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海爾赫爾帝國傳 第一章 北洋航線 2.女孩.卡蒂

黑漆 | 2022-06-13 13:35:00 | 巴幣 136 | 人氣 128


  「艾潔魯恩姐姐?」愛蘭好奇的問。

  女孩緊張的搓著手指,手掌與眼神都在顫抖,六神無助的樣子讓人不忍追問。不過,一旁的愛蘭對此無奈的苦笑了一番,因為她不回答就很難明白。

  看著她,我思索了一會……該怎麼和她溝通?

  我再次蹲下身子,平視著她。

  「那麼艾潔魯恩姐姐在哪裡呢?能自己回去找她嗎?」我問。

  正常來說,貴族的孩子不會那麼畏生,因為他們會接受過較高的教育,能有較好的溝通能力。這位孩子看起來非常像是高階貴族,可表現卻像是長年被關在家裡的小孩,反倒讓人十分在意。

  她低下頭,低垂著視線,不敢回答我的問題。

  我猜她走丟了,所以不知道她的姐姐在何處。

  「我帶妳去找她吧!」愛蘭自信的笑道。

  可女孩卻擔憂的退了開來……顯然與她相處不能太過積極。

  我站起身子,凝望著她,她也回望著我,但她的視線裡面帶著些許的不安與擔憂,並不信任我與愛蘭。

  「我是夏洛特.梅爾亞德,是一介旅行的魔法師,也算是魔女的學徒。」

  總之先自我介紹吧,讓她認識一下自己,好讓她對我的警戒心不要那麼高。

  她看著我的視線隨之轉變,她指著我插在腰間的法杖,緩緩走上前問:

  「夏洛特大姐姐是……魔法師?」

  「是喔,而且還會不少種魔法呢。」

  我回應時,想了一下有什麼適合拿來表演的魔法。看上去她雖然怕生,不過仍是個孩子,用魔法表演依然能夠穩穩抓住她的心……的樣子?

  她興奮的擠上前,用著水汪汪的大眼凝視著我,不需要語言都能讓我明白,她想看魔法。

  一旁的愛蘭無奈的聳了一下肩膀,口中低聲碎念著:

  魔法師都是小孩子的夢想,騎士不好嗎……

  我無視於愛蘭,抽出法杖並思索了一陣召喚術能夠召喚出的召喚物。

  「天鯨召喚.縮小。」

  在手掌上,召喚出大小只有掌心大的小鯨魚,她的腹部之下有著一陣陣水波,展開著胸鰭於半空中優游著。

  不縮小的話,體積非常大,一般來說是用來當載具用的,平時根本不會召喚出來的召喚物,卻又恰好可以拿來表演。

  「是鯨魚先生——」女孩歡喜的踮起腳尖凝望著我的掌心鯨魚。

  她的眼瞳散發著閃爍的微光,視線相當炙熱,彷彿我使用了奇蹟一般。儘管,這只是一個很簡單的召喚術,在孩子眼裡都可以顯得十分厲害,這也是為什麼給孩子表演魔法後,許多人自信心會大增的原因吧。

  「那小姐要不要與鯨魚先生自我介紹一下呢?」我問,藉此可以知道她的姓名。

  「我是卡蒂……請多指教。」她伸出手指,輕輕的觸摸天鯨。

  此刻我緩緩的收起法杖,對她伸出了手,便說:

  「迷路的話,我們一起去找妳的姐姐吧。」

  她點了點頭,輕輕握住了我的手,顯然是博取到她的信任了。站在我身旁的愛蘭失落的搖了搖頭,大概是對於自己沒辦法實現魔法誘拐感到失落吧?

  當然,我沒有真要誘拐她,是要帶她去船上的各處找找她口中所說的——

  艾潔魯恩。

  再一次握上她的手,果然非常冰冷,一點溫度都沒有,可她的外表看起來並不像是屬於不死族的存在。

  她跟著我的腳步,朝著甲板上的船頭走,她一邊在藍天之下哼著歌。關於她哼的歌曲我有點印象,是百年前就開始在民間流行的歌謠,算是首名曲了。

  走在我們身後的愛蘭也跟著哼了起來,不過他們倆人顯然都不記得歌詞。

  「小山丘的盡頭處,白雲的橋延綿著,我踏著白雲穿過藍天,在那裡彩虹幸福的等待著人們……」走至船頭時,我唸出了歌詞。

  卡蒂訝異的看著我,而我身後的愛蘭更是興奮的跑到我的面前,張開雙臂迎風而說:

  「沒想到夏洛特會知道歌詞啊!連我都忘記它的歌詞了!」

  「那是妳的記憶力太差,這首歌的歌詞也很有名的。」我回。

  光看歌詞也知道,是一個述說孩兒夢想與幸福的歌,整體節奏明朗輕快,可以用笛或琴演奏,也是王國的詩人最喜歡唱給孩子的歌。

  「歌詞是這樣嗎……?」卡蒂說道,並用手指搓揉著我的手掌,她顯得有些疑惑。

  「歌詞就是這樣喔。不過,在這裡有看見艾潔魯恩姐姐嗎?」

  我放眼望去,沒有看見一個穿著符合的人,既然是卡蒂的姐姐,想必也穿的和她一樣華麗吧?

  果不其然,卡蒂搖了搖頭。

  於是我牽著卡蒂轉過身,朝著船艙內走回去……

  「卡蒂與姐姐是為了什麼才要去海爾赫爾帝國?」我好奇的探究了一下。

  她卻若有所思的歪過了頭,就像是不知道原因的狀態。我身旁的愛蘭見狀,趕緊湊到我的身旁,緊張的問:

  「不會是……人口拐賣之類的吧?」

  「我不確定,再看看吧。」我回。

  要說海爾赫爾有沒有幹這種勾當?當然有,他們會從海賣買進奴隸,也會從隔壁的赫哈巴爾王國抓捕新奴隸,因此人口買賣在此地是成立的。

  但是,卡蒂若真是貴族,理當不會輕易動她,一個弄不好可是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問題。尤其,卡蒂看起來就是西大陸之民,海爾赫爾可不會隨便動西大陸的子民,上頭的國家可都不好惹。

  為此卡蒂被拐賣?還正大光明的出現在甲板上?應該不會吧?

  卡蒂偷瞄著我,用她的小手指緊緊扣著我的手掌,有些結巴的問:

  「夏洛特大姐姐……靠岸後是不是有……很多美味的食物?」

  她的眼神中挾帶著一絲憂傷,讓人有些不解。既然期待美味的食物,為何會感到憂傷?正當我疑惑時,愛妲霏雅帶著海爾從前方走來,海爾就直接立在了她的手上。

  「嗨呀!」愛妲霏雅立刻就跑了上前。

  她的動作嚇到了卡蒂,促使卡蒂躲到我的身後,用著露出的單眼凝望著愛妲霏雅,看似緊張卻又伸出手想摸對方的長耳朵。

  小孩的好奇心果然很強,不禁感嘆了一會。

  愛妲霏雅將海爾抱上手,好奇的湊近看著卡蒂,無視於摸著她耳朵的小手。不過,愛妲霏雅的身高比他高一些,但是看上去仍像是兩個小孩。

  「請多指教~」愛妲霏雅率先開口,並露出了一副燦笑。

  卡蒂這才放下戒心,點了點頭。

  當我們繼續往前走的時候,海爾飛到了我的肩膀上,愛妲霏雅跟在我們的身後走著。

  走過幾條走道後,卡蒂似乎看見了熟悉的房間門,便鬆開我的手跑了過去,一把將房門推了開來,隨即興奮的跑了進去。

  見她興奮的樣子,我覺得是找到人了,於是走去房間門口,從外往內看了進去——

  房間的格局和我們的房間一樣,裡面躺著一名高大的女性,她在眼睛上蓋了一塊布,能看見她有銀灰色的長髮,綁成了側馬尾,身穿著漆黑的束身長袍。

  卡蒂跑到她的床邊,伸出小手搖了搖她的身體。但女性只是打了個呵欠,揮了揮手說:

  「好累好麻煩,再去玩一會再回來吧。」

  截然沒有人口販子的形象,光看這點我也不覺得她會是人口販子,但是看著也不像是卡蒂的親姐……反而讓我更在意了。

  卡蒂爬上了床,輕輕抓著女性的手臂,輕聲的說:

  「會魔法的夏洛特大姐姐……把我帶回來了。」

  此刻,女性終於用手挪開黑布,用赤紅色的雙眼看向我們……

  她的神色看上去相當疲憊,給人一種沒有睡飽的印象,眼神猶如死魚一般深沉,看起來卻又略有狠勁,是常人不會想接觸的類別。

  她抬起手抓了抓後腦勺,怠惰的爬起身並單手抱起了卡蒂,姿勢上:她將手當作椅子讓卡蒂坐在上頭,舉在自己的胸前。

  「謝禮就太麻煩了,言語感謝一下妳們吧,謝謝。」

  她說完,又打了個呵欠。

  他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凝望著他們時,我感到相當好奇。

  「妳為什麼會帶著一個那麼小的孩子?還打算去北方大陸上。」我雙手抱胸,看著她問。

  女性大概就是卡蒂口中的艾潔魯恩姐姐,見她深得卡蒂的信賴,應該也不是什麼壞人?

  她又抓了抓後腦勺,眼神怠惰的回:

  「我是來找書的。」

  簡短的回應,單單針對我的問題回答是足夠一半了,另外一半不曉得是她不想回答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愛蘭這時問:

  「有什麼書非去那個國度找嗎?」

  對於陌生人來說,這顯然問太多了,但是出於我感興趣,我並不打算出面阻止。

  艾潔魯恩瞇了一下眼睛,眼瞳疲憊的睜開看著地面。

  「解釋起來太麻煩了……」她這樣回答愛蘭。

  雖然被避開了原因,不過知道她是來找書的也許就足夠了,我想知道也不一定扯的上關係吧。

  正當我覺得沒什麼好問的時刻,卡蒂被艾潔魯恩放了下來,而她又跑到我的身邊,拉著我的衣服問:

  「夏洛特大姐姐……可以帶我出去玩嗎……?」

  「不是應該要找……」我話才說到一半——

  名為艾潔魯恩的女性已經躺回了床上,還把布蓋好了。

  「交給你們了。」她舉起手,豎起了大拇指。

  「妳當我是保母是不是?」

  「我們去玩吧~」愛妲霏雅立刻把話接在我的話語後,還拉著卡蒂往外跑去。

  弄得正想回絕的我,現在連一點回絕的心都沒了。

  於是我退出房間,關上了房門,轉過頭看著愛妲霏雅與卡蒂的背影,邁出腳步追了上去。

  我們一路跑回了甲板,此時回頭已經看不見凜冬城的港口了,放眼望去都是一望無際的大海……

  寒冷的北風吹襲於身上,那怕衣服相當厚實,仍覺得有些許的寒冷,口中吐出的氣更是在瞬間變成寒霜。走到我身旁的愛蘭用手遮著陽光,看著遠處的海面,對我問:

  「沒想到剛出航就認識了新的人,不覺得這種相遇都讓人很期待嗎?」

  「確實令人期待,不過妳可能沒注意到,卡蒂那孩子可沒有體溫喔,而且就以寒地來說……她穿的也太單薄了。」我說出了自己的察覺,一切都在說明那孩子不自然。

  愛蘭笑了一陣,她用雙手撐著後腦杓。

  「那麼可愛的孩子就算不自然,也是惹人憐愛的孩子,有什麼關係嘛!」她那麼回應我。

  「妳說的也許沒錯,但我只是在意其中的秘密罷了,想尋求解答的心可是魔法師的根本。」我轉過頭,看向正跑給卡蒂追的愛妲霏雅。

  她也是,身上還有不少謎題,希望我總有一日解的開。

  愛蘭注意到我的視線,她為之一笑,跟著跑向了愛妲霏雅,一邊還拉上了我的手,從甲板的正中央穿了過去。

  踏過木頭的甲板,身上映著只有略微溫度的陽光,在海的氣味中輕易的追上了卡蒂,順勢便一把抱起了她——

  重量感沒有想的高,反而覺得異常的輕盈,攔腰抱起的手卻感覺不到一個穩固的腰,手感十分奇妙……

  突然間,有東西摔在了地面上,笨重的摔出了一個聲響。

  摔落的東西似乎是從卡蒂的裙子中摔下來的,而她的大裙襬下如今空蕩無比,應當被手托起的雙腿並沒有被摸著,就像是與身體分離了。

  「啊啊啊啊啊!!!」隨之而來的是愛蘭的慘叫。

  愛妲霏雅則是一臉無可置信的神色回過了頭。

  我低頭一看,卡蒂的下半身摔落在地面上,上頭還穿著吊帶襪與內褲。

  我的手上只有卡蒂的上半身,她錯愕的看著我,眼神中滿是害怕。

  「卡蒂我……卡蒂我……不是怪物……!!!」她連忙搖著頭喊道。

  一陣尖叫的同時,附近的水手都被吸引了過來——但是這副景色哪能被人看到啊!!!看上去就像是我把卡蒂的上下半身分離了!?

  於是我一把扛起卡蒂的下半身,一手抱著上半身全力逃回船艙內……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我開始放暑假了,所以下周真的開始可以補黑漆大大的文了!!
另外黑漆大大的身體有好點了嗎QQ(給您抱抱
2022-06-18 00:19:45
黑漆
感謝大大的支持與關心,目前身體好很多了。
2022-06-18 10:09:0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