大致上的歷史是這樣。」

  「海爾赫爾帝國的制度與柯爾霍格帝國不同,他們不是力量主義,而是血統主義,唯有繼承高貴血統的人才能握有權力。同時,他們有明確的階級制度:王室最大、貴族其次、魔法師三位、騎士四位、平民五位、奴隸六位,而該國的奴隸制度非常嚴苛,父母親其一為奴便終生為奴。」

  「此外,奴隸沒有自己的生命主權,奴隸的一切都歸主人所有,因此主人無論對奴隸做任何事情都是合法的,那怕奴隸只是個五歲小孩也一樣啊。」

  「而且,他們主要靠著大量的寶石與礦產外銷賺取財富,再透過這些財富向外購買充足的糧食生活,因此海爾赫爾帝國從未將野心放至東洋的長月國,就算那裡的獸人對他們來說都是低賤的,仍然不得不為了糧食而低頭。」

  「整體來說,海爾赫爾帝國不是個富有的國度,且貧富差距極大,階級制度嚴苛,環境又更加嚴苛,是個比柯爾霍格帝國要黑暗上許多的國度。」

  在那片國度中,獸人與精靈是極度被歧視的,真要說的話……愛妲霏雅與芙蘭兒並不適合去該處,但是我們的冒險也不能因此駐足,我會努力爭取一些生存的空間,那怕那是一個令人感到絕情的土地。

  愛蘭聽聞後,神色擔憂的看著我,她問:

  「這個國家很可怕啊,愛妲霏雅他們沒問題嗎!?」

  「有我們跟著,還有冒險者公會的身分證明,應該沒問題吧。」

  如今我們也是黃月階級的冒險者,正常人並不會想拿我們下手,因為冒險者公會這個後盾足夠之大,透過長月國也是加盟國之一便能給予海爾赫爾帝國極大的壓力,貴族也會不得不為此退讓。

  我們走過船艙,來到甲板上,船隻正開始出航,逐漸遠離了港口……

  遠處的海面在陽光下閃閃發光,與天形成一線之隔,潔白的雲朵於天上飄散著,第一次出海的冒險便就此展開。

  我手拿著破舊的兔子布偶,上頭有許多縫縫補補的痕跡,在船上海水的味道撲鼻而來,海風渲染著兔子布偶的氣味,她這樣也算是踏上冒險了嗎?

  愛蘭將手靠在桅杆上,面帶笑意的看著海面喊:

  「愛蘭.普林朵曼要開始冒險了!!!」

  海鷗飛上天際,在我們的正上方飛舞著,絢爛的風揭起寒冬中的溫暖氣息,單手壓著帽子並任由我那淺紫色的長髮隨之飄舞……

  回頭看向港口,前人屹立在那裡,微微的笑著,並轉身消失在人群中。

  再會了,柯爾霍格帝國。

  也再會了,滿腔熱血的前人。

  接受一切,貫徹下去。

  我想這也是她在她漫長的人生中,學習到的事物吧。

  記憶中,還拿著酒杯,與她一起暢飲。

  深吸了一口氣——轉回頭看向海面,海浪在大海中央沖刷著大船,使船體微微的晃動著……

  水手於一旁走過,高大的魔人族,臉上抱著一副趾高氣昂的志氣。

  沒有人擔心與王國的戰爭。

  正轉過身子時,突然被撞了一下。

  身子隨船微微的晃動,低頭下來確認是什麼撞到自己……是一個非常嬌小的人,她身上披著一件棕色的大斗篷,導致我看不見她的模樣,但是她的身高大概只到我的腹部,像是一個年幼的小孩。

  她緊張的退開,卻又站不穩,跌坐在地面上。

  「……」她跌倒後,沒有馬上爬起來,而是畏畏縮縮的往後爬。

  「沒事吧?」

  我蹲下身子來看著她,此刻愛蘭也轉過了身子,好奇的看著這名小孩。

  小孩微微張開嘴,結結巴巴的想說些什麼,卻又沒能說出口。

  我對著她伸出了手,微微一笑。

  「沒事的,姐姐我沒有大礙,我扶妳站起來吧。」

  他連忙點了點頭,這才伸出手握住我的手,在我的幫助下站起身子。但是,她的手十分冰冷,猶如屍體一般沒有溫度,非常細小的手因此顯得十分惹人憐愛。

  他轉過身子想跑走,卻又撞到了水手,再一次跌倒。

  水手並沒有生氣,僅是笑了笑便走離了。

  此刻,她的大袍鬆開,露出了真面目。

  她是一名留有金色長髮的女孩,她的長髮相當捲翹且蓬鬆,看上去如同洋娃娃一樣可愛。細美的肌膚不像是不死人的白皙肌膚,但是除了不死人之外不會有那種體溫……她的紫羅蘭色眼瞳又圓又大,搭配上可愛的臉蛋十分惹人憐愛。她的身上還穿著昂貴的黑色小禮服,上頭用著大量的蕾絲裝飾,像是某一家的大小姐。

  而她的手中,也緊緊抱著一隻破舊的兔子布偶。

  「好可愛的女孩呀!」愛蘭歡喜的跑了上前,絲毫不怕嚇著對方。

  我緩慢的跟上,將她扶起。

  此刻她擔憂的看著我們……

  「有什麼困難嗎?」我問。

  「艾潔魯恩姐姐說過……不可以隨便與陌生人說話……」

  她表現出畏畏縮縮的態度,懷抱著兔子布偶,撮弄著自己的手指,略為發抖的視線向上看著我們,這副眼瞳深深的吸引人的心靈——

  就像是自己有個惹人憐愛的妹妹一樣。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