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柯爾霍格帝國傳 第六章 焚炎帝都 1.宰相之責

黑漆 | 2022-05-20 11:12:41 | 巴幣 136 | 人氣 96


  帝都一片混亂,在夕陽的揮灑下天地萬物陷入火光,大火侵襲著整座帝都,叛變的魔人族在大街小巷內燒殺擄掠,偽裝成帝國軍的王國聖騎士團也紛紛在製造混亂……

  整個帝都內,只靠著稀少的帝國戰士努力維持抵抗,忠誠的人們死守著皇室一區的街道,聚集於魔天宮抵抗著敵人的襲擊,而我正在趕過去的路上。

  雖然我已經不是宰相,但我認為我仍有保護國家的職責,曾為柯爾霍格帝國獻身的我,今朝也會選擇一樣的決定,這就是我——密絲緹.羅西恩的選擇。

  為國而戰,為民而生。

  穿過大火覆蓋的街道,民眾正在逃離,正面衝來了一批手持斧頭的叛變戰士……必須擋下他們,才能夠拯救逃跑中的人民。

  架起了長戟,用槍尖對準他們。

  「給我退下!否則莫怪我無情。」

  他們確實在我面前停了下來,卻又一臉不解的看著我,因為我和他們一樣是魔人族……

  看見他們無法理解的神色,我不禁笑了,略帶著一絲嘲笑。成天只知道殺戮與戰鬥,不思進取與改革,也不珍惜和平帶來的幸福與發展,這群同族真的是蠢斃了!和以前的我真的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我深深痛恨這樣的魔人族。

  「妳也是魔人族吧!?為什麼不讓開!?」他們對我怒吼。

  「你傻了嗎?顛覆這個國家你們能得到什麼!?只有克死於街頭的命運啊!戰爭無法永遠持續下去,早點清醒吧!蠢貨們。」

  轉過長戟,立於地面——

  此刻,他們不悅的舉起武器直襲而來……

  斧頭從我的眼前斬落,第一時間轉過長戟,握住前端砍下他的手,轉回槍尾正面貫穿他的腹部,反轉斧刃一掃而過。

  血色四處飛散,大量的鮮血飛濺至四處,斧刃將前排戰士們的身子一分為二,被貫穿的戰士也被甩去了遠處,撞進石牆之中。轉過長戟,將鮮血凝聚在槍的尖端,對準其他的戰士們。

  事實上,我用的是血魔法,萬象魔法中的特殊屬性,一般多是血族在用的招式……夏洛特不會反而有些稀奇。對我而言,透過血戰來增添更多攻擊與防禦能力是我的戰鬥方式。

  戰士們蜂擁而上,我將鮮血纏繞在戟上,輕挑的橫過一個新月,鮮血化作大狼的頭,一口咬下陣列上的戰士們,吸收的血液又將使我變得更強——

  此刻一名戰士衝出了攻擊,劍光一閃。

  回頭一看,我的手臂飛了出去,疼痛感令人熟悉,是在戰場上經常可以感受到的。連接出血線,將手臂拉回立刻接了回去,是血魔法專屬的再生能力。

  迴轉過槍尖,一把貫穿戰士的心臟,高舉起他的身體,轉過槍尖將其身子一分為二。

  轉回視線,前方又趕來了一波叛軍戰士,他們各自持著武器,在我的前方形成一列狂潮,正席捲著帝都的每一個角落……

  但我身後的民眾也跑的差不多了,當然,這不是放任他們去追的理由。

  可我也需要趕去魔天宮,盡可能支援指揮的部分,儘管我不清楚是否能辦到,但我想盡自己的力維持住帝都的安泰,至少要堅持到皇帝殿下歸來為止。

  戰士們再次蜂擁而上,轉過斧面平掃而過,將他們的盔甲與身子一起斬開,往前邁出腳步,連續轉過槍桿,前後雙擊正面打落其首級。

  突破過去——

  往前直衝,一槍貫穿前方的戰士,吸收鮮血的同時——

  他一劍刺穿了我的肩膀,疼痛感席捲的同時,周遭的戰士也砍了過來。抽出長戟,橫掃而過,血光如環般飛散,一陣衝斬將附近的建築物斬裂開來,戰士們的身影隨之飛散。

  石磚飛落,打落在身上,頭部因此流了一些血。

  拔出肩膀上的劍,傷口快速的閉合,每一次閉合都會消耗身體顧有的能量,一般來說不能過度依賴,但是眼下有那麼多可以吸血的補充包,倒是可以儘管使用了。

  抬起滿是血的長戟,往魔天宮直奔去……

  沿路,本來滿是花壇的大街正在焚燒,石頭的建築成了火炎的地獄,火海中還有人的身影,他們痛苦的嚎叫,我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我沒有辦法治療其他人,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被火燒死,化為黑炭消散。這一切都是叛亂帶來的罪孽,所以我才痛恨戰爭,這種手段下根本得不到最後的幸福。

  戰爭不過是——政治的一種手段。

  犧牲人民、犧牲土地、付出鮮血的手段,在此之下是無數的屍骨,滿是鮮血的道路雖是魔人的道路,但我深深的相信,在戰爭之後——

  需要的是別的事物,而不是繼續戰爭。

  抵達魔天宮正門,大量的叛軍圍繞在其下,團團包圍著魔天宮的正門……

  要擠身進去魔天宮,顯然有了難度,但是他們也未曾注意到我,也並未把我當成敵人,我想這是我的機會。

  魔天宮的結構相當複雜,外部有護城河與通行的大橋,如今大橋被收起,眾多叛軍只能被擋於護城河外,還有著巨大的城牆隔絕一切。那怕跨過了城牆,還有第一門、第二門、第三門、第四門等四大防備區域要突破,每一到防備區域內都是複雜的動線,只有禁軍本身熟悉,因此對叛軍來說要突破此地十具難度。

  我知道護城河內有地下水道,我打算從那裡通過,只是需要閉氣大概六分鐘的時間吧。

  混在人群中,擠身跳進護城河內……

  護城河內有一些控制水量的水閥,畢竟這座護城河是人工製造的……還有魔紋(附魔術的應用之一,附加於特定位置提供效果)加溫才能在寒冬中保持液態的狀態。

  水閥打開後,一條通道可以通往魔天宮的下水道,朝裡處游去……

  他們肯定想不到有這條路,就算知道也不樂意從此處進攻,大半的魔人族水性可不好,閉氣六分鐘會要了他們的命,還是白白溺死,而非光榮戰死。

  通過水道後,爬升至出口,下水道區域不同於其他國家,十分乾淨。

  乾淨的石道中留著清澈的水,繞過一些複雜的通路後,沿著樓梯往上走……最終抵達了魔天宮內部。

  王室後門內,有少數幾名士兵駐紮,當他們看見我出現時,紛紛舉起了武器。

  「膽敢一個人闖進來!?就算妳是帝國功臣也別想輕易逃離!」他們喊道。

  「冷靜一點,我是來幫助你們的,帶我去指揮室,普佐林頓應該也在那裡吧?就說——密絲緹.羅西恩,回來報效國家了。」我說。

  我需要先釐清戰線的狀況,雖然一看也知道不樂觀,但我還是要知道詳細才能擬訂計畫。關於普佐林頓,我不認為他有能力處理現況,他是適合和平時代的宰相,如今需要打仗還是需要我上。

  這時候我非得去見他才行。

  「既然是這樣,我帶妳過去吧。」一名人類戰士率先站了出來。

  「麻煩你了。」

  我跟著他穿過好幾個廳室,去到了作戰指揮所……

  指揮所被厚重的牆包圍,正中央的大桌上攤開著帝都的地圖,無數的旗子密集的擺放於魔天宮上,現任宰相——普佐林頓正頭痛的站在桌前。

  「普佐林頓!你在做什麼!?」走上前看了一眼地圖……

  他將兵力駐守在魔天宮,我想他打算等待皇帝殿下返回再一口氣推回去。可我不支持這種戰法,因為帝都一旦大半失守,帝國的士氣也就去了大半,其他地區的魔人族恐怕也會揭起反旗。

  他緊張的看向我,留長的黑髮中埋藏著茂綠的雙眼,他凝望著我回:

  「這不是密絲緹嗎?來的正好,能指點一下嗎?」

  他是我軍校時期的同學,彼此有些認識卻又不算熟識。

  「直接換手吧,我會處理接下來的指揮,普佐林頓你要先確保其他人民的安全,我需要你調動一部分的人手去救助人們,其餘我會處理。」

  除了維持住戰線之外,人民的救援也十分重要,如果這時候不能展現帝國的威信,該用何物來服人?現在還不是讓他們哀嘆的時候。

  普佐林頓點了一下頭。

  「稍微等我一下,我會擬訂計畫突破圍困,你藉機衝出,一邊救援一邊往帝都外移動。」

  走至戰略地圖前,看著滿桌的棋子……要從中找出突破口,壓制住叛軍——首先要突破包圍魔天宮的陣線。

  如果將軍隊集中於單點突破呢?可那就代表必須放下大橋,會讓他們蜂擁而上,也許會被困在單一條橋上前進不得……地下水道也行不通,這樣的話……

  「魔天宮內有飛船嗎?」

  如果有飛船的話,就好處理了。

  「有,不過要飛船做什麼?那不是逃離用的嗎?」普佐林頓問。

  「去準備,讓士兵們搭上去,然後攜帶一點爆裂物,開出去後朝包圍的叛軍丟下去,清出路後用逃生用的小船落地,並讓飛船墜落在包圍的主要戰力上,一口氣消滅他們。」

  「什麼……!?不用來逃離嗎?」普佐林頓的神色滿是錯愕。

  「逃了你要去哪?去國外安然度過餘生嗎?捨棄國家然後逃跑嗎?我可不會那麼幹。」

  因為這是我珍惜的國度,是那為帝王親手建立的國家,更是唯一幸福的魔人帝國,我絕不會拋棄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今日,一艘飛船與生命的安危不過是底下渺小的代價。

  「……」他沉默了下來。

  「去執行,除非你真的只想灰溜溜的逃走。」

  魔天宮雖然難以攻克,但也非無敵,拖延下去遲早會被攻陷,何況我們不知道皇帝殿下何時才會歸來……更不知道這次她要花多久鎮壓叛亂,我們必須行動。

  作為一名為國奉獻的宰相,我自認愛國心勝過於其他人,為此我可以犧牲其他的事物。

  普佐林頓嘆了口氣,無奈的笑了笑。

  「我這就去準備。」

  戰線隨即開始準備,我當然不打算坐鎮在指揮室一動不動,擁有戰鬥能力的人就該站在前線,保護身後的人們,於是我也跟著搭上了飛船——

  飛船從魔天宮頂樓的空中花園升起,在飛散的風中奔騰而上,掠過魔天宮的上頭,士兵們站在甲板上,將所有的爆裂物朝正門外圍的敵軍擲下……

  剎那尖,底下火光四射,爆裂的火光吞沒了前門大半的戰區,猶如煉獄的景色吞沒著底下的街景。隨即,我們乘坐上逃生用的小船,從飛船上降落至前門,禁軍們立刻展開戰線開始壓制。

  普佐林頓騎著馬從我身旁跑過,身後還帶著一批禁軍,準備前去救援各方人民,並從帝都往外尋求皇帝親信協力。

  轉過身子,再次面對燃燒的街道,大軍已經被開了一個大破口——

  從正前方走來的,是穿著魔人族裝備的聖騎士們,我也早就料到了。

  打從一開始,整起計劃就是王國設計的,藉由凜冬城的混亂見縫鑽入——

  首先是凜冬城的魔物災害,一開始皇帝殿下的應對並沒有錯,但是王國插手了事情就改變了。

  王國先是在幕後鼓吹魔人族造反,並讓他們聚集在凜冬城,與魔物同時製造混亂,讓皇帝殿下派軍前往應對,並拖延住此軍的時間。

  再來,把聖騎士團以友邦的名義塞進帝國,其美名是保護皇帝殿下,實際上根本不是。至於皇帝殿下為什麼要收容,我並非不能理解,是考慮到外交的禮儀,因為魔人族本身就被說是缺乏禮儀的蠻族,因此她極力想改變這點,但這也被抓死了,才導致現在的局面。

  聖騎士團與帝都上下的魔人族同時引發暴動,現在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最可怕的卻不是現在。

  帝國在這一戰後想必元氣大傷,可王國可以說聖騎士團遭到帝國叛軍殺害,因為他們實際上確實沒有正大光明出現在戰場,而是偽裝成帝國兵了。

  加上帝都戰損之後,根本沒辦法細細調查其生死,變成了難以抹滅的罪刑,從此開始王國便會向元氣大傷的帝國開戰——到那時候才是最糟糕的。

  舉起長戟,對準假的帝國戰士們。

  他們拔出了帝國軍的武器,紛紛對著我。

  這副景色總讓我想起以前的事情……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