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柯爾霍格帝國傳 第五章 凜冬城決戰 7.薩邱斯之戰

黑漆 | 2022-05-18 11:06:13 | 巴幣 152 | 人氣 92


  戰車的車輪輾過冰面,在上頭切出兩道割痕,亞瑟往前一頂正面擋住異形薩邱斯,盾牌與車輪激烈碰撞時併出無數火花。

  高抬起的巨斧便朝亞瑟身上正面落下,它往前推出盾牌,撞飛異形薩邱斯,藉此將斧頭一起彈開。愛蘭趁著這股機會直衝而上,用劍對準戰車的車軸,一劍斬落。

  劍光閃過之後,車軸上出現了些許傷痕,但是並沒能砍穿。

  異形薩邱斯快速的轉動車輪,朝一旁駛去,在我們的外圍繞了開來,它舉起斧頭,上頭冒出了青藍色的火光……

  肯定是把魔力壓縮打出去的招式吧?雖然可以相信夥伴們會各自迴避應對,但我還是打算做些防禦。

  「大地守護。」

  將冰層當作防禦捲起,果不其然——下一秒它便揮下了斧頭,青藍色的火光吞噬半個戰場,冰層快速的溶化並在沖擊下碎裂開來。意識到危險的同時,我帶著芙蘭兒往後退開。

  此刻,戰車繞行至我們身後,沖壓而來。

  愛蘭一躍而返,用劍正面抵禦戰車的衝擊,她被戰車一路向後推行,卯足全力往前頂撞仍無法阻止戰車前進,只是減緩了它的速度。

  我與芙蘭兒從左右側躲開,同時架起法杖。

  「風暴!」

  「浪花!」

  從兩側對戰車夾擊,愛蘭此刻抓準時機退開,只見戰車被兩面的衝擊包夾,本體行動一時間停了下來。它背後的肉爪卻在此時張開,朝著我與芙蘭兒正面襲來。

  風矢穿過的身旁,正面命中肉爪,將其射斷。

  白色的血飛濺至一旁,肉爪卻又很快的再生,當魔法效力結束的瞬間,它再次轉動戰車的車輪,準備再次前進。

  亞瑟搶先一步抵達它的身前,舉起大劍一掃而過。

  異形薩邱斯架起兩把斧頭,正面抵擋時被打飛了出去,亞瑟隨之起跳,一劍重斬往下直落。可對方卻先一步落地,轉動車輪挪動位置閃了開來,轟擊打落冰面時使整座魔窟為之撼動。

  風矢繞過我們,朝於外側掃型的異形薩邱斯展開追擊,高速與高速的對決之下顯然風矢更勝一籌,接連命中了它。

  但它並沒有受到多少影響,反而轉過方向朝愛妲霏雅輾去,同時伸出斧頭朝路徑上的我一掃而過。

  往後退開迴避,愛妲霏雅則在隨後直接從它的上空翻過,並朝下方打出風矢,正面衝擊異形薩邱斯的身子。

  可它依舊沒有受半點影響,僅是高速的轉動車輪,繞行而回。

  雙斧上再次出現青色的火炎,它朝前方一劈,以扇形擴散的火炎瞬間展開——

  亞瑟拉回身子,堵在最前方用盾牌替我們擋下火炎,製造出一個安全區域。

  戰車的車輪壓過亞瑟的盾牌,從上方掠過,朝著我們重壓而來。

  「風暴!」

  揭起一陣狂風,試圖把異形薩邱斯吹飛,然而這並不順利,風暴的吹襲並沒能將其吹飛,也只有在身體表面造成些許裂傷,其餘根本沒有任何效果。愛蘭此時擋到了我的面前。

  「聖劍.制裁。」

  愛蘭高舉起劍,上頭冒出金色的光輝,凝聚於劍刃上形成強大的劍壓。

  雙斧正面直落,愛蘭用劍與之對抗。交鋒的瞬間強風將我與芙蘭兒和愛妲霏雅吹退,愛蘭挺進身子將異形薩邱斯彈飛,劍光閃絡,一劍在它的身子上留下一道切口。

  白色的血液飛濺至她的身上,她重新擺出了架式,赤紅的披肩隨之飄舞著……

  被彈飛的薩邱斯用車輪壓住牆面,再次於牆面上展開奔馳,剛剛的傷對牠似乎沒有太大的影響。

  亞瑟往後退了幾步,守護在我們周遭,他說:

  「對方的機動性太高了,我很難跟上,進攻交給你們!我負責防禦。」

  「沒問題!」愛蘭舉起大劍,視線追敵人移動。

  戰車繞行至我的身後時,直奔而下,手中舉起了斧頭,上頭青藍色的火焰一掃而下。亞瑟快速轉過身子,往前衝出,用盾牌攔截火焰與斧刃,碰撞的聲響十分巨大,整個冰窟內都聽的見。

  愛蘭從亞瑟的身上跳上,舉起大劍:

  「聖劍.制裁!」

  劍擊落下,正面衝斬異形薩邱斯的脖子——

  金色劍光一閃而下,異形薩邱斯的人頭飛了出去,白色的血液飛散至半空中,但是戰車卻沒有停下來,而是往一旁輾過亞瑟的盾牌,奔向遠處繼續繞行。

  那一瞬間我明白了,上半身的薩邱斯不是本體——

  「戰車!戰車才是牠的本體!」

  而牠的頭也在此時又長了出來,牠舉起雙斧,一邊迴轉斧頭一邊在我們的外側繞行——

  牠迴轉過半個場地,駛上牆面,往下疾馳,雙斧上冒出青藍色的火光,目標正對著愛蘭。

  「蒼龍之火!」用法杖對準了落下的路線——

  凝聚成光束的火炎射穿了牠的上身,高溫使肌肉融化分解,將光束引爆的瞬間牠周遭的肌肉跟著炸裂開來——

  射歪了。

  愛蘭快速退開,青藍色的火光正面打落在地上,引起一陣青色的爆炸,爆炸純粹是一股如光一樣的能量,將冰層轟散開來。

  風矢此時跟上往前衝刺的亞瑟,正面射入光中打擊牠。

  光芒散去,異形薩邱斯的半個身子轟沒了,亞瑟高舉起大劍,朝著牠的車軸一劍斬下——

  此刻牠卻往後疾馳躲開,上半身也隨之再生。

  愛蘭此刻出現在牠的身後,用著銳利的目光瞪著即將斬落的點——

  我舉起法杖:

  「力量增幅!」將能做到的支援給予了愛蘭……

  她架起了大劍,雙手緊握劍柄,上頭凝結出金光,劍光十分閃耀,她僅瞪著異形薩邱斯,剛再生出來的頭也刻也轉回去看了愛蘭。

  「聖劍.制裁!!!」

  金黃的劍光一劍而下——將他的上半身與車輪一併斬斷,愛蘭全力的往下壓劍,從右側將其分為兩半。

  落地後,愛蘭甩劍將血灑乾淨,異形薩邱斯笨重的摔在一旁——

  車軸內擠滿了血肉,看著十分噁心,從斷面看上去,它還正在再生……不只是附屬的部分可以再生,而是全身上下都可以再生嗎!?

  愛蘭轉過身子一見,再次架起大劍準備發動攻勢。

  「夏洛特!一口氣消滅它!!!」亞瑟此刻張口大喊。

  「沒問題!」轉過法杖,準備給它最後一擊。

  「顛滅——」魔法展開的瞬間,背後傳來一陣劇痛。

  一把斧頭貫穿了身子,白色的長刀很快的拔出,便看見自己的血從傷口處濺出……回過頭一望——

  第二頭純白魔物站在我們身後,它有著泰拉的模樣……以及……同樣的戰車下身……原來是複數個體嗎!?

  斧頭轉過刃面,再次斬落——

  身子無法迴避……要死在這……?疑惑與困頓頓時吞沒了思考。

  注意到的時候,身旁的芙蘭兒架起水刀,正面替我擋下了斧頭,並跟著我一起被擊飛至遠處。

  身子翻滾了幾圈,臥倒在地上,能感覺到吸血鬼的血脈正在發揮作用,傷口正試著閉合中……芙蘭兒在我的身旁架起法杖。

  「水之治癒。」她展開了治療。

  異形泰拉卻直衝而來——

  此刻亞瑟殺出攔截,正面用盾牌擋下車輪,往外一推將其擊退。隨後風矢接連飛達,射落異形泰拉的肉爪,愛妲霏雅便瞬間出現在她的身後,抽出蒼劍——

  蒼劍之光明亮的閃爍著,泰拉的單輪被斬下,失去平衡往旁邊側倒。

  另一邊愛蘭舉起劍對著異形薩邱斯的戰車便是一頓猛砸,阻止牠再生。

  異形泰拉大幅度揮舞斧頭,愛妲霏雅不得已之下退了開來,並扯開風弓進行連射,接連的風矢劃破空氣正面命中動坦不得的敵人。

  亞瑟往前一衝,正面用劍將異形泰拉的身子與車軸劈開,隨後一腳將其踹至上空,雷光纏繞劍刃,一閃而上——

  將異形泰拉的身子摧毀大半。

  可牠依舊沒有死去,還在地面上掙扎並繼續再生……不把他們徹底剉成灰不行。

  巨斧斬過,愛蘭被迫退了開來,再生接近完成的異形薩邱斯又站起了身子——牠轉動車輪,即將開始繞行。

  愛妲霏雅射出蒼劍,從側面穿過車軸,將其徹底摧毀,使剛立起的異形薩邱斯倒落在地。愛蘭便架起大劍——

  「聖劍.制裁!」

  一劍將其身子斬開,白血染滿了整個冰窟,但是這兩隻魔物就是遲遲沒有死去,能夠徹底殺死他們的我卻還躺在地面上……

  一想到這便撐起了身子……芙蘭兒並沒有阻止我,而是一邊進行治療。

  高舉起法杖——

  讓我改寫一下詠唱吧,徹底殲滅這些成日追尋戰鬥的怪物。

  「偉大的天雷之父,藉以你的力量制裁罪人,那是追尋戰鬥的罪惡,那是無知於和平的罪孽,殺戮成性的罪責,就用制裁的雷光來審判吧。墜落吧,降臨吧,到來吧,審判罪人的雷光——」

  「顛滅之雷!!!」

  揮下法杖,對準著異形薩邱斯——

  此刻亞瑟抓著異形泰拉,跟著扔了過去,兩者的身子相互碰撞,交疊於同一個中心點,一齊掙扎的同時發出了怒吼。

  吼聲使冰窟隨之震動,激烈的吼聲使冰面裂開,大量的碎冰崩塌而下,上頭無數的寶石也跟著裂了開來,光芒反覆折射變成了淒冷的寒光,猶如天上映照而下的月光。

  雷光聚集於頂部,在他們的怒吼中凝聚,形成一個漩渦,威力遠超以往的顛滅之雷——其雷光奔騰,猶如巨龍於上頭飛舞,轟鳴的雷聲很快的覆蓋了怒吼聲,被雷光覆蓋的天頂劇烈的晃動著。

  轟雷墜落,雷光的高溫瞬間將所有的冰層氣化,化作無數的水蒸氣於雷光中竄流,雷電的光輝覆蓋了眼前的一切,強大的風使身子站不穩……白色的血液與我流下的血液也隨之蒸發。

  雷電四散,穿出了冰窟,撼動之下部分的區域開始崩塌……持續了數秒之後一切才停歇。

  雷光轟鳴之下,冰窟內沒有了寒霜,只有無數塵埃在飛舞,異形雙雙被徹底消滅,連再生的可能都沒有,因為身體沒有任何一部分存留於世上……

  站在塵埃中,身上的傷口癒合的差不多了,該感謝芙蘭兒的治療才行。

  轉移過視線,所有人都躲在場地邊緣,看著眼前焦黑的一切。

  也許該這麼說,這不是天雷之父給予罪人的裁決,而是我自己想給這些魔人的裁決。我不想看見更多的戰爭,並不想看見這片土地墜入深淵,因此他們的存在我不能容許——

  才會用上那麼大的力量給予制裁。

  雖然打的是魔物,但是總讓人感覺自己正打的是魔人族的歷史本身……

  使用完大魔法後,不禁抬頭看向頂端,寶石都失去了色澤。

  「贏了……!我們贏了!」愛蘭大聲笑道,她高舉起劍。

  愛妲霏雅將手撐在後腦勺,笑著說:

  「真是危險的一戰呢,再生能力有點難對付呀。」

  「夏洛特,沒大礙吧?」芙蘭兒看著我問。

  「沒,牠刺穿的也不是要害,我又有半個吸血鬼血統,要死沒有那麼容易。」

  其實,那時候芙蘭兒沒有替我接下攻擊,大概就撐不住了。

  「不過謝謝妳,被妳救了一次。」於是我回。

  芙蘭兒微微一笑,僅是用笑顏來告訴我沒有關係。但她身旁的亞瑟卻版著一張臉,站在灰燼的中央,神色中透露著他十分憂傷,似乎對於這場戰鬥有了某些想法……

  「亞瑟,你……」我話問到一半——

  突然就有一個戰士跑進冰窟,他的神色十分慌張,還是一個人類戰士。

  「不好了!帝都受襲!現在帝都內外都是敵人!帝都內的戰士團造反了!現在分成兩邊的勢力正在對抗!王國的聖騎士團還不知道死哪裡去了!最糟糕的還不僅如此,本來應該去凜冬城的老兵全都從帝都外包圍了帝都!現在帝都陷入了一陣戰火與火光中!」

  「亞瑟!快點回帝都支援啊!」戰士慌張的吼著。

  「什……」

  我怎麼會沒有意識到……凜冬城的反抗軍會孱弱是因為主力不在這,而王國派遣聖騎士團的目的是要從裡面製造混亂,透過帝國的反抗者來讓帝國失去威信與政權……

  藉此從內部瓦解帝國……這才是葉什維卡真正的目的,她還利用了妮亞製造的視線來讓古爾拉蒂絲必須前往王國,藉此製造出魔人族反抗的空檔——

  甚至引誘走了駐守在帝都的重軍——

  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在此刻摧毀帝都,將帝國的政治中心徹底癱瘓——!

  我竟然沒有想到!!!

  凜冬城與魔物都是騙局,真正的佈局是在帝都,帝都失守之後更多更多的魔人族就會群起反抗,最後此地將會變成一個戰亂的時代——

  這下子……!!!可惡……!

  亞瑟愣住了,他也知道,從凜冬城趕回帝都需要多少時間,除了用飛行的方式之外,要非常久。

  而此地能夠飛行的人,只有我——

  「亞瑟!快點動身啊!」戰士接連吼著。

  我的掃帚最多只能載兩個人,一個還必須是我,但是亞瑟的體積太大,根本沒辦法跟著我載上去……

  愛蘭此刻走上前,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夏洛特,能飛吧?帶著我一起去。」

  她的眼神相當認真,並非在開玩笑。

  「交給你們了,我也會全力往回趕的。」亞瑟認真的看著我們說。

  「……」對此,我沉默了一會,猶豫了該怎麼做。

  仔細一想,也沒什麼好猶豫的,因為是我的職責,所以我……打從一開始就不需要選擇——

  「走吧,愛蘭!」

  說完後,她對著我一笑,跟著我騎上掃帚,朝冰窟外飛去,再朝向天際奔馳,朝著帝都趕回——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戰鬥很精彩但非常不妙,中了調虎離山((((;´・ω・`)))
2022-05-21 12:28:14
黑漆
對,重要的人全都離開了帝都,所以帝都已經防備極低了
2022-05-21 14:45:5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