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柯爾霍格帝國傳 第五章 凜冬城決戰 8.皇帝困局

黑漆 | 2022-05-19 10:33:07 | 巴幣 130 | 人氣 82


  修瑟里安王國,王都城堡——

  是我現在所處的位置,各國的君王都聚集於大議會堂,繞著圓桌圍成一圈,王國的老國王坐在正前方的位置,舉著一把不符合他身子的重權杖。

  初樂國的代表並非是他們的樂皇,而是其陰陽師輔佐——

  鹿野。

  巴比菲的代表也同樣不是老帝王,而是其第二王子。

  實際上一國之君抵達的數目只有一半,代表有一半的國家並不在乎冒險者公會的事情,對於總會長可能會被替換也感到無所謂。

  而我擔心的是王國會從裡頭安插自己的人手,導致冒險者公會開始出現政治的立場……為此對於本國來說這次會議十分重要。

  妮亞她站在圓環桌中央的小台階上,用著冷澈的視線盯著王國的老國王與一旁的葉什維卡。

  布蕾雅作為代表之一,她拿起書卷。說:

  「感謝各國的代表聚集與此,冒險者公會是連結各國對抗各式災難與問題的組織,現在由修瑟里安王國第二十一任國王:安彭德三世,提出了不信任案,其原因是就任總會長一職的妮亞.赫海赫茲,於柯爾霍格帝國境內引發了一陣混亂,還是於魔神誕辰之日的魔神祭中引發的,同為友邦國的王國故此提出不信任案。」

  她說此話時,神色相當認真,卻也讓人看不出她的心思朝向何處。

  第一時間中,我尋思了一會……

  作為帝國的皇帝,第一有權提出不信任案的是我,但是作為冒險者公會的立場,各國確實都有提出不信任案的權利,這是當時締結的條約內容。

  問題是,由王國提出便十分詭異,雖然現在是結盟關係,但是王國與我國之間的新仇舊恨可以說是數不勝數,他們大概真如我所想,想要將妮亞擠落並推崇新的人上任,好讓組織王國化吧。

  儘管我很在意妮亞的動向為何?但是眼下先保住她絕對比任由王國宰割保險,為此我要找出破口。

  「帝國的事情不應由王國的角度來查看,雖然妮亞.赫海赫茲於帝國引發混亂一事是千真萬確的事情,但是就事情的核心來看,他們是針對於單一人士為中心行動,難道不是因為他們必須於幕後處理掉即將威脅本國的存在嗎?」

  有些時候,謊言是必須的,至少我不認為大賢者的弟子有必要威脅本國,那麼妮亞肯定是另有目的。

  東獸人國的領袖這時舉起了手,她頭上的貓耳動了動。

  「有什麼事情嗎?千里源國長。」

  國長是他們國家的領袖稱呼,而她正是這一任的國長。

  她用著火紅的眼瞳看著我,手摸著一枚金幣,便說:

  「我是認同不死皇帝的說法喵,畢竟妮亞小姐也沒有理由要與帝國為敵,加上布蕾雅小姐與我遊說過了,一直以來本國也很感謝冒險者們的付出喵,難道不是王國閣下們太操心了喵?」她轉而用鬼魅的視線看著王國的安彭德三世。

  安彭德三世尋思了一會,轉頭看了一眼後方的葉什維卡,只見那女人點了一下頭,他便說:

  「問題的核心在於,他們確實於帝國影發了混亂,還有我國的子民遭受到波及,自從與帝國加深關係之後,眾多我國的子民就會到該處旅遊,他們也因此被捲入,這件事情可不只與你們帝國有關,無論如何——我要一個交代。」

  安彭德三世瞪著妮亞。

  想也知道,他只是在替自己找理由,作為帝國的皇帝怎麼會不清楚,但是整起事件確實無法知道實際多少人受傷,是個根本沒有辦法戳破的謊言。

  布蕾雅這時突然發話:

  「但是王國先前不也有許多城鎮被冒險者公會所救嗎?他們說不定也是在執行類似的任務,例如事前剷除不利於帝國的因素等等……舉例來說,王國邊境近來不也有許多要與帝國開戰的聲音嗎?根據我的調查——」

  「有局部貴族往帝國釋放犯罪者,以上是修復過的文書證據,如果是為了剷除犯罪者,事情也就另當別論了。以賢者議會的立場來說——調查清楚真相是本質,而當今我將真相訴諸於大眾,想必也能說服多數人吧。」

  她手拿出一疊又一疊的文書證據,上頭還有貴族的親筆簽名。

  看來布蕾雅是早有準備了,事實上那些犯罪者早在帝國邊境被處理掉了,但我現在必須閉不吭聲,轉而由妮亞去驗證。

  「事實如何喵?」千里源國長看向妮亞。

  妮亞這時盯著後方的葉什維卡,過了幾秒後閉上了眼——

  「愛莉西亞都有聽過吧,名號是『深淵的魔女』,冒險者公會正由我在追捕她,近期她似乎抵達了帝國,事件也由此而生。」她再次睜開眼看著眾人。

  她很聰明,把問題歸咎給一個傳說中的危害魔女,那也是一直都在懸賞上的人物,若說她出現在帝國開始追捕,也無從查證。

  因為深淵的魔女是沒人見過真身的。

  從頭到尾,所有人都在說著無從查證的謊。

  不斷迂迴下去,讓會議不了了之,這絕對比直接投票來的安全上許多,顯然是打好讓會議沉寂的算盤了。

  布蕾雅接續:

  「作為其席次的後繼者,我深知這位魔女的危險性,還希望不死皇帝能對於本次鬧劇既往不咎。」

  將發話權推還給我,迫使安彭德三世無法提出反對意見。

  「無妨,如果是為了追捕重大的危害,這點騷動可以當作沒有發生過。」

  基本上我們是串通好了,但是——

  在此之後,我要知道現在的妮亞打算做什麼。

  「那麼,不死皇帝不認為有問題,受災國已經默許了本次行為,應當沒有國家還有意見吧?」布蕾雅張開雙臂,笑著說道。

  此刻汪斯頓的代表率先離席,因為所有人都看透了,這只是王國與我們在玩的一場迂迴鬧劇,無論站到哪邊都會與另一邊有所敵視。

  顯然他們不覺得有參加的必要了,除了東獸人國與我們之外的國家代表,也隨之離席了。

  在眾人離開後的議會,顯然已經有了結果,布蕾雅看向安彭德三世——

  「偉大的國王殿下,各國都已經離席了,還要繼續本次會議嗎?」

  他舉起手,說:

  「不必,剛剛的論證也說明了妮亞閣下的清白,還請讓我們作為致歉,招待各位幾日。」他轉而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這份溫柔卻反而讓人泛起寒意,正常來說王國的國王不會給魔人族好臉色……難道他在幕後有什麼打算嗎?

  妮亞點了一下頭,顯然打算先安分一陣子。

  「我還有事情需要回帝都處理,先行告退。」

  我不打算離開帝都太久,要是有某些不長眼的叛亂分子開始行動就不好處理了。

  安彭德三世卻摸著鬍子,笑著問:

  「不死皇帝,偶爾也當休息幾日,在王國境內稍作休息吧,今日早晨才抵達的,不是嗎?」

  他顯然想把我留在此地,是有什麼我非得待在這的理由嗎……?

  王國做了什麼……?

  等等,聖騎士團——聖騎士團有一部份駐紮與帝都內,而帝都的軍團有一半派去給凜冬城鎮壓魔物,如果這時候又有暴動,聖騎士團理當可以被說是遭到爆動殺害,成為與帝國開戰的藉口——

  最糟的情況是,王國本身就這樣計畫,所以實際還活著的聖騎士團還會在帝都引發混亂——他們是這樣打算的嗎!?

  轉回頭,後方的葉什維卡正對著我微笑,我知道這是她的計畫,一直以來安彭德三世都沒有如此陰險過,甚至還可以大膽的猜測——

  魔物的危機也與這女人有關,從根本的根本,每一步棋都是她在下的——!!!

  妮亞這時走到了我的身旁,低聲的靠著我的耳朵:

  「你先離開這裡,去一趟安彭德三世準備的房間,再私下去到王宮後庭院,我帶妳回到帝都,相信我——這是為了世界著想。」

  #

  離開了大議會堂後,我順著妮亞的意思行動,來到王宮後庭時,她穿上了一身漆黑的裝備與黑劍,站在不遠處等待著我,且周圍一個士兵都沒有。

  當然,我不認為她有必要騙我,因為布蕾雅也站在她的身旁。

  妮亞指著遠處,便說:

  「時間緊迫,一邊脫離我一邊說明,反正妳肯定想知道我要做什麼。」

  布蕾雅伸出將掃帚接過手上,並伸手示意讓我騎上來。

  我往前走上掃帚,布蕾雅隨之起飛,朝向帝國的高空飛去——

  妮亞一躍上高空,單手抓著掃走下方,吊在我們身下飛行著……

  她往上看著我們,我也回望著她,並說:

  「說來聽聽吧,妳到底在想什麼。」

  她點了一下頭——展開了漫長的說明。

  「首先從我知道的事情根本說起吧。」

  「魔物災害確實由葉什維卡引發,她造成了局勢動盪,目的不明。但她恐怕是藉由某種方式控制住強大的魔物來指揮其他魔物作戰,並讓立場不同的兩種魔物並肩對抗人們。」

  「我曾暗殺過這裡的葉什維卡,但是身為人偶的她很快就有第二個複製體,因此無論如何刺殺此處的葉什維卡都沒有意義,也阻止不了她的計畫,反而還可以幫助她造神。」

  「人偶?」我問。

  「人偶是由初代大賢者.黑貓頭鷹的米米庫納製造的分身體,擁有與人無限將近的外觀,卻沒有屬於自已的內心的詭異產物,他們只是順從著所學到與所被指示的事情行動。因此葉什維卡肯定是受了影響,因此策畫著某種目的,阻止她是必然的。」

  「最好的方式就是徹底殺死葉什維卡以及其協助者,所以我需要更多的情報,最主要是需要知道葉什維卡的真身躲藏於何處,以及她的協助者們位於何處,還有……計畫為何,才能下手阻止。」

  「我原本打算利用另一個人偶的力量來探查這一切,這股力量只有現在做為人類的她可以使用,那個人就是現在的夏洛特——所以我原定要把這股力量還給她,藉以她的力量來終止整個陰謀。」

  「但她本人抗拒了,也許是因為繼承力量後會燒去一切人心吧。我追擊來帝都只為這一目的,只要達成了我就可以親自去掃除所有危害,完成我的使命。可夏洛特拒絕了這份做法,還遭到我的故友阻止,因此我打算先放棄這個計畫。」

  「妳怎麼會知道這些?」我問。

  「因為我和妳們來自於不同的世界。」妮亞冷眼的回。

  她握緊掃帚,接著說:

  「我會竭盡全力保護這個世界,無論要犧牲多少事物,這點絕對不要忘記。現階段我要去找出能解決問題的人,既然直線行不通,只好繞一下路了,差不多是這種概念吧。」

  「而我保護帝國沒有其他理由,既然現在王國是敵人,那我需要帝國來牽制他們,因此貴國之力是必要的,我便不會讓你們滅亡。如果我猜想沒錯,帝都應該陷入混亂了,我也會把自己的力量借給妳。」

  「最難纏的對手就交給我吧。」她翻上掃帚,雙腳踏於邊緣站立著,平靜的不受任何風吹搖擺。

  布蕾雅回過頭,看著她問:

  「我可以把妳當作夥伴吧?」

  「不行。」她回。

  「如果我發現,犧牲妳們可以拯救更多人的話,我會那麼做,因此我不會是妳們的夥伴。只是目的相同下,我會為你們而戰。」她低聲說著。

  「所以妳,只是想利用夏洛特當踏板,直接去解決問題嗎?」思考下來,這是我的解讀。

  「沒錯,但是現在改變狀況了,我會尋找其他辦法,我的部下也正會去與夏洛特將來的夥伴匯合,與他們一起戰鬥。」她回。

  她的意思是,她會繼續戰鬥下去——沒有什麼比這聽起來可靠。

  「那我相信妳吧——妮亞.赫海赫茲,只是下次也和我說說,別的世界是什麼意思。」
 
  關於她還是一堆謎題,只是我不認為她會願意說明這件事情,因為她輕描淡寫的帶過了,再者——

  我能不能接受會很龐大的資訊也難說,故此留到未來吧。

  現在要先專心的面對帝國的問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