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柯爾霍格帝國傳 第六章 焚炎帝都 3.軍神落日

黑漆 | 2022-05-23 08:44:46 | 巴幣 132 | 人氣 66


  高升的火炎焚燒著帝都,熟悉的身影站在我的面前,那是夏洛特的伙伴之一……好像叫做希希緹吧?她站在廣場上架著斧頭,任由熱風吹襲身子,直望著我與我與的兄弟。

  「你不幫忙嗎?」我看著她問。

  我從酒館一路殺著叛軍出來……最終抵達了此地,看見的便是身上一滴血都不染的她,顯然沒有與任何人打鬥。

  要說我為何會與叛軍戰鬥……其實我也不曉得,只是因為他們不分青紅皂白的攻擊,所以與他們抗戰。身為帝國的軍神,自己是否要為了柯爾霍格帝國繼續效命,自己也不清楚,但是——戰鬥就在眼前的話,我還是會去。

  希希緹轉過斧頭,指向我們——

  「抱歉,其實我是他們那一邊的人,現在依照計畫,必須要殺死你們。」

  她語氣嚴肅的說著,手緊握著斧頭,改為雙手握住,擺出了戰鬥的架式。

  我身旁的托克訝異的張開了嘴,但是很快的咧嘴一笑,架起拳頭擺出了備戰姿態。他和我的想法一樣啊!這女人的計畫是什麼不重要!只要我們在這裡擊潰她就好了!

  架起劍盾,面對著眼前的希希緹——

  她率先邁出腳步,轉瞬間抵達我的面前,舉起斧頭直接轟落。

  抬起盾牌,用側緣從斧頭刃緣的角度將其偏開,轉過闊劍一掃而上。她快速的轉過斧桿,正面接住斬擊的同時,架開斧頭回身一踢攔截住襲擊而上的托克。

  她轉而將斧頭一閃而落,托克注意到攻擊的剎那間迅速往後迴避。斧光墜落的地點塵土飛揚,大量的石磚飛濺至半空中。

  我抓準這個機會,舉起闊劍,從背後斬上。她用斧頭掃過地面,往上一甩的動作比我的攻擊還要快速,注意到的時候難以閃避,於是我往前擠身並用盾牌壓住斧桿,強大的衝擊卻將我打飛出去——

  於半空中翻了幾圈後張開雙腿踏穩地面,另一邊的托克便一拳朝她的頭上打了上去。她扭開身子迴避,但是第二拳接踵而至,在此刻她將斧頭往後一抽,用斧柄的末端一招震飛了托克。

  接著她架起斧頭,直達我的面前,一斧斬落。

  同樣的偏開身子,用盾牌的側緣滑過斧頭的刃緣,使她的攻擊力道偏開,往前用盾牌頂撞她。命中的手感相當確實,但她卻沒有後退半步,可托克依然在此時從她的背後逼近,一拳朝肝臟打上。

  她將斧頭往後抽,一甩將托克打飛,而後方的我同樣遭到斧尖的掃擊,但我並不想拖延下去,於是任由斧尖砍傷了胸口,並舉起闊劍斬落在她的肩膀上。

  兩人同時濺出了血,但是她的盔甲替她擋去了大半的傷害,因此傷口並不深。她轉過身一把將我踹開。此刻我舉起盾牌擋下腳踢,身子往後退了一段距離……

  戰鬥中的傷害使人清醒,以前在戰場上也是常常受傷的,滿身的身痕是一種榮譽,這是從小時候開始父母便告訴的我的話語。

  從小開始,我就是為了戰鬥才鍛鍊體魄與技巧,與玩伴托克總是一起奮戰,並一起加入了柯爾霍格帝國軍,為其效命。

  因為戰鬥就在前方,為了榮譽而血戰。

  想至此,沾了一點自己的血,透過頭盔的隙縫看著沾了血液的手,這是赤紅的榮譽。

  可我至今卻覺得有些空虛。

  隨著年老,戰鬥力也不如以往,榮譽似乎沒能帶給我什麼,除了呼天喊地的歡迎聲與追求者之外——似乎什麼也沒有。

  但是眼前的戰鬥,仍然讓我熱血沸騰!甚至比角鬥場上還要更來興致。

  架起闊劍的同時,希希緹直衝而上——

  她使起斧頭十分兇猛,轉瞬間就是一個直劈。偏開身子迴避,用盾牌的緣往內敲擊她的胸膛。她轉過斧頭正面用桿抵擋,托克此時出現在她身後,一腳踹向她的頭部。

  她硬拉過斧頭,迴旋一閃的瞬間,強風的漆黑的閃光一閃而過——

  我的身子立刻失去平衡,往後飛了出去,血液順著飛出去的路徑噴散,手臂與胸口都被砍出一道相當深的傷口,疼痛感加劇時使人備感清醒。

  另一邊的托克也跟著飛了出去,他是腹部被砍傷,但他縮起肌肉避免鮮血流失,接著踏穩地面瞬間衝回希希緹身旁,一拳打上。

  只見她轉過半個身子用手接住,身子跟著往後退了一段距離,舉起斧頭直穿過眼前的托克。當然,他也不笨,直接往上翻過身子抽身,並甩開希希緹的手,落於地面上的瞬間一個掃腿。

  她便立刻退了開來。我躍起身子,從她的上方墜下,一劍斬落。

  銀白的劍光閃爍而下,她舉起斧頭正面攔下,直接將我推開。此刻托克鑽入了漏洞——一個涵蓋著鬥氣的直拳朝她的頭部打去。

  她卻在瞬間內反應過來,撇開頭迴避,轉過斧頭打中托克的肋骨,將其擊飛了出去。我在這時衝至她的身旁,趁她還沒能轉移過視線,一劍斬下。

  她卻知道我在這,當我看著她抖動的兔耳,才正式想到這傢伙可以透過聽聲判斷戰場的狀況。她舉起斧頭用斧刃正面衝擊我的劍刃,將銀白的劍刃砍飛了出去。

  托克閃身而回,帶著斷好幾條肋骨的傷跩出勾拳,從希希緹的腰際打擊她的內臟。

  她注意到的瞬間同樣難以閃避,便轉過單手用手去承接,盔甲硬生裂了開來。轉過斧頭的她,一掃而向托克的脖子。只見托克瞬間往後彈開迴避,我便架起盾牌直接衝打她的頭蓋骨。

  希希緹退開迴避,我立刻穩住身子,轉過盾牌面向她的瞬間,斧光以至。

  斧刃正面斬擊在盾牌與手上,左手隨著盾牌飛上了半空中,血色染紅了她的斧頭……

  一陣疼痛席捲而來,不禁退開了一步。

  任由鮮血直流,止也止不住。還是第一次在戰場上受到這麼嚴重的傷,整隻手都被砍飛了……

  「歌利亞!!!」傳入耳中的是托克的吶喊聲。

  此刻我猶豫了一會,我現在的戰鬥是為了什麼,看著希希緹的斧頭再次揮落,身體一邊準備迴避,腦袋又一邊思考著。

  我深深的感覺到,這一次自己大概會死。

  死前依舊沒有明白皇帝要我明白的是什麼,總也不好吧,所以我思考著。

  為了什麼而活,我想我還是為了戰鬥而活,但我是為了什麼而戰的?名譽?榮譽?還是單純的享受。我得到的名譽足夠的多,老早就滿足了,可我如今還是在戰鬥。榮譽?榮譽至今反而顯得空虛,因為早已失去了意義,在一個年邁的老人身上顯得有些多餘。享受嗎?我確實很享受,卻又不是單單因為享受而熱血沸騰。

  燃燒自己生命的快樂——有過這種想法。

  但是這也不符合我所面對的局勢吧,因為燃燒自己的生命有許多的方式,絕對不只是戰鬥。

  我的一生都在為了柯爾霍格帝國而戰,與托克和亞瑟一起征戰四方的時期實在是非常愉快,在我們的戰鬥下帝國得以富強,民眾得以安心與幸福的生活,所以我繼續戰鬥,打算就這麼戰鬥到生命燃盡的一天。

  為了國家而奮戰——為了同胞而舉劍,啊……

  這就是……所謂的意義吧。

  注意到此刻的瞬間,托克正往我的方向衝來,而我因為失血而跪倒身子,更因為體積龐大更不能大量失血……如今也是被自己的巨人之名絆住了啊。

  抬起頭,希希緹舉起斧頭,一斧斬落。

  #

  「歌利亞——!!!」

  托克才剛做出呼喊,歌利亞的身體便被切了開來,隨之倒下於血泊中。

  剎那間,托克愣住了。

  他從沒想過自己的兄弟會戰死於這種地方,因為年邁帶來的負擔要比他想的多太多了。他雖然知道年輕時的自己比現在還強,但是卻不曾覺得會像這樣遭到斬殺……眼前的景色猶如魔神傳說中的各魔神。

  全都是在年輕時闖下一片天,年老時一一遭到殺害,最強之名也被其奪去,那麼這份年輕時的榮譽意義何在?他懷疑了。

  如果說榮譽真的能夠帶領自己到彼方,那麼歌利亞應當會戰勝眼前的對手,可他並沒有。那怕他去了魔神所在的地方,似乎也不過是他人的手下敗將,那與兩人共同追求的最強之名並不相符。

  托克緊握住拳頭,呆愣的看著眼前的景象。

  自己到底在為了什麼而戰?當歌利亞的頭盔滾落,他看見熟悉的面孔時,面孔卻是安心的笑著,他才明白了——

  歌利亞在死前意識到自己為何而戰,托克雖然還不明白,可一邊流著淚珠一邊整理了情緒,他想為了伙伴的安心而繼續奮戰……也是為了歌利亞曾經在此奮戰過的證明。

  他抱持著廢了身子的打算,擺出了年輕時的架式。

  「來吧,此生最強的敵手。」托克說道。

  希希緹舉起了斧頭,面對托克——

  托克直衝而上,轉過拳頭:

  「騰龍流火拳!」

  扭動手臂的同時將肌肉緊縮至最緊,將火炎壟罩在拳頭上迴轉,使盡全身上下的力道直擊而上。她正面舉起斧頭抵擋,火光衝散的瞬間她退了好大一段距離……沿路的景致隨之吹散而起。

  托克感覺到這一拳讓自己手臂內的骨頭裂了開來,但這才是他年輕時用的招式。他往上一踢:

  「天鳳纏水擊。」

  一腳踢飛了希希緹的斧頭,那個瞬間希希緹睜大了眼睛,眼神中充滿了詫異。

  托克無視於腳與手的劇痛,轉過身子凝聚鬥氣與元素之力——

  「聖龍天慧擊!」他轉過手臂一拳打上,金色的光輝直逼希希緹的面前。

  但他的手臂也隨著衝擊逐漸受損,骨頭硬生裂開,只是用著肌肉強硬的往前衝打,招式已出勢必廢了自己的手。托克抱持著今後不再戰鬥的心情決定與希希緹決一死戰,希希緹自然也看出來了。

  她其實能閃過,但是決定尊重於對方的心情,將魔力凝結於手上,全力的反打回去:

  「天崩!」

  兩個拳頭相互撞擊,金色的光芒雖有著強大的力量,卻被強烈的震波以及年輕力壯的體魄給打個粉碎,手臂的肌肉與骨頭隨之瓦解與碎裂開來……

  天崩的衝擊瞬間打碎了托克的左手與右腿,右手更是整隻瓦解開來,他的身子隨著天崩的衝擊飛了出去——

  在飛散的磚瓦中墜落,沿路是滿地的血色,他倒臥在磚瓦之中一動不動,看著天上的夜空……

  從天上慢慢飄下白雪,遮蓋在托克的臉上,他望著帝國的天際,緩緩張開嘴:

  「六十年來,生於帝國死於帝國……我想戰鬥的意義……是帝國的人民吧……我想我懂了……皇帝殿下終止戰爭的目的……為了讓下一個世代……不再為戰爭所苦……不再為仇恨所縛,能夠自由且幸福的活著……這才是真諦吧。」

  「那我的生命……也有了意義……剩下就交給你了,亞瑟啊。」

  他最後的意識也在此消逝,希希緹走到了他的身邊,看著他的遺體不發一語,僅是拿出了一塊布,蓋在了他的臉上……

  希希緹轉過身子,面對燃燒中的帝都,天上的掃帚劃破紛飛的雪,降落於此地——

  從掃帚上下來的是夏洛特與愛蘭,夏洛特第一眼便看見了倒臥在血泊中的歌利亞與托克,愛蘭也隨之愣了一會。

  最終,兩人的視線一齊落到了希希緹身上,她的斧頭與盔甲上染滿了血,人顯然是她殺的,因為周遭也沒有其他人能辦到此事了。

  彼此的對視相當漫長,持續了一分鐘左右的時間,都對於對方在此感到了無法置信,因為希希緹最不想遇上的人就是夏洛特等人……才刻意讓他們往凜冬城去的,目的就是為了不遇上他們。
 
  如今,他們卻碰上了彼此,彼此也都認清楚了,彼此之間是敵人。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帝國三兄貴只剩一兄貴了(´;ω;`)
2022-05-28 16:40:53
黑漆
是的Q W Q,兩人都倒下了......
2022-05-28 17:59:4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