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柯爾霍格帝國傳 第六章 焚炎帝都 2.回憶

黑漆 | 2022-05-21 08:58:51 | 巴幣 128 | 人氣 73


  我是平民的孩子,出生於一個非常平凡的家庭,父親是一個帝國的戰士,投身於與王國的戰爭中多年——母親則是一個鍊金術士,是在帝國境內少數會用魔法的魔人族。

  打從出生以來,我就與其他人有些不同,從那一刻開始我自認不凡。

  其他孩子在城鎮內玩樂,我卻沒有跟上他們的步伐,我在意著這個生活的地方是什麼樣的地方,在生活的周遭探險著,追著母親與父親的腳步詢問著關於此地的事情……

  那時候不是愛國心,只是單純的求知慾在作祟,甚至想知道世界到底有多大,在遙遠的土地上的人們是否和我過著一樣的生活等……全都是我想知道的事情。

  於是我最常糾纏的便是母親,因為父親總是在外與敵人抗戰。

  在家裡,母親一邊煉製藥劑,我站在她的身旁,抬起頭望著她的面孔。印象中她和我一樣是一頭灰綠色的捲髮,還有一些紅玉色的眼瞳,卻比我要高大的多。

  「媽媽,妳怎麼看我們的生活?」我問。

  當下我沒有開玩笑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母親會如何說我們的生活,當時我只知道有一個皇帝成立了這個國家,國家因她而富強,從此展開了長年的戰爭,是好是壞我也不知道。

  那年,我只是個年幼的四歲小孩,問著這個問題就說明我相當不正常,但這確實是我想知道的事情,從以前開始我都不介意對別人展示自己的心靈面貌,那怕——異於常人也同樣。

  母親訝異的看著我,可很快的露出了笑容,與我一起生活的她,大概也習慣我問奇怪的問題了,我記得我還問過為什麼斧頭非要是戰士的武器首選……

  她轉回視線看著大鍋,溫柔的回:

  「是很完美的生活啊,不缺乏食物、也有地方住、生活都還算順遂,只是妳爸爸他常常在外讓人感到比較寂寞而已,但是這也沒辦法,戰爭就是這樣的一件事情。」

  「戰爭……?」我歪過頭,看著母親。

  「密絲緹妳知道是什麼意思吧?」她苦笑了一陣。

  我點了一下頭,確實明白其含義。意思就是兩股勢力之間的全面抗戰,透過人與人之間的廝殺判斷勝負,過程中有千百種手段是為了勝利會計出的,更是一種於世界上站穩舞台的方式……

  是一種沒有壞處的行為,就連父親都很是讚賞,戰爭還能夠替人帶來快樂與享受,父親是那麼說的,我也不疑有他。對於戰爭,了解大概是這樣吧。

  為此皇帝殿下才會展開戰爭,為了站穩舞台也為了獲得幸福。

  「那媽媽為什麼不去參加戰爭?」我問。

  她訝異的睜大了眼,無奈的聳了一下肩膀。回:

  「因為媽媽不會戰鬥啊,只適合待在後方給予後援,像是現在的密絲緹——只需要待在家裡想念著爸爸,就足夠了。」她挪過手摸了摸我的頭頂。

  「好的……」

  那時候,壓根沒有意識到戰爭的代價,也不知道流出的鮮血會流淌至何方,無知的小孩終究是無知的小孩。

  #

  千料萬料,誰也沒有料到一切會在兩年後迎來變故。

  父親死於戰場,母親就徹底變了一個人——

  得知消息的那一天,她悲痛的哭臥於地面上,那是我第一次看見母親哭泣,上前安慰卻又沒有半點意義。令人感到最惋惜的是,那一天我竟然沒有太多的感受,只因為我想著……

  父親是光榮戰死的,應該去到魔神身邊,替其效力了。

  這有什麼好傷心的,應該是一件光榮的事情,這一切都是這個文化的信仰告訴我的事情,如今回頭一看便是如此清晰。但是,當年的我並沒有看透,只是一味地認為父親現在才開始光榮的活著。

  母親卻不一樣了,她從那天開始,終日說著要殺光人類,為自己的丈夫報仇,家裡的氣氛全都變了——

  我來到外頭,才注意到了,整個帝國其實都是這種風氣。

  消滅王國、擊潰所有國家、無止盡的打下去,這才是魔人族的價值,這種聲音渲染著耳朵,我才想到——

  如果把所有國家都消滅,讓帝國成為唯一的國度,母親是否就會變回原本的母親?人們是否會變回以往認知的好大人們?只要達成的話……大家就會幸福嗎?

  由此開始,我鑽研起戰爭的兵法以及執政的方式,將目光放在了帝國宰相的位置,差不多也是從這裡開始,我與我的鄰居青梅竹馬才有了比較多的交流——

  亞瑟.貝西摩斯,一個徹頭徹尾的笨蛋。

  自我開始研究國政的同時,周邊的人一個個變得又高又壯,再加上我總是一副陰沉的樣子,自然就成了他們欺負的對象,這時候都是亞瑟會出面保護我,對於他的強大我很是羨慕。

  我沒有強健的身子,有的只有腦袋,所以我也希望能有一把屬於自己的利劍,能替自己開闢道路——而我選擇的便是他。

  我記得在認識他的一段時間之後,他在一條街上對我問:

  「密絲緹,妳為什麼會想當宰相?」

  那時候我已經把自己的夢想告訴他了,但我最缺乏的是作為宰相的力量,因為魔人族必須擁有力量才能當官,這也是必須跨越的最大難題。

  當然,亞瑟不是因為我弱小才問我這個問題,只是想知道為什麼我非當宰相不可,可我不認為身為笨蛋的他會明白,為此我並沒有好好解釋。

  「只是想保護人們,不行嗎?你擁有力量的話,保護魔人族不受外敵侵害也不為過吧?在正確的地方使用自己的力量,我想都是人該去思考的事情。」

  那時候的我比現在的我還認真,披著小孩的皮,卻不是個小孩的心靈。

  當然,亞瑟當時是聽不明白的,而我也還說的不夠深。更深進去便是追尋著魔人的幸福,為了追尋幸福而戰,為了不再有悲傷而戰,戰鬥到最後幸福就會降臨,當時我深信著這一切。

  至於亞瑟怎麼看待現在,應當就與我當時說的有關吧?那是我必須背負的罪孽,是我造就了現在的他。

  他是個徹頭徹尾的笨蛋,無論當時還是現在都是,總是輕易相信他人,輕易的聽從我的話語,但我知道他為何對我百依百順——

  因為我是唯一與他解釋的人,他也喜歡上了這樣的我,其實我也喜歡他,對於單純的人我一向不討厭,但是為了自己的願景,我收起了這份感情。

  開始磨練自己的武學時,我嘗試了許多方式,最終才將目光放在血魔法上,因為它是身體孱弱的人也很好使用的魔法,因此才會鍛鍊成如今的我。

  在兩邊的學習中,我越發覺得帝國需要我的出現,我需要改革一切,推動國家的發展,看著其他人的努力付出,我也越發努力……開始真心的對國家有所祈願。

  #

  我與古爾拉蒂絲王的相遇,大約是在進入軍校的時期吧。

  當年帝國的軍校只需要就讀兩年,而我是十二歲就進入就讀了,同班的幾乎都是比我要年長的同學,其中也包刮著普佐林頓。

  那段日子中,我將自己的才華盡數展現,手持著最優異的表現,屹立於軍校之中總特別的顯眼。除此之外,我還有忠心的手下,那就是亞瑟,因此我們幾乎是不敗的組合。

  最終受到古爾拉蒂絲王賞識,以最年輕之姿就任了宰相。

  她是個什麼樣的人?起初我覺得她是個無情又殘酷的君王,沒有半點感情,只是運轉著國家的核心。因為她從不表露自己的真心情意,滿是威嚴的樣子更讓人為之震攝,所以我也不知道該怎麼靠近她。

  「皇帝殿下,這是本次的戰死者名單。」我一如既往的將戰死者名單遞給她。

  大多時候,她只是若無其事的簽字,可她這次似乎看見了某些名字,為之愣了一下……悲傷的視線也隨之流露而出,我才知道她是對士兵的死有所悲傷的。

  但我沒有明白,因為戰士的死是必然的犧牲,他們光榮的去到魔神的身邊,有什麼好悲傷的?

  「皇帝殿下,您正感到悲傷嗎?」於是我大膽的問。

  她果斷的點了一下頭,便回:

  「戰爭有時候是必須的,但我也不想看見同族戰死於沙場,聽上去很軟弱,但這也是事實——因為死去的一切可都不會回來。」她轉頭看了我一眼。

  「他們去到魔神的身邊了。」我回。

  她這時放下了文件,伸出手摸了一下我的臉,她的手十分冰冷,她笑著問:

  「在哪裡?妳在我身邊看見了誰?連號稱司掌冥界的魔神身旁都誰也沒有,妳真覺得他們去了魔神的身邊嗎?」她的雙眼十分哀傷。

  那瞬間,我愣了。

  千料萬料中,都沒料想過這個盲點,既然去了魔神的身邊,為何古爾拉蒂絲王的身旁會一個人都沒有?反而只有我這個活人站在此處——

  所以,父親根本沒有去到魔神的身邊——而是就這麼消散了嗎?

  想至此,當時的我不禁潸然淚下。

  「最後,誰也沒有真正的抵達,因為是妳所以我才說出口,我想妳可以理解的。」她挪開手,轉回身子——在文件上簽下了無情的字樣。

  我才明白,我想的既沒錯也有錯。她是個無情的皇帝,卻也是個柔情的女人,她兩個都是——由一個柔情的女人強行把自己塑造成無情的皇帝,就是現在的不死皇帝。

  從這一刻開始,我才真正的想效忠於她,因為我看見了她身上的孤獨。

  在晚宴中,她提著酒杯獨自在窗外喝酒,唯有我一人站在她的身旁。

  「我說,戰爭的盡頭有什麼?」我主動對她問。

  發自內心的對自我感到質疑,自從看清了魔神一事之後,我內心構築的一切都開始在崩塌,轉而建立起新的景致,而我自己想徹底擊潰以前的自我。

  為什麼要那麼做?我覺得是自己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所致,光從父親的死到自己的信仰,我才知道這一切都是鼓吹戰爭的騙局。那麼,戰爭的最後真的有幸福在等待嗎?還是說我們只是看著鮮血白流?

  如果我一直都是讓鮮血白流……那我——

  古爾拉蒂絲王微笑著。她說:

  「戰爭的最後只有虛無,因為戰爭只是一種達成目的的手段,目的達成之後戰爭便會結束,來到和平的時代。也唯有停止戰爭,才會擁有幸福。」

  「……」

  她的話語,輕描淡寫的讓我接受了,仔細一想並沒有錯,也能明白她發起戰爭的目的。

  她打從一開始就不是想消滅所有敵人,因為那不可能辦到。

  只是想謀片能讓人們安心生活的土地,爭取人們的生活權利與地位,藉此讓人們幸福而已。如果是這樣的話,鮮血是否白流?我想答案是否的,從這一刻開始,我便知道了最終的結局。

  

  果不其然,在十年後戰爭結束,古爾拉蒂絲下達了終戰協議——

  也是我早已料到的事情。

  作為主戰派的我,如果不下任就會讓聲浪繼續燃燒,我老早就做好了下任的準備,於是鬆手了一直以來的執念。

  但我仍然發現,自己想服侍她。

  雖然不能說完全,自己卻是少數能夠與她心靈相通的人,看著她孤獨的背影,看著她漸行漸遠,才是此生最大的難受吧。

  她與其他人不同,雖然最為強大卻又不追尋魔人族傳統的強大,而是找尋著其他的方式追尋人們的幸福,那是一種全新的強大定義。

  漸漸的我才意識到,力量的強大並不足以決定什麼,如論如何追求其強大都不會改變生活的意義。

  所以我不再追求力量,不去追求沒有意義的力量。

  追求幸福需要的不是力量啊——

  是耐心。

  耐心的一步一步達成目標,找尋正確的道路與出口,一次又一次的去實踐,才是追尋幸福的方式。

  她也是,透過一步一腳印的行為,才建立了如今繁華的柯爾霍格帝國,為此耐心才最重要的關鍵。

  保持著耐心,有朝一日也能與王國相通心意,共同生活吧。

  就如同居住在帝國的人類一般——

  

  打倒了諸多聖騎士,衣服被砍出了無數破痕,身上沾滿了血液,一番血戰之後仍屹立於此——

  「不會讓你們過這裡半步。」我說道。

  轉過長戟,對著火光之前的聖騎士。

  此刻——帶頭的修女走了出來,她有著一頭金黃色長髮,一雙紫晶色的眼瞳,眼瞳中夾帶著強大魔女特有的紋印……

  她攤開雙手,笑著問:

  「閣下就是密絲緹.羅西恩嗎?」

  「是又如何?」我回。

  她知道我是誰,只是刻意的一問。

  她摸了摸下腹,詭異的笑著,歪過頭便說:

  「還真是可憐的孩子,不過是皇帝殿下的一枚棄子,利用完即丟的工具,至今竟然在為此而戰呀。」

  「……」

  她是幾個意思?看來是打算徹底我與作對了。

  「膽敢那麼說——想必妳做好受死的準備了!」

  她笑了笑,隨即我提著長戟直衝而上——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這次帝國會因為內亂而削弱不少,如果有野心的國家知道肯定想趁機分一杯羹吧( ´・ω・`)
2022-05-21 12:55:42
黑漆
確實會,所以這很考驗之後皇帝的行動與能耐,敬請期待了!
2022-05-21 14:46:3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