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柯爾霍格帝國傳 第六章 焚炎帝都 4.帝都決戰

黑漆 | 2022-05-24 11:21:40 | 巴幣 142 | 人氣 71


  「妳……是敵人嗎?」

  眼中,我看見她殺死了歌利亞與托克,儘管也可以考慮歌利亞與托克參加了暴動的可能,但我認為不是那麼一回事,若真是如此他們不會單獨於此處,反而會是暴動的中心——

  因此,他們比較可能是阻止暴動的人。

  希希緹點了一下頭,將斧柄立於地面,面色十分嚴肅的說:

  「我確實是你們的敵人,只是一直潛伏在你們身邊,所以妳想的一點也沒錯,這兩人是我殺的,因為我不能讓他們去與正規軍匯合。」

  「妳不是要解救家鄉嗎?為何要做這種事情?」我問。

  我實在不能理解,這與她解救家鄉的目的之間有什麼關聯,又或者是說:解救家鄉不過是她找的藉口。

  我身旁的愛蘭舉起了大劍,不發一語的面對希希緹,似乎不覺得有什麼好對話的。

  希希緹嘆了一口氣,哀傷的凝視著我們。

  「是為了解救家鄉沒錯,所以這是必經的過程,打從一開始我就是葉什維卡的騎士,一切都是為了這一步!你們也休想阻止我!現在離開此地吧!」

  她拔起斧頭,用斧尖指著我們喊道。

  「……」愛蘭一步都不走。

  我當然也不打算當作沒發生就離開。

  那可是葉什維卡的使徒,不能放任她不管,那怕曾作為夥伴一段時間——

  「我明白了,妳是我的敵人——我會擊潰妳。」

  舉起法杖與劍,面對著希希緹,我明白會是一場惡戰,但我並不打算因為艱辛而退縮,這將會是在帝國境內至關重要的一戰。

  她緊緊握住拳頭,深鎖著眉頭,悲苦的看著我們,揮過斧頭擺出了作戰的姿態……

  愛蘭與她同時衝出步伐,劍光一掃而下,與斧刃正面撞擊,愛蘭的身姿被往後推了開來。希希緹單手壓住斧面,往前直衝,打算就這樣衝破愛蘭的防線。

  愛蘭偏開大劍,以架開的方式反壓製希希緹,並一腳將其踹開。

  我舉起法杖——

  「蒼龍之火!」火炎侵襲而過,化作炙熱的光束橫掃。

  高溫將建築融化,希希緹朝一旁閃身而過,愛蘭此刻上前一劍轟落,塵土隨之飛揚。她用斧桿正面擋住了大劍,重量的壓制使她跪下半個身子,這是最佳的攻擊時機。

  「風牙刃!」風刃隨著劍刃的揮動掃出,銳利的風刀抵達的瞬間——

  愛蘭退開了身子,避免自己遭受捲入,此刻希希緹卻用異常快速的反應起身,舉起斧頭:

  「潰軍!」她一斧打落,將風刃一擊砍散。

  愛蘭直躍而起,於空中翻過一圈身子,握著大劍直落而下。金色的劍光閃落,希希緹轉過身子用斧頭阻擋,身子卻被彈了出去,神聖的劍光將其身子彈飛至後方的廢墟內。

  蹦!的一聲,建築崩塌,下一秒卻被一個拳頭打散開來,希希緹帶著被火燃燒的身體走出了廢墟,她吐著一口氣,扯下披肩的瞬間火焰熄滅,她轉過斧頭直衝而上。

  斧刃直閃,愛蘭架著大劍正面抵擋,衝擊之下愛蘭連連後退,但她很快的穩住腳步往前頂,僵持的瞬間希希緹一翻而上,直跳至我的上方。

  「天崩!」一斧打落!

  我抓著掃帚飛上空中迴避,卻又被震波打了下來,彈至遠處摔落在地面上,穩住腳尖瞬間翻起身子,舉起法杖面對希希緹的位置:

  「聖者之槍.二重詠唱:光牢!」

  光牢束縛住她的身子,聖者之槍隨之貫通而出,愛蘭緊追在槍的後方架起散發著金光的大劍,直逼而上——

  希希緹一把甩開光牢,跩起斧頭往下一劈:

  「潰軍!」

  整排的景物隨之飛散,狂暴的衝擊如浪潮般席捲而來。愛蘭轉而架起大劍,正面抵擋,她的膝蓋單膝跪下,屹立於原地將潰軍的衝擊從中央分散開來。

  希希緹往前一衝直達愛蘭的面前,她舉起斧頭——

  「地轟!」一斧打落,以她為中心接起的震波直擊愛蘭。

  愛蘭隨之往後退了出去,但是她仍穩著身子,甩過大劍將魔力纏繞於上頭,她深呼吸著準備於下一個瞬間進行反擊。

  希希緹順著她的意直衝而上,我當然不會坐以待斃。

  舉起法杖,對準天空,展開魔法陣。

  「聖火裁決!」

  火光凝聚,另一邊斧光一閃而下,愛蘭也將劍光一閃而落,互衝之下兩人的武器同時彈開,一陣威壓的對沖下無數的物體飛散開來。

  聖火聚集於希希緹的頭上,凝結成一顆圓球,隨之引裂開來。

  火舌如同太陽般絢爛,吞沒了周遭的景致,巨大的高溫火球燃燒著。愛蘭瞬間退開至我的身旁,希希緹的身影則被火光吞沒,在大火之中焚燒。

  很快,火炎中冒出一個人影,希希緹直衝而出,她帶著滿身的燒傷直逼愛蘭的面前,轉過斧頭準備直劈而下。

  愛蘭甩過大劍以新月的側斬與之應對。

  劍衝之下,愛蘭往後被擊退了開來,希希緹正面凝視著我,而我也拔出了劍,銀白的劍光閃落於她的脖子間。

  她單手壓下劍擊,將斧頭從我身旁扔出,直射向愛蘭。

  我轉過劍刃一刀砍入她的側腹盔甲內,繞至她的身後的同時用法杖對準著她。另一邊的愛蘭用劍彈開了她的斧頭,這時我不知道她打算做什麼,明擺著是該先對我追擊的才是。

  她一躍往前,強大的跳躍力瞬間彈開了我法杖的前端,一腳直落於愛蘭面前——

  「天崩!」

  衝擊之下,愛蘭身子瞬間失去平衡,差點跌倒的時刻,希希緹握住了斧頭,往前貫穿了她的胸膛……

  她將斧頭拔出,愛蘭隨之倒地。

  血液染上了地面……愛蘭倒在地面上凝望著我,還試著勉強撐起身子。

  「躺著別動!剩下交給我!」我喊道。

  她如果不動的話,作為騎士的體魄收緊肌肉能阻止大量出血,還能撐好一陣子,我只要趁現在打倒希希緹,去給她治療就可以了。

  所以我必須趕緊打倒希希緹才行,想必她也受了不是很輕的傷,滿身的燒傷與不斷流血的側腹都會對她造成影響,我必須抓準這兩點。

  舉起法杖與劍,希希緹直衝而上。

  斧光從我的正面直閃而下,我側開身子迴避,用劍尖斬向希希緹的身體,劍影落下的同時,她往側開身子用盔甲的邊緣偏斜劍擊,轉而伸出單手試圖抓住我的手臂。

  往後挪開迴避,轉過法杖對準她。

  「蒼龍之火!」火焰直射而出,凝聚成一條光束閃爍著。

  她急忙躲開身子,卻仍被光束掃中手臂,盔甲瞬間融化,手臂的肉跟著化開來。見此狀我提起劍直衝而上,並揮過法杖同時施法:

  「火精靈召喚.多重詠唱:地獄火炎!」

  六名火精靈於周遭被召喚出來,圍繞著我們噴散地獄火炎,無死角的攻擊吞沒整個廣場。

  「火炎抗壁.重複詠唱:二重天環。」再給予自己和愛蘭火炎抗壁,看是誰能在裡面撐得更久吧!

  舉起劍一刀從希希緹的肩膀處斬落,她在火焰中舉起斧頭擋下,火炎灼燒著她的身軀,皮膚開始燒焦,毛髮起火焚燒……

  她一把甩飛我的身子,舉起斧頭全力的釋放魔力:

  「天崩!!!」

  「天馬召喚.多重詠唱.天雷,撞上去!」

  天崩的衝擊將火精靈打個粉碎,地獄火炎的戰術也就到此為止了,然而火炎剛散去的瞬間,帶著天雷的天馬正面撞擊於希希緹身上——

  她狠瞪著我,在撞擊下她吐了一大口血,負責抵擋的受傷手臂因此骨折,雷電又再次灼燒她的身軀,劇痛之下她單手拿起斧頭,再一次天崩將天馬與我一起擊飛。

  飛出去的瞬間用劍尖對著她。

  「天雷火.重複詠唱:三十天環!」

  大量的天雷火於劍的尖端噴射而出,吞沒了整個前方……

  希希緹正面衝破攻擊,單手舉著斧頭:

  「波震!」

  天雷火確實的命中了,但是在她的武技之下威力並不理想。

  我摔落在磚瓦中,背後一陣疼痛,一把鐵條穿過了大腿,注意到的時刻立刻起身將其抽出。她卻在此時一躍而上,又是驚人的跳躍力,一招躲開了所有天雷火。

  「風暴!!!」大腿受傷要跑也跑不快了!現在阻止她打下來!

  狂風捲起,割裂開她的盔甲與邊緣與身子,在龍捲之下她卻繼續下墜,台起斧頭一閃而下。

  黑光閃落,持著法杖的左手飛了出去,剎那間並沒有什麼疼痛感,只是看見了整排的血液濺至周圍……

  她轉過一頭一掃而回。

  我往後退開迴避,此刻才感覺到疼痛感襲來,那是一股劇痛——

  但是現在沒有時間去思考這種事情了,看了一眼愛蘭,她還需要我治療……

  單手握緊銀劍,直衝向希希緹。

  她轉過斧頭正面斬落,側身閃過,一劍從內側刺向她的胸膛,她本可以用手接住,但是手骨折的她並沒有這個選擇,及時想側開身子也來不及——

  「受死吧!!!」

  銀劍穿過她的胸膛,將魔力往裡頭灌注,劍刃冒出炙熱的火光……

  她睜大著雙眼凝視著我,微微一笑時鬆開了斧頭,但她本可以往後推開迴避接下來的魔法,不知為何她卻放棄了迴避。

  「蒼龍之火!」

  將所有魔力灌注進這一擊,火焰凝聚成光束,射穿了希希緹的胸膛,將盔甲與身體融化開來——漆黑的盔甲碎片四處飛散,每一滴血都被蒸發,高溫的火光貫穿了天際。

  希希緹靠著我的身體倒了下來,缺了一個大口的胸膛是她最後遭受的致命傷,她隨之倒臥在地面,後續才流出了血液。

  「……」

  內心深處,某種聲音正在呼喊,可是現在沒能釐清,只知道疼痛從心底蔓延開來。明明是在與敵人戰鬥,卻不免覺得難受,雖然口中與行動選擇殺死她,但是自己——

  其實並不想那麼做,也說不定。

  此刻天上飛過掃帚的影子,銀月高掛在夜空中,潔白的魔女直躍而下,輕盈的落在我的面前。

  她看著我,凝視著我失去的左手。

  「小貓頭鷹啊……看上去這次妳贏了。」布蕾雅說。

  在火焰燃燒的聲音中,她的聲音卻特別清晰,能清楚的聽見一字一句。

  「老師,愛蘭需要治療。」

  她點了一下頭,觸摸著我的傷口,銀月的光輝壟罩全身,在月光之下失去的手很快的接了回來,體內的魔力也隨之快速的恢復。

  治療結束後,她走向愛蘭,當下我肯定愛蘭還有氣在,為此我不擔心,若是布蕾雅老師的話,肯定能治好。

  看著一旁的希希緹,她早已沒了生命,但她的側臉中,是笑著的。

  她笑得十分幸福,似乎覺得自己死得其所了,一點遺憾都沒有留下,滿足的離開了這個世界。

  我並不能理解她為什麼能笑著,明明可以選擇躲開再繼續與我纏鬥,可她卻選擇用自己的死結束這場戰鬥,讓我與愛蘭有時間可以活下來,我不理解的是——既然我們是敵人,為何她要讓我們活著?

  她也可以多補幾下殺死愛蘭,但她並沒有那麼做……

  也許打從一開始,她就沒有真心想殺我們吧。

  選擇要殺死她的,就只有我們。

  因為她是葉什維卡的使徒,被我們認為是敵人的存在,所以我們才選擇要與之敵對,但是仔細一想,她也非是我們真正的敵人。

  我們的關係很複雜,她是夥伴也是敵人,只取決我們到底用什麼角度去看待她。

  內心深處的呼喊在說著: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正因為本也是同伴,手刃她讓人心裡為之陣痛,這種感覺比左手被斬去還要痛,是種心臟被剉開的疼痛,讓人想要跪下來嚎啕大哭。

  但是,我看著燃燒的帝都,知道沒有時間讓我做這種事情。

  「布蕾雅老師,我去支援其他地方了。」於是我說道,故作著冷靜的姿態。

  撿起法杖,緊緊握在手中。

  「沒問題,去吧。」布蕾雅一邊治療愛蘭一邊回應。

  我邁出了腳步,朝著下個需要我的地點前進,要連同其他人的份一起努力,為了拯救帝國——

  我將付出所有努力。

  一切都是為了我的職責。

  我是大賢者的弟子。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

  為此無論多痛苦我都會奮戰下去。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也許她沒辦法擺脫身份,用這方法讓她能有個結束也好,至少是死在朋友手上( ´・ω・`)
2022-05-28 16:51:22
黑漆
她無法改變自己的初衷,為了自己的夢想也無法停下腳步,卻又不忍看著自己手刃夢想中的對象,最終選擇用自己的死來逃避問題。
事實上問題並沒有消失,她依舊是把問題拋給了自己的其他夥伴,以及將來的夏洛特。
2022-05-28 18:01:1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