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救濟的魔女》CH17-救世的聖女-6

湛藍琴海 | 2024-02-09 20:14:49 | 巴幣 448 | 人氣 964


  〈32

  劈啪、劈啪、劈啪。

  熾烈灼紅的火海,在不見星月的暗夜中熊熊燃燒──而在火海上方,一名盤著白髮的精靈在半空施展魔法,強化底下大量士兵的力量,並封鎖人民的行動。

  而白髮精靈──女王喬安娜之所以會這麼做,是為了在盡可能降低傷亡的情況下,鎮壓人民的反抗叛亂。縱使如此,還是會因為人民的強烈反抗,乃至抵死不從,甚或不惜主動捨身獻命等因素,而不得不屠殺人民及破壞其家園──而這正是火海燎原的來由。

  對此,精靈女王雖早已習以為常,但她依舊不樂見如此,一來是不願血腥屠殺,二來是這麼做會更招人憎恨,以致會引起更激烈的反抗,陷入會惡性循環,於是她現在仍盡可能壓低傷亡率,只是效果有限,她感覺得到不屠殺到一定程度,這場叛亂絕對不會消止。

  正因如此,她已經做好要繼續當人民口中的「草菅人命的殘虐暴君」的覺悟了──而這一切都是為了「世界」,她自認唯有自己當政,才有辦法維持世界秩序,進而讓世界「和平」,以達成「拯救世界」的目的,如此才能成為真正的「救世主」。

  對她而言,拯救世界是生存的唯一意義,也是她無法擺脫的使命,甚至可以說是「宿命」,她固然不願做「命運的囚徒」,但她為了不讓過去的心血白費,以及不想辜負「他」的願望,故決定不擇手段,不惜成為冷血無情,不被他人理解的殘酷「魔女」,也要支配世界。

  自此,她花費數百年時間,終於征服世界,成為君臨世界的女王。此後,她也實施高壓統治,以維持社會秩序,並實行各種政策,盡可能消弭族群階層的矛盾。只是效果非但有限,且在長期的高壓統治下,許多人民被壓迫到忍無可忍,故揭竿起義以推翻其統治,企圖藉此獲得自由。

  對此,她雖意識到自己的治理方式應當檢討,但整體而言,發起動亂的終究只是一小部分,世界確實朝理想的方向逐步改善了,無論是文明科技、生活品質皆有所提升,衝突戰爭也減少了,這更讓她堅信自己的統治方針是正確的,要做有的就是壓制及消滅異議分子,而正這是現在做的。

  劈啪、劈啪、劈啪──

  在她跟士兵們的強力鎮壓下,火海越燒越烈了。

  劈啪、劈啪、劈啪──

  ──再這樣下去,恐怕遲早……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為了拯救世界,我必須……但願這樣的悲劇輪迴,有朝一日能不再重演……

  精靈女王一面俯瞰越發熾烈的火海,一面如此暗忖。

  〈33〉

  人民的造反叛亂,在喬安娜的強力鎮壓下告一段落了,但喬安娜並未從此高枕無憂,近來她時常夢見「他」──只是每一次,都看不清他的面孔,也聽不見他的聲音;而當試圖靠近他,他的身影就會越發虛渺,只有與他保持距離,才能「暫緩」他消逝──沒錯,也僅僅只是暫緩,即便什麼都不做,他終究只是曇花一現,一時半刻就會消逝無蹤,然後夢境就會分崩離析,緊接不斷向下墜落,終而墜回現實。

  究竟為何會如此?喬安娜想不明白,她自認近來並沒有特別去想「他」的事,不如說「他」早在自己的記憶長河中,逐漸被沖淡了──即便他的面容、嗓音都還記得一清二楚,但與他之間的美好回憶,似乎一點一滴地被沖蝕了,哪怕身為大精靈的自己記憶力再好,也無法在長達一千多年的消磨下,記憶還能完好如初。

  況且,自己貌似有意無意地,避免去回憶他──縱然不願放下他,也為了他不惜成為殘酷無情、不擇手段的「暴君」,但卻不願憶起他的種種,尤其是美好的部分。畢竟要是去回憶這些,內心可能就會動搖,無法如此殺伐果斷了。於是寧願將他當成「生存意義」的符號,不是為了他這個人而活,而是為了他的心願而活。既然如此,只要牢記「心願」就行了,無須對他有所眷戀。

  精靈女王如是告訴自己──雖說如此,但總覺得哪裡不對勁,至於是哪裡不對勁也說不上來。

  ──別想了,想這些毫無意義,而且還可能會讓我再度軟弱,因此……

  ──我必須保持這樣,絕對不能回頭,更不能後悔……否則我就是否定我竭盡一切手段,所做出的改變……無論如何我都不能讓這種事發生──

  精靈女王喬安娜如是加深心志,與此同時其本就鷹眼般凜冽鋒利的目瞳,更加鋒芒畢露、銳不可擋了。

  〈34〉

  ──她就是___,因此她必然會成為___,這一點無論如何都___,除非____,但那絕無可能,因為____。她注定活在____,只能___。沒錯,她就是____,絕對無法違抗___的____。

  這聽起來或許很___,但真是如此嗎?興許並不盡然,畢竟___,對她而言能夠成為___也是她所___,這一點無庸置疑,畢竟這是___。不過,她說不定未來____,若真如此──

  〈35〉

  躂、躂、躂……

  精靈女王在清冷空蕩的王宮中,舉步維艱地踽踽獨行。

  躂、躂、躂……

  她輕微喘息,原如鷹眼般的鋒利眼神,多了幾分滄桑。

  躂、躂、躂……

  此為何故?她也不甚明白,只知道自己似乎──

  啪喀──

  她雙膝跪地,渾身發軟,喘息也越發劇烈了。她很確信,自己的身體越來越不對勁,甚至不聽使喚了。這是因為染病,還是因為衰老?抑或是過勞?她認為都不是,身為「天選」救世主大精靈,基本上與疾病無緣,也近乎長生不老,如今自己也才三千歲左右,理論上再活個幾千年不成問題;而過勞也不至於,畢竟有拿捏自身狀況,以免過於拚命。

  既然如此,為何近來身體會每下愈況?她想不透。

  須臾,她越發喘不過氣,視野也越發朦朧,眼瞼逐步下垂──她使勁睜眼,並調整呼吸,這才讓狀況稍微穩定下來。此際她也不禁暗自感慨,自己再如何強大全能,也無法對自己使用治療魔法,但好在自體恢復能力強,一般而言無須仰賴治療魔法也能迅速恢復,但若是身體本身失調就不管用了,如這次的狀況就是,只能藉由基本手段來調整身體。

  只是,即便逐漸穩定下來,依舊感到全身乏力,而無法起身。當然有必要的話,她大可喚人來幫忙,但她不願讓人看見她不堪的模樣,故打算自行振作。

  「……嗚……我一定要……趕快起身……我還有很多事要做……」

  她緊咬牙關,使出渾身氣力,好不容易才顫顫巍巍地站起身,但隨後感到一陣眩暈,又再度跪地了。

  她扶額蹙眉,緊抿唇瓣,隨後渾身發顫。

  ──真奇怪啊,莫非我的狀況,其實比想像中還糟糕嗎……但之前也沒太多徵兆,莫非是強撐太久一次爆發出來了嗎……總感覺也不像,畢竟我有刻意避免逞強,還是只是我沒自覺而已?

  ──不過,即便如此,我也早就有太過逞強而倒下的經驗了,因此現在這樣也不是事,尤其我又活三千年了,什麼大風大浪沒遇過……我一定要努力……

  ──啊啊,不行……總覺得似乎很久沒這麼難受過了,而且不只是難受,還有一種難以言喻的……不是單純的脫力或掏空感,而是……

  ──我不懂……總覺得不太妙,感覺我似乎……

  「咳咳……」

  她咯出鮮血,這讓她不禁心頭一震,畢竟三千年來,除非受到重傷,否則從不咯血。結果現在僅僅是身體不適就咯血了,這絕對極其異常──這讓她備感不安,甚至有不祥的預感,最極端的情況就是會命不久矣;而這是她無論如何都不願發生的,因為她自認世界不能沒有她,哪怕其實近幾百年來,伴隨文明發展,人類逐漸壯大,進而逐漸擺脫精靈的掌控與欺壓,開始紛紛獨立建國,以致她的領土逐步縮減,也不再是世界之王了。

  縱使如此,她還是企圖繼續當「救世主」──她深信這世界沒有她,一定不可能迎來真正的和平,更不可能幸福。在她看來在人類紛紛獨立建國後,世界變得更加紛亂了,只是因為自己也喪失管轄權,能做的干涉也相當有限。對此她認為終有一日,要將這一切都奪回來,即便這並不容易,也必然迎來腥風血雨,但這是必要之惡,為了大義,可以犧牲一切。

  只不過,即便真的再度統一天下了,又能維持這種局勢多久呢?畢竟人類已經壯大起來,且壯大速度與日俱增,因為他們在前人的知識積累下,各方面的技術皆大幅提升,思想也逐步覺醒,進而促進文明發展──文明大幅躍進後,人類也大幅加快繁衍速度,以致人口與日俱增;反之精靈因無繁衍能力,只能藉由「魔力」自然產生,但能產生的數量相當有限,以致雖然精靈相當長壽,但數量難以增加。

  正因如此,當人類壯大起來後,精靈逐漸喪失在社會上的優勢了。如此一來,還想再以精靈女王身分君臨天下,恐怕難以服眾了。

  那麼,這樣真的還要堅持一統天下嗎?精靈女王喬安娜開始躊躇了。

  「……咳咳……」

  她再度咯血,並且面容擰曲。

  ──看來……我真的……但是不行,我現在還……無論之後要如何,至少要先振作起來做現在該做的……不能因為這點痛苦就……

  她緊咬牙根,再度使出渾身氣力起身,而後一面發顫,一面緩步向前──

  〈36〉

  【我說,妳還要逞強到何時?妳明明已經──】

  〈37〉

  沙、沙、沙。

  精靈女王在白雪紛飛的山林中,舉步維艱地踽踽獨行──而後身子一晃,應聲栽入雪中。

  她悶聲不吭,僅僅是暗自感慨「又來了」,緊接緊咬牙關撐起身子,拍落身上的雪塊,隨後試圖站起身──

  啪咚。

  她再度栽入雪中,雖然想再度起身,但她因為渾身發疼而動彈不得──不僅如此,她也感知到自己的魔力急遽流失,這讓她更感無力,甚至有些徬徨。縱使過去也曾發生過類似狀況,但也不若這次嚴重,而且會發生往往是因為消耗大量魔力所致,但今天並未如此,畢竟就連要拯救的村莊都尚未抵達(為此還刻意節省魔力),根本還沒有使用大量魔法的機會。

  那麼,究竟為何如此?她能想到的,就是近來因災厄不斷,為了救濟而馬不停蹄地四處奔波;而因為種種災厄,以致時局更加動盪,國務也與日俱增,這讓她更加勞心傷神,也不自覺地勉強自己了──而這還是在身體早已大不如前(雖然至今原因仍不明)的情況下,如此日積月累,遲早會承受不住,再加上今天又在寒雪中走了許多山路,這可能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了。

  只不過,即便是這個原因,那又如何?趕快振作恢復才是重點──不幸的是,她束手無策,只能一直俯臥雪地,任由落雪漸次覆沒自己。

  ──啊啊,不行……我再不振作的話,就會來不及拯救村人了……但我現在真的完全動不了,身體也越來越痛了……像是被千刀萬剮一樣……

  ──嗚……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啊!感覺……整個身體……好像被……碎屍萬段一樣……啊啊啊啊啊!

  她面容扭曲,痛苦呻吟,視野越發模糊,意識逐步遠去。

  ──啊啊……總覺得我這次可能真的……不,真這樣的話也太荒唐了……我也才活了三千多年,照理說應該……況且我要繼續……履行使命……繼續拯救……這個世界……

  如是暗忖的她,不禁緩緩闔上眼皮,意識沉落萬丈深淵中──

  ──而不知下墜了多久,她隱約感受到某股能量,這讓其意識非但逐漸停墜,還逐漸回升,終而重見光明。

  與此同時,她也睜眼甦醒,旋即發現自己被人類魔女使用魔法治療;而魔女注意到她甦醒後,便與她談話,接著她就得知自己是被對方的治療魔法與注射魔藥所救──只不過,一般而言人類與精靈的魔法效果通常不互通,如治療魔法就是。即便如此,這回卻湊效了,此為何故?

  人類魔女的解釋是,自己的治療魔法在過往的經驗中,對精靈還是有一定機率湊效,或許是偶然,也或許是她自身的治療魔法與眾不同。不過她特地強調,自己的治療魔法並沒有特別強大,可能只是對精靈的適性一般人類的治療魔法還高而已。

  對此,精靈女王喬安娜不禁暗忖,莫非這就是奇蹟嗎?明明自己可能幾近瀕死,卻碰巧遇上能治療自己的魔女,而且還是人類。這樣看來,自己的命運果然不該到此為止,應當要繼續履行救世使命──然而,自己其實並沒徹底恢復,不如說其實恢復得很有限,主要只有痛苦減緩,但依舊全身乏力而無法起身。於是她拜託對方加強治療,但對方無論使用何種方法,都沒能讓其身體進一步好轉。

  而後,雙方決定為不浪費魔力及魔藥而暫停治療,確認治療方針後再重新進行;而在確認治療方針的過程中,也談到其它話題,諸如彼此的身分背景之類。而在魔女大底得知喬安娜的狀況及一些過往後,便反問為了當「救世主」而不擇手段,甚至成為暴君是正確的嗎?所謂的拯救,一定要建立在「無情」的犧牲之上嗎?固然犧牲可能是在所難免,是必要之惡,但這代表就要不擇手段,冷血無情地獻祭以命換命嗎?

  對此,喬安娜雖然做了一番辯解,但不知何故,也逐漸心虛起來,甚至心坎深處開始隱隱作痛──她認為這不可理喻,明明自己早已捨棄了情感,只相信自己的正道,怎麼可能會因為初識者的三言兩語,就動搖心志了?

  ──莫非是因為,我身體嚴重衰退,剛才還似乎一度瀕死,連帶心態不再堅若磐石了吧?但這兩者真有關聯嗎?

  她越想越迷糊,便決定拋諸腦後──然而魔女又反問她,是否真心想繼續貫徹救世使命?一直以來對救世的執著,究竟是為了什麼?真的是因為使命感,還有為了「他」的期望嗎?若真的有為了「他」,那他真的會希望自己為此變得殘酷無情,甚至殺人不眨眼嗎?說到底,他究竟為何會至死相隨?他所認同的,究竟是什麼樣的自己?這些精靈女王都答不出來,但同時身體的疼痛也再度減輕了。

  而後,魔女表示喬安娜只要順從真心就夠了,不需要為了任何人,也不用為了這世界,永無止境地奉獻生命──她說自己雖然踏上救濟之旅,但不奢望自己能拯救世界,她很清楚自己的極限,對她而言能盡可能地幫助到人,就已經心滿意足了。但喬安娜認為,她又不像自己一樣是為救世而生,自然無須承擔救世責任,根本無法比較。對此對方回答,無論是誰都無須被使命束縛,因為一旦被束縛,就會淪為使命乃至命運的奴隸及囚徒了,最重要的還是自己的想法,如此才不會迷失於命運的迴圈中──尤其既然是不願成為「命運的囚徒」而割捨情感,就更理應如此,否則只是以另一種形式,被命運困縛罷了。

  ──況且,再如何長壽也不可能永遠救世,「救世使命」終有結束之日,自己的時代終會過去。像現在陛下的領土越來越小,這也意味自己的時代已經逐漸過去了。既然如此,又何須緊抓不放呢?

  魔女這番反詰,讓喬安娜再度無言以對。雖然她認為理應反駁,但思緒一片紊亂,無法組織出隻字片語,只覺得一直支撐自己下去的信念,瀕臨崩塌了──莫非這兩千多年來,為了救世而捨棄情感,不擇手段是錯誤的嗎?若真是錯誤的,那這兩千多年的努力算什麼?莫非全是枉然,只是一廂情願的執念嗎?她無論如何都不願接受這點,於是再度開口反問,而她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原因是凡事有利有弊,沒有完美無缺的正解,重點在於是否違背真心,以及是否作繭自縛。

  喬安娜聽此,眼波微漾,並摀住心口。與此同時,她的身體也幾乎恢復了;而她將這點告知對方,對方為保險起見,便仔細確認其狀況,確認恢復原狀後,為了不耽誤彼此的行程,而就此分別了。

  此後,喬安娜再度思忖,自己為何會被初識者的三言兩語動搖心志?不僅如此,這些話貌似還有助身體好轉,雖然魔女說過可能是剛好自癒,但體感上並非如此。那麼為何會因為這三言兩語,就讓身心有如此巨大的轉變?她毫無頭緒。

  片晌,她發覺雪勢漸次消停,灰雲也逐漸散去,金光自雲隙灑落而下,緊接在金光灑入她的視野之際,她恍然瞥見,始終無法忘卻,但下意識不願憶起的金髮男子容顏──

  ──啊。

  縱使她明白這只是幻影,但她大抵心知肚明,會瞥見幻影的緣由。若緣由真如自己所想,那麼一切或許都說得通了。

  她眨動目光,金髮幻影轉眼即逝。她先是微微垂眸,若有所思,隨後抬眼並邁步,朝山林的盡頭前去──

  〈38〉

  就在剛才,我久違招待了精靈客人,並從他身上大略得知其母國,亦即我五年前去過的以精靈族為主的國家「烏爾卡」的狀況(當初會去主要是因為母親曾講述布林奇去該國的經歷,而決定親自走訪一趟)。首先,約莫在兩年前,在年輕的精靈國王之極力改革下,國勢蒸蒸日上,當地精靈與人類的關係也日漸改善了,故吸引更多人類來此發展;而人類的才智、勤奮與技術,進一步推動國家發展,這也進一步改善與精靈的關係,逐漸與精靈共存共榮了。

  聽到這些,我相當欣慰,這或許也證明了,當年我所遇到的精靈女王,能放下救世執念,將國家交予他人是正確的。就我所知,在我救治她後不久,她就將王位傳承給最年輕有為的官員,隨後就安詳離世了。而這位新任國王,雖然執政初期的改革沒顯著成效,但在努力調整下,總算一步步讓國家步上軌道,並在兩年前,讓國勢突飛猛進了。

  不過,雖然這是可喜之事,但我也不禁感慨,那位精靈女王不但早已解脫,而且還有人延續她的理想,哪怕沒有拯救世界,但至少壯大了國家。如此一來,她在天之靈也應當沒有遺憾了。然而,我卻沒能繼續實踐救濟理想,只得懷揣傷痛,回歸最初的傷心地,並持續懷揣傷痛而活,也不知何時能解脫。

  更諷刺的是,讓我放棄理想的源由,還是我當初鼓勵她的說辭,諸如別被使命束縛,否則會淪為命運的奴隸及囚徒。當初會那麼說,是因為我壓根不相信命運,但在歷經那次慘絕人寰的悲劇後,我就不得不相信了,因此也喪失了救濟熱情,終而捨棄理想了。

  ……我究竟,還要這樣懷揣傷痛到何時呢?縱使那高深莫測的蝴蝶使曾跟我說過,只要心懷希望,終有一日會獲得幸福,但真是如此嗎?我不敢奢想,畢竟要是奢想了但沒實現,一定會被更大的痛苦反噬吧……



  本章就此告一段落了,至於何時更新後續就再說吧(ry

  回到故事本身,喬安娜所遇到的人類魔女,以及末段的主述者身分,應該很容易看出來就是克勞迪雅,而「烏爾卡」相關在4-6就提過了,只是當時是布林奇視角;而加上本章內容後,整體發展就是喬安娜當救世聖女→遇到艾略特→艾略特過世→回到孤獨寂寞的狀態但難以適應→變成冷酷聖女→成為精靈女王→布林奇造訪精靈國烏爾卡→精靈女王被克勞迪雅拯救→精靈女王傳位後駕崩→精靈女王的繼任者極力改革→精靈國烏爾卡國勢蒸蒸日上→現在(末段克勞迪雅視角),過程長達三千多年。

  大抵如此,現在是除夕夜,除夕快樂!也預祝新年快樂!龍年行大運!

創作回應

芯玥兒
琴海大除夕快樂
2024-02-09 20:20:15
湛藍琴海
芯玥兒新年快樂~
2024-02-10 12:13:33
山梗菜
龍年快樂,財源龍滾來!
2024-02-09 22:18:57
湛藍琴海
龍年快樂!龍年吉祥[e12]
2024-02-10 12:13:54
艾爾琈
歷經三千多年治理的歲月,喬安娜女王也辛苦了呢
琴海新年快樂ww
2024-02-10 00:55:44
湛藍琴海
其實治理不到三千多年,因為之前有當上千年的救世主,後來才成為女王的,而當女王(治理國家)的時間可能只有一千多年這樣~

艾爾琈新年快樂[e24]
2024-02-10 12:32:02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骯,琴海大新年快樂,福龍迎祥https://i2.bahamut.com.tw/editor/emotion/12.gif
2024-02-10 17:36:38
湛藍琴海
也祝句點新年快樂!龍來運轉[e12]
2024-02-11 10:57:54
風靈草
琴海新年快樂(◕ᴗ◕✿)
2024-02-11 00:01:19
湛藍琴海
草大新年快樂[e24]
2024-02-11 10:58:06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