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救濟的魔女》CH6-被詛咒的人們-2

湛藍琴海 | 2022-01-21 19:35:34 | 巴幣 386 | 人氣 2467


  「就是這裡嗎……但總覺得跟顧客們說的特徵不太一樣,但依照他們供述的資訊,應該就是這裡才對……」

  在剛下過冷雨的午後,我來到顧客們口中的「占卜師」可能所在的街道。之所以說「可能」,是因為每個人不知何故,都說不出具體的街道名稱或位置。至多只能說出特徵,但特徵也不盡相同,也有些人根本說不出來。在資訊零碎的情況下,花費了一番工夫,才找上這裡。

  「似乎是因為剛下過雨,看起來真冷清呢。不然應該會熱鬧一點吧?但這裡似乎也說不上鬧區就是了。」

  我低喃,持續邁步向前。這裡的一切都沒什麼特別的,看起來不過是再平凡不過的街道。但由於甫下過雨,周遭也開始起霧,為這裡添增清冷朦朧的色彩。

  「起霧了……這霧來得真突然,再這樣下去,可能會影響視線……」

  此際,我感受到異樣的魔力。

  我屏氣凝神,依循魔力向前,走入了陰森幽暗的小巷。異樣的魔力越發強烈,刺激我的皮膚,不自覺起了許多雞皮疙瘩。

  我持續深入,每深入一步,身體就更加難受。我遇過各種魔力類型,但如此讓人難受,難受到生理本能如此排斥也不多見。就如進入毒氣室,逐漸被毒氣吞噬,視野逐漸發黑,意識逐漸被覆沒。

  身子起的疙瘩越來越多了,而且逐漸發紅發熱,儼然急性紅麻疹般,迅速擴散全身。

  呼吸也越來越急促了,似乎即將窒息了。

  「呼……呼……呼……」

  緊咬牙關,絕不能打退堂鼓,好不容易來到這裡了。直覺告訴我,真相就近在咫尺了,絕對不能放過眼前的機會。

  我猶若黑貓,為了一探究竟而小心翼翼前進。強忍身體的劇烈不適,走至小巷盡頭,看見狹長的洞口。洞內黑潮湧動,儼然時空裂縫。根據經驗,這是異空間的結界。稍不留神,狹洞散發的強大魔力,似乎就會毫不留情地將我吸噬其中。

  毫無疑問,這就是黑洞。不知會將自己帶向何方的黑洞。

  該進去嗎?這樣的遲疑閃逝腦海,但下一刻,就已下定決心了。

  費盡心力來此,不為別的。

  我調勻呼吸,緊咬牙根,跳入洞中。

  波濤洶湧的黑潮,毫不留情地襲來,將我覆沒。

  滅頂了。

  沒有掙扎的餘地,只能深深深深深地沉落。

  沉落。

  沉落。

  沉。

  落。

  意識一暗,即將斷片──原以為會如此,但下一秒──

  咚。

  完美落地,異常蒼白的空間,佔據了眼簾。

  周遭杳無人煙,也空無一物。在我邁步之際,大量的黑格子從腳下蔓延開來,遍布整座空間。

  我遊走黑白之中。

  「這到底是……來這裡真的是對的嗎?但是……」

  我持續一探究竟,深知這一切都很光怪陸離,但還不是離開的時候。還不是離開的時候。

  現在也比較沒有感受到那讓人不適的魔力了,生理反應也全然消失。如此一來,就更有能力探究了。

  霎時,我望見前方有顆水晶球,便箭步向前,蹲下身觀察水晶球中的光景。

  只有看見自己的倒影。上下顛倒的那種倒影。水晶球中的我變成頭下腳上,除此以外沒有任何異樣。

  這太詭異了,太詭異了。這裡的一切都是如此詭譎,令人百般費解。為什麼會有這個異空間?異空間中為什麼沒有其他人?為什麼這裡只有白與黑,只有一顆可以看見自己上下顛倒的水晶球?占卜師呢?我不是為了找占卜師而來的嗎?

  我真的來錯地方了嗎?若真來錯了,那為何那麼巧有找到水晶球呢?這肯定有某種關聯吧,問題在於水晶球為何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啪磯──

  水晶球應聲碎裂,倒映自身的殘片散落一地。

  這是怎麼回事?

  ──看來是不相信占卜的人呢。不相信占卜的人,根本不應該來這裡。

  咦?

  ──水晶球不需要不信占卜之人。凡是認定相信占卜是一種迷信,就會從「那個世界」被驅逐。

  那個世界?不對,這是什麼聲音?從哪裡來的?聽起來像是從天上,又像是從地上,又更像是幻聽……

  ──到頭來,妳為什麼會來到這裡呢?這裡只有相信命運的人才能來,妳是相信命運的人,對吧?

  謎樣之聲再度傳入耳畔,我環望四周,終究找不出聲音來源。只知道那是很中性的聲音,非男非女,甚至不似人類。是某種難以觸及的高遠存在。

  「你是誰?你在哪裡?」我拉高聲調:

  「還有,為什麼直接認定我是不信占卜之人?直接出來說清楚,不要不敢見人!」

  我放聲高喊,喊聲在黑白交織的異空間中迴盪響徹。

  ──不要迴避我的問題,回答我,妳是否相信「命運」?

  神秘聲音再度傳來,蓋過了我喊聲的迴音。
  「那種事情我沒必要回答,是否相信命運又與你何干?這種事重要嗎?」

  只能先回答他了,但毋須認真回答他。只要能夠進入對話狀態,就有機會問出他的底細了。

  ──當然重要。妳可是來到這裡的「稀客」。要來到這裡可不容易,是需要機緣的,當然前提是,要相信命運。回答吧,妳是相信命運的,對吧?

  「但我不相信怪力亂神,更不相信占卜。我不相信有任何辦法忖度未來,即便是魔法,能預測到的也絕對有限,不然這世上就不會有那麼多悲劇了──」

  ──到頭來,妳還是默認自己相信「命運」吧。正因為妳相信命運,才會更拚命否定占卜呢。正因為妳太用力否定了,水晶球才會破裂,印證妳『使勁』不信占卜。

  「你想表達什麼?」

  那遙遠的神祕之聲,雖然聽似平和,卻令人備感煩躁,似乎句句帶刺(程度還往上疊加),扎入心頭,痛覺散布全身。

  ──別裝傻了,妳會不懂嗎?妳很懂的,妳明明很懂的。正因為妳什麼都懂,才會聽到我的聲音。

  「啊?你到底在說什麼?」

  我的態度更加焦躁不耐,我很少展露這種態度。對於自身會展現這種態度,我也很意外,也覺得我不再像我,似乎被這儼然惡魔低語牽著鼻子走了。

  ──這種聲音一直都在,只是妳之前一直無視,直到現在有了契機,才終於正視它的喔?

  謎樣的聲音似乎變得更加低沉,話語的重量,彷若也隨之增加了。

  心頭的刺,也刺得更深沉了。

  「你到底在說什麼我真的聽不懂,別再轉移焦點了,有什麼話快點出來說!」

  我決定無視它的話語,不能被它繼續牽著走了。

  ──妳是不可能看到的,因為我一直都在,可是妳看不到。妳只能聽到,聽到就已經是極限了。

  「什麼?」

  越來越超乎理解範圍了,再這樣下去,還能夠繼續對話下去嗎?

  ──妳也不是為了尋找「我」而來的,而是為了尋找讓許多人自認被「詛咒」的占卜師而來的吧?這樣的話是否能夠看到我,也不是最重要的事吧?

  「對,但你──」

  ──就別問我是如何知道的了。我可以告訴妳,不相信占卜的人是找不到的喔,不如說,妳沒懷疑過「他」或是「他們」是否真實存在嗎?

  「咦?」

  又說出更匪夷所思的話了,姑且不論它是如何知道我的目的,它最後那段話的意思是,顧客們口中的占卜師根本不存在嗎?都是他們的錯覺?甚至是他們的謊言?這怎麼想都實在是太荒唐了,即便短時間內有那麼多人為占卜結果所苦或不接受占卜而被「詛咒」所苦而上門甚至他們口中的占卜師的特徵幾乎都不相同也不應該是──

  等等……

  ──總之,答案要自己去找。我就不再奉陪啦,妳就慢慢找囉。

  「慢著,我話還沒問完!所謂沒懷疑過『占卜師』的存在是什麼意思?你還知道些什麼?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不要再賣關子了,真的不想讓我知道的話,也不會透露這些訊息吧?」

  縱使謎樣聲音的主人聽起來沒什麼善意,也非對我置之不理。多少還有點好心地提供一些提示,前提是它所言不虛。

  ──因為讓妳得知這些訊息,也沒什麼壞處。只是我也非全知全能,因此無法有問必答。我能回答到什麼程度,端看妳的意志有多堅定而已。

  「什麼?」

  說起來,它的態度似乎也在轉變,一開始似乎更強硬,現在似乎比較軟化了,這是為什麼?

  ──沒有足夠意志的人,根本不可能會來到這裡。對於擁有魔法血統的人,要能夠忍受這結界散發的魔力,並成功進來,不是擁有足夠意志力的人是做不到的。妳之所以有足夠的意志力,是因為妳想探求真相吧?但是還不夠,妳的求知慾還不夠。

  「是嗎?我不認為,我是真心很想知道,不然也不會一直追問你!你憑什麼說三道四?別以為你都能知道我真正的想法!」

  它自以為是的態度又惹惱了我,使我的態度更加不耐煩。對此我不想做任何掩飾,更精確地說,是掩飾不了。我無法像平常那般用客套禮節來掩飾真心,這點十分反常,反常到讓我更深刻感受到「我」真的越來越不像「我」。

  ──但很多事情,我是真的知道的。至於為什麼知道……誰知道呢。所以妳到底要不要問呢?時間可是一分一秒地在流逝,一直岔開話題就意味妳的求知慾還不夠喔。

  「不用你說,若我沒有足夠的求知慾,根本就不會來到這裡,就如你說的那樣。」我邁步向前,踩踏在黑格子上:

  「剛才說擁有足夠意志力的人才能來到這裡,因此除非是像我這樣有明確目的的人,不然任何人都不可能來到這裡吧?」

  ──不,還是有誤入叢林的小白兔的。雖然那只是偶然。這樣的小白兔往往是不會魔法的一般人,也正因為不會魔法,更正確地說是連魔法血統都沒有,自然不會感應到魔力。不會感應到魔力,反而有可能會不自覺誤入異空間當中。

  ──至於會魔法的人,除非是像妳這樣有目的性的,否則根本不會感知到這個結界的存在。

  「那他們來到這裡後怎麼樣了?有成功離開這裡嗎?」

  ──這妳放心,他們無一例外地平安離開了。妳的重點居然是這個嗎?

  「畢竟這怎麼看都是對一般人很不友善的空間,這裡看起來如此詭譎,進來後應該都嚇壞了吧?而且可能又找不到出口──」

  ──妳確定他們來到的空間,跟妳來到的一樣嗎?

  「咦?」

  會不一樣嗎?那──

  ──就像剛才提過的,妳確定讓許多人自認被「詛咒」的占卜師真的存在嗎?妳仔細回憶看看,釐清思緒後再說吧。

  我默然,俯首尋思,確實我知道這些事情有許多弔詭之處。首先到底是單一占卜師還是占卜師集團?還是說……實在有太多匪夷所思之處了。也許我真該換個方式看待,不然可能只會陷入直觀思考的迴圈裡吧。

  這樣看來……

  ──妳已經沒有問題了嗎?沒有問題的話,那就──

  「慢著!我還有很多問題!」我出聲叫喚後,繼續提出疑問:

  「你的意思是,不要盡信聽來的事情吧?就像不見得能夠眼見為憑,不能被表象迷惑,他人所陳述的『事實』,不見得就是事實吧?因為他們也可能被表象迷惑了,陳述的自然就不會是事實了,沒錯吧?」

  ──妳很明白嘛。那妳覺得他們為何會被表象迷惑呢?有誰想迷惑他們嗎?

  「我還在想──」

  說是還在想,其實毫無頭緒。這會只是單純的惡作劇嗎?純粹想製造恐慌,讓人們心神不寧?怎麼想都很荒唐,要製造恐慌的方法太多了,何必用這種沒效率的方式?大可不必如此大費周章。

  ──妳慢慢想吧。我沒有義務陪妳到妳想出來,何況我非全知全能,很多事情我可是真的不知道。不過即使是知道的事情,現在的我也……覺得差不多了。


  不曉得是不是錯覺,總覺得「它」的語氣變了。似乎變得更為冷酷,讓人心底發寒。

  呼咻──

  身後傳來某中東西襲來的聲響,我迅即轉身,開啟防護罩擋下。

  啪喀!

  粗長的黑色方塊應聲碎裂,周遭地面的黑色方塊也逐一浮起,四面八方襲來。我召出魔杖,大手一揮,火海自半空蔓延開來,將它們燃燒殆盡。

  「這是怎麼回事?是你做的吧?你想要消滅我?」

  我一面操縱火舌,吞噬不斷增生的黑塊,一面高聲質問。

  ──不然還會有誰呢?現在無須多言,把妳消滅就夠了──妳已經知道太多了!

  那聲音,變得更加冷冽,儼然寒風刺骨,讓人打起寒顫,狂起雞皮疙瘩。同樣是起雞皮疙瘩,與我來這裡前的感受迥然不同。

  「是你也願意透露一些資訊的,不是嗎?你就算不能告訴我全部的資訊,也沒必要刀刃相向吧?快給我住手!」

  眼看火魔法的效果有限,我改施展冰魔法,將大量黑塊各個結凍,再奮臂一揮,黑塊群在半空崩解粉碎。

  ──這種事情我沒必要回答妳,我只想宣洩我無止盡的怨恨!

  「它」的語氣越發歇斯底里,我很確定這之間一定發生了什麼,不然不可能忽然變臉。肯定是有某個契機,它才會翻臉。

  在釐清真相前,必須先解決眼前的問題──

  嘩唰嘩唰嘩唰嘩唰嘩唰嘩唰嘩唰!

  黑方塊增生速度越來越快,以排山倒海之勢襲來。冰魔法看來也不管用,那麼──

  大手一揮,氣流疾速捲動,形成龍捲風,將黑塊群捲入其中。

  然而,仍有部分黑塊突破風牆,我改變氣流,將它們偏離方向,緊接召出掃帚,側騎上去後飛離。

  我一面控制飛行氣流,一面調整龍捲風的風向。大量烏黑方塊恍若箭雨般衝破風牆,並迅速凝聚,將我四面包夾。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飛向上空,突破層層防線。

  「以為這樣就能攔住我嗎?可沒這麼容易!」

  我使勁揮杖,方才的龍捲風轉為水龍捲,將黑塊群捲噬後,再度大手一揮,水龍捲並四散開來,將黑塊群覆沒。

  ──沒有光魔法跟暗魔法還能打成這樣,真是厲害啊。呵呵呵呵呵……

  似近似遠的謎樣之聲又出現了。這次的語氣不再歇斯底里,反而是有一絲興奮,最後的笑聲似乎還摻雜點瘋狂。

  「沒什麼,它們也不是魔物,我連魔物都能對付了,這些東西算什麼!倒是你別再躲躲藏藏了,這麼想跟我戰鬥的話,就現身跟我正面迎戰!」

  我一面飛行一面施法,並高聲向看不見的敵人呼籲。

  ──我就說過了,妳是不可能看到的,我一直都在,但妳看不到。因為這裡是──

  最後一句話,語氣又變了,似乎回到原本的平和。

  理當被洪水覆沒的漆黑方塊,將水面染黑,吸收了水分,幾經一番變形後,成長為巨人,但非很有壓迫感的大型巨人,而是有些稚嫩的少年巨人。

  不知何故,我總覺得他像少年。

  少年巨人邁出步伐,朝我揮拳,我靈巧閃避──

  ──不對。

  他打從一開始就不打算用拳頭攻擊我。

  刻意迴避他的拳頭,只是中了他的圈套。

  在避開拳頭之際,不知從何而來的大量黑塊從天而降,由於為了迴避他的拳頭而反應不及,我旋遭黑塊覆沒。

  然而,我的意識依舊清晰,雖然完全使不上力,施展不出魔法,卻沒有襲擊的感覺。就只是不禁閉上了眼,感受黑潮湧動。

  我逐漸向下陷溺,意識逐漸飄遠。

  ──不能……到此為止。我還沒有……找出真相……

  ──絕對不能……喪失意識……絕對……

  縱使內心如此疾呼,但意識依舊越飄越遠,並被層層剝削。

  ──絕對……不行……否則……的話……我……

  在意識即將被剝削殆盡之際──

  咚。

  似乎坐到了什麼……逐漸飄遠的意識碎片重新凝聚,我迅即回神──

  「嗯?」

  睜開雙眼,發現自己坐在空無一人的觀眾席中,不遠處則是空蕩的舞台。



  又難得有戰鬥場面了,雖然不多不過就是覺得偶爾再讓克勞迪雅秀一下身手,即便她不強大,但多年的旅行魔女經驗,也讓她不是泛泛之輩了,雖然又吃鱉了

  此外雖然前一篇比較詼諧,但到這篇就還是回歸正經了

創作回應

戒子
頭香!
2022-01-21 19:39:15
湛藍琴海
恭喜!
2022-01-21 19:43:47
白煌羽
辛苦啦
2022-01-21 23:48:28
湛藍琴海
不會
2022-01-21 23:49:24
戒子
被詛咒的"人們",因為是複數詞,所以受害者絕對不止一人...恩,記得上一篇故事結尾是寫到
克勞迪雅下了重要的決定,然後連接此篇一開始就如直倒黃龍般到達了目的地,戒子還在想說是不是
中間跳掉了些什麼情節(不是應該收集更多情報、找到魔物的巢穴再深入前進嗎!?),但大大這樣寫也
沒什麼不好就是了,重點式的寫法可以去掉一些不必要的瑣碎事件^^
2022-04-07 03:02:48
湛藍琴海
對,主要是不想拉太長,所以直搗黃龍了XD
2022-04-07 10:50:1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