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HP同人】養女(十)

冰凜 | 2022-01-10 05:22:33 | 巴幣 4 | 人氣 67




一邊寫魁地奇一邊想
如果主角跑去參加魁地奇抱了個獎杯回來,卡珊媽媽不知道會不會發火

小孩子真的很容易玩一玩就斷電呢
作者我一直到國中時期都還經常出現玩的太嗨,到家一上床就一秒斷電的情況

備註:萊拉的全名是-萊拉‧納特流斯

-

假期是用來玩的!

縱使凜很想現在立刻大聲喊出自己的主張,但在卡珊德拉身邊她依舊像隻安分的小貓,什麼都不敢說,乖乖的坐在家裡預習二年級的課程。

幸好,她的期末成績讓卡珊德拉很滿意,特別允許她能跟朋友們出去玩,當然是當天來回,不准過夜。

多虧於此,凜還能忍住這一段枯燥的預習時間,坐在房間裡認真。

亞德納在陽台上悠閒的曬著太陽,舒服的半瞇起眼,全然無視了自己的主人,凜看著牠一臉悠然自得的樣子心裡滿是羨慕,但她也的確沒有時間關注牠,只能隨牠去了。

身後的卡珊德拉正半躺在原本屬於凜的大床上,她有別於以往的正裝,身上穿著輕鬆的居家服,上半身是白色的短袖上衣,下半身則是黑色的熱褲,修長白順的美腿被同樣雪白的薄被覆蓋住,手裡捧著一本凜從學校帶回來的,據說是沃特森家夫人出版的《育兒三法》。

事先聲明,她才不需要這種書來教她怎麼養小孩,只是她今天沒有其他工作,剛好拿來打發時間而已,就是這樣。

「妳要跟那群人去哪裡玩?」

瞄了一眼那個嬌小的背影,卡珊德拉問她。

書上提到要多關心孩子的近況,她只是剛好也想知道而已,才不是故意照著做的。

聽到卡珊德拉的聲音,凜回頭看著她,思索片刻之後才開口。

「格魯斯說想去看魁地奇世界盃,琳絲說想來家裡玩,萊拉則是說我們可以去她家坐坐,但是派克西斯最強烈的說想去麻瓜遊樂園看看所以......我們還沒有想好,納圖亞跟諾瑪不去真是太可惜了,不管去哪應該都會很好玩的說」

她聽起來有些沮喪,卡珊德拉注意到了,但朋友本來就不是每次出遊都可以出現的存在,她不該干涉這些,應該讓凜自己去想通把心情調整好。

但,魁地奇?認真?

遊樂園也不行,一群孩子不帶監護人獨自跑去人擠人的地方?想都別想。

至於家裡......卡珊德拉實在不敢想像自己的家出現一群12歲左右的孩子開派對的模樣,還是跳過吧。

「去納特流斯家玩吧,我會送妳過去」

輕輕蹙著眉頭,卡珊德拉沒有看向她,不想讓她認為自己是勉強做出決定。

「咦......遊......好,我寫信跟他們說」

差點脫口而出的話語又被她吞了回去,凜不想任性,乾脆把頭轉回去不再看向卡珊德拉,但光是這樣怎麼能掩飾她的想法呢?

「妳想去遊樂園?」

「......還好」

凜想不想去遊樂園?她當然想!想的不得了!但她不行,她不能這樣無視規矩提出自己的要求,那樣太踰矩了,可能會讓卡珊德拉討厭她!

「是嗎」

卡珊德拉沒有繼續追問,她只是淡淡的說出兩個字然後低下頭繼續看書。

凜握著羽毛筆的手稍微用力了一點。

假期過了一半,凜終於把課程都預習完畢,朋友們對於凜要去萊拉家玩的提案意外的沒有太大的反對,雖然派克西斯還是有在信中小小的嘟囔了幾句,但總歸是同意了,萊拉也回信表示自己的父母非常期待朋友們來家裡玩,正在全家一起大掃除。

「卡珊德拉!我要過去了!」

凜站在壁爐前對正好走出來的卡珊德拉揮手,家養小精靈菲菲正站在凳子上幫她整理衣服,上半身是白色的短袖襯衫搭配淺綠色的薄外套,襯衫領口的三顆扣子沒有扣上,露出裡面的黑色小背心,想到平時都要繫上領帶,她覺得至少這一次要给脖子一點自由吧?下半身則是黑白色的格紋短裙搭配白色的短襪跟墨綠色的運動鞋,妥妥的現代學院風。

卡珊德拉對她的穿著沒有意見,但是對她的扣子沒有扣好很有意見,於是親自走到凜面前,先把菲菲拎下凳子避免撞到她,再伸手將凜襯衫的第三顆扣子给扣上。

「最多到第二顆。早點回來睡覺」

那瞬間出現的情感是什麼呢?凜感覺有點高興,又感覺這跟高興不太一樣,卻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只能抓著後腦勺表示知道了。

綠色的火焰熊熊燃燒,凜從壁爐中走出時看見的就是張開雙臂朝她迎上來的萊拉。

「歡迎妳,凜!」

溫暖的懷抱一下子讓凜有些不知所措,隨後那股壓力又繼續增加,原來其他朋友們都到了,看到萊拉抱住她也一窩蜂的跑上來加入把凜夾在中間圍住,直到朋友們自己放開手為止凜都還沒反應過來。

「萊拉!妳是對所有人都這樣做了嗎?」

「沒有喔,是琳絲說妳有時候會看起來心情不太好,想给妳加油打氣才說要這麼做的!」

「嘿!我們不是說好不能說的嗎?」

「有嗎?我忘記了!」

琳絲的情緒就像一拳打在軟綿綿的棉花上一樣,完全沒给萊拉造成一點壓力之外也一點都沒發洩出去,只能嘟著嘴不想吵架。

凜看著琳絲氣嘟嘟的臉,心裡感覺很溫暖,原來她真的被人惦記著啊。這麼一想,她忍不住伸手摸摸琳絲的頭,對她露出笑容。

「謝啦,我感覺好多了,真的!」

琳絲感覺到四周射來的刺人目光,但是管它呢!她被摸摸頭了,好開心!

在凜的朋友列表裡,全部六個人雖然都不是純血家族,但也是好幾代都住在魔法世界裡的純魔法家族,能入選卡珊德拉的邀請名單,住的地點當然也不一般。

萊拉的家位於某個不可標繪的大草原中間,門口是一棟一眼就能看出是主體的石頭堆積成的平房,然後從後方延伸堆疊出三層用各不相同的材料搭建的樓房,頂樓的那個磚瓦房間甚至還是懸空的,從周圍的陣陣魔法波動來看這整棟房子大概都是用魔法搭建的,甚至可能被施了好幾層魔咒來維持。

現在,五個孩子們在草原上鬧騰,萊拉拿了家裡的幾支舊掃帚跟一個大箱子跑出來,格魯斯一下就興奮起來了,兩眼發光的盯著萊拉打開箱子,果不其然,是魁地奇訓練套組。

「掃帚飛來!」

甚至還沒等萊拉開口,格魯斯掏出魔杖就召喚自己的掃帚,熟練的程度讓凜不禁懷疑他其實經常使用這個咒語召喚掃帚。

「二年級可以加入魁地奇球隊了,所以我想說我們可以一起練習,有人不想參加嗎?」

凜聽見萊拉的話忍不住陷入沉思,魁地奇啊......她早就知道卡珊德拉不喜歡魁地奇,但她其實一直很想試試看,反正她的飛行課成績也是O,就是個訓練而已不至於受傷吧?

這麼一想,凜立刻躍躍欲試的跨上萊拉準備的掃帚,她還沒能擁有自己的掃帚,除了飛行課以外第一次飛向天空的興奮感很快就壓過可能會被卡珊德拉發現的罪惡感,她搶在所有人之前飛向天空,看著格魯斯因為掃帚還沒出現而在地面上朝她大吼大叫一臉不甘心的樣子,快樂的大笑出聲。

飛在空中的感受非常棒,那是一種她極少數的時候才能體會到的自由感。因高速帶著些許涼爽的狂風鑽入她的髮梢,將她黑色的長髮吹的向後聚攏,粉嫩的臉頰也因為自身高漲的情緒變得紅撲撲的,綠色的薄外套很盡責的起到擋風的作用,只有從領口強硬鑽入的風能讓凜感到一絲寒涼。

飛到第三圈,其他人也跟了上來,在琳絲的提醒下凜這才停下掃帚,看著地面上準備發球的萊拉。

「我們不分隊,也不用金探子,純粹練習追逐進球跟躲避搏格好嗎?」

「快開始吧!」

「別擔心,萊拉!」

「別受傷了各位!」

無奈的萊拉跨上掃帚,掏出魔杖對著箱子揮動,不遠處的地上搖晃著冒出一根巨大的得分框,同時兩顆正常規格的搏格跟一顆快浮從箱子裡飛了出來,格魯斯不愧是魁地奇愛好者,向前搶到快浮就往得分框前進。

其他人當然不會乖乖的看他得分,包括凜在內所有人都在格魯斯身後緊追不捨,兇猛的搏格也在五個人之間穿梭,每一次驚險躲過都讓凜的心跳加速,刺激感讓她卯足了勁,競爭心猛烈燃燒,掃帚再次加速。

一直到太陽逐漸西下,天空變成一片火紅之時,凜跟格魯斯的比拼才總算告一段落。

咦,其他人去哪了?

除了凜跟格魯斯誰有那麼厲害的體力飛一整個下午呢?琳絲早在兩個小時前就投降退出在一邊觀看,萊拉也在一個半小時前加入琳絲的行列,而派克西斯則是努力跟到最後,結果因為太累了,注意力渙散沒躲過襲來的搏格摔在地上,被萊拉的父母抱進屋裡治療去了。

「哈哈哈!果然我是最厲害的!」

自信的笑聲迴盪在耳邊,格魯斯舉著掃帚,一頭金髮亂糟糟的,嘴裡還在炫耀自己的戰績。

「才多進一顆球而已!下次就不會這麼簡單了!」

凜不甘示弱的回嘴,心裡卻不免感到挫敗,暗自決定要找時間努力練習魁地奇。

走進屋裡,食物的香氣撲鼻而來,讓聞到的人食指大動,凜跟格魯斯甚至都忘了要鬥嘴。

「孩子們,晚餐做好了,快來吃吧!」

納特流斯夫人端著一整盤烤雞放上餐桌,親切的招呼剛進門的凜跟朋友們,那雙跟萊拉一模一樣的紫色雙眼盈滿溫柔,好像在說「不用擔心,儘管放開來吃吧!」

「洗洗手來吃飯吧!」

萊拉左手拉著凜,右手拉著琳絲跑到水槽邊洗手,格魯斯也在後面排隊,這時,派克西斯跟納特流斯先生也從樓梯上走下來。

「好香啊!這些都可以吃嗎?」

派克西斯湊到餐桌旁,看上去口水都快滴下來,哪還有剛剛被搏格打到昏迷的樣子。

「先洗手就可以開動囉,對吧老婆?」

納特流斯先生有一頭黑得發亮的黑色長髮,在頸後紮成一束馬尾,散發著一股沉穩的氣息,看向老婆的綠眼裡盡是愛意。

「當然,先去洗手再來吃吧」

毫不避諱的在孩子們面前親吻,面對儼然大型灑狗糧現場的畫面,他們都很識相的沒有說話,倒是萊拉给了所有人一個帶著歉意的笑容,好像這種事情經常發生。

這頓飯吃的非常歡樂,或許是因為那股放鬆的氛圍導致的,格魯斯跟派克西斯兩個人的吃相比在學校豪邁了不少,連琳絲都顯得比往常激動,而當食物送入口中的那一刻凜就明白了,跟氛圍沒關係,那是一種比菲菲跟萊比的手藝還要特殊的味道,不能說是超越,但是是一種不同領域的味覺衝擊,讓人好想一口接一口的吃下肚裡去,凜甚至都想讓菲菲跟萊比來這裡拜師學藝了。

結果在場能維持跟平時一樣的吃相的只有萊拉跟她的父母。

跟朋友們告別回到家,凜一出壁爐看見的就是坐在沙發上,手裡還捧著書的卡珊德拉。

「卡珊德拉!」

看見卡珊德拉的身影,凜開心的一把撲到沙發上卡珊德拉的懷裡。

「好玩嗎?」

將手中的書放到一旁,卡珊德拉摸了摸她的頭。

「好玩~」

如果說萊拉家裡充斥的是讓人心情愉快的烤餅乾的香氣,那卡珊德拉身上的草藥味就是最能讓她放鬆的香氣,帶著一身疲憊與飽腹後襲來的睏倦,凜整個人縮在卡珊德拉懷中昏昏欲睡。

「下次帶妳去遊樂園玩好不好?」

「嗯......好啊......」

快要整個人跌入夢鄉的凜連說話的聲音都變的奶聲奶氣的,像是在撒嬌一樣讓卡珊德拉手上的動作一頓。

半夢半醒間,凜調整姿勢,柔軟的唇無意間擦過卡珊德拉白皙的脖頸,即使只是無意識的動作,這種過於親密的接觸還是讓卡珊德拉忍不住紅了臉,直到聽見耳邊均勻的呼吸聲,她這才發現懷中的小孩子已經睡著了。

一邊暗罵自己的失態,一邊慶幸對方已經睡著了沒看見的卡珊德拉無奈之下只能讓凜趴在自己的肩膀,將她一把抱起走回房間。

隨手施了個清潔咒,卡珊德拉伸手替凜脫下外套跟鞋襪,想了想,她還是將那件襯衫一併脫了下來,只留下裡面的黑色小背心跟下半身的裙子。

「快快長大吧」

隨手揉亂她蓬鬆的黑色長髮,卡珊德拉臉上洋溢著柔和的光芒。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