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養女(十三)

冰凜 | 2022-01-19 07:39:24 | 巴幣 4 | 人氣 75




假期過的很快,今天是凜升上二年級的第一天,她剛換上制服襯衫,此刻正在浴室裡面對鏡子仔細觀察自己的臉。

黑色的長髮、琥珀色的雙眼、高聳的鼻梁、白皙的肌膚,血緣騙不了人,她像他,又像她。

那天之後,凜的惡夢有一段時期變的更嚴重了,就算身邊有人依舊會在半夜尖叫,在幾個糟糕的夜晚之後卡珊德拉才找到安撫她的方法,就是像遊樂園當天早上那樣,卡珊德拉緊緊的將凜抱在懷中,只要這樣做凜就不會在半夜因惡夢而尖叫,卡珊德拉也能一夜好眠。

即使到了後面凜不再需要擁抱,只需要陪伴就能一夜安穩時卡珊德拉也沒有改變這個舉動。

凜沒有向卡珊德拉述說的是,她稍微能記得惡夢的內容了,而那並不是什麼和平的畫面。

在夢中,凜能記得的只有那頭紅色的長髮與淺綠色的雙眼,那頭紅髮一開始還是漂亮滑順的,漸漸的越來越蓬亂,沾上其他紅色的液體導致頭髮結成一塊塊,淺綠色的眼睛一開始還炯炯有神,彷彿充滿希望,而後漸漸失去光采,甚至染上一絲鮮紅,凜只能記得這些,再怎麼努力回憶她都無法想起更多細節。

其實光是這些也足夠她拼湊惡夢的內容了。

手掌貼住鏡面,蓋在自己眼睛的位置,如果不看眼睛,她的五官完全是那紅髮女子的複製版,帶著稚氣卻又透股妖豔,妥妥的美人胚子。

凜知道自己長得好看,她不只一次對著鏡子觀察自己的臉,但每當她想起過去她就不惜傾盡一切只為毀掉自己的臉,她討厭自己的臉,跟他太過相似,看了就徒生憎惡,只是想到卡珊德拉可能會難過她便下不去手。

為甚麼他的那些惹人厭的特徵她都有?就連他捧在手心寵著養著的孩子都沒有遺傳到的他的琥珀色雙眼,為甚麼偏偏出現在她身上?要是她擁有的是那雙綠色的眼睛該有多好,至少那樣她就能更像卡珊德拉一點。

卡珊德拉是她的現在,也是她的未來,凜寧願失去自己也不想失去她。

「只要守護就好......」

垂下眼簾,凜抓著襯衫心口的位置像是在给自己鼓勵,又像是在催眠自己,腦海中浮現的是卡珊德拉跟她的朋友們。

「主人,大主人已經在外面等了」

菲菲的聲音從浴室門外傳來,凜趕緊收起那些不必要的思想,抓起領帶,推著推車匆匆忙忙的走出家門。

「怎麼這麼久?」

卡珊德拉雙手抱胸站在門口,金色的髮絲在太陽底下閃閃發亮,襯的她整個人都散發一種神聖的氣息,卻依舊擋不住她略帶責備的眼神。

「我在找領帶,不小心拖到時間了!」

揮舞手中的領帶,凜嘿嘿笑著看卡珊德拉接過那條銀綠配色的領帶。

「差不多要出發了,趕快把行李搬上車」

熟練的替她繫上領帶,卡珊德拉已經懶的說凜了,每次假期結束都要來這麼一齣她也沒了吐槽的意思,就當作增進感情吧。

凜跟家養小精靈一起手忙腳亂的將行李搬上車,這可是最新款,卡珊德拉上個星期才買的飛天汽車,雖然她說是為了出門方便,但卡珊德拉幾乎大部分時間都在家裡處理公務,要出門也有飛路網或現影術,再不濟也有掃帚,哪還輪的到汽車?

凜先入為主的認為卡珊德拉是因為上次的遊樂園事件實在轉了太多次車,她嫌麻煩才買的車。

一轉眼兩人再一次來到九又四分之三月台,這一次凜也不猶豫了,抓著推車,小跑步往那堵磚牆跑去,穿過牆壁後迎面而來的是久違的火車的煤氣味,雖然聽說霍格華茲特快車是靠魔法驅動的,但煤氣似乎也有在使用?不管怎麼樣,睽違一整個假期的火車還是讓凜有一種懷念的感覺。

「走吧,行李要趕快放上火車」

熟悉的重量跟觸感,卡珊德拉摸著凜的頭提醒她時間,兩個人一起朝後面的車廂前進。

將最後一件行李放進火車,凜抬頭,一抹白金色從她眼前掠過,飄來一陣嶄新羊皮紙的味道讓她下意識的開口:

「諾瑪?」

白金色長髮的少女的身影明顯頓了一下,但還是沒有回頭,她像是逃難一般,頭也不回的迅速跑離,留下原地呆若木雞,絲毫不明白發生什麼事的凜。

諾瑪‧普爾森,凜的朋友名單裡遲遲沒有露面的最後一人,一頭白金色的長髮跟金黃宛如寶石的雙眼,仔細回想,凜在一年級時除了分院前那一會兒,貌似整個學期都沒有看見諾瑪,聽說她進了雷文克勞,難道她一個學期沒見到幾次納圖亞也是因為她嗎?

正當她猶豫著要不要追上去時,耳邊傳來火車的鳴笛聲,凜只能匆忙轉身準備上車。

「卡珊德拉,假期見!」

最重要的親親怎麼能忘呢,凜回頭迅速往卡珊德拉臉頰上親了一口,隨後馬上跳上火車。

卡珊德拉站在月台上看著火車緩緩駛離,明明去年還不會這樣,怎麼今年就有點捨不得送她離開了呢?

肯定是因為親眼看到她遇到那種事才會這麼放心不下。

隨意的用這種理由說服自己,卡珊德拉發動現影術一下消失不見。

「凜!好久不見!」

火車上,凜一下就找到朋友們聚集的隔間,其中卻還是沒有諾瑪跟納圖亞的身影,悄悄掩飾心底的一股失落,凜坐到朋友們為她留的位置上,打起精神加入他們的話題。

窗外的景色快速變化,幾抹植物的綠色飛馳而過,隔間裡充斥著孩子們的笑聲,這本該是一段悠閒又快樂的時間,但就在火車即將抵達霍格華茲,再半個小時就可以下車時,事情發生了。

凜跟朋友們聊的正開心,格魯斯用手臂架著派克西斯的脖子炫耀自己從麻瓜節目裡學來的絞技,派克西斯被勒的臉都紅了,略帶怒氣的拍著格魯斯的手想讓他放開自己,琳絲跟萊拉都笑開了嘴,凜也被逗樂了張開嘴咯咯笑著,完全沒有注意到隔間的門被悄悄拉開一個小縫。

在一片巨大的歡笑聲中,一顆白色的小球咕嚕咕嚕的滾進隔間,第一個注意到的是轉頭想跟凜說話,剛好面對隔間門的琳絲,她還沒來得及提醒其他人,白色的小球就停住了,下一秒,小球發出巨大的爆炸聲,然後從中冒出猛烈的白煙,將隔間內所有人嚇了一大跳。

第一個做出反應的是派克西斯。

「摀住嘴!不知道那是什麼,不要吸進身體!」

他喊著,同時試圖打開隔間門,卻發現怎麼樣都拉不開,氣的用力拍打門板發出巨大的聲響。

凜在一片白茫中也有些慌了,她緊緊摀住嘴,感受到心跳因缺氧而加速,又聽見派克西斯憤怒的拍門的聲音,猛然想起還有窗戶的存在,趕緊掏出魔杖。

「窗戶!打開窗戶,我來施咒!」

坐在窗邊的格魯斯跟琳絲聽見凜的指令默契的一起打開窗,充滿整個隔間的白色濃煙有了其他出口,爭先恐後的從大開的窗口擠了出去,同時室外的空氣也衝進隔間,一下子白煙就消了大半。

但這樣還不夠,空氣中還是泛著一層白霧,凜摀著嘴,她不知道那個白煙是什麼,但剛剛開口時吸了不少,她現在渾身躁熱,身體好像有千百斤那麼重,連手裡的魔杖都快舉不起來,篤定這煙吸不得的凜舉著魔杖,努力集中精神,在腦海裡想像一陣瘋狂亂舞的颶風,默念咒語。

強烈的狂風從凜的魔杖尖端噴射而出,帶著滿室的白煙朝窗外奔去,那股詭異的白煙終於消散,孩子們也放心的把摀著嘴的手放下。

那顆白色的小球不知何時消失了,看到地上的白色粉末凜猜想可能是碎了,但是誰把那東西放進來的?

「凜!」

她還想思考,意識卻越來越模糊,在朋友們焦急的叫喊聲中凜放開手中的魔杖,閉上眼睛,徹底失去意識。

睜開眼,是校醫室的天花板,琳絲趴在病床邊看起來正在熟睡,凜想起之前火車上發生的事,看來她是被人送進校醫室了,那事情解決了嗎?

掙扎著想坐起身,動靜吵醒了琳絲,她抬起頭看見清醒的凜,漂亮的藍眼睛馬上盈滿淚水,她一把抱了上來。

「妳終於醒了,嗚哇哇我好擔心妳!」

「發生什麼事了?查清楚了嗎?」

自己怎麼樣不重要,但凜看身邊也沒有其他學生,應該是只有自己被送進來了,那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

「教、教授說......嘶嘶......是有人惡作劇......會趕快調查......嗚......」

說著說著,琳絲又快要哭出來,凜趕緊伸手想安慰她。

直到這時,凜才注意到不對勁。

「這什麼鬼啊!」

看著自己的雙手,十根手指通通不見蹤影,整個手掌縮成圓形,看上去還有幾分類似麻瓜動畫裡的某個藍色機器貓,凜不敢置信的揮動雙手,確定那是自己的手後直接扶額仰天長嘯。

「教授說......嘶嘶......大概是魔藥的效果......可能要幾天才會恢復原狀......」

琳絲苦著臉,凜卻彷彿從那個表情裡讀出一絲想笑的情緒。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