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養女(十二)

冰凜 | 2022-01-19 05:55:38 | 巴幣 4 | 人氣 54




僵硬的轉過身,凜感覺自己的心跳的越來越快,好像不斷加速、發出匡噹匡噹聲的火車一樣,猛烈的敲擊著胸口,抬起頭,站在那裡的正是剛才看見的中年男子,他身邊的黑髮男孩正緊緊握著他的手,看向她的眼神充滿恐懼。

看到男孩藍色的右眼上方一道粗大、劃過眉毛與眼角的肉色疤痕,凜感覺自己的心揪緊了,但她不能動搖,繃住表情,她死死盯著中年男子,她的親生父親。

「有什麼事嗎?」

穩住聲線,凜不想表現出自己的動搖,但在那雙跟自己一模一樣的琥珀色眼睛的注視下她還是感到無所遁形,好像她心裡的所有想法都被眼前的男人看在眼裡一樣,令人害怕。

「沒想到妳還活著」

男人的聲音很冷,不帶一絲久別重逢的喜悅,更多的是顯而易見的厭惡,凜沒有說話,靜靜等待他的下一句話。

「瘋子艾斯。给艾斯家帶來那麼多麻煩,怎麼不死一死還我們個清靜,還在這裡苟活?」

果然。

凜早就知道眼前的男人對自己沒有半點期待,惡言惡語只是以前的日常,這幾年沒體會到,她的抵抗力變弱了啊。

過去的種種掠過腦海,眼裡浮出一層薄霧,凜不想服輸,她咬著唇瞪視眼前的男人。

「妳那是什麼眼神?」

但她的氣勢很快就被男人緊蹙的眉頭跟不悅的話語滅了大半,男人帶给她的陰影早已深植在心中,這幾年她只是暫時忘記了,卻從來沒有真正克服過,現在重新面對以往的惡夢,凜只能任由心底的恐懼瘋漲,全身像被灌了鉛一般僵硬的站在原地什麼都不敢做,沒有低下的頭跟視線只能勉強代表她尚未屈服的意志。

「怎麼,又想像那時一樣做點什麼?」

男人看著凜明明寫滿恐懼卻依舊不服輸的眼神,像是看透了她的想法,居高臨下的開口指責。

被戳中不堪回首的過去,凜不自覺的移開視線,幾乎要把自己的唇咬出血,那天的事情她還歷歷在目,半張臉都是血的弟弟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一旁破碎的花瓶安靜的散落在地上,急忙趕來的女人歇斯底里的尖叫,那起事故中她印象最深刻的是弟弟直直看向她的那雙寫滿恐懼的藍眼,被滲進眼裡的鮮血染上一絲艷紅,宛如夢魘一般日日夜夜纏繞在她心中。

「沒大沒小,跟妳那個骯髒的媽媽一個樣」

"啪嚓"

掠過腦海的是那個擁有曼妙身材的紅髮女子被眼前男人動手施暴的畫面,凜感覺自己身體裡有什麼東西斷開了,她的眼裡不再充滿恐懼與不服輸,相反,她的眼裡什麼都沒有,直直盯著眼前的男人,後者甚至沒能察覺到身邊不斷膨脹的某種能量,還打算繼續吐出惡毒的話語。

「停」

一隻戴著白手套的手覆上凜的雙眼,眼前一片黑暗讓凜一下冷靜起來,耳邊響起卡珊德拉的聲音。

「你是誰?找我家女兒有什麼事?」

她的聲音隱含滿滿的憤怒,凜從來沒聽過卡珊德拉用這種語氣說話,身體都被嚇的有些發抖。

卡珊德拉將另一隻手放到凜的肩頭輕輕的捏了捏,順勢將她拉進懷裡,這樣一個小小的動作卻给凜帶來巨大的安全感,她的身體不再顫抖了。

「女兒?哈!這種垃圾也有人要!」

這下換男人不服輸了,嘴裡吐出的話語惡毒的讓人不敢相信,完全一副自己甩開了個大麻煩,卡珊德拉撿了他不要的東西回去的優越嘴臉。

「或許你覺得自己的觀點沒有任何錯誤,也或許你被某種血統或性別主義给蒙蔽了雙眼,不管是哪一種,管好你自己。對我而言她是非常優秀的孩子,而且早已跟你毫無關係,她現在屬於我」

聽到卡珊德拉的宣言,凜比起剛剛的害怕到想哭,現在完全是感動到想哭,縱使平時經常能在卡珊德拉眼中看見她對自己的讚賞,但聽她這麼堅定的說出口還是第一次,還是在這種情況下,不管她只是一時情緒激動脫口而出還是根本沒想那麼多就說出口凜都覺得好感動,甚至感到鼻酸,好像下一秒就會流下眼淚。

而男人被眼前這個小她一輪以上的卡珊德拉這樣公然羞辱,氣的臉都紅了,他想說點什麼來銼銼這個金髮小妞的銳氣,左思右想,他邪惡的咧開嘴笑道:

「優秀?她可不是普通的孩子,她是──」

「不管你那張狗嘴要說出什麼彌天大謊我都沒有興趣,我已經在你身上浪費夠多時間了,現在,恕我失禮,我要帶著我的女兒去排遊樂設施了」

連聽男人說完的意願都沒有,卡珊德拉直接開口打斷他的話,將凜護在懷中轉身離開,留下氣急敗壞的男人跟他身邊那個目光呆滯,臉上還有一道大疤的孩子。

愚蠢的麻瓜。

默默在心裡给那對父子下了評語,卡珊德拉帶著凜來到一間還算乾淨的廁所,進到隔間施展悄聲咒。

「卡珊德拉......」

凜看著一臉平靜给自己整理衣物的卡珊德拉,小心翼翼的開口,觀察她的反應。

「都是真的」

一邊用手將凜衣服上的皺褶给撫平,卡珊德拉像是在安撫她,又像是在澄清什麼。

「......?」

「我的意思是,我剛才說的那些話都是真的,我不在意妳的原生家庭到底有多糟糕,只要知道妳現在是我的孩子,這樣就夠了」

「......嗯」

低下頭,凜發現自己有些分不清心底那股情緒到底是高興還是苦澀。

矛盾的情緒在心底相互糾纏,帶著尚不明瞭的想法在她的腦海中肆意翻滾,唯一能辨認清楚的想法像是誓言一般讓凜下定決心。

她會守護好身邊的一切。

「好了,走吧」

卡珊德拉牽著凜的手走出隔間,剛過中午,逐漸和煦的太陽高掛在天上,好像在說還有很多時間,不用著急。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