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救濟的魔女》CH6-被詛咒的人們-1

湛藍琴海 | 2022-01-14 19:35:35 | 巴幣 282 | 人氣 3118


  「我的手環被詛咒了,請魔女小姐救救我!」

  一名黃褐髮青年一進魔藥工坊,就如此大聲嚷嚷。

  「那個,妳聽我說!我很確信我的手環被詛咒了!絕對是這樣的!因為這樣我不知道遇到多少倒楣事了!我四處求助,都沒有人可以解開這詛咒,希望魔女小姐可以幫幫忙!拜託了!要我給多少酬勞都可以!

  他急匆匆地衝至櫃檯前,雙手放在檯上,身子前傾與我四目對視,投以迫切的目光。

  「請別心急,先來釐清狀況。您說您的手環被詛咒了是嗎?是怎麼被詛咒了呢?」

  「啊,是!不好意思忘了說明,因為實在太心焦了,才會這樣一股腦地求助,對不起我知道這樣很冒昧,還請多多見諒了。

  他的語速很快,也似乎因為一路上是衝過來的而微喘。雖然他似乎想冷靜下來,但從他的口吻就能聽出來,他依舊十分焦躁。

  「關於這個,就是我前幾天,在路上遇到一個老婆婆──這是我猜的啦,因為她戴墨鏡所以看得不是很清楚,但聽聲音感覺應該是老婆婆沒錯。這位老婆婆呢,似乎也是魔女一類的人,她在路邊擺攤,用水晶球占卜。她很努力招攬客人,但因為我沒興趣,所以原本想直接離開。」他不斷眨眼,持續劈哩啪啦地說著:

  「然而她叫住了我,她就說『小伙子呀你要不要來占卜呢?看你長這麼帥就算你便宜一點好了,只要兩枚銀幣,很划算的唷,被我占卜過的人都說準,妳不占卜的話一定會後悔的』之類的話瘋狂想拉住我。但我的直覺告訴我越是積極拉客越可疑,尤其是占卜這種充滿不確定性虛無縹緲的──啊我不是歧視占卜啦,我知道還是有很準的占卜師,也有一些人很相信這個所以我不會說那都是迷信……」

  「嗯嗯,接下來呢?」

  這個男人似乎相當話嘮,講話不太有重點。要是不這樣催促他,他大概會越扯越遠,甚至會忘記原本要說什麼了。

  「喔喔就是啊,我還是不想理她,覺得她很可疑就想趕快找藉口溜了。但她死纏爛打,但說真的被一個老女人纏著的感覺很可怕啊,所以我就更想逃了──啊抱歉我沒有歧視老女人的意思啦,就只是她給我的感覺很有壓迫感,而且她又戴著墨鏡所以就……」

  「沒關係,不需要解釋這些,講重點就好。」

  看來得單刀直入地明說,他才比較不會岔開話題吧。

  「啊是嗎?妳能理解的話就太好了。總之就是呢,我還是想辦法找了藉口逃走,就在我逃離現場時,我聽到她惡狠狠地高喊『不給我占卜是吧?都算你便宜了還這樣不知好歹,那我要對你下咒,讓你遭受報應了!』然後就念了一串聽不懂的咒語,我雖然一路上狂奔,但總覺得她的詠咒聲縈繞耳邊,始終揮之不去……過了好久,那聲音才慢慢消失……」

  黃褐髮青年左手扶額,紫藤色的手環映入眼簾。

  「在詠咒聲消失後,我停下腳步,畢竟跑了很遠的路覺得快喘死了,就停下來休息。在我喘息的時候,我剛好瞥到這個手環,」他晃動並指著手環:

  「然後就看到,它散發妖異的光芒!喔我的老天!是真的!我沒有騙人,我很確信我看到了!當下就覺得非常不妙,想說該不會是這個手環被詛咒了吧?果不其然,之後開始發生一連串的倒楣事,像是差點被馬車撞到、一出門就下雨、被野狗追、搶不到戲院票、搶不到特價、搭訕總是失敗、跟喜歡的女孩找不到話題被冷眼以對……」

  「嗯……這些事情跟被詛咒不一定有關係吧?」

  前面幾個就算了,越後面的越離譜,搭訕本來就很容易失敗,找不到話題被冷眼以對也是很正常的吧?說不定只是他自認被詛咒了,才放大了這些事情──

  「不不不!肯定有關係!以前也不會這樣的,應該不會吧?至少我不太有印象……而且重點是一件好事都沒有,感覺什麼事都會往壞的方向發展……」他身子再度前傾,拉高聲調:

  「總之拜託妳救救我!我求助無門,不管是誰都解不開這個詛咒!我曾想過回去找那個老婆婆解咒,但我已經忘了是在哪裡遇到她的了……而且說真的,我也不太敢回去找她,總覺得會不會被坑得更慘……很可怕……」

  「了解了。那拿下手環也沒用嗎?若手環真被詛咒了,為何還要繼續戴著呢?」

  「因為就算拿下來了也一樣!如果是問說為什麼不賣掉,是因為我不想害到別人啊!何況這個手環對我而言很重要,是初戀情人送我的,雖然我跟她已經……」

  「嗯,那請把手環拿下來,讓我檢查看看吧。」

  雖然這麼說了,但我認為可能多此一舉。若真被詛咒,不拿下來應該都能感受到詛咒氣息,但我完全沒感覺到。

  「好的,那就麻煩魔女小姐了,十分感謝您!」

  他的態度變得更加恭敬了,拿下手環後還雙手遞交。這樣的作法,比起禮貌,感受到的更多是做作的浮誇。但因為可以理解他的迫切,也能體諒他就是了。

  我仔細端詳他的手環,他的手環沒有散發出任何可疑的氣息。看起來就只是個再平凡不過的手環,這更讓我確信,「被詛咒」是子虛無有的。那個占卜師說要詛咒,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

  事實上,要施展詛咒也不容易。「詛咒」是高層次的暗魔法之一,熟悉暗魔法的人,也不一定有能力施展。即使有能力施展,能夠直接使人不幸的也很不容易,時間也不可能維持太長。這也是我會一直懷疑他被詛咒的真實性的重要原因之一。

  更遑論濫用暗魔法來陷害他人的話,是會違法的,不想吃官司的話更是不會這麼做。只是這些道理若在剛才就直接說,對方肯定也聽不進去,只會覺得我在找藉口不想幫他。不如先配合他,之後要說這些會比較有說服力。

  「怎麼樣?真的有詛咒嗎?」

  我還沒開口,眼前的黃褐髮青年已經急著問了。

  「嗯……我沒有感受到任何可疑氣息,應該是沒有。」我放下手環,與他四目交接:

  「基本上詛咒是一種高階的暗魔法,能夠掌握的人很少。合理懷疑那位占卜師只是虛張聲勢而已,純粹只是想讓您害怕,才會這樣嚇您吧。」

  「是嗎?那──」

  「更何況,詛咒有很多種。能夠直接使人不幸的暗魔法施展難度很高,更別說維持好幾天的。濫用暗魔法也有吃官司的風險,因此──」

  「真的嗎?那要怎麼解釋我為什麼在那之後就遇到一連串的倒楣事呢?怎麼看都不是巧合吧,我很確信這之間一定有所關聯!」

  「看您如何解讀那些事情吧,或者可能是比以往更注意這些,就不自覺往負面方向解讀了。就如您說跑了很遠都好像還可以一直聽到對方的詠咒聲,但事實上這可能只是──」

  「心理作用嗎?魔女小姐是要說,這都只是我的心理作用嗎?都只是我的錯覺嗎?喔不!每個人都跟我這麼說,我受夠了!你們只是不想解決我的問題吧!」

  他捶桌,歇斯底里地嘶吼。看來是真的遇到一個神經質又話嘮又不講理的顧客了,雖然見怪不怪,但還是很無奈

  這也難怪他先前會求助失敗了,因為其他人大概也會回答差不多的答案。但他不願意接受是自己神經質的事實,才會四處奔波,做徒勞的無用功吧。

  「不,不是這樣的。請聽我說,既然其他人都這麼說,那就不是沒有道理的。相信很多人都願意協助,也說了實話,就像我一樣。再說了,施咒範圍也是有限的,既然您跑遠了,那有可能已經逃離了施咒範圍外。而且真下咒了也不一定是下咒在手環上,您會看到手環發出妖異光芒,可能只是錯覺而已。」

  關於施咒範圍有限那些是剛才想到的,再加上這點,更讓我認為他的手環被詛咒的可能性趨近於零。

  「是、是嗎……所以……真的什麼事都沒有嗎?完全……都是我的錯覺?會發生那些跟詛咒毫無關係?」

  他俯首,壓低聲調。

  「我想是的。請別再擔心了,只要放寬心,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了。因為問題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我放輕聲調,試圖安撫他。

  「這樣啊……那好吧,我試試看。如果還是有問題,我再來求助,可以嗎?」

  他抬臉,聲色和緩許多。看來是有比較冷靜下來了。

  「可以,不過不用太急著下定論,可以觀察幾天再說。」

  「那真是太好了,謝謝妳,魔女小姐!」他抓住我的雙手,上下晃動:

  「可以的話,請祝我好運吧,相信只要承蒙魔女小姐的祝福,我就一定能夠破除厄運,獲得好運的!」

  「不,厄運根本就不存在,因此不需要祝福──」

  「但我還是想獲得美麗的魔女小姐的祝福!我想獲得更多好運!」

  他一股腦自顧自地說,持續晃動我的雙手,看來是真的不太聽人說話的類型,從剛才就有這種感覺了。

  「我可以祝福您,但我希望您不要迷信我的祝福。我的祝福沒有任何魔力,即使是魔女,若不使用魔法,也不會有任何特殊的力量。」

  「那,既然這樣的話,妳可以對我施展祝福魔法嗎?就算沒有詛咒要破除,要施加祝福魔法也是可以的吧?還是說妳這裡有賣增添好運的魔藥,我願意買!」

  ……他真的完全沒聽人說話,還越扯越遠了。但還是得沉住氣跟他說明。

  「沒有,我這裡不賣這種東西。基本上市面上這類宣稱可以增添好運的魔藥,都是騙人的。請您不要迷信這些,這樣生活也會比較輕鬆。」

  雖然確實有「詛咒」,我也因為過去的經歷而相信「命運」,自認是「命運的囚徒」,但跟盲目地迷信占卜、改運等是兩回事。

  「這樣啊……太可惜了。所以也沒有祝福魔法之類的嗎……」

  他垂頭喪氣。

  「沒有。魔法不是萬能的,若能這麼簡單改運,那世上就不會有這麼多問題了。」

  對於這點,我有極為深刻的體會。

  「好的,那我知道了。不好意思打擾了這麼久,剛才還有點無理取鬧,因為實在是有點激動……」

  他居然道歉了,也對剛才的作為有所反省,看來還是有一定的自覺吧?

  「我理解,畢竟您是真的很煩惱,才會這樣吧。不過只要放下煩惱,相信一切都會變好。原本以為的問題,也不會是問題了。」

  「但願如此……那麼,謝謝魔女小姐,我先告辭了。」

  黃褐髮青年轉身,正要邁步離開之際──

  「等等……我剛剛想到,」他回身:

  「會不會被詛咒的東西,不是手環而是別的東西呢?或者是詛咒我這個人本身呢?這樣的話,是不是該再檢查一次比較好?」

  「咦?」

  我怔然,以為這件事終於解決了,但看來還沒那麼快結束──
  接下來,為了讓他徹底安心,我對他進行了徹底的檢查,確認沒問題後,他才終於離開。幾天後,他也沒回來找我,應該是沒問題了吧。

  原本我是這麼想的──


  「我被占卜師說,將來不會有任何的桃花運,就算有也只有爛桃花啦!我該怎麼辦啊嗚嗚嗚……人家想要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跟白馬王子廝守終身啦嗚嗚嗚……」

  一名茶色波浪大捲髮的少女坐在櫃檯前掩面啜泣。當我聽到「占卜師」三個字後,就有不祥的預感了。

  縱使如此,我還是必須順著對方的話追問。

  「嗯,那您來這裡,是為了……」

  「改運啊!我被占卜出了這樣的結果,問有沒有改運的方法,結果說沒有!我不信邪,就想看有誰能幫我改運,什麼手段都好……然後就想到或許可以找魔藥工坊求助,說不定可以靠愛情魔藥改運之類的……或者任何方法都可以,拜託魔女小姐幫幫我!」

  波浪捲少女抓住我的雙手,淚眼汪汪地望向我。

  ……唉,怎麼又來了呢?又是因為占卜……好不容易之前的事情解決了,結果現在又來了類似的案例嗎?差別在於這次是接受了占卜,但被預測出了壞結果,因此也想來破除「詛咒」吧。

  「不好意思,這件事我幫不上忙喔。無論是魔法或是魔藥,都無法改運。這裡也沒賣『愛情魔藥』,基本上坊間有賣的,最多是只能維持短暫時間的媚藥。但我不推薦使用,畢竟無法解決根本問題……」

  「所以說,這裡有賣魔女小姐說的那種媚藥嗎?有的話請賣給我!」

  「沒有,我不賣這種東西的。這邊基本上只賣治療用的藥物,或者是一些輔助用的精神藥物,諸如提神或助眠藥物之類的。但也無法改善心理問題,藥解決心理問題的話,還是要求醫才行喔。」

  我終究只是一介魔藥師,雖然會治療魔法,但對精神治療能做的十分有限。每次遇到想治療心理問題的顧客,我最多也只能跟他們簡單談談,也無法做專業的心理諮商跟治療。

  「這樣嗎……太遺憾了……」波浪捲少女壓低嗓音,鬆開我的雙手:

  「那我該怎麼辦才好?我不想孤獨終生啊……還是說,魔女小姐希望我不要相信占卜,覺得可能預測得不準……這樣嗎?」

  「嗯,確實不用迷信占卜,任何對命運的預測,都當參考就好了。」

  相信命運不代表要迷信運勢──但為了不將話題扯遠,我也沒有解釋的打算了。

  「果然是這樣嗎……果然迷信占卜,在旁人眼中很可笑吧,我也知道自己的反應也過於誇張,要求也不合理……但是我還是會擔心,聽到了那樣的預言,我很難相信完全沒有可信度……說不定,他有『言靈』的力量,說出來的事情就會成真……我有這樣的預感。」

  「言靈?」

  「是呀,言靈。意思就是……言語蘊含強大的力量,我總覺得那個占卜師,說出來的話有莫名的說服力。雖然我看不到他的眼睛……但我相信他很真誠,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就是一種直覺吧。」

  直覺啊,果然又是直覺嗎?少女普遍相信直覺吧──不,在我還是少女時,也沒特別相信直覺。是否相信直覺,跟性別身分年齡也沒有絕對關係,但相信直覺的人,似乎往往比較迷信。直覺跟迷信,有時可能只有一線之隔吧。

  不過,比起這個,我更在意的是──

  「怎麼了?」

  她出聲關心,所幸我的思緒並未因而中斷。

  「沒事,我只是在想,您剛才提到看不到占卜師的眼睛吧,請問原因是?」

  「哦,因為他戴墨鏡啦~雖然戴著墨鏡,但看得出來應該是個年輕的大帥哥,一定是很受女孩子歡迎的英俊美男子~怎麼想都是我的型呀~」

  眼前的波浪捲少女捧起面頰,陷入陶醉狀態,絕對不是每個少女都這麼花癡,我很確信。

  不過,既然是年輕帥哥的話,那就不會是先前那位青年所說的老婆婆了吧,原本想都是占卜師,說不定是同一人,果然是我想多了。畢竟占卜師多的是,不會這麼巧合吧。

  「怎麼了嗎?魔女小姐是在想什麼嗎?」

  眼前的少女再度出聲關心,同樣是為了破除「魔咒」而上門的人,她比先前那位黃褐髮青年會察言觀色得多了,也比較不會自顧自地說話。

  「不,沒什麼。總之,雖然這件事我幫不上忙,不過我真的可以告訴您,不需要迷信,應該說,不要迷信是最好的,心態會輕鬆很多。請您相信自己,不會被預測的運勢所束縛,更沒有所謂的『言靈』。」

  肯定是這樣的,過去的我會被「命運」所影響,也不是因為言靈之類。純粹只是恰巧那是會命中註定發生的事情罷了,但我不認為誰能絕對準確預測我的未來。

  「真的嗎……但願如此……果然還是不要隨便去占卜的好,不然會自己嚇自己……」

  她抱住頭,似乎陷入了反省。看來她想通了嗎──

  「但是……如果沒有那次的占卜,那我就不會認識那個帥哥占卜師──啊啊,該不會跟他談戀愛,才是唯一的解吧?因為他完全是就是我的理想型呀~」

  她再度雙手捧臉,陷入陶醉狀態。

  完了。

  到底是如何導出這個結論的?誰能告訴我?

  「那我知道了!現在我想通了,那個占卜結果意思是『無法跟做出占卜結果的人以外談戀愛』對吧?果然是這樣對吧!謝謝魔女小姐,我又看到希望了!又可以好好活下去了,再見啦~」

  茶色大波浪捲少女向我揮手,蹦蹦跳跳地離開。

  ……不是吧,雖然奇葩顧客我見多了,但像她這樣的還真的是……

  ……也罷,她高興就好,祝福她吧。但願她不要再為了這種事上門了。

  我如此祈禱。

  然而,即便她不上門,也不代表這類莫名其妙的事可以告一段落。

  因為──


  「魔女小姐!占卜師說我只能再活一年了,我該怎麼辦?」

  才沒幾天,一名枯瘦憔悴的鬍渣大叔,就又因為「占卜結果」而上門求助了。

  「魔女小姐!占卜師詛咒我未來我一定會破產,我該怎麼辦?」

  又沒幾天,一名看似吊兒郎當的捲髮青年,宣稱因為拒絕占卜而被詛咒,嚇得上門求助了。

  「魔女小姐!占卜師說我終身不孕,怎麼樣都治不好,該怎麼辦啊啊啊──」

  在捲髮青年走後不久,一名穿金戴銀的少婦,也為了……算了不說了。
  「魔女小姐!占卜師說我這輩子都不可能發財,能不能幫我想想辦法?」

  「魔女小姐!占卜師詛咒我的狗永遠都不會喜歡我──不對,是任何動物都不會喜歡我,所以牠們都不給摸,甚至會攻擊我!有什麼辦法可以改變?請您幫幫我!」

  「魔女小姐!占卜師說我註定不會有抽獎運,一輩子都是地獄倒楣鬼!我是不是沒救了該重新投胎?」

  「魔女小姐!」

  「魔女小姐!」

  「魔女小姐!」

  短短不到半個月,就有各形各色的人為了占卜結果或因拒絕占卜而被詛咒,接二連三上門求助。頻率之高讓人匪夷所思──更弔詭的是,他們說的「占卜師」特徵幾乎完全不同。唯一的共通點只有「戴墨鏡」,這讓我更覺得事有蹊蹺。

  莫非是有個占卜師集團,積極進行占卜,他們為了隱藏身分,才會戴墨鏡嗎?還是說使用了變身魔法,用各種樣貌進行占卜?但這樣又何必戴墨鏡呢?

  我想不透。

  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查出真相,不然占卜之亂,天曉得會持續到何時……

  為此,我決定──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停更近一個月後終於恢復更新了,也是今年小說第一更XD

  雖然這篇也是早就寫好了,不過因為習慣有一定量的存稿,才會慢慢放出來。這章的話標題雖然看似沉重,但其實是想寫比較詼諧的風格,再不換個基調的話怕要審美疲勞了。也覺得一直寫嚴肅的劇情滿累的,就想寫點輕鬆的........雖說是這樣,但還是有懸疑要素之類的就是了XD

創作回應

戒子
頭香!
2022-01-14 19:37:25
湛藍琴海
恭喜XD
2022-01-14 19:41:48
露娜・葉特
二香~
2022-01-14 21:01:33
湛藍琴海
也恭喜XD
2022-01-14 21:02:41
山梗菜
感覺就像那個占卜師有讓人變得神經質的能力呢。
2022-01-14 21:42:52
湛藍琴海
不好說(?)但聽了占卜後容易神經質可能是真的(X
2022-01-14 21:57:01
白煌羽
辛苦啦
2022-01-14 22:02:54
湛藍琴海
不會
2022-01-14 22:33:31
戒子
已經閱讀完畢,今年的第一更小說就有不錯的開始,我覺得黃褐髮青年一開場是抓人眼球的,我突然間覺得這個人物好有意思,透過紫藤色手環、誇張的體現出人物的慌張、懼怕,很有趣,我就帶了滿滿的好奇心、想著他到底遇到什麼事情、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後面又陸陸續續帶出茶色波浪大捲髮的少女、瘦憔悴的鬍渣大叔、穿金戴銀的少婦等等...此篇故事可朔性很強,反而是克勞迪雅呈現過於冷靜,面對各式各樣的疑難雜症,當下仿如司空見慣般、沒有與客人太大的交集互動(比如說遇到客人的問題時、可以表現出疑問並拿紙本慎重的記起來),只是平平的叫客人放寬心回去,但在結尾時又說一定要查出真相,戒子只有對於此點感到有些矛盾,其它的我覺得沒什麼問題~~
2022-01-18 01:09:40
湛藍琴海
感謝戒子的回饋!確實克勞迪雅一開始並沒有太在意那些問題,因此反應都很冷靜,也不會想特別記錄下來。是後來實在不堪其擾,才決定來解決這個問題。就像一件事情,一開始可能不會在意,但如果反覆發生就會覺得不得不積極處理了,就是這樣的概念~
2022-01-18 20:21:0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